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1498章 白居士(五更)

第1498章 白居士(五更)

    这!

    神兽大人怎么突然就给跪了!

    那小子不就一个玄仙吗!

    “这......”

    诸葛青牛也是一愣,他与这头神**过手,神兽虽然不是老祖境,可肉身极为诡异,自己的手段对这头神兽根本没用,完全奈何不了这头神兽,没想到这头神兽一见到陈祖就自己给跪了!

    “你见过我?”

    陈正笑着一问。

    “小的没见过大人,小的的爷爷见过大人!小的从小就听过一个故事,小的爷爷有一次不小心闯入了一个秘界,刚好看见了一场惊天大战,爷爷他隔得远远也被波及,爷爷他当时惝恍而逃!后来我族每每有子弟降生,爷爷他都会讲一遍这个故事,并且把那可怕生灵的容貌烙印在我族子弟元神中!所以小的看见大人的第一眼,元神深处就有一股恐惧!大人虽然只剩下玄仙修为,可爷爷他说过,千万不要招惹大人,爷爷的教诲,小的全都铭记在心!”

    神兽带着哭腔回应!

    “......”

    学宫弟子全部沉默!

    “......”

    诸葛青牛张了张口,此刻一脸崇拜望着陈正,心中暗暗感叹,还是陈祖厉害啊,无形之间就威慑了强横生灵,还让强横生灵将那种威慑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哗!

    这是又有一道身影从学宫深处掠来!

    “爹爹......”

    容容看见那道身影,低声喊了一声,眼中露出一抹惧怕。

    “商伯父,小侄有礼了!”

    诸葛青牛看见那道身影,眼中也有惊色,不过想到陈祖就在身边,而且星神殿也被陈祖灭了,瞬间就有了底气,微微一礼喊了一声。

    “文兽......”这一身紫衣的中年男子,扫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神兽,没看诸葛青牛一眼,也没看自己女儿一眼,直接就盯向了陈正:“阁下......是哪一界来的高人,对文兽用了什么秘法,让文兽如此胆颤!”

    “那个......商宫主,这位是我爷爷也惹不起的人,商宫主还是少说话为好。”

    地上瑟瑟发抖的神兽见中年男人语气有些冷漠,连忙开口劝说。

    “嗯?”中年男子面色一变,深深看了陈正数眼,又压低声音道:“阁下既然是一方高人,又何必假扮成玄仙故意来羞辱我等!”

    “星神殿灭了,诸葛青牛之前是被星神宫盯上,现在不用担心了。”陈正淡淡一句,朝着学宫深处看了一眼,接着又是一笑道:“你这南初学宫内是不是有一位白居士,我想见见白居士,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什么!星神殿灭了!”

    中年男子惊诧!

    “不是吧?星神殿怎么可能被灭!”

    “假的吧,谁能灭得了星神殿,虽然星神殿隐世不出,虽然当初被十大顶级道统镇压,可星神殿有站在圣人之上的生灵坐镇啊!”

    “这牛吹大了啊!”

    学宫弟子也是满脸不信!

    “那个......星神殿确实是灭了,伯父若是不信,小侄可以带伯父去无涯山看看,伯父亲眼见过之后应该就明白了。”

    诸葛青牛开口道。

    “你随我去无涯山!”

    中年男子神色一阵变幻,盯了诸葛青牛一眼,化作一道紫芒掠出学宫。

    “好嘞!”

    诸葛青牛笑着回应了一声,架起八阵图就跟了上去。

    “你带我去见白居士。”

    陈正没理会其他人,只对着地上瑟瑟发抖的神兽一句。

    “啊?白居士......这个......”

    神兽一愣,接着露出迟疑之色。

    “嗯?”

    陈正眉头微微一挑。

    “马上!小的马上为大人带路!大人请!”

    神兽立马从地上崩了起来,本来十丈高直接变成了一条小狗大小,摇着尾巴乖乖在前方带路。

    “白居士......”

    商容容见陈正与墨昕跟着神兽已经去了学宫深处,此刻才回过神来,想要说什么也只说出三个字就一叹。

    “白居士?”

    “哪有什么白居士,不是只有一个每天做白日梦的家伙吗?”

    “这个来历不明的玄仙是为了白居士而来,宫主大人当年收留了白居士,以为白居士能觉醒,可二十年过去了吧,白居士还是每日醉酒......对了容容师姐,星神殿真的被灭了吗,这个玄仙什么来历,文兽大人说他是极为可怕的生灵,这是真的吗?”

    学宫弟子低语,一个个目光收了回来,朝着商容容这边看来。

    “他......不是我等能招惹之人。”

    商容容沉吟一声开口,此刻想到了在星神殿所见那一幕,不由感慨万分。如果十年前这位来南初学宫的话,商家也不会只剩下自己与爹爹两人了吧。

    ......

    学宫深处。

    这是一片桃林。

    桃林之中。

    一人独醉。

    “大人您看,这个家伙就是白居士了,商宫主二十年前收留了他,说是这个家伙有希望觉醒,可是二十年过去了,这个家伙没一点长进,大人如果是为了这个白居士来南初学宫,恐怕要失望了。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这个家伙毫无法力,可二十年过去了,容貌一点也没变化,这家伙也不是什么特殊血脉,也不是什么特殊体质,或许是喝了仙酿的原因吧。”

    小狗一样的神兽一阵摇头道。

    “玉儿......环儿......到底是真还是幻,到底是真还是幻啊......”

    桃林中独醉的白居士扔了酒品,跌跌撞撞走了一路,靠在一颗桃树下躺了下来,低声念着一些东西。

    “又在说胡话了,商宫主说这家伙可能是中了什么幻术,而且还与男女之情有关,只是陷入了幻术之中还没清醒,一旦清醒过来绝对是文道一方大人物。不过依小的看,这家伙每天喊什么玉儿环儿之类,也不可能有多大来头,玉儿环儿之类名字都太普通了,多半只是丫鬟之类。”

    神兽哼哼道。

    “商天阳可在!”

    也是这时,学宫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喝声!

    “东帝府的人!”

    “东帝府的人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宫主才出去啊!”

    接着就是一阵慌乱声!

    “东帝府的人,又想故意来找事?”

    这边神兽一听,面色一下冷了下来。

    “咦?这不是容容侄女吗?既然商天阳不在,那容容侄女跟叔叔去一趟东帝府吧!”

    学宫外那道声音又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