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 > 第八十八章,被逼无奈,

第八十八章,被逼无奈,

    祝融公主虽然心中极不情愿,但还是遵照着石勒的命令来到了蛮王部落,高傲如她,怎能愿意轻易低头,无奈这牵挂着许多人的性命,其中也包括了孟获与她父亲带来洞主的生命。

    他们部落的分支本就与石勒的分支势同水火,在石勒登上蛮王位置后更是处处刁难自己这个分支。在这个特殊的阶段,更是不能撕破脸皮,心中顾虑着这些问题,她只能委曲求全,来到了石勒的大帐外。

    此时的石勒正在帅帐内饮酒作乐,一旁的乐器弹奏着乐曲,还有数名蛮族舞妓在跳舞助兴。

    祝融公主不卑不亢,昂首挺胸的走入的帅帐,来到石勒的帅帐前单膝跪地单手握拳放于胸前,微微低头说道,

    “祝融拜见蛮王大人。”她用的是武将的礼节,并不是女人的礼节,她只想以此表示自己是他的臣下,并不是任人宰割的女子。

    石勒近日一直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终日与酒色作伴,他早就对祝融公主垂涎三尺,原本还想着将她许配给自己的儿子石虎,可现在石虎已经阵亡,无法再拥有这绝世美人。于是他心想道:“那便让你父王我代劳吧。”

    这样想着,他便召唤来了祝融,打算今日便占有她。在见到祝融对自己行军臣之礼后不由得一愣,随即心想道,“好哇,居然敢跟我耍心机。”这样想着,他开口说道,

    “起来,来,坐到我身边来!”

    祝融闻言心中一慌,暗叫不好,站起身来,强作镇定的再次单手放在胸前拘了一礼说道,

    “臣不敢僭越,还是站在这里为您斟酒吧。”话罢,她便伸出手准备去按桌案上的酒壶。

    石勒却一把抓住她在半空中的芊芊玉手说道,

    “我要你坐过来!”

    祝融触电般的抽回了被握住的手掌说道,

    “请大王自重!”

    石勒闻言却是哈哈大笑的说道,

    “你可要考虑清楚,违抗本王的命令,那可是祸灭九族的重罪!”

    祝融闻言心中一凉,要她自己死没什么,可祸灭九族,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她悄悄的将袖中的短剑划到了手掌中,此时他距离石勒只有咫尺之遥,或许全力以赴之下,自己可以除掉这个色魔,可她也知道,这个色魔武艺远非常人所比,若是失败了,她的所有族人都将被杀。在心中挣扎的许久,她还是放弃了刺杀石勒的打算,咬了咬牙,认命的坐到了他身旁。

    石勒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手一把拍飞了她袖中的短剑,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她的手臂,鲜血顺着她的手掌滑落,可石勒就如同没看到一般,只说了一句,

    “你很识相!”随即便将祝融公主揽入了怀中。

    鲜血顺祝融的手臂滑落,滴在地上,可祝融却丝毫不在意,让她更加在意的是石勒那在自己身上不断游走的手掌,让她觉得恶心至极。

    祝融公主原本性如烈火,可她却并不自私,她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整个部落受难,所以只好难受。

    石勒见祝融没有反抗更加满意,连忙发生下令所有人全部退下。

    堂下的歌姬,乐师,侍卫闻言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们知道近几日这个蛮王大人心情不佳,稍有疏忽便会人头落地,所以连忙急冲冲的退出了大帐。

    所有人全部退下,帐中只剩下了石勒与祝融两人。石勒非常满意,一把抱起祝融准备将她放在塌上一泄兽欲。

    就在这时,帐篷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骂声,

    “石勒,你这个王八蛋,放了祝融,他是我的女人,你放了她。”

    石勒听后听后怒火中烧,将祝融丢在塌上拿起放在一旁的兵刃便向帐外走去。

    被丢在塌上的祝融听到外面传来的叫骂声后也不由得大惊失色,那分明是孟获的声音,心想这个傻子怎么做出这样傻的举动,这分明是送死呀,这样想着,她连忙跟随着石勒冲出了帅帐。

    石勒冲出帅帐后见是孟获不由得更加愤怒,他早就觉得自己儿子的死与他脱不了关系,如果不是没有抓住什么确切的证据,他早就将孟获杀了。

    只见石勒怒气冲冲的大吼着一脚踹在孟获的胸口。

    此时的孟获身体异常虚弱,若不是一口气撑着,他早就昏厥过去了,这样的他在面对石勒时毫无抵抗能力,直接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正当石勒想要再次冲上去一刀解决了孟获时,祝融突然冲到了近前,挡在了孟获的身前装作妩媚的说道,

    “大王,不要管这个人了,他只是一个追求我的狂徒,怎么能跟您想比,**一刻值千金,快随我入帐吧。”

    石勒看到这个平日里傲气凌人的祝融竟然在自己面前扭动着妩媚的腰姿时,瞬间觉得小腹传来一阵火热,难以控制自己的兽欲,大笑着一把抱起祝融向帐内走去,边走还没忘记大声对一旁的侍卫吩咐道,

    “给我将这个胆大包天的狂徒吊起来!”

    几名蛮族侍卫接下命令,找来了一根粗绳子,将孟获吊在了一根木桩上,双脚触及不到地面。

    石勒将祝融饱回了帐篷内,不多时便传出了他行兽欲时发出的呻吟声。

    孟获被吊在帐外的木桩上心如死灰,在心中发誓道,“石勒,如果我孟获今日不死,他日一定要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凌晨二更天,月色皎洁,此时的孟获已经被吊了数个时辰,意识逐渐模糊,昏昏欲睡。

    祝融趁着石勒睡熟来到了大帐内,看到孟获的虚弱的样子不由得心如刀绞,走上前去,趁着四下无人偷偷解开了绑着孟获的双手的绳索。

    绳索刚刚解开,孟获便瘫软无力的跌倒在地。祝融从怀中取出准备好的清水为孟获灌下。孟获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祝融那清晰而又熟悉的轮廓。缓缓伸出双手划过她的脸庞不由得心如刀绞。

    一行清泪在孟获的双手划过脸庞的同时从祝融眼中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