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四百章舆论“瘟疫”席卷出云!

第四百章舆论“瘟疫”席卷出云!

    第四百章舆论“瘟疫”席卷出云!

    出云国国君心情郁闷,无可奈何,然而熙都巫庙却是另一番景象,姚云与秃头龙、二长老巫通却是神态轻松,谈笑风生。

    秃头龙:“世子,本龙还以为你会刁难一番出云国,没想到竟然是想到这么一出,若是出云国的百姓都有我们救了,他堂堂出云国国君面子往哪搁,哈哈哈哈,本龙很想看看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是一副怎样表情!”

    秃头龙笑的肆无忌惮。

    二长老巫通颔首:“除了诸夏天子,外人施恩于民向来为王所不喜,有动摇统治的风险,若非此次蜚毒瘟疫危及出云国根本,出云国君根本不会接受熙国的“善意”,现在出云伯心中必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秃头龙嘿嘿一笑:“大王,您施恩于出云国,下一步不会有什么动作吧?”

    姚云无可无不可地笑笑:“看情况吧,先布下这步闲棋,看看日后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再

    做定夺,总之在出云国赢得声望总不会是一件坏事。”

    声望这种东西有什么没有多大用处,可是有时候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足以抵上千军万马。

    比如说之前姚云接管关岭城,因为关岭城的百姓中不少都是有熙氏族人,姚云是有熙氏少主,再加上姚云花费万金赎买百姓广为流传,姚云在关岭城声望刷到爆,等到他接管关岭城时毫无反抗,百姓们对姚云都非常服气,顺利无比。

    这就是民心与声望的重要性,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此番蜚毒肆虐出云国,数十万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个个苦苦等待着出云国君的王师来援,然而百姓们苦苦等不来,那必然是无比失望。

    然而在这绝望之际,姚云带着天兵天降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到时候出云国的百姓们会如何想?

    百姓们不说改换旗帜,归降姚云,至少每个百姓心中都会感念熙云伯姚云的大恩大德,若是有朝一日,姚云兵强马壮,挥军出云,百姓们的抵触想来会小很多,或许打着打着,有不少出云国百姓投入熙国也说不定。

    出云国国相云中鹤一听就有这方面的担忧,可是他不得不答应,若是不答应,那出云国百姓死伤惨重,国力大衰。

    这是一个堂堂正正的阳谋。

    原本姚云可以向整个南荒各国施恩,声望刷到爆,可是当天子帝暮将救灾全权交付于他的时候,他选择了克制,并没有冒进。

    拯救南荒百姓原本就是一个刷声望,积累功德的好事,若是姚云人心不足蛇吞象,恐怕到时候会引起南荒各国国君的猜忌,为各国国君不喜,这反而不美,吃独食向来引人不喜,姚云可没有一人将大功全部拦下来的意思;另一方面是熙都人手的确也不够,瘟疫糜烂,刻不容缓,熙国根本顾不来。

    当然若是只是“救援”出云国一国,那么出云国的兵力还是非常充裕的。

    一番交谈过后,姚云就带着【窳神军】出发去出云国救灾,同行的不仅有巫童还有不少负责宣传的吏员,这些吏员都来自天问学院,所学的是组织、宣传等等,负责军中的组织、宣发工作,其作用相当于政委。

    这就是姚云的杀手锏了。

    姚云这一次去出云国救灾的第一要义自然就是拯救无辜的百姓,第二个目的就是施恩于民,既然是做大好事,还要让百姓感念、那一支宣传团队是不能少的。

    不说洗~脑让出云国百姓对姚云狂热、崇拜,至少也让他们明白是熙国的大王救了他们,而他们的大王却对他们置之不理,甚至有武力控制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

    当然说的比较直白,事实操作时必然会含蓄、隐晦许多,这就是那些吏员的职责了,姚云在天问学院专门开设过这门课,平时熙国的文宣、组织工作也有磨炼,姚云对熙都涌现的新一批吏员充满期待。

    抵达出云国后,出云国守城将士似乎早就得到了出云国君的旨意,很是热情地迎接姚云一行人。

    正所谓在其位谋其政,边城大将不是一国之君,一国国相,考虑的没有那么多,见到敌对的熙国能不计前嫌出手救助出云国,心中自是感激万分,对姚云更是敬佩的五体投地,以最高的礼节相待。

    姚云毫不客气地接受了,随后在出云国将士的带领下,到处救济灾民,几碗茶汤下去就化解他们感染的蜚毒。

    没几天,姚云就将整个出云国跑了一个遍,拯救了成千上万的出云百姓,出云国糜烂的瘟疫也得到了及时的控制。

    出云国的蜚毒瘟疫过去了,可是新的“瘟疫”却孕育而生,持续蔓延,姚云所到之处就会刮起“正义之师”的旋风。

    每一个百姓都深深记住了熙国、熙云伯的名字,每一个被熙国大军救治的百姓都对熙国感激万分。

    “我们苦等大王派出大军救援我们,可是苦等不来,多少人无奈惨死野外,不少人分明没有感染蜚毒,想要逃出去,你猜怎么着,直接被大王的军队活活打死了。”

    “哎,你们也莫怪大王了,大王也情非得已,瘟疫这东西,其他地方当然避之不及,生怕染上,哪会让我们随意逃难,我们只能自生自灭。”

    “放屁!蜚毒明明是一个医治的,你看看熙云伯,一下子就将咱们治好了,根本不算什么事!我看大王就是漠视百姓,只知道酒池肉林,寻欢享受,根本不顾及民生疾苦。”

    “诶,话不能乱说,大王其实我们这些草民能够诋毁的,大王向来勤政爱民,显然是有所隐情。”

    “什么隐情?”

    “你懂什么,这不能怪大王不作为!老夫可是听说了,蜚毒极为麻烦,寻常药石难医,天子帝暮亲临南荒都没有压制住蜚毒瘟疫。”

    “你瞎说,熙云伯救大伙时候可是轻松的很,几碗药汤下去蜚毒救没了,片刻功夫全城的人都得救了。”

    “老夫可没有瞎说,我有远房亲戚在云都当官,清楚的很,据说熙云伯在大荒中找到了克制蜚毒的神药,我们这才能得救。”

    “哦,还有这事,我可是听说熙国和我们出云国向来有矛盾,没想到熙国竟然会救我们。”

    “熙国与出云国关系的确很差,不过熙云伯仁德,他说他与出云国有怨,可是与我们这些百姓无冤无仇,故而熙云伯亲自来咱们出云国救灾。”

    “熙云伯当真世间豪杰,有仁有义,恩怨分明。”

    “是啊,熙云伯当真是大好人,若我们的大王能像熙云伯那般就好了。”

    ......

    在负责文宣的吏员暗中操纵下,许多有利于熙国的舆论开始在出云国民间广泛流传,舆论发酵,这种情绪的传递比起瘟疫蔓延的还要快,还要恐怖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