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骑砍风云录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主教保罗全文阅读

“痴情种子,这个描述太适合贝鲁尼了。”

  “你要注意,他虽然的确已经疯了,但脑子却还没傻。”萨格雷陛下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样一个头脑敏锐,却又什么都不在乎的疯子,潜在破坏力只能用难以想象来形容,怎样小心都不为过。”

  “好的陛下,我会提防这条毒蛇。”人靠衣装,领主大人穿着一身精灵裁缝出品的笔挺大礼服,下巴一昂,自然显得格外义正言辞英武非凡,撂下的狠话也掷地有声起来。

  “是否需要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其他特使?”

  从消耗时间来判断,李察觉得前面几个人应该只来得及例行公事劝勉两句,不可能像自己一样被絮絮叨叨叮嘱一堆。

  “用不着,在王国上层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们都知道的。”萨格雷摆摆手,“你虽然在战场上勇猛非凡,但在名利场上还只是个新手,所以我才多说两句。”

  例行勉励了几句,高山堡领主又在侍从官的引导下离开,脚步声越来越远,书房里暂时只剩萨格雷自己。

  他面对花瓶,忽然张开五指笼罩住娇艳的红玫瑰。如水般凝实的斗气自指间流出,像一条柔软的丝带一样,在花瓣枝叶间来回穿梭,巧妙而轻灵。

  这只是表象,看似柔弱的斗气华彩,其中蕴含着绝对足以轻易杀死具装骑士的狂暴力量。但被笼罩在中间的娇嫩玫瑰,却又分明没受到哪怕半分伤害。

  这份高明的控制力,足以让大部分剑士羞愧而死。

  可即便如此,主人似乎仍不满意。

  “还差很远,很远很远,可是要怎么继续呢。”萨格雷脸上露出几分迷茫。

  …………

  在庞贝大部分地区,春临节都是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

  送走代表寒冷和肃杀的冬神,迎来代表温暖和生机的春神。

  也是一年中唯一一天,少女能主动向心上人倾诉感情的日子。她们会送上各种水果代表心意,一般来说是应季的柿子和冬枣。

  据说有些美少年只要驾车在街上逛一圈,就能收获堆满整厢的各色水果,非常夸张。

  使节团选择这天出发,无疑是想沾沾喜气讨个好彩头。但拂里士的市民们对于欢送使节团明显有些敷衍,有气无力地站在街上挥挥手就算完事。毕竟战争还没有波及到他们,调不调停自然也就没那么所谓。

  李察出发之后才发现,上次庞贝与斯图亚特的战争中,跟他搭档过的布鲁诺神官居然也出现在使节队伍里。

  他跟这个头顶寸草不生但却沉稳而温和的冰雪神官私交还可以,看到老熟人自然格外高兴,很激动地挥手打招呼。

  不过兴奋之余,领主大人也不禁好奇,冰雪神官可是冰雪女神教会的正经神职人员。现在整个冰雪女神教会都已经被庞贝取缔了,怎么他还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使节队伍里。

  布鲁诺也朝他挥手致意,但手边似乎有事不方便过来。张嘴似乎喊了几句,不过距离太远压根听不清。

  “好,我知道了!”领主大人狠狠啃了一口柿子,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他身边放着好足足几麻袋的柿子和冬枣,对于这个有着屠龙者之名的英雄,拂里士的少女们也并不吝啬热情。

  “你们说布鲁诺有没有可能是偷偷回来复仇的?”李察一遍啃柿子一边脑补出整回谍战大戏。

  冈瑟看得口水直流,他也很想吃柿子。但自家领主说这都是人家心意,不好轻易辜负,坚持要亲自全部吃掉,连一个都舍不得给他。

  “应该不会吧。”赫特看起来也不太确定。

  “李察大人,您未免想太多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不愿意离开的冰雪神官,都换了个冰雪法师的名头,留在军队里。甚至民间还有冰雪女神的信奉者,也没有做强制要求,只是不许他们传教和建造教堂。”

  李察扭头一看,使节团的次席、圣光教会庞贝主教——保罗。

  这位保罗大人可不一般,据说他贫家出身,却是光明教廷三百年来圣光神术修为最高深者。原本是红衣枢机主教团的十二名成员之一,传闻很有机会接任教皇一职,是个真正的大人物。

  但在庞贝宣立圣光教会为国教后,他就脱离了枢机主教团,担任庞贝地区主教。

  要知道每任教皇都是从枢机主教中产生,无一例外。他这一次职务调动,虽然坐实了圣光教会的封疆大吏,但也相当于断绝了继任教皇的可能,明显得不偿失。据说还是自己要求的,着实让人有些想不通。

  按照领主大人的话说,就是自我放逐、不求上进的典型代表,诸位高山堡子民都得引以为戒。

  不过公允地讲,这位保罗主教虽然人到中年两鬓早已斑白,但眼睛却比孩子更清澈透亮,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感,让人不由心生好奇。

  保罗主教的个人魅力就和神术修为一样超凡脱俗。

  所以哪怕明知道他是神职人员,春临节给他送水果的女孩一点也不少,只是都被以侍奉圣光为名婉言拒绝了。领主大人当时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带头起哄架秧子来着。

  “也就是说,现在庞贝还有很多以前冰雪女神教会的信徒和神职人员正常活动?”李察觉得这样还比较说得过去。

  毕竟宗教信仰这东西,又不像蜡烛说点就点、说灭就灭。短时间内想把整个庞贝的主流信仰对象,从冰雪女神转变为圣光神,肯定不太现实。

  “是的。”

  “你不介意吗?”领主大人扭头看着他。

  保罗身边簇拥着不少神甫、修女,大部分看起来都比较年轻。因为年轻所以藏不住事,他们看向布鲁诺的眼神里,厌恶根本就无法掩饰。

  “不介意。”保罗主教的眼神特别纯净,像是阳光照耀下剔透的蓝宝石,“主教导我们要仁慈,又怎忍心再苛待这些在命运中颠沛流离的可怜人。而且,不信仰主是他们的损失,不是教会的。”

  “您的胸襟比天空更宽广。”李察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