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516章 蛮尊给跪了!

第516章 蛮尊给跪了!

    “前辈!”

    应龙皇子愣了一下,转过身一看,当看见皇宫大门处那道身影时,瞬间露出了惊喜之色!

    “你......你是何人!胆敢闯天璇皇宫!禁卫!给朕将他拿下!”

    龙椅之上,天璇帝君回过神来,面色一沉一声低喝!

    然而!

    没人敢动!

    门口禁卫都在颤抖!

    这一刻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凶戾之气,那个无声无息降临在皇宫大门前的年轻人,身上正散发出一股恐怖戾气!

    只要自己一动,怕就要被戾气给撕了!

    “你......就是给仙音古玉之人?嗯?你既然将古玉给了仙音,那么古玉就是仙音之物,也是我天璇皇朝之物,我是仙音之父,我让仙音把古玉给星河,也不过分吧!”

    天璇帝君眉头一皱,又一次开口。

    “炼虚期?”

    陈正扫了一眼龙椅上的天璇帝君,轻笑着摇头,右手抬起,对古玉一点,古玉重新回到了仙音公主身上。

    “嗯?你一个元婴期看不起朕?”

    天璇帝君勃然大怒!

    在天璇皇朝!

    他的修为就是一个禁忌!

    “主人主人,小姐姐是中了沉睡魔咒吗,好像变成了睡美人了,是不是要亲一口才会醒来啊?”

    小骨瞄了仙音公主一眼,好奇问道。

    “你该死!”

    就在这时,刚才飞出去撞入墙中的孟星河一声低吼,轰地一声朝着陈正就杀来!

    “轰隆!”

    下一秒!

    孟星河飞了上天!

    陈正一脚把孟星河直接踹上了天,孟星河整个人撞穿了皇宫穹顶,挂在了穹顶上!

    哗啦!

    接着又听哗啦一声!

    噗通!

    孟星河从穹顶上掉了下来,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我儿!”

    天璇帝君惊呼!

    “师弟!”兽皮战衣壮汉一动,掠身到孟星河身旁,随手一抓,面色也是一沉,猛地朝着陈正盯了过来:“你废了我师弟体内道宫!”

    “......”

    跪在地上的应龙太子张了张口,惊愕之下心中也是一声冷哼,暗道了一声活该!

    “废了就废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个大乘期的家伙,也敢对主人动手!”

    小骨轻哼。

    “哦。”

    陈正淡淡一眼扫了过去,扫在了趴在地上的孟星河身上。

    “哗!”

    孟星河灰飞烟灭!

    “嘶!”

    皇宫外面禁卫傻眼!

    龙椅之上天璇帝君目瞪口呆!

    “你!”

    兽皮战衣壮汉一惊,瞬间往后退出数步,盯了一眼地上孟星河肉身所化灰烬,又死死盯住了陈正!

    这一刻!

    皇宫之内!

    死寂无声!

    一股无言的恐惧笼罩了皇宫!

    应龙皇子也一脸惊骇,也没想到这一幕!

    一眼!

    孟星河就没了!

    一眼!

    孟星河就灰飞烟灭!

    这位前辈当初在大鸿的天鸿宝殿内,好像......好像也没这么凶残!

    不对!

    当时在天鸿宝殿内,这位前辈比现在儒雅随和太多太多!难道此刻凶戾之气环绕,随便一眼抹杀一人的姿态,才是这位前辈的本相!

    “哼哼!”

    小骨又是一声轻哼。

    “呼!”

    兽皮战衣壮汉长出了一口气,盯着陈正压低了声音道:“你可知孟星河师弟乃是我师尊要收的弟子,也是我师尊要培养的核心弟子,更是我师尊布局中的极为关键的一枚棋子!你可知道,我师尊在星河师弟身上投入了多少资源,你可知道你招惹了一个你不该招惹的古老势力!”

    “哦。”

    陈正淡淡回了一个字,看也没看兽皮战衣壮汉,这一刻目光从定身状态的仙音公主扫过,又轻笑着道:“我给这丫头古玉,是这丫头体质特殊,与我一个故人有着相同的血脉,古玉能够刺激这丫头血脉觉醒。你们来抢古玉,我杀个人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全杀了都不过分!”

    小骨连忙点头。

    “血脉?哼!什么血脉能比得上我师尊的布局!小子!我师尊在孟星河师弟身上留下了烙印,你杀死孟星河师弟那一瞬间,我师尊就已经感知到,此刻我师尊一道法相已经再来灵界的路上!我的师尊即将降临,你的结局已经注定,你给孟星河师弟陪葬吧!”

    兽皮战衣壮汉冷笑!

    “哗!”

    话音刚一落下,大殿之内孟星河所化灰烬区域,空气突然一阵扭曲,一高大身影浮现!

    这是一个老者!

    身高超过两米!

    也是一身兽皮战衣!

    散发出来的气息如同一头人形凶兽!

    “霸天恭迎师尊法相降临!”

    兽皮战衣壮汉看见这道身影,瞬间露出了喜色,双手抱拳对着这道身影一拜!

    “嗯。”

    老者淡淡点头,扫了一眼地上灰烬,眉头一挑抬眼就盯向了陈正!

    “哗!”

    这一抬眼!

    一股磅礴之势瞬间将整个皇宫封锁!

    “大人!就是此子杀了吾儿,请大人为吾儿报仇!”

    龙椅之上,天璇帝君一个咬牙,眼中满是仇恨盯住了陈正!

    “师尊!孟星河师弟就是被这小子所杀!”

    兽皮战衣壮汉也抬手对着陈正一指!

    “元婴期......”老者冷眼盯着陈正,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接着冷漠开口:“你以元婴期修为杀我弟子孟星河,必定有着过人的本事,不过在本座面前,你是龙也得给本座趴着!本座八荒古门蛮尊,你还有什么遗言,本座给你机会说出来!”

    “小子!说遗言吧!”

    兽皮战衣壮汉盯着陈正冷笑!

    死!

    这小子死定了!

    师尊一道法相,也能轻松捏死灵界所谓顶尖战力半步真仙,这小子一个元婴期,哪怕修炼秘法再玄妙,还能强过半步真仙不成!

    所以!

    这小子必死无疑!

    “杀吾儿,你该死!”龙椅之上,天璇帝君冷笑,说着目光一动,盯住了应龙皇子:“你这个孽障也该死!还有仙音也该死!”

    “父帝......”

    应龙皇子一怔,呆呆喊道。

    “父帝?哼!你和仙音丫头根本不是朕的亲生血裔,你和仙音丫头都是朕那个反王弟弟的血裔,朕抚养你们长大,你们倒好害死了吾儿星河!要不是当年那个狗屁相师给朕算命,说朕命中有劫,留你们兄妹一命才能化劫,你们早死了!”

    天璇帝君又是一声冷笑!

    “什么......”

    应龙皇子呆呆喊了一声,整个人都傻了!

    “遗言!”

    也是这时,自称蛮尊的老者盯着陈正,再一次冷漠开口!

    然而!

    陈正从头到尾都没看老者一眼!

    “师尊!这小子狂妄无比!直接杀了他!”

    兽皮战衣壮汉低吼!

    “我的妈妈呀!”

    而就在这时!

    陈正眉心之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只见七色神光一闪!

    一方旗子就飞了出来!

    旗子一飞出来,围着就是陈正一阵转!

    “凶人老祖救命啊!您元神中有个小娃娃好可怕,那小娃娃不仅带坏了我的主人,还把我当成玩具乱玩啊,还疯狂蹂躏我啊!呜呜呜!凶人老祖!让俺就呆在外面吧,您的元神里面太可怕了!”

    突然!

    旗子口吐人言对着陈正一阵呜呜呜喊!

    “什么东西?”兽皮战衣壮汉眉头一挑,接着一声轻哼:“原来是件法宝?哼!有法宝又能如何,师尊随手就能镇压!师尊!此子根本不把您老人家放在眼中,直接抹杀了他吧!”

    “龙荒战旗!”

    不过!

    老者没回应兽皮战衣壮汉,而是死死盯住了围绕着陈正乱飞的旗子!

    嗖!

    老者目光一动,又盯住了陈正!

    “凶人老祖!你......是凶人老祖?”

    老者盯了陈正好几眼,压低了声音问!

    “哼!难道还能有假不成?这位就是当年纵横八荒古地,把八荒古地杀了个天翻地覆的凶人老祖,本龙荒战旗亲自认证!你身上有八荒古地的气息,难道认不出本座是龙荒战旗!”

    小旗子一转,指向了老者,说着一股比老者释放的威压恐怖了至少数十倍的威压释放出来!

    噗通!

    老者瞬间就给跪了!

    “八荒古门蛮尊拜龙荒战旗!八荒古门蛮尊拜凶人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