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敌武道 > 第六十四章古战场

第六十四章古战场

    “锵!”

    古老的金色涌动,罗昊的一双眼眸中古老而尊贵的金色充盈着似乎要将整片山壁看穿,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那密布在山壁上,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虽然没有丝毫的杀伤性但却仿佛一片混沌的雾霭令他的眸光根本无法穿透。

    罗昊惊异这些剑痕古老而斑驳,不知岁月,有的已经随着岁月的流失和山壁一起风蚀,有的却依旧清晰无比似乎要与这剑痕掩盖下的东西一同覆灭。

    “玛德,我就不相信区区一面山壁也像阻挡我罗昊的脚步!”看着山壁罗昊一声冷哼旋即一身的龙力开始沸腾,古老而尊贵的纯金色中响起苍莽的龙吟声,金色拳头璀璨如神阳,神阳之中好似有着万龙在嘶吼。

    一力降十会!

    没错一力降十会,罗昊要以绝对的力量打破这面山壁,磅礴浩瀚的龙力凝聚,只见他低吼着一拳击出,如同一轮金色的神阳狠狠坠落要将山壁凿穿。

    “砰!”

    爆鸣声响起,龙力爆闪,金色的拳头一往无前轰击在那布满剑痕的山壁之上,但诡异的是如此巨大的力量冲击下,山壁丝毫没有塌陷的征兆反而在那山壁上出现了一层如同水波荡漾的涟漪。

    “这是?”猛然间罗昊神色震动,果然这山壁之后别有洞天,这山壁就是一道通往洞天的门户。

    伴随着涟漪浮动他感觉到在那山壁后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召唤的他,令他体内的龙力在不自觉的沸腾翻涌。

    “生死看淡,不能怂!”

    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此刻那如同涟漪般荡漾的山壁然后就见罗昊狠狠的咬了咬牙一步迈入了山壁之中。

    罗昊的身影消失在了这狭小的空间内旋即那如同水波浮动的山壁再度变回了原本的老样子。只是那山壁上斑驳的剑痕已经消失,整片山壁变得光洁无比只剩下那角落处的一个荒文仙字。

    “嗯!”

    跨过山壁内后罗昊的眼前先是被一片刺眼的光芒充斥令其根本无法睁开双眼,短短几个呼吸后双眸逐渐适应,当他睁开双眼时他的心顿时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中了。

    苍莽无尽,赤地千里,寸草不留,浓浓的莽荒气息升腾。一眼望去荒芜一片根本看不到地平线在何处。整片地域内灵力极度狂暴根本难以炼化,若非他修炼的是龙力在此地根本难以行动,目光所到地域内都飘散着带状的白色雾气。

    最令罗昊感到一丝惊惧的是偌大的一片陆地居然没有丝毫的生命波动,沉寂

    无声仿佛万古禁地。

    双拳紧握,罗昊神色凝重的迈步向前,随着他迈步心中那种呼唤越发强烈起来。没错那种呼唤似乎就来自这片陆地的中心处。

    在感应到那呼唤的方向后罗昊开始向着呼唤的源头而去,苍莽无尽的陆地上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远远看去仿佛一个小墨点。

    “这是金属?青铜宝剑!”在经过一处隆起的矮峰下时,他的脚下触碰到了一坚硬的物体,俯身一看罗昊发现这是一柄已经锈迹斑驳近乎破碎的青铜宝剑。

    尽管已经残破到不可辨识但是罗昊却惊奇的发现这把腐朽的青铜宝剑锋利程度依旧比许多灵宝强,可以想象这青铜宝剑完好之时绝对是件强大的武器。

    “这里怎么会有武器?难道这里有生物的足迹!”丢掉手中那已经残破,神性全无的青铜宝剑罗昊眉宇间闪过一丝喜色旋即大步攀上矮峰的峰顶。

    “卧草,假的吧!”

    矮峰之上罗昊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圆睁的双眸,浓重的喘息,微微颤抖的身躯无一不预示着他此刻的不平静。

    他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矮峰之下的景象,矮峰之下是一片被混沌雾气笼罩,苍莽无尽肃杀的古战场。

    “杀啊,杀啊!”

    “我以我血溅玄黄!”

    “百战无悔,决死不退!”

    在那古老战场的混沌雾气中无穷的战意翻腾咆哮,直冲九霄,那亘古的战意似乎要将九天击落。

    罗昊的到来似乎将这些沉寂的战意再度唤醒了,耳畔甚至可以听到那一声声不知年代不知岁月嘶吼之声。

    时光流逝,战意不灭,!

    纪元更替,战魂不死!

    伴随着那一声声的杀伐嘶吼,罗昊的喉咙当即一甜,体内的血气剧烈翻腾着似乎要燃烧,要破体而出一般。

    “战!”

    就在这时丹田内灵婴雏形的眉心处战字印记陡然一震,一声战音声动整个古老战场。在罗昊震惊的目光中那翻腾暴涌向他的无边战意如同石沉大海般消失了,全部汇聚向他丹田中灵婴眉心之处。

    感觉到那混沌雾气中的战意似乎无法再对自己产生伤害,罗昊的心中莫名一动,那呼唤声似乎就是从前方那片混沌雾气中传出来的。

    有战字印记和古镜这两件神物相助想必这混沌雾气内应该没什么能够伤我。想到丹田内大佬级别的古镜罗昊顿时有了底气,古镜出手的次数虽然少的可怜但是每次他面临生死危机之时都会出手。

    路疾驰从矮峰来到矮峰下被混沌雾气笼罩的战场中,尽管雾气很重但罗昊还是能够看到战场上到处都是残破的旗杆至于旌旗早已在岁月下化作灰烬,随处可见都是破碎或者残破的兵器。

    “天星神铁所制炼成的战戟!”罗昊将脚下的一柄断成两段的战戟拿起,发现这断掉的战戟赫然是天古大陆已经无比稀少的天星神铁。

    相传天星神铁乃是天穹上星辰坠落产生的奇异金属,坚硬无比,所制炼出的武器最少都是天宝级别的,如此战戟居然断成两节而且罗昊从断口处看到了清晰的斩痕,究竟是怎样的战斗连天星神铁都斩断了。

    天星神铁自然无比珍惜但可惜罗昊手中的已经神性尽失如同一块凡铁,放下手中的战戟再度拾起身前的一件器物,下一刻他的呼吸陡然变沉重了,那是一盏已经锈迹斑斑,早已熄灭的古灯。

    “神皇天金!”嘴角有些颤抖罗昊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这古灯的灯座居然会完全是由神皇天金浇铸,神皇天金就算是在血乱不断,诸雄争霸的上古那都是各族争相抢夺的神物。

    “紫阴真铁!”

    “天罗银精!”

    “离火神石!”

    ......

    “妈妈,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伴随着罗昊不断深入古战场,渐渐的他自己都已经快要麻木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方战场居然出现了这么多被奉为至宝的神性金属,尽管这些神性金属已经神性尽失。

    “暗黑魔铁所浇铸的战车!”

    猛然间凌天的煞气冲起,风云呜咽间一辆如同黑色山岳般的古老战车闯入眼中当即就令罗昊的瞳孔狠狠一缩。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一尊古老的存在正手持长枪,驾驭着暗黑魔铁所铸的战车于战场中纵横驰骋,所向无敌。

    在那战车的周围到处散落着破碎断裂的兵器其中不乏是无比珍惜金属所浇铸的,但最令人震惊的是那古战车的车辕之上竟有着一抹夺人眼球的暗红色血渍。

    看着那一抹暗红的血渍罗昊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整个人身形一闪出现在古战车上,从古战车上放眼望去,罗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眼中的骇然和疑惑也越来越沉重。

    良久后站在这辆由暗黑魔铁浇铸而成的古老战车上,罗昊收回了目光声音凄然叹息道:“原来这是一片不为人知失落的古老战场,但到底因何而战?为何会这般的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