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精武英雄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三章:开国郡候(12更)全文阅读

德政殿。

杨广刚坐到龙椅上,就冷着脸沉声问道:“独孤盛,昨晚的那群反贼,来历可都查探清楚了?”

独孤盛忙道:“启禀陛下,已经查探清楚了。除了那名高丽刺客,还有反贼杜伏威、沈发正、李子云、瓦岗寨的沈落雁、祖君彦等。”

“高丽刺客,又是高丽刺客。”

杨广怒喝,道:“朕要再起百万大军东征,这次一定要彻底扫平这个国家。”

“皇上万万不可!”

群臣大惊,连忙劝阻。

尼玛,现在国家什么状况,你这个皇帝心里没点数么!

还想东征,这是嫌亡国不够快啊!

见群臣反对,杨广只能压下怒气。

他自己也知道,再次东征是不可能的了,他只是想发下牢骚。

不过,虽然他现在奈何不了高句丽,但是那些反贼,杨广还没有放在眼里。

于是他说道:“来人,传朕旨意,各地出动大军全力镇压这些反贼,务必在最短时间内,剿灭他们。”

处理完反贼的事情,杨广要开始追责了。

他质问这宇文化及,冷声道:“宇文化及,昨夜你为何不在宫中执勤,让朕险些遭到刺杀?”

宇文化及低着头,诚恳地请罪道:“微臣昨晚刚好有事不在宫中,使得陛下受惊,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

“罪该万死,你真当朕不敢杀你不成?”

“微臣不敢。”

杨广虽然怒火满腔,却也不可能真的就杀了对方。

毕竟宇文阀乃是四大门阀之一,势力根深蒂固。

作为实际话事人的宇文化及,杨广真想杀他,还得先考虑考虑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后果。

就在这时,虞世基站了出来,禀告道:“启禀陛下,据微臣所知,昨晚宇文将军不在宫中执勤,实际上是在扬州城内,宴请东冥派的东溟夫人母女。”

杨广眼神一冷,露出丝丝杀意。

这竟然就是宇文化及所谓的有事,宴请母女?

这也是虞世基在语言上故意误导,对于杨广这样的昏君来说,‘母女’二字,实在是太过让人想入非非了。

群臣哗然,显然也是被误导了。

宇文化及眼中杀意毕露,不过因为低着头,却是没有人看到。

他连忙辩解道:“启禀陛下,东冥派经营兵器生意,微臣宴请她们,也是为了准备购买一批兵器,好为禁卫军换装。如今洛阳那边,因为江淮军和瓦岗寨堵截,兵器根本运不过来。”

杨广眼神闪烁,他很怀疑此事的真实性。

但是宇文化及既然如此说了,死无对证,他也不好惩罚过重,免得让群臣寒心。

虞世基见此,暗道一声不好。

没有想到他刚才的一番‘添油加醋’,竟然给了宇文化及一个很好的借口,结果适得其反了。

裴蕴忙补救说道:“宇文将军为了公事,宴请东冥派东溟夫人母女倒也说得过去。只是为什么你麾下的那些高手,昨晚也没有在宫中?莫非你还要他们的保护,你这样置陛下的安危于不顾,到底是何居心?”

宇文化及道:“他们有要事被微臣派了出去,此事是微臣疏忽了,还请陛下降罪。”

杨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好了,朕不管你是什么理由,现在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给朕在三日之内,抓到高丽刺客以及杜伏威等人。三日后做不到,届时两罪并罚。”

“是,陛下!”

宇文化及应诺,但是心思却转动了开来。

杨广目光扫过群臣,最终落在了李逸之身上,说道:“这殿下百官之中,唯有李逸之最为忠心,昨晚更是及时赶到,打退了反贼,来人,宣旨!”

一名面白无须的宦官打开圣旨,大声宣布道:“皇帝制曰……,李逸之救驾有功,特封为开国郡候,赐黄金万两,明珠十斗,布帛三千匹……另赐金牌一枚,可随时入宫面圣,钦此。”

“谢皇上隆恩!”

李逸之忙躬身一拜,心中一喜。

这次救驾之功,还真是收获巨大啊,不仅赏赐丰厚,而且还得了一个开国郡候。

自隋立国以来,爵位就分为九等。

其中开国郡候属于第二等,再往上就是藩王、国公、郡公。

有了开国郡候这个爵位,那么他日后想要掌控骁果军,就更有底气了些,也有助于骁果军士兵对他的认同。

…………

东溟号。

单美仙看着一片狼藉的东溟号,脸上看不出喜怒。

在她身旁,一个中年健妇战战兢兢地禀告着:“夫人,昨天闯入东溟号的高手太多,我们根本拦不住,所有的账簿都被人抢走了,还请夫人责罚。”

单美仙声音柔和地说道:“此事之责不在你们,可知道昨晚都有哪些势力动手了,最后账簿落在了谁的手里?”

“宇文阀、独孤阀、李阀、巨鲲帮、海沙帮等都出手了,本来宇文阀占了上方的,可就在他们要夺走账簿之时,突然出现了一名高手,轻松重伤了宇文无敌,从而让独孤阀和李阀瓜分了账簿。”中年健妇禀告着。

单美仙眉头微皱,沉声问道:“忽然出现的高手,他不是独孤阀、或者是李阀的人?”

中年健妇摇了摇头,道:“应该是第四方人,他无意于账簿,只是为了阻挡宇文阀的人。至于独孤阀和李阀的人,他却不管。”

单婉晶眨着大眼睛,好奇问道:“娘啊,你说那人会是哪一方的?”

单美仙微微摇头,凝重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很明显是宇文阀的敌人。婉晶,我们尽快离开扬州,前往彭城。这扬州各方势力汇聚,已经成为了一个风暴眼。以我估计,恐怕接下来将有大变故发生。”

单婉晶点了点头,她有些恼恨地望了望扬州。

那个可恶的人,她还没有找他算账呢。

…………

城西。

傅君在快速奔逃着,她此刻的伤势更重了,脸色苍白,嘴角还溢着丝丝血迹。

“汉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背信弃义,等我养好伤后,定要加倍奉还。”

她咬牙切齿地说着,目光却透着隐忧。

实际上,她却并非是在骂李逸之,而是杜伏威等人。

因为就是他们,忽然出手打伤了她。

这事还要从昨天做完说起。

昨晚从江都行宫逃出来后,傅君就知晓再也杀不了杨广了,而且她还会被各路义军的人追杀。

因为昨晚的行动失败,让各方势力损失惨重,这个责任肯定要算到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