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52章 雨夜入张家!

第52章 雨夜入张家!

    “门主!”

    “什么!门主死了!”

    “饶命!女侠饶命!我们只是跟着门主来南市,我们什么都没做!是张先生和门主要加害陈正,与我们无关!”

    几个鹰爪门弟子,见持剑少女随手一剑斩了金钩,噗通一声全都跪在地上疯狂磕头求饶!

    他们被吓到了!

    门主金钩可是黑榜有名的宗师,可一个黑榜宗师居然被秒杀了!

    这......那个持剑少女的战力太恐怖了!

    “张先生是谁!”

    持剑少女冷漠无情,冰冷目光扫过几个鹰爪门弟子。

    “张南国!西宁张家的张南国!表面上是影视集团老总,实际上也是古武界的人,而且还是黑榜宗师!当年张南国救过我们门主,所以我们门主给张南国卖命!”

    一个鹰爪门弟子抬起头连声回应。

    “张家张南国?这个人前几天好像还到我们陈家求断续丹?好像是他儿子被人给打了,全身经脉都断了,不会是......”

    陈芷一听,想起了几天前陈家发生的一件事,她目光不由自主看向了陈正。

    “额,几天前你哥拍戏的时候,好像确实把一个公子哥打进了墙壁里,当时我和苏橙还以为是在剧组招的反派角色,以为只是那部戏的剧本需要,现在看来那个公子哥应该就是这个张南国的儿子了。”

    安婧开口。

    “打进了墙里?”

    陈芷愣了一下,她有些疑惑看着陈正,自己这位大哥看起来一脸和善,不像是下狠手的人。刚才对上胡菲,也仅仅是把胡菲轰飞而已。

    然而她不知道,陈正用脚已经废了不少人了,受伤最轻也是经脉断裂,武功被废。当然这和陈正以前相比,确实不算什么,有段时间的陈正,只要出手必定见血,必定取人性命,凶威滔天,也是那一段时间,陈正被人称作血尊。

    血尊之名,威震数界!

    陈正重回这个时间节点的地球,早就不是血尊时期的陈正,一身戾气早就已经可以随心操控。他如果想变回血尊,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

    只不过一旦化身血尊,那么华夏古武界怕是要经历一场大清洗!

    “我下手已经很轻了,只能说对手太弱。”

    陈正轻声笑了笑。

    “好吧。”

    陈芷无话可说。

    “哗!”

    也是这时,寒光一闪,鹰爪门几个弟子噗通一声全部倒地!

    “......”

    颜素素小口微张,眼中一抹惊骇闪过,心中暗道这持剑少女下手好快好狠!不过转念一想,胡菲已经是华夏古武界第四大宗师,之前那三个大宗师,哪一个不是出手狠辣,出手不狠辣在宗师境时早就被人杀了!

    “陈祖,胡菲请令前往张家斩杀张南国!”

    胡菲随手灭了几个鹰爪门弟子,转过身双手抱剑对着陈正道。

    “不用了,我亲自去张家一趟。”

    陈正突然一笑。

    “啊?”陈芷一听愣了一下,接着露出喜色:“哥,你要回陈家了吗!”

    她一直希望陈正回陈家认祖归宗的,以前陈家有很多人看不起陈正,现在陈正回去,那些人难道还敢看不起?

    “去见见这个张南国。”陈正摇摇头,伸出右手在陈芷脑袋上轻轻揉了揉:“至于那个陈家,等我哪天有兴趣了,或许会去看看吧。”

    “哥......”

    陈芷一声轻叹。

    “我们要不要去?”

    安婧看着陈正。

    实际上她是想跟着去的,她是想看看陈正真正动手到底有多强,而自己以后如果想要强推陈正,得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行。

    “我一个人就够了。”

    陈正一笑。

    “好吧,早去早回,每天晚上没有你给我疏通,我浑身都不自在。”

    安婧耸耸肩。

    “每天晚上疏通?不疏通不自在?你们每天晚上睡一起?每天晚上做那种事?”

    姜柔一听,瞬间抓住了重点,一脸惊疑看着安婧。

    “哼!不行吗?我喜欢被陈正疏通不可以吗?”

    安婧知道姜柔想歪了,不过看见这小丫头一脸惊疑的表情,她心中暗爽,干脆继续说些容易让人想歪的话。

    “每天晚上都疏通的话,是不是很容易就怀上?那我是不是很快就有小侄儿或者小侄女了?”

    陈芷想了想,很正经问了一个问题。

    “怀上?老娘还是......算了,反正我每天晚上都要找陈正疏通,不疏通不自在!陈正,你早点去搞定那个张南国,回来帮我疏通!”

    安婧本想说一句话老娘还是处呢,不过一想说出来就暴露了,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陈正!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就去疏通吧!疏通完了你再去西宁张家!”

    姜柔眸子一动,灵光一闪,直接抱住了陈正突然就来了句。

    “......”

    在场几女顿时无话可说。

    ......

    西宁市。

    夜色深沉。

    张家大别墅。

    “金钩死了,死在了南市茉莉酒吧,谁杀的不清楚,眼线看见了陈正从酒吧里出来,身上没一点动手的痕迹。也许,我真的小看了这个陈正。”

    张南国皱着眉头,他感觉最近几天很不顺。

    先是儿子去南市一趟被人打进墙壁里,基本上成了废人。接着去药王陈家求药被拒,让鹰爪门门主金钩去南市解决那个陈正,金钩反而死了,还死的无声无息。

    “金钩是黑榜有名的宗师,无声无息就被人杀了,如果不是陈正动的手,我也不信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能杀的了金钩,那么......陈正身边应该有高人保护,而这个高手至少也是巅峰宗师级别,甚至于......大宗师!”

    张家老者沉吟一声道。

    “轰隆!”

    “轰隆!”

    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雷霆轰鸣声,接着就是一阵狂风,几乎就在下一秒哗啦啦倾盆大雨落下!

    “下雨了?还是雷雨?”

    张南国心中咯噔一下,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夏天雷雨天气也正常,不用太过紧张。即便对方知道是你让金钩去南市,不过华夏古武界现在讲究地位底蕴,张家虽然不如药王陈家,不过在古武界怎么也有几分地位,对方哪怕是巅峰宗师也不会轻易动手的。”

    老者轻声道。

    “老爷!老爷!不好了!有人!有人闯进来了!”

    而就在下一秒,外面突然传来吓人的惊呼声!

    “什么!”张南国眉头一皱,噌地一下起身:“强闯我张家!好!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量!”

    片刻之后,张家大别墅前院!

    “哗啦!”

    “哗啦!”

    大雨倾盆!

    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已经被雨水给冲的凌乱,而就在这倾盆大雨之中站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就是强行闯入张家的人!

    不过很诡异的是,这个年轻人既没有打伞,身上也没有雨衣,可他身上一点雨水痕迹都没有,甚至连脚上也没有沾染一点雨水!

    那倾盆大雨从他头顶落下,像是有生命一样,主动绕开了他!

    “你是谁!来我张家做什么!”

    张南国眉头紧皱,死死盯住了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