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诸天大佬 > 第六百八十章:飞将全文阅读

  气氛一时间被王轩搞的十分沉重,张飞最受不了这个氛围了,感觉浑身上下爬满了蚂蚁,难受的要命,忽地哈哈一笑,看向了王轩,大声问道:“载之,你为什么不让我喊吕布那厮‘三姓家奴’啊,我又没说错。”

王轩也不在意张飞转换话题,而是笑着反问:“你觉得吕布如何?”

“我承认,他武力高,但,其人品太过低劣,不忠不义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张飞撇着嘴,这个时代对忠义看的极高,特别是对他们这些武人来说,忠义往往比生命更重要。

“你们那?”王轩环视一圈,看向了关羽赵云典韦等人。

“认贼作父,可斩!弑父,可斩!”关羽难得多说了几个字,可见他对吕布行为的不喜。

典韦和刘备倒是认同关张两人,赵云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可见他有其他看法。

“单单比起忠义!”王轩看了在场所有人一圈,沉声说道:“你们都不如吕布!”

“什么?”

“他吕布凭什么!”

张飞立刻炸毛了,刘备皱眉不说话,关羽责瞪着王轩等待一个解释。

“你们都知道现在吕布被称为天下第一武将,但你们知道,之前吕布的外号吗?”王轩淡淡一笑道,见众人一阵面面相觑,王轩继续说道:“子龙,你应该是听说过吧?”

“是的,王公子,云知道,在之前,并州人,乃至整个北疆,都称呼吕布为‘飞将’!”赵云似乎有些怀念。

看着齐齐愣神的众将,王轩叹了一口气,带着三分惋惜地说道:“是的,飞将军吕布。”

王轩目光中带着一种莫名的精光,一字一句地说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一首五言诗,字里行间,有沧桑,有沉重,有热血,有豪迈,事情发生的并不远,作为大汉子民的刘关张一群武人,那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那种责任感,让他们感觉一腔热血,仿佛要沸腾起来。

这是大汉最辉煌的一段时间,彻底打出了四百年的和平,打出来大汉人的民族自信心,打的异族几百年不敢南望,即便三国时期后期人口不到千万,但任何一路诸侯都能让这些异族服服帖帖。

只要是打草原人,大汉朝到了最后期,也一有以一打五的勇气,这一切,都来自于哪个最让人热血沸腾的武帝时期,差点打的匈奴帝国亡族灭种!

“好!”关羽赞了一声。

“真好!”张飞伸出大拇指。

“非常好!”刘备憋了半天,奈何书实在读的不多……

王轩脸一黑,妈的,一群只会喊六六六的咸鱼!

这是一首唐诗,不过在汉朝时期,五言诗便已经初具雏形了,现在王轩拿出来也不显得突兀,再者,毕竟说起了吕布,拿飞将说事,也无不可。

当然,但但比功绩,吕布差李广不少。

“飞将军李广,各位想必都知道,这首诗本是我看《汉书·李广传》的时候有感而发。”王轩丝毫没有剽窃的愧疚感,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用来说吕布,可能差了一些,不过,吕布能再边塞有个飞将军的名号,我想,各位也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大汉四百年,这飞将军的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叫的,算起来也只有李广和吕布两人,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他们都是在抗击草原胡人,保卫一方百姓,也同样都是弓马娴熟,武艺超群,膂力过人,勇不可当。”

“在并州边塞,河套地区,胡人闻吕布之名色变,可止小儿夜啼。”

“所以,我说,单单看忠义来说,你们不如吕布,无论吕布本人是怎么想的,这些年他的功绩,对大汉朝来说,对百姓来说,绝对够‘忠义’!”

“相反,你们。”王轩指了指草鞋兄弟,“杀过多少外族,保卫了多少百姓?记住,汉人之间的内战,杀的再多都不算本事,这特么叫窝里横,要比,比比对外战争,那才叫真英雄!”

王轩一番话,训的草鞋兄弟和典韦等人全部低头不敢说话,凡而是赵云和刚刚被王轩重点关注的夏侯兰挺胸抬头,颇为的自豪。

看众人这副样子,王轩这才满意,自从胜了吕布,虽说是群殴,但架不住人吹捧啊,特别是这些人还都是整个大汉最顶尖的一群诸侯,刘关张典几人都有些飘了。

王轩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最看不得别人在他面前飘了,抱着为这几个家伙好的心态,今天正好借吕布之手,狠狠地训了他们一通。

要让他们知道,吕布终究还是吕布,你大爷也还是你大爷!

“啪!”一巴掌拍在张飞肩膀上,“现在还觉不觉得自己比吕布好了!”

“呃……这,这个嘛……”这家伙就是一根筋,虽然觉得吕布被百姓送了一个‘飞将军’的名号让他羡慕的要死,可他还是很难转过来那跟筋。

卧槽,还特么不服?

我还就不信了!

王轩磨了磨牙问道:“有什么问题,你说,别跟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

“他吕布杀胡人,护边疆,是让人敬佩,这点俺老张服气,可他弑父这事怎么算?”张飞耿耿个脖子,一副小学生被训斥之后跟老师顶嘴的样子。

“你知道个屁!”王轩照张飞脑袋上就是一巴掌,“子龙,你来告诉这憨货,吕布在并州军中任什么职位?”

“是,公子,吕布在并州军中,任军中主薄一职。”赵云这脾气,说出来的时候都忍不住带上三分嘲讽。

“啥玩意?”张飞楞了片刻,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了看刘备关羽,见两人也是一脸懵逼,又扭头看向赵云,一副我特么没听清你再说一便的样子。

“飞将军,吕布,任军中主薄!”赵云再次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卧槽,我尼玛!”张飞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两手疯狂地搓着自己的头发,把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弄的很有后现代风格。

“不是,这特么的,没道理,吕布,天下第一武将,飞将军,做主薄?”刘备也没了往日的文雅,脏话脱口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