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一不小心修成神 > 第0173章 至强符道

第0173章 至强符道

    最后,林耀提到陈慧琳的事,黄道长直接拍着胸脯答应下来,等他回到玉清观,就差人打听。

    林耀这才知道黄士仁来自昆仑山玉清观,昆仑山他是知道的,至于玉清观,他自然不知道,以前没仔细了解过昆仑山,不知道也正常。

    而且听黄士仁的意思,玉清观其实只是一个小门派,门徒并不多,在他想来黄士仁也没必要为这种事情骗自己。

    吃过早饭,黄士仁告辞,临走前还对林耀感谢一番,并不是感谢救命之恩,用他的意思来说,就是跟林耀畅谈一夜,收获颇多,此生境界有望在进一步,结成金丹。

    黄士仁离开后,林耀也准备向大长队告辞:“大队长!”

    大队长苦笑道:“林耀,你现在已经和黄前辈同一级别了,我可不敢在当你大队长。”

    “大队长,听您这话的意思是不准备要我这个下属了。”

    “你有这能力,给我当下属实在是太屈才了。”

    “大队长,你不会是想称呼我一声前辈吧?”

    “你现在已经走在了我们国安大队所有人的最前面,我叫你一声前辈也没什么不可以。”大队长说道。

    “您呀,可别折煞我了,就您这年龄叫我一声前辈,这不是打我脸吗?我有那么老吗?”

    大队长闻言笑了笑:“年龄无大小,强者为尊。”

    “大队长,我是真受不了你这一套。”

    大队长看着他:“那你说说我叫你什么?总不能还叫你洗车工吧?”

    “我的代号本来就叫洗车工!”

    “那我也不能这么叫,是对你的不尊重。”

    “大队长,我都不讲究你还讲究什么?”

    “那我也不能因为你不讲究就不讲究呀”

    说不通,林耀有些无语:“大队长,我算服了你了。”

    “林耀,你现在是高人,就必须要有高人的架势,明白吗?还有你看看你那代号,洗车工,听着就掉价,真不知道当初那个傻蛋给你取的这代号?”

    林耀一脸黑线:“大队长,你说的那个傻蛋现在就站在你面前。”

    “噗嗤!”

    大队长没忍住扑哧一笑:“我说林耀,你咋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掉价代号。”

    “大队长,你这是歧视,洗车工怎么就掉价了,不偷不抢,凭劳动挣钱。”

    “我可没有歧视洗车工的意思,只是觉得洗车工这个代号跟你不般配。”

    “我觉得挺般配的呀,很符合我低调做人的性格。”林耀说道。

    大队长想了一下,问道:“你真的还想继续当你的洗车工?你要知道现在除了我这个大队长的位置不能给你,其他什么位置我都可以给你。”

    林耀点点头:“大队长,我听明白了,你现在是想拉拢我。”

    “我是想拉拢你呀,把你留在国安大队,可你要是想走,我也留不住。”大队长说道。

    “大队长,那你想怎样拉拢我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除了我这个大队长的位置不能给你,其他的位置你随便挑,有条件随便提。”

    “可以给我加工资吗?”

    “当然可以,一年一个亿怎么样?”

    “每年必须完成三个任务,我可以不完成吗?”

    “可以!”

    “那我需要做什么?”

    “你只需要在我们国安大队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的时候出面解决一下就行。”

    “一年一个亿?”

    “一年一个忆。”

    “那我算什么?总得有个职称吧!”

    “供奉。”

    “明白了,以后我就被你们供着,对吧!”

    “你可以这么理解。”

    “大队长,这样真不符合我低调做人的性格,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呢还是做我的洗车工,咱门大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我来解决,至于什么供奉呀,还是算了吧,您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把每年那三个必须完成任务给我免费了,至于待遇,您自己看着加,加多加少全看您心意。”林耀说完看着大队长,等着他的答复。

    大队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道:“你真不觉得委屈?”

    “不委屈!”

    “好吧,那就依你的。”大队长同意道。

    他之所以一心想将林耀捧上高位,就是想将林耀长久留在国安大队,他相信国安大队只要有林耀坐阵,一定会是我国最强大,最神秘的一支部队。

    不过林耀既然愿意隐匿在国安大队,甘愿做一个普通的队员,他也只能满足。

    毕竟不管林耀是普通队员,还是高高在上国安大队供奉,只要他在国安大队,就是国安大队最好的保障。

    而且他也觉得,扮猪吃老虎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以后说国安大队洗车工完成了什么什么任务,会让人觉得,国安大队全是牛人,连洗车工都是牛人。

    “大队长,那这事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至于我的实力,还请您帮忙保密,指不定什么时候我还能拿被出来当底牌使。”林耀笑道。

    大队长也是一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国安大队最大的底牌。”

    “大队长,聊了这半天,我还不知道你的代号呢?”

    “我以前的代号叫大雕!”

    “大吊?”林耀眼睛不由扫向大队长两腿间,貌似也不大呀。

    大队长脸色一黑:“雕,雕像的雕,不是吊!”

    “哦,雕呀,我就说吗?看起来不大呀!”

    听到这话,大队长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要是换成别人这样调侃他,他非拉着好好教训一番不可。

    现在只能忍着。

    “大队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撤了。”林耀说道。

    “一晚上没睡,不休息一下?”

    “不了,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我让烈风送你!”

    “烈风是我队长,这样不太好吧。”

    大队长撇了他一眼:“我让他送你,那是看得起他。”

    “咳……”林耀轻咳一声:“大队长,你这样真的好吗?”

    “你现在可是我国安大队的宝贝疙瘩,自然要给你最好的待遇,我去安排,你等一会儿。”

    林耀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十多分钟后,林耀坐烈风的车离开京城国安基地,本来他想着要不要去陈家看看陈老爷子。

    最后一想,还是算了,现在去不是让陈老爷子更难过吗?

    “队长,你送我去机场就行了。”

    “那怎么行?大队长的命令,必须把你安全送回申城。”

    “队长,坐车真的很累!而且时间还长。”

    “车加油可以用加油卡,坐飞机只能我们自己掏腰包,而且还不给报销,所以我觉得开车虽然人累点,还是比较划算。”烈风说道。

    “算的够细呀,难怪你一直开车!”

    烈风笑了笑:“这不是钱不够花吗?被逼的,能省点就省点。”

    “能省点就省点,那就省点吧,前一半路程你开,后一半路程换我来开。”

    “好!”

    一路风驰电掣,下午两点,林耀就回到了平山别墅,烈风将他送别墅区大门口就返回了,几分钟前他就接到了一个任务,必须尽快赶回去。

    趁着下午的时间,林耀把从黄士仁那科普来的修真知识跟安小雪马小玲讲了一遍。

    让她们提前有一个了解。

    晚上吃过晚饭,林耀回到房间继续琢磨法术,他决定在琢磨一段时间,要是实在进展不大,就去研究一下黄士仁说的符。

    黄士仁在讲述符时候,林耀就问过天道剑,初级的修真者,符是不必不可少手段。

    符不仅可以拿来单独使用,甚至可以结合法术一起使用,可以使法术威力倍增。

    而道修之人更是把符使用到了极致,用符对敌,用符布阵,符在道修手中就是无所不能。

    时间一晃,就到了四月中旬,在法术上林耀虽然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还是很有限,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

    只能暂时放置,开始学符。

    学符,自然要从画符开始,而画符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单是为准备画符的材料,林耀就足足花了好些天时间,几乎跑遍整个申城,才将所需的材料准备齐全。

    结果天道剑一句话,直差把他郁闷个半死。

    “用符笔画符是符道末流的作法。”

    “你丫的不早说,不知道我现在的时间很宝贵吗?还害我花这么多时间来准备这么多东西。”

    “你也没问我关于符道的事呀!”

    “敢情还是我的错。”

    “你不问我当然是你的错。”

    “我做为你的主人,你是不是有责任提醒我一下?”

    “我刚才不是提醒你了吗?”

    “噗”

    林耀差点气吐血,深吸一口气,最后决定还是不跟这家伙一般见识。

    “既然你说用符笔画符是符道未流,你倒是给我来一个上流的呀!”

    “你求我呀!”天道剑十分欠抽的说道。

    “看来我有必要去一趟乡下。”

    “求我跟去乡下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只有乡下才有茅坑,而且是又脏又臭的那种,我觉得挺适合你进去洗个澡。”

    “……又威胁本神剑!你这是在作死。”

    “哼……谁在作死谁知道!”

    “算你狠!”

    “必须的!”

    “不许在拿茅坑来威胁本神剑。”

    “看你表现,你要是在敢老子面前摆架子,就那就不是威胁。”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本神剑也是有尊严的。”

    “那也不是让你来拿在自己主人在前摆架子的。”

    天道剑泄气:“……主人,我们还是先来说一说符道吧!”

    “可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主人,你就听听吧,符之一道,博大精深,在你今后修行道路上起到的作用巨大。”

    林耀暗笑:“那我就勉为其难听上一听吧!”

    天道剑想哭,好歹自己曾经也是一把真正神剑,现在居然落得如此田地。

    “主人,说到符,那我就先给你说说什么是符,简单来说,符其实就是修真者用精神力来沟灵气的一种语言,让天地间的灵气理解你的意图,跟你的精神力产生共鸣,并为你所用。”

    林耀了然点点头:“接着往下说!”

    “每个修真者对灵气沟通都有自己的语言,画出来的符也就不一样。”

    “也就是说,别人画的符,我不可以用,是这个意思吧?”林耀问道。

    “不是不可以用,也可以用,区别在于一个是用自己语言,一个是借用别人的语言。”

    “那我要是临摹一道别人的符呢?”

    “先不说你能不能临摹成功,就算成功了,符的威力也不会太大,虽然你是用自己的精神力,但你还是在借用别人的语言,如果你想在符道上有一番成就,成为你用来制敌的手段,就一定要画出自己的符。”

    林耀耳目一新,在他想来,符都是固定的,照着画就行了,一遍不行,画两遍,两遍不行就画三遍,化个成千上万遍,只要有符道天赋,在难的符也是可以画出来的,而且很多小说上也都是这样写的。

    现在听天道剑这样一说,完算就不是这么回事。

    “画符不是都要用符笔跟符纸吗?你为什么说是符道末流。”

    “在好的符笔也无法将你精神力一丝不损的落在符纸上,在好符纸也无法百分之百保存你的精神力,在你将符画在符纸上的整个过程,你能留在符纸上精神力印迹最多只有三成,不是符道末流又是什么?”

    林耀哑口无言,十成的精神力,最后只剩下三成,这损耗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可不用符笔符纸又怎么画符?”

    天道剑不在解释,直接从林耀脑海一闪而出,悬浮在他面前,剑尖移动间,形成一条条不规则的金色细线,最后形成一道完整的符,浮在那里。

    天道剑金光一闪,没入林耀额头消失不见。

    “闭上眼睛,用精神力感知一下这道符,你就明白了。”

    林耀闭上眼睛,将精神力散出缓缓靠那道符,就是他精神力接触到符的时候,居然与符产生了共鸣,符上的力量与他精神力出奇相似。

    “是精神力!”

    “不错,就是精神力,用精神力凌空画符,虽说要做到这一步难度非常大,不过这才是真正的符道,也是最强符道。”

    不用天道剑详细解释,林耀就已经明白,直接用精神力画符,精神力没有经过符笔纸符耗损,无疑这样画出来的符才是最强大的符。

    “虽说这是真正的符道,但这样画出来的符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维持的时间有限,不能长时间保存,一旦画出来,就必须立刻使用,无论精神力在强,一旦脱离掌控,就会很快涣散,就算是本神剑,也不能维持太长时间。”

    天道剑声音结束,那道符就跟着失去了光泽,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出现过。

    “因为这种符的不稳定性,所以他有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不定符!”

    “不定符,确定挺形象的。”

    “不定符虽然有缺点,但优点同样明显,不用随时随地都得带上符笔符纸,即画即用,可以非常灵活运用到对敌当中,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这话,林耀不由想到黄道长对战大蜥蜴的画面,每一次出手都得事先丢出去几道符,之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反而觉得有些滑稽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