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 > 第二百二十八章,鏖战一百五十回合

第二百二十八章,鏖战一百五十回合

    杨任的基础武力值是76,薛丁山虽然只有十岁,可他的基础武力值已经超过了杨任,达到了80。

    四点的武力值差距,本来不至于一招便震退杨任,可杨任太过轻敌,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应该轻而易举就可以击败,所以并没有使出全力。

    此刻听了薛丁山讽刺的话语后,不由得怒火中烧,口中喝道,

    “小贼,你休要张狂,方才是爷爷大意,再吃爷爷一招!”

    话罢,杨任再次轮刀便砍,薛丁山也是当仁不让,手中长枪舞的纷飞,一时之间,两人竟战了个势均力敌。

    在场的所有杨家军战士与山贼义军全部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有这般能耐!简直有如神助!

    二十回合过后,薛丁山抖擞精神,越战越勇,杨任有些抵挡不住,手中招式渐乱,战马也被逼的连连后退。

    众人见状再次惊呆,就连山贼义军的战士们也认为十岁的薛丁山最终会落败,没想到他竟然占了上风,心中对这名少寨主刮目相看!

    杨任又勉强抵挡了五,六个回合,终于抵挡不住,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薛丁山见状心中大喜,抓住杨任的一个漏洞,手中长枪猛然刺出,一招仙人指路,直刺向杨任胸口处。

    杨任见状大吃一惊,连忙侧身躲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噗”的一声,薛丁山的长枪狠狠的刺进了杨任的左肩处,在他的肩膀上戳了一窟窿,鲜血飞溅而出。杨任疼的“哇呀”一声,手中大刀也滑落在地,来不及拾起,连忙调转马头,向本阵败退。

    薛丁山怎么能放任煮熟的鸭子飞了,连忙催马追赶,口中稚嫩的喝道,

    “有本事别跑!给我站住!”

    杨任对他的话丝毫不理会,只管催马急行。

    薛丁山的马快,转眼之间便赶上了杨任的战马,手中长枪再次刺出,直奔他的背心处。

    杨任听到耳边传来的呼啸风声,心中一片悲凉,想着这次算是死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爆喝声传来,

    “小杂种,给俺住手,看爷爷来取你性命!”

    与此同时,杨家军阵营中穿出一员同样年轻的将军,看上去有十六,七岁,手中丈八长矛,胯下黑鬓马,正是杨延嗣。只见他风驰电掣般杀出阵营,直杀向薛丁山。

    这一声爆喝犹如惊雷一般,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薛丁山虽然身手了得,但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少年,被这一声怒吼惊的手中长枪险些拿着不住,等他回过神,杨任已经逃回了本阵。

    小薛丁山怒从心中起,挺枪打算再战杨延嗣。

    薛仁贵一直在一旁为儿子略阵,见十岁的儿子勇猛异常,竟然杀退了敌军大将,不由得心中兴奋,满满的自豪感。

    见敌军中又冲出了一员大将,担心儿子轮番作战,体力不足,连忙呼唤道,

    “丁山快快回来!看为父亲自拿他!”

    话罢,薛仁贵挺起方天画戟,杀奔出阵的杨延嗣。

    薛丁山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忤逆父亲。

    于是摸了摸鼻子,说道,

    “哼,小爷不陪你们玩儿了!”

    话罢,薛丁山催马回归本阵。

    如此同时,薛仁贵与杨延嗣两人两骑碰撞在一起。

    只见薛仁贵手中方天画戟极速旋转,神出鬼没般一戟支刺向杨延嗣的咽喉。杨延嗣那是何等的武艺高强,自然是有所防备。手中长矛狠狠向外一荡。

    只听“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两把兵刃碰撞在一起,火花四溅。

    这一次碰撞之下,两人势均力敌,未分胜负。

    “叮咚,系统检测到杨延嗣爆发特殊属性奋不顾身,奋不顾身:奋起的加强版,斗值攀升,防御力下降,以憾不畏死的方式战斗,增加被秒杀概率。武力值随机上升512点。当前武力值随机上升7点。杨延嗣基础武力值100,武器丈八长矛+1,黑鬓马+1。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09。”

    斗志持续攀升的杨延嗣见一招未果,立刻发起进攻,长矛连刺数枪,枪枪直逼薛仁贵要害。

    “叮咚,系统检测到薛仁贵爆发第一属性:戟神,:使用戟类兵刃战斗时,基础武力值上升5点,基础武力值101,方天画+1,白龙驹+1,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08。”

    薛仁贵手中方天画戟舞的密不透风,将杨延嗣的攻击轻松化解,不由得冷笑一声说道,

    “好小子,有两下子,只是就这点本事在我面前还不够看!”

    话罢,薛仁贵再次发动进攻。

    两人再次激战在一起,“当,当”的武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这两人之间的战斗激烈程度与水准远远超过了刚刚薛丁山与杨任二人

    看的两军的战士瞠目结舌,都是为各自阵营的将军捏了一把汗。

    尤其是杨家军的众将士,刚刚杨任已经败下了一阵,挫了本军的锐气,若是再败的话于军心大大的不利!

    两人各自爆发特殊属性后,武力值仅仅相差一点。这样的差距在短时间内根本不会显现出来!

    只见二人这一战便战了一百五十余回合!直打到天光放亮,黎明破晓!

    两人从刚开始的敌对,竟然打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觉,都暗自钦佩对方的武艺。只是战场依旧是战场,关系着两队人马的存亡,必须要分出胜负!

    老将军杨继业在一旁观战,见二人一百五十个回合还未分出胜负,有些焦急。大声喝道,

    “儿啊,快快分出胜负,天色已经亮了!”

    杨延嗣闻听此言,想起了昨夜父亲临出兵时对都督许下的承诺,“天亮之前解决战斗。”

    在抬头看看天色,心中暗叫不好,这样想着,他心中也焦急起来,手中长矛攻击速度加快。

    薛仁贵与他鏖战了数个时辰,体力严重下降,见杨延嗣忽然发力,有些支撑不住,心想

    “看来正面很难胜他,只能使些巧记!”

    这样想着,薛仁贵手中方天画戟虚晃一招,拨马败走!

    杨延嗣见薛仁贵败走,怎甘心舍弃,连忙催马紧追不舍!口中爆喝道,

    “贼将哪里走!赶快下马受降!”

    薛仁贵见状暗自冷笑,偷偷的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挂在马鞍之上,取下背后背着的龙舌弓。挽弓搭箭,猛然回神,连射三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