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 > 第一百五十三章,众文武齐聚汉中郡(今日第三更。)

第一百五十三章,众文武齐聚汉中郡(今日第三更。)

    传令兵闻言同样很是意外,他已经担任传令的职务许久,传过无数道命令,从来没有一位大人对他这名普通士卒如此客气,连忙受宠若惊的拱手说道,

    “不敢,这是属下份内之事,大人不必客气,小人这便要赶回去复命了!”话罢,传令兵干净利落的翻身上马,驾马而去。

    李华望着渐行渐远的传令兵,感叹的叹口气说道,

    “哎,这位小兄弟也够辛苦的,从此处到汉中绵延几十里,也不说歇息片刻。”

    魏延听了他的话有些诧异的看向李华说道,

    “李管家,这是他的职责,你不必为他担忧。”

    李华闻言暗自摇了摇头,可能他担任管家太久了,头脑中太多人性化的东西。

    两人各自拆开竹简读了起来。

    读过之后,两人的脸色都是发生了改变。

    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李华的竹简中写着,调令他到汉中郡担任典学从事之职,上任之前,自行安排好接替杨府管家的人选。

    李华看过书信后精神一阵恍惚,他一直以为自己将终老于杨府管家这个位置上,没想到主公竟然没有忽视他,这让他喜出望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拿着竹简的双手都在不住的颤抖。

    就在李华高兴之时,一旁的魏延却怒气冲冲的将手中的竹简丢在了地上,怒吼道,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李华见状大惊,连忙将魏延丢的竹简从地上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说道小声说道

    “魏将军,你这是何故啊?这可是主公下达命令的竹简,如同主公亲至,你这样轻易丢在地上,传扬出去,会惹来麻烦的!”话罢,李华又将竹简塞回了魏延的手中。

    魏延此时正在气头上,完全不顾李华的提醒,一把又将竹简塞到了李华手中,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看看,主公竟然将我留在后方把手城池,看来接下来主公征伐天下的战争都与我无缘了!”

    李华闻言也很是意外,接过书信略读一遍,见果然如同魏延所言,于是安慰道,

    “或许这是主公对你的信任吧。”

    魏延闻言咬了咬牙,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

    “或许是这样吧。”

    沉默了半晌,魏延才想起来问道,

    “主公给你下达了什么任务。”

    李华闻言强作镇定的说道,

    “主公传我去汉中郡上任,担任典学从事。”

    魏延闻言睁大了眼睛看着李华,心中有些嫉妒的说道,

    “那便……恭喜李从事了。”

    李华闻言摆了摆手。

    随后,李华在府中安排了下一任管家,此人是李华身边的学徒。是一位年轻素雅的儒生。向他交代了一番后,李华便收拾好了行囊向夫人辞过别后便离去了。

    王素也是很为李华感到高兴,日常生活中,她与李华共同打理族中的事物,也见证了他点点滴滴的变化,临行前,也是对李华鼓励了一番。

    如今的王素已经彻底回归了深闺之中,随着杨俊手下逐渐变得人才济济,她也不再想着为杨俊出谋划策,而是安心在府中抚养杨泰,现在,又多出了一个杨璋,她接下来的目标便是将这两个孩子抚养成才。

    只是,最近她最身体一直不太好,常常在深夜咳到天亮。

    临行前,李华再次回头看了看杨府阔气的门面,这是他奋斗了三年的地方,马上要走了,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可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同样怀着一腔抱负,所以,这里不属于他。

    这样想着,李华不再犹豫,翻身上马,向汉中郡疾驰而去。

    魏延则是郁闷的到太守府等待房玄龄安排职务去了。他并没有留下来为李华送行,他也没有这个心情。

    ……

    次日傍晚,汉中郡中。

    这一晚的汉中郡太守府内院显得格外热闹。

    杨俊的召集众文武到汉中郡集结的数道命令在昨日已经传达了下去。

    直至今日正午,散落在益州各地的杨家军文臣武将接到命令逐渐汇聚于此。这些文臣武将有些人都是好久未见,见面后都是大笑着聊着自己近日的际遇。

    杨俊则是借着张鲁的豪华“小王府”,在花园之中大摆宴席,任由将士们来怀畅饮。宴席之前属雷铜与程咬金这两个活宝闹的最欢,只见这两人站起身单脚踩在席案上,口中说个不停。引的众人笑个不停。

    杨俊则是坐在主位上边饮着酒盅里的酒,便笑着看着这一幕,并没有插话。

    虽然杨俊也知道乐极生悲的道理,他也知道,拿下了益州与汉中并不意味着已经取得了天下,也知道并不意味着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敌人突然来袭,可是,这一刻,他并不想阻止众文武们享乐的氛围。他知道,这是他们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刻。

    其实杨俊也并不是毫无防备。

    宴席之上唯独少了杨再兴与花木兰。原来这二人自愿请令负责汉中郡的城门守卫去了。

    此时这二人正相依靠坐在汉中郡北门城墙头上。微风拂过他们额前的发丝,打在轮廓清晰的脸庞上。两人就这样靠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望着寂静的星空,享受着这乱世之中来之不易的宁静。

    原来那一日花木兰旧伤复发后,杨再兴紧张的载着他一直狂奔回了益郡。回到益郡后,杨再兴并没有带着她回杨府,而是直奔李时珍的府宅而去。

    李时珍看过花木兰的伤口后有着嗔怒,他已经提醒过花木兰不要急功近利,要安心休养,可是她并没有听李时珍的嘱咐。

    不过好在,此次只是旧伤复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止住血,上过药,包扎好后,花木兰便逐渐恢复了精神。

    李时珍再次声明要花木兰安心休养。这一次杨再兴主动站出来表示会代为监督。

    经过这一次的生死离别,他的心态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突然意识到,原来不只他是一名随时战死沙场的将军,花木兰有何尝不是?

    既然如此,有何谈辜负?就算有一天两人中会有一人会战死疆场那又如何?至少不后悔曾经拥有过。

    花木兰看到杨再兴对自己态度上的改变后十分感动,眼中含着泪,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在这种时候,往往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