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1053章 我来问问当年事!(二更)

第1053章 我来问问当年事!(二更)

    “舅舅!”

    天骄面色一冷!

    “陈祖一来就毁掉了比我们紫晶圣族更古老的轮回崖,轮回崖一毁,祖地圣山紫晶圣殿全部开裂,祖地的守护大阵也随之破灭。老祖宗寿元大限就在近日,没了守护大阵与老祖宗,那些一直图谋紫晶圣族的势力很快就会杀来。这生死攸关局面,全都是拜陈祖所赐,天骄你还要向着这位陈祖吗。”

    悬空而坐中年人淡漠看了一眼天骄。

    “如果不是当年干爹救了娘亲,我也不可能活下来,我相信干爹!”

    天骄冷声回应!

    “......”

    一旁大鹅看见这一幕,心中连连摇头,主人与小姐流淌着相同的血脉,小姐最亲近的亲人就是主人了,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呢?

    唉!

    轮回崖破灭!

    祖地圣山紫晶圣殿开裂!

    守护大阵破灭!

    老祖宗大限将至!

    这可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只希望小姐能平安无事就好!

    “不管这个陈祖当年是不是救了我妹妹,你天骄终究是紫晶圣族的人,过了五百年你还是觉得是我害死了你娘亲吗?影舞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有什么理由会去谋害她!”中年人声音更冷,目光一动再次看向了陈正:“陈祖,请离开紫晶圣族!”

    说着!

    中年人一个抬手!

    秘法轰出!

    轰!

    磅礴之力!

    天道神威!

    天骄面色一变,要出手挡住那股打来的神威,不过陈正只是淡淡一笑,将天骄拉了回来,天骄微微一怔,那股打来的神威全部打在陈正身上!

    然后!

    什么也发生!

    “靠!”

    大鹅下意识就爆了句粗口!

    刚才还有那么一点为这个家伙担心呢,主人的力量可在圣人之上,不过现在看来完全不用为这个家伙担心,这家伙肉身与元神太他妈诡异了!

    真仙无视道祖神威!

    那些古族圣族来的小朋友要是看见了不得吓死!

    “紫神空,你这个道祖水平菜了点。”陈正随手一招身前出现了一套茶具,一边开始泡茶一边淡淡道:“我来紫晶圣族祖地,本来也就只是想来看看天骄,顺带借紫晶圣族祖地复活一个天晶圣族,轮回崖完全是意外。至于影舞的事,当年影舞在破灭之前让我不要追问,不过你既然主动提到了影舞,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问问当年的事。”

    “当年的事......我也想知道!”

    天骄也盯住了中年人!

    “哼!”中年人一声冷哼,盯了陈正数眼沉声道:“当年紫晶圣族与太墟纵横杀戮道联姻,本是我们紫晶圣族进入太墟的一次绝佳机会,影舞不遵族令,偷偷逃了出去!后来......后来找到她时,分明还是纯阴之身,却已经有了身孕!也是因为这一点,老祖宗拒绝了纵横杀戮道,当年还差点将纵横杀戮道一个不灭第九重的长老打死!如今老祖宗寿元大限将至,轮回崖引发守护大阵破灭,你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纯阴之身有了身孕......”

    陈正眉头微微一挑,端起来的茶杯放下,这一刻想到了另外一人,那就是自己三徒弟的生母紫云山主。此刻一些过往浮现,当初遇到影舞时,影舞肉身破灭只剩下一道残魂,还是女婴的天骄也奄奄一息,自己还曾想过天骄的生父到底是谁。

    原来天骄与烟罗一样!

    “好好查一下,那个影舞有可能是接触了其它上苍之泪!想想烟罗界的事,想想上苍之泪,再想想那个有一定可能是你第一世的上苍主!”

    这一刻!

    陈正脑海中造化小娃娃声音响起!

    “那......我没有爹爹吗?”

    天骄愣住了。

    “没有爹爹......纯阴之身诞下小姐......”

    一旁大鹅也愣住了。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不管天骄有没有生父,不管影舞到底是接触过什么东西有了身孕,这些全都不重要了!纵横杀戮道的人应该快来了,我会将影舞送去域外太苍圣朝,老祖宗的亲妹妹当初就嫁到了太苍圣朝,以影舞的天赋,百年之内有望达到老祖宗那一境,紫晶圣族依然会传承下去!至于你陈祖,还是走吧,紫晶圣族之事与你无关!”

    中年人冷漠道!

    “与我无关?”

    陈正听了,也一声轻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鸿蒙真正的主宰,九天之上那位,对太虚生灵有着严格的监管!不灭道祖本体不得入大千世界,不灭道主之上的纪元霸主本体不得脱离太墟,紫晶圣族祖地不在大千世界之内,超越了大千世界,那么纵横杀戮道的不灭道祖能降临!不过老祖宗是半步霸主,在寿元大限到来之前,只要纵横杀戮道的不灭道祖敢来,哪怕是第九重的道祖,老祖也敢杀!”中年人再次冷声开口,淡漠至极盯着陈正:“你陈祖肉身虽然不死不灭,可也就只剩下这肉身了,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能与九天之上鸿蒙主宰一战的陈祖吗?你不是!你以为你能拯救紫晶圣族?你不能!”

    “看来你对我的底细有一定了解。”

    陈正微微一笑。

    “也许你依然不死不灭,可你修为太低了,你就像是被鸿蒙主宰下了一个诅咒,沦为了一个只能观棋插不了手的过客!”

    中年人露出嘲讽之色。

    “这个形容不错,不过你提到了你们老祖宗寿元大限就在这几天,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身上有延续寿元的神物。”

    陈正又是一笑。

    “延续寿元的神物?哼!本来老祖宗半步霸主层次,寿元近乎无限,当年就是因为影舞的事,被纵横杀戮道道主降临的一道法身暗算,中了一种可怕无比的诅咒以至于寿元大减,你以为一般的增寿神物对老祖宗有效?紫晶圣族附近,甚至整个大千世界与太墟之间的界域,那各大圣族古族的古地圣地以及广袤域外,也就只有长生河中孕育最久的璎珞果能救老祖!”

    中年人再次嘲讽:“那一颗璎珞果在艳夫人手上,老祖宗去过一次不止长生河,也没能将璎珞果取来!艳夫人,也是大有来头,其师尊是太墟之中极乐不灭宗的宗主极乐仙后,陈祖你能从艳夫人手上取来璎珞果吗?”

    “艳夫人......据说很润......”

    这时大鹅提了一句。

    “艳夫人润不润我不知道,我知道这次坐着你们紫家的璎珞船渡长生河时,那女人主动送了我一颗璎珞果。”

    陈正轻笑,右手抬起,掌心摊开,一颗璎珞果浮现。

    “你!”

    中年人顿时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