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天神窫寙、重生鬼神

第二百八十九章天神窫寙、重生鬼神

    第二百八十九章天神、重生鬼神

    苍蛮对阵天雷鬼王,流苏与树妖鬼王打的难解难分,剩下的牛头鬼王却无人可以应对。

    牛头鬼王以力量见长,战斗时身形暴涨,化为一座小山,脚步一踏便是地动山摇,轰隆作响。

    密密麻麻的箭矢、重弩标枪射在牛头鬼王身上发出叮叮叮的声音,火光四射,却并未伤其分毫,就像是射在一块厚重的钢铁上一般。

    一位三品境界的强者破坏力堪称恐怖,这种绝对力量上的差距不是靠寻常精良武器能够应付的。

    灭神重弩虽然可以对付炼气士,可那只是局限于一二品炼气士,根本没有威胁三品境界的鬼王强者。

    在远处观望的安伯、黑羽将军见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勾勒出笑意,牛头鬼王无人可挡,须臾之间就能破城而入,到时候熙都大军必然损失惨重。

    “管事大人,这事成了!”

    众人说话间,牛头鬼王大步流星赶到熙都城墙前百步之内,在他身后无数鬼兵鬼将摇旗呐喊紧随其后。

    牛头鬼王高举巨型鬼锤,一个纵身,一锤头砸向城墙。

    离城虽然城高墙厚,内有符咒加固,然而一位以力量见长的三品炼气士的全力一击,这城墙实在不够看。

    “完了,离城城破了!”

    外国使者们纷纷惋惜,言语中满是同情之色。

    而就在这时,一头血色巨兽冲撞而来,只听彭的一声,牛头鬼王直接被撞开,打了一个踉跄,手中鬼气巨锤差点落地。

    其状如牛,人面而马足!

    与之前不同的是,眼前这头巨兽眼眸有神,坚毅不屈,并不似死物,倒像是一头活生生的凶兽。

    见到牛头鬼王,凶兽脸上露出感兴趣的模样,马蹄一扬,再次朝着牛头鬼王冲杀过去。

    无论是牛头鬼王还是巨兽统统都是身长二三丈的庞然大物,双方互搏那真是地动山摇,每一次交手都是力量与力量之间的碰撞,爆炸之声响彻战场,可怜一旁的小鬼们,一不小心受到恐怖力量的波及,一死就是一大片。

    “这是什么凶兽?牛身、人面、马蹄,半人半兽的凶兽都是高级凶兽,这熙都藏得也太深了,又一位三品封伯级别的强者。”

    “那是!传闻它死于射日神灵大羿,没想到今日有幸再次见到,它又复活了吗?”

    “不是复活,眼前这头是军团阵法催生的,没想到熙都的杀手锏竟然是一支掌握着凶阵的精锐军队!”一位头发花白,阅历丰富的炼气士老者望着战场上激烈的战斗,对身旁的同伴答疑解惑,语气笃定,胸有成竹。

    这番表现顿时引起身旁人的关注,众人纷纷点头称赞老者学识渊博。

    “这位老丈,凶兽双目有神,分明就是一头活生生的凶兽,怎么会是阵法催生的元气巨兽!”身旁一人提出了质疑,正如他所说,阵法凝聚而成的阵灵是死物,怎么会如此活灵活现。

    头发花白的老者顿时被问住了,当场语塞,没法圆下去了。

    黑羽将军与安伯的脸色很难看,前一刻还是胜利在握,可是转眼之间双方又战成平手,打的难解难分。

    黑羽将军一直都在关注身旁的话,这会压低声音问到:“管事大人,这究竟是何来历?之前我们与熙国交接离城的时候可没有见过它?”

    安伯面沉似水,心中很是焦急。

    听到黑羽向他问询,他深呼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烦躁,开口道:“的确由大军战阵凝聚而成的,只不过它诞生了军魂,换而言之,天神又一次以军魂重生了!”

    “又又复活了?”黑羽闻言大吃一惊,本为天神,受其他天神陷害而死,帝命群巫操不死药救活了它,变成了牛身人面马蹄的凶兽,结果又被大羿射杀。

    如今它又复活了?

    安伯神色凝重,转头看了一眼惊愕的黑羽,不耐烦道:“只要军不灭,越发壮大,以军魂存在的神魂就会慢慢恢复,假以时日有望成为一尊鬼神,也不知道熙王走了什么狗屎运,冥冥中遗存世间的会选中他手下的这一支军队!”

    安伯语气中充满酸味,一支能够镇压三品封伯境强者的精锐之师,就算以出云国如今的国力也眼红不已。

    更别说这支军队潜力极大,日后的造化更是难以想象!

    黑羽将军心惊不已,看着交战正酣的双方,不由惊呼:“这实力的确很强大,战斗经验吩咐,牛头鬼王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安伯,牛头鬼王似乎打不过!”

    安伯没有立即作答,目光死死盯着战场上。

    在得知军诞生军魂之后,他对牛头鬼王落败早就有所预料,牛头鬼王在三大鬼王中修为最低,实力相对最弱,输给军魂很正常。

    他现在已经将希望放在树妖鬼王与天雷鬼王身上了。

    目光偏转,落在这两大鬼王身上。

    树妖鬼王化为一株参天鬼木,无数游魂环绕,庇护周身,抵御着周遭熊熊燃烧的妖火,不断有凄厉的鬼哭声从树妖鬼王身上荡漾开来!

    在树妖鬼王面前站着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女,她浅笑嫣然,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

    很明显,树妖鬼王在流苏娘娘根本讨不到好处,只能被动挨打,若不是树妖鬼王天生皮糙肉厚,鬼命悠长,恐怕就会招架不住了!

    安伯颇为忌惮地望了望流苏,随即目光转向天雷鬼王,然而下一刻,安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天雷鬼王全身包裹在黑色的阴雷中,一招一式中阴雷滚滚,气势骇人。

    另一边的苍蛮虽然修为逊色,然而斗志昂扬,全身浴血亦战意十足,整个人状如疯魔,手中神兵舞戚在手,强如天雷鬼王一时半会也没有将其拿下!

    “真是酒囊饭袋!天雷鬼王平日里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可谁想这会竟然连一个刚刚晋级三品的炼气士都没能拿下!”

    安伯愤愤然,心中焦急万分,若不是担心身份暴露给国君带来大麻烦,他都想亲自操起武器亲自上场了。

    双方战斗激烈无比,王对王,将对将,小兵对小兵。

    战斗仍在继续,这一战便是一整夜,直到黎明到来,烈日冉冉升起。

    烈日当空之下,鬼物将失去一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