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三百二十三章熙王,吾等受教了!【为“取我传国玉玺砸个核桃”加更】

第三百二十三章熙王,吾等受教了!【为“取我传国玉玺砸个核桃”加更】

    第三百二十三章熙王,吾等受教了!

    听闻熙王真的愿意传授御鬼之术,各国国君心中满意的同时不由心中暗自感慨熙王的大气,当下各位国君都如同学生一般认真倾听姚云的御鬼之道。

    即便是三大霸主吴王、楚王、越王也一脸凝重认真,他们国力强大,即便是空冥鬼域也忌惮三分,故而国内并没有爆发太过严重鬼患,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三位国君都是深谋远虑之辈,得知空冥鬼域的狼子野心后,他们都有早做打算的准备。

    众人纷纷看向姚云,姚云则是在心中打腹稿,琢磨如何对各国国君说教一番的同时又能自圆其说。

    见到姚云踟蹰不绝,楚王误会了什么,很是大气道:“熙王,你将御鬼之道与各国分享,我们不会白拿好处,到时候必有重酬!”

    姚云此刻很想问什么酬谢,一座城池行不行?心中暗自鄙夷这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不过他脸上则是一副大义凛然,一心为公的做派:

    “诶,楚王客气了,如今南荒列国苦于鬼物侵扰之害,唇亡齿寒,孤有些许经验自然不会藏拙,我们都是诸夏天子一份子,各自有私心再说难免,不过有些时候还是要有大格局,不能拘泥于自己国家方寸之地,这既是孤的自醒,亦是对诸位的奉劝。”

    姚云说的义正言辞,大义凛然,听到诸位国君心生惭愧,若是今日熙王一口回绝众人的请求,他们势必会以势压人,逼他就范,可是眼下熙王如此大公无私,一时间众人不禁老脸一红,暗自为自己的卑鄙而感到惭愧。

    而楚王、越王、吴王三大霸主脸色就有些恍惚了,听着眼前这位年少国君的话,他们突然间想到了那位伟岸的身影,当年那位威压四海八荒的天帝也说过类似的话。

    无论是德行还是格局,这位年少的有熙氏嫡系、熙国君主都远超众人,这让三大霸主也不禁唏嘘。

    不愧是仁德圣王天子帝熙之后!

    就算是出云伯此刻神色也有些复杂,实事求是,换位思考,他若是熙王,他估计也很难做到像熙王一样,而姚云的劝告也让他老脸一红,心神惭愧之色。

    姚云见众人心思各异,心中直觉好笑,他自然没有嘴上那么高尚,但是事实上他也没说谎,除了【万鬼来朝幡】的秘密不能向外人透露,他的确是真心实意与各位国君分享御鬼之术。

    事实上即便姚云没有获得霸道无比的神通【万鬼来朝幡】强行收服鬼物,可是通过鬼律以及后续的奖惩措施,的确有效的收服了不少鬼物。

    “好了诸位,孤废话不多说,开门见山,诸位国中必然有实力不错的巫祝,他们或多或少都能施展各种符咒控制鬼物,这就是收服鬼物的第一步。”

    “熙王,这个我们都懂,鬼物桀骜不驯,即便是符咒控制他们的生死,他们也只是口服心不服,一时半会可能受控,可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军中暴动,收服的鬼物大军越多,其后果就越大严重!”

    “墨伯此言甚是,这等粗暴的收服鬼物之法我们都会,敢问熙王有无取巧之法?”

    各国国君对收服鬼物的后果心知肚明,他们心中本已经掐灭收服鬼物为己用的想法,可是熙国的成功让他们眼前一亮,寻找到了方向。

    姚云郑重地点头。

    各国国君纷纷大喜,三大国君也怔怔地望着姚云,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楚王:“熙王还望不吝赐教!”

    姚云笑了笑:“粗暴符咒御鬼法门自然不可取,鬼物有灵智,与人一般无二,换而言之,鬼物性情乖张,比起人更难管控,如此一来就非常考验诸位国君的御下之道。”

    “寻常人御鬼,自以为有了符咒控制,鬼物们便是他们的奴隶,可以予取予求,可是事实上鬼物性情乖张,桀骜不驯,它们已经死过一次了,若是逼的太急,他们发起狠来,拼着命也会与你同归于尽!”

    “故而这种御下之道是不可取的,说来收服鬼物与奴隶干活劳作比不上百姓有异曲同工之妙。”

    楚王露出新奇之色:“熙王,此话怎讲?”

    姚云不答反问:“楚王,同为不曾炼气的普通人,您可知为何奴隶干活劳作远不如普通百姓?”

    楚王与其他国君纷纷皱眉沉思,奴隶比不上百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哪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熙王,奴隶天生懒惰,做事偷奸耍滑,自然比不得正儿八经的百姓。”有国君笑着嚷道,似乎为姚云提的问题而感到好笑。

    姚云却是摇头:“非也非也,奴隶之所以偷奸耍滑,能力低下,其实只是他们丧失了希望,即便奴隶每日辛苦劳作,他们也没法改变命运,在这种绝望的情景之下,他们与其徒然无功,还不如自暴自弃,浑浑噩噩,不可终日!”

    “鬼物们受制于符咒,他们的境况与奴隶相差无几,统统都得要听从主人的吩咐,生活丧失了希望,陷入绝望之中,懦弱的奴隶们无力也不敢反抗,可是性情乖张、桀骜不驯的鬼物不会甘心受人压迫,他们会奋起反击,与主人同归于尽在所不惜。”

    诸位国君一开始还有些不以为然,可是听到熙王细致入微地分析,他们一个个颔首赞同。

    “熙王,那究竟如何才能彻底收服这些鬼物?”

    姚云笑道:“孤方才说的清清楚楚,奴隶之所以偷懒怠工是因为失去了盼头,鬼物之所以暴动,也是因为陷入了绝望而自暴自弃。”

    “故而只需要给他们希望便可,若是奴隶们和百姓一样是为了自己而劳作,他们岂会偷懒?若是鬼物们得知自己有重获自由的一天,他们岂会以死相拼?”

    “鬼物们虽说死过一次,不畏惧死亡,可无论飞禽走兽还是人神妖鬼都有求生欲,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们都会争取,鬼物们也一样。”

    ......

    姚云的高谈阔论中夹带着许多私货,其中就有很多鼓动解放奴隶的话,若是放在平时,诸位国君必然会连连摇头。,可是眼下众人却是认真倾听,琢磨其中关窍所在。

    事实上日后有些有远见的英明国君也会发现其中的奥妙,继而自行解放部分奴隶,姚云也没有深入号召诸位国君解放奴隶,过犹不及的同时也无济于事。

    国君们虽然都觉得姚云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眼下没有哪位国君愿意将自己手下的奴隶变成平民,奴隶是他们的私产,免费苦力,怎么也不可能白白放弃。

    倒是对于御鬼之道,所有国君都深感精彩,大有茅塞顿开。

    “熙王御鬼之道当真是精彩绝伦,小小御鬼之术蕴含治国至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熙王,吾等受教了!”

    楚王对姚云赞不绝口,其余国君也纷纷称赞,一脸喜气,有些人脸上还有跃跃欲试之色,似乎正琢磨着回国后收服一支鬼兵鬼将为己用。

    姚云见状,心中不由有些心虚,说起来他也是张口就忽悠,这套理论并没有完全得到证实,于是他连忙补救:“诸位,收服鬼物量力而行,勿要操之过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