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入三国之逆天改命 > 第四十二章,杨俊的秘密计划

第四十二章,杨俊的秘密计划

    卢俊义见到又是这难缠的家伙,不由得有些无语的说道,

    “你这斯怎么如此没脸没皮,饶你一条狗命,你却不懂得感激,还不赶快卸甲归田,竟然还敢跑来送死。”

    “匹夫,士可杀,不可辱,废话少说,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呼延赞怒声说道。

    杨再兴并没有听从呼延赞的话,而是与他双战卢俊义,他清楚呼延赞的本事,单打独斗恐非敌手。三匹战马交织在一起,一时间竟然战了个难解难分。李严在距离三人50米处观察形势,时不时的偷放几支冷箭,给卢俊义施加压力。

    杨家军众多普通士卒看到三人打斗的场面,惊愕的目瞪口呆,这种顶尖强者之间的对决,他们这些普通人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将三人团团围住,以免卢俊义战败后逃跑。

    江郡城头,黄巾军屯长以上的头目齐聚于此,宋江见卢俊义带领百余人向战场杀来时,心中百感交集,想要率兵出城接应,又要战败后被攻破城池。虽然卢俊义可以以一敌万,但杨家军的众武将也不是吃素的,他可是见识过的。

    一来二去犹豫之间,卢俊义所率领的百余名黄巾军被杀的一干二净。此刻只剩下卢俊义一人在杨家军阵中被左右夹攻。

    “大哥,不能再犹豫了,再犹豫二哥就凶多吉少了啊。”时迁急切的对宋江说道。

    “是呀,主公,不能再犹豫了,再这样下去卢将军会体力耗尽的。”一名百夫长附和着说道。

    宋江闻言默不作声,只是摇头叹息。良久之后才无奈的说道,

    “众将军,我也希望我二弟可以安然回来,可我们的精锐部队已经损失殆尽了,如今城中剩下的8000余名战士战斗力都比较低下的士卒,守城尚可,若真的出城作战,恐怕……”

    “大哥,我说什么也不能看着二哥死在城下,你拨给我三千兵马,我去将他救回来,倘若我没能将他救回来,大哥你就继续坚守城池,与杨俊斗争到底。”

    “我等愿意跟随五将军。”一旁的几名屯长众志成城的说道。

    宋江眼见这种情况心想:“看来众意难为啊。既然拦不住就只能选择支持了。”这样想着宋江突然大笑着说道,

    “好啊,不愧是我的结拜兄弟,不愧是我们黄巾军的将士。我先前只是在试探大家,现在看来是多此一举了,众将军都是当世的英雄,一定可以马到成功,我亲自在城头上为你们擂鼓助威。”

    听了宋江的话,一些智商稍高的屯长已经看出了他这套收买人心的把戏,在心中骂他是个无情无义的小人,表面上却没有道破。各自拱手向宋江告辞后便挑选人马准备出城营救卢俊义。只有时迁临行前眼含热泪握住宋江的手,依依不舍的说道,

    “大哥,你要多多保重。”

    “兄弟保重,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大哥在城中等你。”宋江同样眼含热泪的说道。

    随后,时迁与众屯长带着挑选好的三千名黄巾军来到城门下,他回头扫了一眼这三千名士卒,胖的胖,瘦的瘦,手中兵刃五花八门,甚至还有一人手中拿着做饭用的大铁勺。不由得有些惊讶的问身旁的一名屯长道,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们连军中士卒的武器都配不齐了?”

    那名屯长闻言愤愤的说道,

    “这就是你大哥拨给我们得人马,带着这样的人马出城应战就是就是送死。”

    时迁闻言沉思片刻后说道,

    “无妨,我们的目的只是接应二哥回城,不需要恋战,相信大哥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众屯长闻言都是有些无言以对,心想,这时迁简直就是他大哥的忠实粉丝啊,他大哥说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有道理的,看来这次是要凶多吉少了。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厚重的江郡北城门被打开,

    “杀呀,”时迁发出一声怒吼,随即,三千余名黄巾军冲出城门,越过护城河吊桥,直奔杨家军阵冲去。

    隐藏在江郡护城河外不远处树林中的杨俊一行人,见此状况大喜过望,哈哈哈,看来这次的秘密计划要成功了。

    此时杨家军阵中一直未曾露面的平狄将军吴懿正率领着一千余名杨武卒将士时刻观察着江郡城中的动向,看清楚冲出城的三千名黄巾军后不由得哑然失笑,这样的部队也能作战?连战甲都没有穿,难道以为战场是小孩子在过家家的游戏吗?这样想着,吴懿胸有成竹的指挥着千余名盔明甲亮的杨武卒战士准备迎敌。

    两军碰撞在一起,孰强孰弱立刻就见了分晓,杨武卒的战士各个都是可以以一敌三的精锐。黄巾军与这样一支部队碰撞在一起,结果只能是一触即溃,不到半注香的时间,黄巾军已经被杀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包围着卢俊义跑的杨家军战士见状也纷纷前去支援杨武卒,战斗呈一边倒的局势。

    正在与杨再兴,呼延赞厮杀的卢俊义见状心急如焚,他距离护城河外的战场很近,大致的情况也都可以看清楚。“大哥怎么派出这样一支战斗力低下的部队前来与杨家军决战,这不是如同在送死吗。”这样想着,卢俊义觉得自己不能再恋战了,应当赶快前去支援。

    只见卢俊义手中大刀向外狠狠一挡,将杨再兴手中的长枪弹开,又虚晃一招,逼得呼延赞连退两步。瞅准时机,用刀把猛磕了一下麒麟驹的屁股,麒麟驹吃痛,猛的撒开四蹄向黄巾军阵营中冲去。

    杨再兴与呼延赞见状大怒,连忙拍马追赶。

    全速奔跑下的麒麟驹快如闪电,转瞬间便奔回了黄巾军阵中,正好撞见了时迁,经历几次出生入死后再次见到自己的五弟,卢俊义心中百感交集,可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叙旧得时候,于是慌忙的问道,

    “五弟,大哥怎么样,他还活着吗?”

    时迁在此见到阔别几日的二哥心中同样感慨万千,见到他受伤的左眼,心中对杨家军的憎恨又多了几分,

    “大哥还活着,如今就在城中,我二人在城头上见你被杨家军包围甚是担心,大哥特意派我出城接你回家。时迁压抑住内心的情绪说道

    “我看这支部队战斗力太过低下,不足以与杨家军抗衡,快快撤退回城吧。

    拿定主意后,时迁立刻下令全军撤退,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有几车装满草料的马车不知何时堵在了吊桥口,不由得有些吃惊,这才想起来,刚刚交战之时有十几名杨家军士卒出现在本阵后方,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么,由于人数太少,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卢俊义最先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

    “不好,”随即他慌忙催马狂奔,直奔那几辆马车。

    就在这时,几只火箭突然划破长空,正好射在马车上,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堵住了黄巾军的退路,卢俊义见状大怒,咆哮着冲向桥头,想要将那几辆着火的马车挑开,无奈火势太过凶猛,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时迁见状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气的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心想如此简单的伎俩自己竟然没有识破,真是该死呀。

    隐藏在距离吊桥不远处的杨俊一行人见状齐齐的发出大笑声,这正是杨俊为时迁准备的大礼,让他走来无回。

    这十几车草料本来是杨俊用来喂马的,这样一来,全军得战马恐怕要挨一顿饿了,好在江郡城与他的大本营益郡只有半天的路程,他已经派人回城去运了。光几车草料还不够,他又趁着两家两军交战之际,令手下五十余名将士在附近砍了一些干柴,树木等填补在其中,保证大火可以烧的更久。

    杨俊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感叹的说道,

    “真是一将无能累三军呀。”

    一旁的雷铜听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着脑袋憨厚的问道,,

    “杨大哥,这句话是意思啊?”

    杨俊看了看一脸懵逼的雷铜解释道,

    “意思就是说时迁的统兵能力太差,智商也不够用,这样的人做主将只会连累三军将士。”

    雷铜闻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再次问道,

    “啥叫治伤啊?是说他不懂医术不能做主将吗?”

    杨俊闻言有些无语,智商低真是硬伤啊,伤不起啊,这样想着他也懒得再和雷铜解释,敷衍的说道,

    “日后有时间再跟你详细解释。”

    战场上已经出现了一边倒的形势,胜负已经没有了悬念,黄巾军死伤已经过半,斗志尽失,剩余的一千余人见到退路已经被封死,心中充满绝望,这可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呀。绝望的黄巾军阵营中传出了阵阵哀嚎,时迁见状知道大势已去,匆忙来到卢俊义身边说道,

    “二哥,事已至此,你赶快走吧,小弟帮你拖住杨家军,你胯下的麒麟驹是宝马良驹,一定可以跃过这护城河。”

    卢俊义经过了几番厮杀后体力已经接近了极限,听了时迁的话后狠狠的用刀把磕在地上坚定的说道,

    “我是不会丢下你的,今日你我兄弟二人就一起战死又如何。”

    时迁望着卢俊义坚定的眼神伸出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好兄弟,大哥还在城中,他需要你的保护,你是当世一流猛将,有你在大哥身边,我才能放心。”

    望着时迁同样坚定的眼神,卢俊义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拿定主意说道,

    “好,五弟你坚持住,等我回城后再让大哥派兵出城营救你。”话罢卢俊义转身催马直奔护城河,猛的的一排马背,麒麟驹纵身一跃跳过了护城河,随后江郡城门打开,卢俊义回头望了一眼战场中的时迁,返回了江郡城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杨家军将士加入战团,无路可退的一千多名黄巾军战士渐渐放弃了抵抗,已经有人放下兵刃请降,刚开始是十人,后来是百人,直到最后大半的黄巾都放下了武器。

    时迁见到这种状况心如死灰,知道自己今日是在劫难逃了,忽然,他想起了刚刚在本阵后方出现的十几名黄巾军,正是他们害得自己落到这个境地,寻着方向望去,竟然看到了隐藏在远处的杨俊一行人,不由得怒从心中起,口中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心想:“好啊,原来是你搞的鬼,匹夫三番五次戏弄我,今日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这样想着,时迁带着身边百余名亲信舍弃了这边的战场,直奔杨俊所在的位置冲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