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五十五章真正的好大王!【求推荐票】

第五十五章真正的好大王!【求推荐票】

    第五十五章真正的好大王!

    听完姚云的叙述,巫通和秃头龙惊愕地对视,从对方的眼睛中都可以看看惊讶之色。

    巫通急切问道:“大王,是您一箭射死了妖怪?”

    姚云表示很委屈:“都说不是孤,孤怎么射死妖怪!”

    巫通尴尬一笑:“老朽的意思是你感受到体内出现了神秘力量,然后射死妖怪,不是妖怪突然暴毙?”

    姚云回忆了一下,不确定道:“我一箭射中就暴毙了,具体不详。”

    巫通若有所思,就连一向轻浮的秃头龙也露出古怪之色。

    姚云很奇怪:“都是那位神秘存在出手秒了妖怪,这有啥不同。”

    巫通和秃头龙纷纷摇头,并没有接话。

    姚云也没多想,于是继续道:“我觉得今晚的事情不简单,巫庙上空的巨鼎,还有妖怪口口声声说杀了孤它就赚大了,这都说明了有人想杀我。”

    秃头龙一扫之前的轻浮浪荡,认真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们会处置。”

    姚云点头,随后便与二长老协商受降鬼物的问题,完事之后便离开了巫庙。

    等到姚云离开,装作无事的秃头龙立即唤来之前给他们报信的甲士,仔细询问了姚云击杀妖怪的过程。

    “属下奉命给大王报信,可是妖怪说要屠城,大王发怒了,称死战不退,与全军将士、熙都百姓共存亡.....又命令全军出击......大王是属下见过最好、最仁善的大王......”

    在一位普通甲士激动话语中,秃头龙与巫通听出来许多东西。

    “你下去吧!”

    秃头龙让人退下,然后惊愕地对巫通道:“巫老二,你听到了没,这像我们家的世子吗?面对这种情况,他竟然不是吓得尿裤子,而是鼓舞将士士气,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还敢放箭?”

    不同于秃头龙的难以置信,巫通显得很自然:“你老是用以前的目光看待大王,哎,你应该相信年轻人,未来属于他,连大人都认可大王了,你还固执什么?”

    秃头龙:“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世子帝族神裔的血脉使然,不是世子的德行得到了大人的认可。”

    巫通不置可否地摇头:“事实会证明一切,老朽觉得熙都的百姓会因为大王而变得富足、幸福,你瞧瞧,那个小甲士对大王可是信心十足。”

    秃头龙摇摇头:“没实力他拿什么当好一个大王!”

    话不投机半句多,巫通乐观地摇摇头。

    ......

    翌日天亮,深秋的风带着几分透骨的寒意。

    熙都百姓们丝毫不畏惧寒冷,一个个畏惧在一起,讨论着昨日的那场除妖灭鬼的超级大战。

    在人们的口中,一个爱护百姓、有当担、武力超群的大王形象越来越鲜明,从道听途说到艺术加工,姚云的形象越发高大起来。

    “哎,你们听说了嘛,昨日战死的甲士家里人都得到了大王的赏赐,原本还担心人家会过的不好,现在啊,俺都有些羡慕,估计这冬天他们能吃的饱饱的,一点都不用担心挨饿了!”

    “大王真是仁慈,听说其他参战的将士也有赏,一人一斤肉,大王真是大手笔!”

    “嗯嗯,谁说不是,大王赏罚分明,那些闹事的鬼惨喽,以后全要去矿场挖矿。”

    “不仅仅是这样,你们听说了没,石柱家早年死掉的婆娘思思变成鬼了,一开始大王以为是它杀死了晴娘,给抓了起来,现在案子真相水落石出了,大王就把思思给放了。”

    “大王把邪恶的鬼放了?这不好吧。”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大王这是赏罚分明,就连对待鬼物也是如此。”

    “哦哦哦”

    百姓们议论纷纷,而石柱家此刻也不平静。

    “思思,大王把你放出来了?”

    石柱家里,石柱一脸关切抱住思思女鬼,满脸担心,就连石柱爹娘也喜出望外,不断地向儿媳嘘寒问暖。

    “巫庙的巫童说我杀人嫌疑取消了,暂且就放我出来,但是我冲撞、刺杀大王罪责难逃,大王可能要问罪于我......”

    闻言,石柱一家差点晕过去。

    大王对待熙都百姓一向宽仁,如春风一般,可是对待鬼物却丝毫不留情。

    君不见熙都以北矿场天天有鬼哭。

    “孩子啊,是爹娘不对,我们不该有这种想法,这下把你害了,大王对鬼物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呜呜呜!”

    相思女鬼闻言,掩面而泣:“不怪爹娘,是我太冲动了,冲撞了大王,我不怕死,就怕不能和石郎长相厮守!”

    庄稼汉石柱听了这话也动容:“思思,我去求求大王吧,让他不要惩罚你了,我愿意代你去矿场挖矿......”

    “不行,孤一定要惩罚思思!”

    石柱家门外,一大队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缓缓传来,只见一群甲士簇拥着大王径直来到了石柱家。

    石柱一家完全吓傻了,扑腾跪倒在地,求饶之声不绝于耳。

    姚云充耳未闻,一脸肃穆、威严:“胆敢冲撞、刺杀孤,简直是胆大包天,孤如何能轻易饶过?”

    相思鬼思思护在石柱一家前面,一脸愤然:“大王,你可是答应过民女,只要我供出妖怪,你就不牵连我家人。”

    姚云点头:“孤为诸侯,一言六鼎,岂会轻易朝令夕改,孤只惩罚你!”

    闻言,紧张兮兮的女鬼顿时松懈下来,眼神落寞,叹息道:“民女甘愿受罚,为大王挖矿!”

    “谁说孤准备让你挖矿,你以为这样就能轻易过关?”姚云脸一板,充满威严。

    然而落在相思鬼思思眼中就是另一回事了,在鬼物们眼中,熙王就是彻头彻尾的暴君,他对待鬼物残暴无比,想到这,思思不由得打起一个冷颤。

    “大王饶命啊!”

    石柱一家万念俱灰,一家三口齐刷刷行大礼参拜,哭的那叫一个稀里糊涂。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直板着脸的姚云却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

    “孤的惩罚就是让思思永远陪伴在石柱身边,不离不弃,同时负责养大晴娘孩子,不可虐待孤儿,在服刑期间,女鬼思思不得违反熙都鬼律,否则罪加一等,此判决即日起生效!”

    “啊!”

    万念俱灰的石柱一家人听到这判罚,全家人都呆住了,要不是大王身边的甲士笑出声,他们都不敢相信方才听到的是真的。

    “多谢大王成全!”

    石柱一家拜谢不迭,然而此刻姚云已经出门而去,一袭白衣,尘埃不染,仿若歌谣中的翩翩君子。

    思思站起身与家人喜极而泣,一家人其乐融融。

    原本对女鬼儿媳有怨言的石柱爹娘这时候也没有了其他想法,平安就好,更别说大王还让他们抱养了晴娘的孩子。

    望着姚云离开的背影,女鬼思思内心满心不解:“其他鬼说熙王是暴君,可是...这明明是一位真正的好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