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 > 第29章 你真的不行

第29章 你真的不行

    “齐承志,燕京大学研究生,这位安婧的小男友,很高兴认识你。”

    老者停止咳嗽,一身正装的金丝眼镜男突然对着陈正一笑。

    “陈正,苏橙的贴身保镖,兼职安婧的男朋友。”

    陈正也对着金丝眼镜男微微一笑。

    “保镖?兼职男朋友?我懂了。”齐承志笑着点头,一边从包里拿什么东西一边对陈正道:“我给你一张五百万的支票,你拿去兑换吧,够你当保镖赚的一辈子钱了。我只有一个要求,离开南市,找个小城市去过你的幸福生活。”

    说着齐承志在支票上签名,用一种上位者看下位者的眼神很认真看着陈正,他虽然是把支票递向了陈正,可感觉像是在施舍一样。

    “齐承志!你看不起谁呢!拿着你的钱滚!”

    安婧看见这一幕,直接就爆粗口了。

    安婧虽然在南大被称作冷美人,实际上是个暴脾气,她不爽的东西直接就开骂!

    “五百万......一辈子的钱?呵!”

    一直没出声的苏橙突然笑了,这一刻她想到了在茉莉酒吧那天晚上的事,要是让这个金丝眼镜男知道华夏最新首富开五千万年薪招陈正当酿酒师,不知道这家伙会是什么表情。

    “怎么?嫌少?那就再加五百万吧。”齐承志没有理安婧,只是看着陈正,上位者的姿态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千万,该满足了。你还年轻,这个社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今天你能从我这里得到一千万,已经是你这辈子最大的运气了。你这种层次的人,永远无法理解我们这种层次的人,即便你入赘陆家,成了陆家的女婿,永远也融不进我们的圈子。所以为了你自己,为了安婧,拿着一千万无声无息离开吧。”

    “滚!”

    安婧怒了,冷眼给了齐承志一个滚字!

    陆为国眉头又皱了皱,他最初从老者那里听来的信息中,齐承志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年轻俊杰,可现在......说实话,他对齐承志的感官并不好。

    这种用钱砸人的姿态,陆为国很不喜欢。

    “年轻人,一千万你还不满足!”

    老者也开口了,声音很低沉,盯住了陈正。

    “不是钱的问题。”

    陈正微笑着开口。

    “那是什么问题?别告诉我你真的爱安婧,或者安婧真的爱你?你什么身份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安婧找你来不过是当挡箭牌。很简单一个问题,安婧一个月的化妆品开销你身边这位小姐给你开的保镖工资够用吗?说到底还不是钱的问题。一千万,已经不少了,人不要太贪心,太贪心很容易噎死的。”

    齐承志轻笑着道,看着陈正的眼神满是戏虐。

    他认为已经看透了一切。

    这个年轻人不过是安婧找来的挡箭牌,不过是旁边那个富家千金的保镖,这个保镖看起来淡定,不过是想继续讹钱罢了!

    贪心!

    这个保镖很贪心!

    可是他不知道,太贪心容易被噎死!

    “我是蛮喜欢安美人的,至少安美人练瑜伽时的姿势很迷人。”

    陈正依然一脸微笑,说着就当把安婧楼了过来,对着安婧那红唇就印了下去!

    “......”

    安婧被强吻,瞪大了眼,她没想到陈正这家伙居然主动会吻自己!不过只是一瞬间的惊愕,安婧就主动配合起来!

    事实上,她喜欢的就是霸道的男人,陈正这家伙突然变得这样霸道,她很喜欢!

    “够了!”

    齐承志心口一阵欺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无比阴沉。

    之前安婧为了气自己去亲这个保镖也就算了,现在这个保镖居然还敢去亲安婧,去亲自己的女人,一个保镖也敢骑在自己头上!

    活腻了!

    简直活腻了!

    “陈正!你不懂我们这个层次的力量,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你要为你的无知行为付出代价!”

    齐承志怒火中烧,一张脸阴沉无比盯着陈正。

    “陆为国,你到底怎么管教的你女儿!”

    至于那老者这时又一次被气到了,瞪了一眼陆为国,又开始咳嗽了。

    而苏橙嘛,她看着陈正突然去强吻安婧,而安婧还很配合,她心中突然冒出来一股像是酸味一样的东西,她感觉自己突然像是成了电灯泡!

    明明是自己的贴身保镖,怎么就成了别人的男朋友了呢,虽然只是借用一天,可怎么就直接互相亲上了呢!

    哎!

    苏橙心中一声叹。

    “齐二叔,年轻人的事我管不了了。”

    陆为国回了一句,语气也变得有些冷漠,不是对安婧和陈正的冷漠,而是对老者的冷漠。

    “陆为国!”

    老者听出了陆为国语气中的冷漠,又冷声喊了一声。

    然而陆为国这一次直接不回应了。

    “陈正,你这种年轻人真的不多,我以前遇到一个,也是想和抢女人,结果嘛呵......今天我又遇到了一个,你猜结果会怎么样?”

    齐承志一脸阴沉盯着陈正,语气突然变得有些阴邪,一双眼睛如同毒蛇一般锁定了陈正。

    “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陈正淡淡一笑,又在安婧俏脸上轻轻捏了一把。

    “死鬼!讨厌!”

    安婧俏脸微红,小拳拳轻轻捶打了一下陈正,不过身体和陈正的身体贴的更紧了,脑袋甚至就直接靠在了陈正肩上。

    “杀人是犯法的,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不过你要是突然成了神经病,那也怪不到我头上对吧。”齐承志阴邪一笑,语气突然再变,变得有些虚无缥缈,变得有些神棍,对着陈正就是一喝:“陈正!看着我的眼睛!”

    “小心!”

    苏橙和安婧都感受到了一股极为不寻常的气息,二女同时惊呼一声。

    “然后呢?”

    不过陈正一脸淡然,看着齐承志眼睛,微笑着问齐承志。

    “你!”

    齐承志眉头一皱,他刚才对着陈正那一喝很有门道,正常情况下陈正应该已近陷入一种迷失状态才对,然后就会当场神经错乱,下半辈子就会在精神病院渡过!

    可是!

    可是陈正好像没事!

    “你一个保镖难道......不可能!”齐承志突然想到了一点,不过瞬间就否定,再一次对着陈正一喝:“陈正,看我的眼睛!”

    “哦。”

    陈正随口回了一个字。

    “什么!”

    下一秒齐承志眼中就满是骇然,接着就双手抱住脑袋,噗通一声对着陈正跪下,然后开始嚎叫!

    “不!”

    “别吃我!”

    “别吃我!别吃我!放过我!放过我!”

    齐承志像疯了一样!

    “你对我孙子做了什么!”

    老者怒瞪陈正。

    “这位老先生,你搞错了一件事,是你孙子想把我变成神经病,可惜他东西没练到家,现在遭反噬了,这和我可没多少关系。”陈正看了老者一眼,说来一句停顿了一下接着突然一笑看向了齐承志:“你以为学了些旁门左道就能掌控一切,其实真的不行。记住,你不行,任何一方面都不行。”

    “不!”

    齐承志听了猛地抬起头,一脸恐惧看着陈正!

    这一刻在他眼中,陈正不是人,陈正是一头怪物,是一头比一座山还要庞大的怪物,一头张开了血盆大口的恐怖怪物!

    “啊!”

    齐承志突然一声嚎叫,接着就夺门而出!

    然后楼道里就传来人摔倒的声音,好像还是连环摔倒的声音,显然摔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