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1093章 诗道人:奴才该死!(二更)

第1093章 诗道人:奴才该死!(二更)

    嗯?

    真来了?

    酒楼上目光唰地一下看了过去,这一看露出愕然之色,因为西北城主府方向,并没有任何仙光符法亮起,也没有任何人掠来!

    唰!

    众人目光一动盯住了甲士!

    “周一笑,你什么意思?”

    一身男装的钰小姐眸子一冷,冷声一问!

    甲士淡淡一笑,看向了陈正:“年轻人你也看见了,我不过是喊出来那位大人的名号,只是简单测试了一下,就把符印沙城第一豪族段家的段钰小姐给震慑住了。诗道人是一尊准圣,而且还是修炼了神异秘法的准圣,诗道人平生有两大爱好,一是吟诗作赋,二就是女人。城主大人有求于诗道人,而你今日带着你的婢女刚好来了符印沙城,这一切都是缘法。所以年轻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唰!

    众人目光一动又看向了陈正,然而陈正看也没看甲士一眼,此刻闭着眼,似乎在细细的品游仙酿,众人看见这一幕都是一愣!

    这小子!

    这个外来的天仙!

    是喝酒喝傻了吗?

    “年轻人,你一次无视我周一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可从头到尾都无视我,让我这个符印沙城的九阶玄仙统领很难堪啊!”

    甲是面色一沉,眼中冷漠一闪而逝!

    “喂小子,你还有心情品酒?”

    钰小姐回过神来,对着陈正喊了一声,不过陈正依然不为所动,闭着双眸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似乎越品游仙酿越满意。

    “玲花婆婆,探查一下这小子还有这个漂亮姐姐是不是隐藏了修为!”

    钰小姐眉头一蹙,暗中传音给身旁老妪。

    “钰小姐,这小子是三阶天仙,他身旁女子没有任何仙灵之力波动,是一个凡人。”

    老妪很快就回应。

    一个天仙?

    一个凡人?

    这小子大难临头还这么淡定,还这么目中无人,这小子是第一次出门历练吗?

    钰小姐眉头又是一皱,这小子实在是太淡定了一点,而那个漂亮姐姐也从头到尾好像都没什么波动......不过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漂亮姐姐,这小子如果有什么特殊手段,现在逃还来得及,那什么诗道人是个老色胚,又是一个准圣,你把这家伙叫醒,让他别沉浸在游仙酿里了,能走就走吧!”

    钰小姐摇摇头,开口对着白慕儿说了一句。她对男人没兴趣,她只对女人有兴趣,白慕儿这种就是她的最爱,所以她不希望眼前这个漂亮姐姐遭人毒手。

    “手段?呵!有手段也晚了!”甲士冷笑,接着神色一正,对着酒楼外一拜:“周一笑恭迎诗道人亲临!”

    什么!

    诗道人!

    这一次是真还是假!

    酒楼上众人一锁,又一次朝着就楼外西北方向看去,这一看一个个面色大变,因为这一次真的有仙光从城主府方向掠来!

    哗!

    一道仙光掠来,化作一个身着青衣的道人,道人手持拂尘,一副仙风道骨模样,落在酒楼上第一眼就看向了甲士:“周一笑统领,你暗中传讯给本道长说这里有绝色美人?”

    说着道士目光一扫,在一身男装的钰小姐身上停了下来,这一刻毫不掩饰内心邪念,眸子中一抹邪芒闪过!

    “诗......诗道人,我家小姐是段家的段钰小姐,不是绝色美人!”

    段家中年人见状,颤声开口!

    “段家小姐?段成楼的孙女吗?给道长给段成楼一个面子,你今天晚上来陪本道长一晚,本道长就不会抓你去本道长的极乐青山。”

    道人邪异一笑!

    “你!”

    钰小姐面色瞬间一冷!

    “诗道人,段家有道器,您虽然是准圣,可段家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钰小姐身旁老妪沉声一句!

    “哼!区区一个金仙!”

    道人冷眼扫了一眼老妪!

    “噗!”

    老妪当场喷血!

    “玲花婆婆!”

    钰小姐一声惊呼,惨扶住老妪,死死盯住了道人!

    “呵!”

    甲士统领周一笑见状露出不屑之色!

    本来今天没段家什么事!

    段家这丫头偏偏要自己跳出来!

    这下好了吧!

    活该把自己也赔进去!

    “小丫头你这眼神本座最喜欢了,今天晚上......嘿嘿嘿!”道人又是阴邪一笑,目光一动看向了甲士:“既然这丫头不是绝色美人,绝色美人在何处?”

    “回诗道人,绝色美人在您身后角落那一桌!”

    周一笑露出谄媚之色,对着陈正那边就是一指!

    “嗯?躲在角落里吗?本座哪有那么可怕,本座的手段能让女人升天,本座可是......”

    道人一个转身,朝着周一笑所指的方位看去,第一眼看见了陈正,第二眼就看见了白慕儿,而也就在看见白慕儿那一瞬间,他那一脸调笑之色,刹那之间僵住了!

    “这小子是外来的一个天仙,带了一个绝色婢女到我们符印沙城,根本不知天高地厚!诗道人您看,哪怕您来了,这小子依然是旁若无人沉浸在游仙酿中,当然诗道人您一个念头就能将这小子抹去!您看一看这个女人,是不是人间绝色,能不能让您满意!”

    周一笑并没有看见诗道人此刻神色,以为诗道人是被美貌给吸引了,又谄媚笑着道。

    噗通!

    然而就在下一秒,诗道人双腿突然一软就往地上一跪,在众人惊疑目光中,对着白慕儿就是五体投地一拜!

    “奴......奴才......奴才该死!”

    啥?

    奴才该死!

    诗道人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一身白衣的女人不是那小子的婢女吗!

    “嗯?”也是这时,陈正睁开了双眸,淡淡一眼扫过跪在地上的诗道人,随口问了白慕儿一句:“这个道人是谁?”

    “谢诗,我族当年养的一条狗,当年那一战前的半个月,这狗奴才突然失踪了!后来才知道,这狗奴才是背叛了我族!”

    白慕儿冷声回道!

    这.......

    酒楼上其他人一听更懵!

    诗道人!

    一尊强横准圣!

    竟然只是白衣女子家族曾经养的一条狗!

    那白衣女子是什么身份!

    而白衣女子似乎真是那个天仙境小子的婢女!

    那天仙境小子又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