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三百九十九章吃了一只叮了屎的苍蝇!

第三百九十九章吃了一只叮了屎的苍蝇!

    第三百九十九章吃了一只叮了屎的苍蝇!

    出云国君一甩衣袍,气呼呼地坐会宝座,大马金刀,一副铁骨铮铮,不向邪恶势力低头的模样。

    “孤意已决,你们不必再劝孤了!谁敢再聒噪,孤拿你治罪!”

    出云国大臣们一脸苦涩与无赖。

    他们也不想向熙国求救,两国之间素来就不对付,摩擦争执不断,若不是情非得已,谁愿意拉下脸来去熙国求他出云伯!

    出云国国相云中鹤无惧大发雷霆的出云国君,昂首挺胸站出来,拱手道:

    “大王,蜚毒瘟疫遍全国,除了赤鸟、云雀两城疫情并不严重,其余大大小小城池、乡邑、村落统统都爆发了蜚毒瘟疫,目前正在持续蔓延、糜烂,吾等再次多闲谈一刻,便有数百百姓、奴隶死于蜚毒,还请大王体恤黎民百姓!”

    说完,国相云中鹤噗通跪倒在地,脑袋重重地磕在地上,十分用力,轰隆作响。

    国相虽是炼气士强者,可是修的是心神之力,肉身没有刻意打熬,在没有动用元气的情况下,身体还不如普通甲士,故而磕了两个头后,鲜血便从脑袋中留下来,滴在地面上,场面甚是惊人。

    气呼呼坐定的出云国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国相磕出血,心中又惊又怒,他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去求熙国,可是国相云中鹤竟然如此不识相,任然死缠烂打,逼迫他向有熙氏姚云屈服,这怎么可能!

    “混账,孤已经说了,就算是打死孤,孤也不去求有熙氏姚云,哪怕堵上国运也在所不惜!”

    出云国仍然铁骨铮铮,一副誓死不从的架势。

    其余出云国大臣见国相云中鹤跪地磕头死谏,又见大王执迷不悟,随后噗通一声,满殿大臣全部跪倒在地,苦苦劝谏。

    “大王,万万不可啊!”

    “还请大王体恤百姓!”

    “大王,国运为重!”

    .......

    顿时殿中闹成一锅粥,咚咚的磕头声此起彼伏,伴随着鲜血与哭嚎,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出云伯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往日对他言听计从的百姓竟然联手向他逼宫,当即他就怒火中烧,强大的气势升腾而起,竭嘶底里吼道:

    “尔等放肆,你们是孤的臣子还是姚云那小子的臣子,竟然让孤低声下气求他,当真是岂有此理!”

    国相云中鹤呜咽道:“大王,吾等对您忠心耿耿,对出云国鞠躬尽瘁,而今能够救出云国的只有熙国,就算是大王不去,还请大王下旨派遣使者前往熙国求药!”

    出云伯自然知道眼前的臣子忠心耿耿,是为了出云国着想,方才的话也只是气话,可是听到自家的臣子如此咄咄逼人,压迫自己就范,出云伯心中郁气难以消散。

    你们莫要天真,出云国那小子根本就没有打算救我们出云国,昨日在楚都他对孤露出不怀好意地微笑,明摆着就是准备戏耍寡人,即便寡人诚心诚意去熙都求药,到头来也只会落得一个奚落的下场,你们而今咄咄逼人为哪般?啊,你们告诉孤!”

    出云伯腾地站了起来,对着殿中跪拜不迭的大臣大发雷霆,将心中的肺腑之言全部托之于口。

    原来如此,难怪大王怎么也不愿意去熙国求药,也不太同意派遣使者去熙国,大王不是不愿意去求药,而是担心去熙国不仅求不到药,反而平白受人羞辱。

    大臣们脸色呆滞,眼中满是绝望之色。

    国相云中鹤反而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大王,您的意思是,若是熙云伯愿意给药,您就答应去熙国求药?”

    出云国发怒过后,情绪缓和许多,当即道:“若是能救出云国百姓,孤忍辱负重又如何?只是可惜孤即便愿意受尽屈辱也换不来拯救百姓的灵丹妙药!”

    出云国君说的倒是心底话,他自登上出云国君宝座后就立志振兴出云国,让出云国成为南荒第四霸主,他比谁都在乎出云国的兴衰。

    云中鹤闻言大喜过望:“大王,太好了,老夫在墨国有一位好友今日上午去熙国求药,得到了熙云伯的接见,熙云伯在宴会中亲自提及为何我出云国没有去求药。”

    出云伯一愣:“此话怎讲?”

    云中鹤满脸喜色:“大王,若是出云伯借此机会对我出云国发难,那么他必会人冷落无视我们,岂会当众提及出云国,引起各路诸侯注意的道理,恐怕熙云伯并非是见死不救,而是想借机刁难、羞辱罢了,我们咬咬牙忍辱负重也就过去了,大王,老臣愿率队前往熙国,您只需在云都等候好消息便可,老臣定不会让大王失望!”

    “这...”铁骨铮铮的出云伯听到事情有了转机,态度立即就缓和下来。

    国相云中鹤见状,连忙给一个台阶,道:“大王,那老臣便去安排了。”

    出云伯摆摆手,下定决心道:“不,孤亲自去一趟熙国,既然出云伯并非见死不救,孤就走上这一遭,些许侮辱又算得了什么。”

    殿中大臣原本对固执的大王颇为不悦,可是听到大王这话,所有大臣都感动不已。

    “大王乃是千金之躯,如何能当面受辱,身为臣子当为君分忧,吾等义不容辞!”

    出云伯悻悻然点点头。

    不多时,国相云中鹤带着大量礼物,骑着一群灵鹤飞往熙国。

    到了傍晚,云中鹤又带着灵鹤返回云都。

    焦急等待一下午的出云伯大失所望,口中愤懑无比:“国相,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是不是熙云伯不愿给茶叶,孤就知道他心思焉坏,气煞我也,白白受辱。”

    云中鹤神情轻松,又有些惆怅,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打开灵鹤背上的小箱子中,取出一片片青翠欲滴的新鲜茶叶。

    “大王请过目!”

    “茶叶?!!”出云国君在楚都见过茶叶,当即一眼认出来,很是惊喜地接过来,放在鼻子旁闻了闻:“就是这个香味,茶香,嘶...真香!没想到熙云伯还真愿意给我们出云国茶叶!”

    云中鹤点头,一脸感慨道:“大王,这一次熙都之行出奇地顺利,熙云伯丝毫没有冷落出云国的意思,老臣禀报后就得到了熙云伯的召见,只是...”

    “只是什么?”出云伯皱眉:“熙云伯侮辱孤了?”

    云中鹤摇摇头:“大王,熙云伯一直都客客气气,并没有出言羞辱大王,熙云伯说,他向来以德报德,以怨报怨,南荒各国来熙国求药他双手奉上,不求任何好处,然而我出云国乃是熙国的敌对国,他体恤诸夏百姓愿意救助出云国,不过不愿意给我们。”

    出云伯忍住了:“什么意思?”

    云中鹤摇摇头:“熙云伯说他会派遣军队来出云国救灾,让我出云国准备好粮饷即可。”

    自己国家的百姓让其他国家来救,他出云伯的面子还要不要?更何论是敌对国来救!!!

    国中的百姓苦等大王赈灾济世,救苦救难,结果大王的王师没有等到,却等到熙国的援军,到时候百姓们会如何想?

    出云伯虽然没有出口羞辱他出云伯,可是这番“善意”的举动就是最大的羞怒!

    最为郁闷的是,出云伯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出云伯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看至极,嗯,这支苍蝇还是吃过屎的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