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浴血指战员 > 第五百八十六章 阻击和对峙全文阅读

李景林背着昏死过去的二小,咬着牙关往北边的谷地逃窜。

胳膊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又流出了血,包扎的纱布被染红,直到那身已经发臭的军装袖子,都被染得黑乎乎起来。

他们这一队人有十多个,轻重伤员却占了大半,仅有的两名完好的警卫连老兵,则一个负责带路,一个负责断后。

后面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了,甚至还能从枪声中判断,绝大部分都是鬼子的大正十四年式手枪,也就是通常说的王八盒子。

李景林旁边的一个溃兵,边跑边频频回头看,生怕突然看到鬼子的身影。

“别看了,我的人在后面挡着,鬼子一时半会不会追来,咱们赶到前面的山谷,就暂时安全了。”

李景林沙哑着嗓子,给身边的溃兵们鼓劲。

……

老魏驾着那挺捷克式,眼珠子通红地盯着下面潮水般的鬼子,打完半个弹夹,就拉上旁边的张十七往下个地点跑。

他们已经阻击了快半个小时,一路上边打边撤,已经从半山腰撤到了山顶。

鬼子的数量实在太多,加上有时候有数目遮挡,阻击的效果并不理想。

而且鬼子似乎发现了他们人数少的缺点,已经用上了穿插绕后的老办法。

来到一块石头后,老魏将机枪重新架好,对探头往下看的张十七喝道:“弹夹!别特娘露头,快装弹!”

张十七已经将自己的刀插在了土里,将刚压了十二发子弹的弹夹递给老魏,眼热地看了眼那挺捷克式。

还是这东西杀鬼子快!

光他看到的,就有至少七八个鬼子,死在这挺机枪下了。

真男人还是得用这家伙才够味。

“魏大哥,北边,北边那有鬼子!”张十七眼睛的余光瞥见了绕后的鬼子,急忙给老魏示警。

老魏充耳不闻,枪口只对着半山腰处依旧在冲锋的鬼子扣动扳机。

“别管,那是卖醋他们的活,咱们就盯着下面。”

……

“宫城君,这样下去不行,士兵们的伤亡太大了!”

虽然死得人大部分都是宫城带的运输中队和机枪中队的士兵,可看着近二十人的伤亡,浅见实在忍不住了。

这不,他连学长都不称呼了,说明他对目前的战况已经十分不满意了,他想要接过指挥权。

宫城本藏握刀的手指关节微微发白,冷冷扫了眼一旁的浅见:“从敌人的战斗力上,可以判断出,对方是支那部队的精锐,有这种精锐部队保护的人,肯定是支那人的高级军官,这个时候,一些必要的伤亡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浅见不聋也不瞎,从敌人的机枪点射以及步枪命中率上,早就猜到了这点。

要不是己方机枪和掷弹筒不好发挥,他早就亲自带人冲上去了。

“宫城君,我认为目前的打法并不合适,只会增加我们的伤亡人数,即便最后拿下了敌人,也得不偿失。我建议,我带着我的部下,从南侧绕后……”

宫城本藏直接打断了浅见的话:“不必,我们的步枪数量严重不足,而且再分一队人,太过浪费时间。”

浅见脸色沉了沉,刚要坚持,突然被身后的动静吸引。

两名士兵急匆匆地往他们这边跑,浅见待看清来人是谁之后,要坚持的话咽了回去。

报务员怎么来了?

“报告大尉,有急电!”

宫城本藏不耐烦地接过电报看了一眼,眉头紧了紧,接着随手将电报纸随手一扔,就像是没接过一般。

浅见歪头看了眼宫城本藏,发现对方并没有阻止他看电报的意思,低身将电报捡起来,等看清电报内容后,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精彩。

“宫城君,联队长的命令……”

宫城本藏目不转睛继续用望远镜注视着前面山上的战斗,随口说道:“不管它,目前我们的任务是消灭山上的敌人,抓捕隐藏的支那军官。”

“可联队长的命令……”

“我没收到过!”

……

二牛山。

“连长,鬼子咋个不动捏,他们知不到咱们在这吗?”

卢志勇看了眼手表,又重新拿起望远镜观察起对面的鬼子。

“你觉得咱们这么多人,鬼子都是瞎的吗?”

说话的通讯兵愣愣地点点头,回过神来之后,急忙摇摇头。

战壕翻出的泥土,都堆得快有半人高了,鬼子再瞎也不可能瞧不见。

而且他们这里,每隔七八米就有个人严阵以待,他都能瞧见鬼子的动向,鬼子不该看不到他们。

一旁的老兵稳稳地卷着烟丝,用舌头舔了下卷纸的尾端,咬掉前面部分,狠狠“tui”了一口。

“狗日的鬼子这是想等大炮,真特娘晦气,又要挨炮轰。”

不远处的几个老兵听到之后,顺眼看来,没一会儿就齐刷刷凑了过来。

“啧,老姜你这不够意思咧,有好东西也不晓得分享一哈。”

“贼你妈,有烟丝还藏着,卷纸呢?”

“滚你娘个蛋,这是劳资刚发的饷买的,自个买去。”

“你鬼扯呦,咱们都几个月没发饷嘞,八成是偷东西去换的咧。”

卢志勇对身旁老兵们的吵闹充耳不闻,几个老兵也全然没有对长官的畏惧,自顾自在那卷着烟丝抽烟。

“连长,来一根噻。”

卢志勇放下望远镜摇了摇头:“今天是打不起来了,让兄弟们加固下工事,交通壕再挖深点,防炮洞不合格的,赶紧加固。”

几个老兵嘻嘻哈哈表示接到了命令,各自去通知同僚去了,原地只剩下有些懵然的新人通讯兵。

通讯兵虽然是个只有十七岁的娃娃,可好歹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是他做的吗?

卢志勇背靠着战壕坐下,看了眼还没回过神的通讯兵:“别想太多,你是个新人,你去传令,那帮人不一定听的进去,他们去传令,总有办法让那些人听话。对了,你会看表吗?”

通讯兵急忙点头:“报告连长,俺在镇子上当学徒的时候,东家……”

卢志勇将手表摘下,塞到了通讯兵手里:“现在是四点二十,五点的时候喊我,我眯会儿。”

通讯兵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连长,紧紧将嘴闭紧,用袖子擦了擦手表,专心看起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