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五百七十九章谁给灌了**汤!

第五百七十九章谁给灌了**汤!

    第五百七十九章谁给灌了**汤!

    抵达帝苑,帝子启凌波御风,在人间仙境中来回穿梭,最终在一座山峰下停步。

    峰下石刻奇珍府库。

    “小妖参见帝子。”白鹤大妖从天而降,纳头便拜。

    帝子启威严,用不可置疑地口吻吩咐:“将【万里音螺】给本帝子取来。”

    白鹤大妖一脸为难:“【万里音螺】乃是府库重宝,若无天子旨意,小妖.....”

    “借宝一日,如期归还,如若不然,本帝子的晚餐就是你了!”

    帝子启伸手一指,吓得白鹤大妖脸色发白,之前的迟疑荡然无存。

    “喏...小妖这就给帝子拿来。”

    出了帝苑奇珍府库,帝子启回到帝子宫,并退左右,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手感细腻、洁白如玉的海螺。

    海螺氤氲灵光,元气环绕,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有了这尊宝螺,便能与万里之外的人交谈,如当面交流,在很小的时候,帝子启就在奇珍府库找到它,并且偷偷带出来,刻上了他与妹妹的印记。

    “汐妹!”

    帝子启摩挲着白玉音螺,心神之力灌入,随后音螺光芒大盛,宝光大放。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天问山下僻静小院,帝女汐挑灯夜读,白纸翻滚,符文起舞,怡然自得,静谧安详。

    侍女小碧托着香腮,静静地看着自家的小主,眼中满是星星,崇拜之色毫不掩饰。

    “帝女每天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真好!”

    小碧静静地看着自家小主认真、专注的模样,心里也随着变得欢快起来,不敢出声,生怕惊扰这美好的一幕。

    不过事宜愿为,帝女汐从专注静谧的中醒过来,微微皱眉,眸中闪过犹豫与挣扎之色。

    “小主,您怎么了?”

    “无碍,你退下吧,我没有唤你,不要进来,也不要让旁人进来!”

    说完,帝女汐没有理会错愕的侍女,素手扶额,很是犹豫。

    “熙伯果然向父王与天朝提了要求,而且貌似胃口不小,让上面犯了难,启哥儿这才匆匆偷来【万里音螺】寻我。”

    帝女汐心思活络,一见启哥儿寻她,她心中就有了计较,启哥儿一定是来求她帮忙的。

    回不回呢?

    帝女汐内心颇为挣扎,若是可以,她实在不愿意掺和进这场纷争之中,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参悟符文之道,追寻心中的真理。

    “汐妹,可曾听见,速速回我~~~”

    “汐妹~十万火急~”

    “汐妹~”

    .......

    帝子启的心神传音一遍又一遍传入她的脑海中,如脑海中多了一个巨大的铜钟,一遍又一遍地敲击,让帝女汐头痛不已。

    万般无奈之下,帝女汐只好回了一声。

    “启哥儿,我在。”

    “汐妹,你那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为何唤了你这么久才回。”

    “启哥儿,无事,方才正在修炼,不便中断。”

    “无事就好,现在好了,汐妹,我正好有十万火急的事找你,你上次交给我的【熙国灭虫策】着实了得,博得父王与当朝诸公赞誉,不过事情有了新的麻烦,熙伯竟趁火打劫......”

    很快,帝子启将来龙去脉统统告诉帝女汐。

    帝女汐闻言,心中暗暗吃惊于熙伯姚云的胃口,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熙伯会讨要好处,那她也就不算背弃熙国了。

    帝子启:“熙伯自私自利,枉顾中土百姓死活,着实可恶,汐妹,你术法无双,在符文之道上天赋异禀,又在熙国游历这么久,想必参悟那些灭虫巫药,符文秘术对你来说不在话下吧,帮兄长我一把。”

    果然来了!帝女汐闻言,心中一阵惊慌,他不愿与往日感情深厚的启哥儿相谈,就是担心启哥儿向她求灭虫巫药,符文秘术。

    “不行,我做不到!”帝女汐内心无比挣扎,听到这话,她下意识就说出这话。

    “怎么会,汐妹,以你的天赋,你怎么可能无法悟透那些符文秘术,听说那些符文秘术出自熙国炼气士之手,熙国炼气士天赋怎会比你还高。”

    “这...”帝女汐一时无言以对,心乱如麻

    事实上,以她的能力,灭虫巫药,大部分符文秘术都能弄到手。

    然而她不能这么做!

    并不是她忠于姚云,而是她忠于姚云口中描绘的符文大道。

    在天问学院,在符文道碑之下,每一门符文秘术、巫药,符道知识都来自不易,都是炼气士、符文弟子们呕心沥血得来,他们理应受到保护,值得别人珍重。

    如此一来,更多的炼气士才会投身于参悟广阔深奥的符文之道,将符文之道发扬光大。

    熙伯的这个说法,深深打动了帝女汐。

    她愿意投身于符文大道,身体力行,珍重别人的成果,肯定成果的价值,不愿偷窃天问学院弟子们的成果。

    “汐妹,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你性子高傲,不愿做这无品无德之事,然而,此时关乎千万中土百姓,一举一动乃是大功大德,牺牲一下私德,成就大功大德,有何不可。”

    “启哥儿,你莫要拿中土百姓说事,我只是一女子,当不起救济天下的大任。”帝女汐摇头,头痛不已。

    “汐妹,你为何这么固执,熙伯利益熏心,为了蝇头小利,枉顾无数百姓死活,甚是不惜敲父王竹杠,你不为中土百姓,也为父王考虑考虑,天下大事全压在他一人身上,我们应为父王分忧解难。”

    “这...”

    帝女汐心乱如麻,一面是兄长,一面是自己的追求,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汐妹,算是兄长求你了。”

    听着启哥儿的心神传音,帝女汐心乱如麻,闭眼沉思,最后断然道:

    “启哥儿,熙伯向来宽厚,爱民如子,不是不好相与之辈,他也不是不愿意献上灭虫巫药,符文秘术,你都说些许蝇头小利,那么你们许给他便是,即便不全部许诺,许诺一部分也是可以的,何苦来逼我行偷窃之事。”

    “这...我...”

    “好了启哥儿,汐欲修炼了,早点将【万里音螺】还回去,免得鹤叔担惊受怕。”

    说完,帝女汐素手勾勒,一道光幕环绕其身,心神传音再也进不了半分。

    万里之外,帝子启听着耳边传来自己的心神之音回响,当即就明白,汐妹将他的心神传音封禁了。

    “这...汐妹竟然不理我了,这....”

    帝子启顿时懵了,这么多年,自家妹子还是第一次如此对自己!

    啊啊啊啊~混账姚云,你到底给我家妹子灌了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