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1076章 荡天殇主:我的主人是零!(五更)

第1076章 荡天殇主:我的主人是零!(五更)

    轰!

    神谕门三老祖一吼同时结出古老神印!

    离殇大墓中又是一声巨响!

    轰隆!

    轰隆!

    只见离殇大墓一阵诡异震荡,仿佛是恐怖凶煞之物从大墓中冲出来一般,离殇大墓前此刻还有上千生灵,全部转身盯住了离大墓内!

    “这些家伙,真能把那什么离殇召唤出来?荡天殇主?我当初在太上天也呆了那么多年,还曾在天庭任职,也算是博览群书,天庭那些古老典籍中,也没什么荡天殇主的记载。”吕长河眉头一皱,看了离殇大墓一眼,又看向了悬浮在陈正身前之物,眉头又忍不住一皱道:“又是一块石板?上一次那个浮屠大世界的李荒抢了一块石板,运气好激活了离殇大墓传送法阵逃了出去。怎么这一次圣物还是石板,这玩意儿老吕我完全参透不了啊。”

    圣物也好!

    禁忌之物也罢!

    实际上就是一块石板!

    在吕长河眼中,此物虽然古老至极,虽然神韵流转,可是他神念尝试着去参透,一下就被弹开,根本无法参悟到什么!

    “第三块了,这一趟来的值。”

    陈正笑了笑,随手对着石板一抹,石板上那些神韵此刻如同鲜花绽放一样,绚烂之中有一股说不出的神秘。

    轰隆!

    与此同时!

    离殇大墓中又是一声惊天巨响!

    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压瞬间将整个离殇秘界笼罩!

    “有点......来头啊!”

    吕长河朝着离殇大墓望去,这一眼正好看见一道身影从离殇大墓中冲出来,那道身影所过之地,一切肉眼可见的草木瞬间枯萎!

    “恭迎荡天殇主现世!”

    神谕门三老祖此刻神色激动无比,对着那道身影就是一拜!

    “拜见殇主!”

    神谕门弟子惊骇之中,也连忙对着那道身影一拜!

    至于中年儒士游北海等其余上千生灵,这一刻全都屏住了呼吸,不敢有任何异动,那道被称作荡天殇主的身影气息太恐怖了,比圣人的气息还要恐怖!这个荡天殇主,一道念头就能灭杀自己等人!

    不过!

    这个荡天殇主越可怕越好!

    如此以来!

    那个被吕长河喊作陈大佬的小子肯定会被镇压!

    那小子手段再诡异,对上这种荡天殇主这种从未听过的诡异古老神秘生灵,绝对不可能有半点胜算!这个离殇秘界,将圣人排斥在外,禁止圣人进入,就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荡天殇主境界在圣人之上!

    而且还有一点!

    这个离殇秘界本就是荡天殇主所化!

    所以荡天殇主在这秘界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那小子要完了!

    一息之间,游北海心中无数念头闪过,看着荡天殇主从眼前踏空而过,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露出了笑意。

    虽然现在局势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可依然在朝着对自己有利的那一方向发展。这个荡天殇主是神谕门三老祖耗费磅礴法力唤醒,不可能现世太长时间,等其灭杀了那个小子,多半就会再回离殇大墓中沉睡,那么在场生灵最强的不就是自己了吗?

    哈哈!

    到时候自己再出手!

    还不是一切尽在掌控!

    想着想着,游北海嘴角微微翘起,右手对着下方一抓,将跌落在地的扇形法器抓了回来!

    “你......想做什么......你!”

    此刻那荡天殇主已经走到了星槎前,星槎甲板上吕长河皱着眉头沉声一问,也是这一瞬间,遮挡住荡天殇主面孔的长发被一只手拨开,吕长河看清楚了荡天殇主的脸,只看了一眼,吕长河喉咙就一阵鼓动,眼中满是骇然!他本能想要往后一退,可是双腿突然被冻结了一般,根本动弹不了!

    “......”

    戚如意这一刻也看清楚了荡天殇主的脸,眸子中也是惊惧,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仿佛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仿佛自己掌控的一切力量都被剥夺了!

    “哼!被荡天殇主大人震慑住了吧!”

    儒士游北海一声轻笑!

    哗!

    下一刻!

    荡天殇主突然转过头来,突然看了游北海一眼,游北海当场呆滞,手中扇形法宝再次掉落!不仅游北海呆滞了,其余生灵哪怕是神谕门三尊老祖也呆滞!

    因为!

    这一刻全都看清楚了荡天殇主的脸!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那是一张难以言说的恐怖至极的脸!

    荡天殇主脸上那些可怕裂痕究竟是什么!

    荡天殇主曾经历过什么!

    那些可怕裂痕是留在他脸上的某种烙印吗!

    只看了一眼!

    仿佛元神就要崩溃!

    “荡天殇主大人......我是玄黄大世界印天学宫孔圣座下弟子,我并无恶意!有恶意的是那艘至宝战船上的那个陈姓小子,那个小子之毁了大人您封印禁忌之物的石盒,大人要杀......就杀那个小子!”

    游北海内心震颤之下,咬咬牙双手抱拳就对着之荡天殇主一拜!

    “离殇大人,禁忌之物确实是被那个......”

    神谕门一尊老祖也沉声开口,不过突然就主动闭嘴,因为荡天殇主突然笑了,突然对着游北海一笑,游北海惊骇之间,其之上就出现了一道裂痕,元神此刻肉眼可见,此刻在疯狂颤抖!

    其余人!

    噤若寒蝉!

    荡天殇主转过身,再一次走到了星槎前,在几乎所有人惊惧目光之下,穿过了星槎防御法阵,落在了星槎甲板上,落在了陈正身前!

    “杀了他啊!”

    这一刻!

    游北海内心深处狂吼!

    噗通!

    可是!

    荡天殇主!

    那恐怖至极的荡天殇主!

    突然朝着地上一跪就给陈正跪了!

    什么!

    游北海!

    神谕门三老祖!

    其余生灵!

    这一刻惊愕到了极致!

    为什么!

    如此可怕的荡天殇主为什么要跪那个小子!

    “大能为何跪陈大佬?”

    吕长河颤声一问!

    不过那跪在地上的荡天殇主没有回应吕长河,当着众人之面对着陈正神肃至极磕了九个响头,然后才抬起头沉声道:“主人曾经说过,如果离殇有幸能遇到您,您会看在她的份上,解开离殇身上的枷锁!”

    啥!

    如此强横的荡天殇主还有主人!

    游北海神谕门三老祖等生灵更加惊骇!

    “哦,你主人是谁?”

    陈正轻笑着一问。

    “零!”

    跪在地上的荡天殇主回了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