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54章 古武界震动!

第54章 古武界震动!

    “仇家?张先生原来还有仇家啊?抱歉这一点我真不知道。”陈正听了微微一笑:“既然这样的话,我这里有一个法子,既可以让两位活着,又能让两位不会因仇敌的报复而感到痛苦,两位觉得怎么样。”

    “你要做什么!”

    张南国心脏猛地一跳,死死盯着陈正。

    这个年轻人一脚废了自己,绝对不可能再医好自己,这个年轻人虽然一脸微笑,可体内绝对藏着一个可怕的魔鬼!

    所以他有一股极度不好的预感!

    “有时候傻傻活着也是一种幸福。”

    陈正一声低语,右手抬起,两道光芒微不可查穿透雨幕,朝着别墅内射去。

    “你!不!”

    张南国尖叫!

    “好狠!你好狠!你!”

    张家老者面色骇然,瞬间明白了陈正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极力想要躲开,可下一刻嚎叫声就戛然而止!

    “嘿嘿!”

    “嘿嘿!”

    别墅大厅内,张南国和张家老者在短暂沉默之后,发出了类似幼稚小孩的笑声,再看两人目光也是呆滞无比,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

    “老爷......”

    张家一个仆人看见了这一幕,呆呆开口,他猛地抬起头朝花园外看去,这一看又是一惊!因为那倾盆大雨中的年轻人不见了,突然之间就不见了!

    “你......是人还是鬼!”

    ......

    第二天。

    一个消息传遍了华夏古武界,震动了整个古武界!

    西宁张家,一门两宗师,黑榜第九怒佛金刚张南国与张家隐藏的宗师被人废了,不仅武功被废,两人心智严重受损,像是被人强行抽走了灵魂一样!

    西宁陈家。

    “张南国前几天来求断续丹,昨天晚上就被人废了,张南国一身金钟罩宗师境无人可破,能废掉张南国的只可能是大宗师。难道是那位第四大宗师......不过第四大宗师用剑,张南国身上并没有剑伤......是三大宗师中某一个动的手?好像也不像。”

    一个老者眉头紧皱。

    他在猜到底是谁动的手,不过也没猜出来。

    “白家的白夜几天前好像也被人打成了重伤,会不会和张家有关,如果白崇圣亲自出手,废掉一个怒佛金刚也不是不可能。不过白崇圣出手必定断人手脚,还有白崇圣最近好像在闭关,冲击巅峰大宗师境,那么应该也不是白崇圣了。”

    一个中年人也皱着眉头,他是陈家家主陈乾。

    张家底蕴虽然在古武界一般,不过毕竟是西宁市的家族,而且一门两宗师一夜之间就被废掉,他作为陈家家主不得不提高警惕。

    大宗师级别的高手如果对陈家动手,那么陈家......恐怕也挡不住!

    “这个来历不明的高手,心思真的有些毒了,废掉了张南国留着张南国一条命,等张南国那些仇家登门,张南国根本无力抵挡,这种手段应该是老江湖才有的手段,而且是比较邪道的老江湖。可惜张南国整个人已经傻了,不然能问出来到底是谁动的手。”

    老者眉头再皱。

    “我以为他会来陈家看一看的......”

    而就在这时,双手撑着脸的陈芷突然呆呆说了一句。

    “什么?”

    陈乾和老者目光嗖地一下落在了陈芷脸上。

    “陈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东西!”

    老者追问!

    “陈芷,你知道昨天晚上对张家出手的是谁?”

    陈乾也问了一句。

    “啊?”陈芷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老者和陈乾轻轻摇头:“爹还有二爷爷,等他哪天来陈家了,你们就会明白的。对了,我去南市了,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回来。”

    说着陈芷又摇摇头,转身就出门而去。

    陈乾与老者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惊疑。

    “听陈芷的意思,昨晚对张家出手的神秘人与我陈家有关?这怎么可能!我陈家除了二十年前拜入剑宗的陈苍狼,还有谁拥有大宗师战力?可苍狼十年前传信回来,说已经成为剑宗核心弟子,除非天地剧变,可能几十年也不会出山。”

    陈家老者开口,语气中满是疑惑。

    “也许是与陈家有旧的隐世高手吧。”

    陈乾一声低语,他想到了一些东西,不过他认为那不可能。

    那个小子三年前只是一个普通人,短短三年过去,那个小子哪怕是得了惊天奇遇,也不可能成长到大宗师境!

    所以应该不是那个小子!

    “只希望这位神秘高手不要对我陈家出手就行。”

    老者一叹。

    “应该不会.......”

    陈乾点头,不过语气中却多出来一丝不确定。

    与此同时,华夏古武界,各大家族门派几乎都在猜,猜废了张家两个宗师的神秘高手到底是谁,如果不是那位新晋第四大宗师,那是不是意味着华夏古武界已经出现了第五位大宗师!

    燕京!

    齐家!

    “全身经脉尽断,成了废人......黑榜第九怒佛金刚张南国被废!张家隐藏宗师也被废!都是经脉尽断!”

    曾经的黑榜梦魇宗师齐卸甲猛地身体一颤,抓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杯落地,摔的粉碎!

    “是......是......是他!一定是他!这种歹毒手段,肯定是他!”

    齐卸甲看着自己颤抖的右手,他眼中露出了无边的恐惧,他知道神秘高手是谁了,可是他不敢说,因为那个家伙太可怕了,他怕说出去会给整个齐家带来可怕灾难!

    如果自己把那个家伙的身份传出去,那个家伙追查到自己身上,那整个齐家都要遭殃!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忘了一切!我只想活着!我只想活着!”

    齐卸甲一声低语接着一声低语,他整个人已经被恐惧笼罩,他现在只想活着!

    ......

    南市。

    苏橙家。

    “嗯......”

    安婧一声轻吟,感觉体内真气又增长了不少。她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着给自己做完疏通工作的陈正,突然笑着开口:“陈正,你每次用这种手法给我疏通真气,我感觉你像个正人君子,正直到不能再正直那种。你在工作状态下,难道就没一点其它杂念?还是说我的身体对你没多少吸引力?”

    “专注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习惯,工作状态下我对其它东西不关心。”

    陈正很正经回应。

    “也就是说我的身体对你还是有吸引力?”

    安婧一听对着陈正眨了眨眼。

    “你说呢。”

    陈正一笑,右手抬起突然对着安婧裸背之下那个地方重重一巴掌落下!

    “啪!”

    很清脆的响声!

    “哎哟!混蛋!你轻薄我!”

    安婧先是一怔,接着怒了,噌地一下起身!

    不过这一起身她整个人又愣住了,接着就是一声尖叫,因为陈正的高端疏通手法,要求衣服脱光,所以她现在其实......

    “横看成岭......”

    陈正也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安婧会突然起身,不过下一刻就忍不住开始念诗了。

    “你个混蛋!还不出去!”

    安婧回过神来,浴袍往身上一罩,抓起枕头就朝着陈正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