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都市神级超人 > 第92章 人情冷暖

第92章 人情冷暖

    汉州大学是江北省省会汉州市的一所大学,也是一所曾经的211大学。

    虽然现在取消了这个划分,但汉州大学的地位毋庸置疑,仍旧是江北省第一。

    这个大学在以前就是周文的梦想,他上初中的时候就想考这所大学。

    汉州大学的录取分数在六百分左右。

    录取通知书在众人之间传阅着,每到一个地方大家都纷纷惊叹道。

    “小鑫这孩子我老早就看出来有出息,果然没看错!”

    “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早就说肯定能考个好大学,你看这不是考上了!”

    “要我说,广博家一家子人都出息!”

    周广博和那个叫做周鑫的男生听着这些话,趾高气扬地望着众人,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等到通知书传阅到周文这里已经是最后了,周广瑞拿过来放在手里看着,徐慧也凑了过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们打算看一看,等会回去对比一下,跟周文的有什么不一样。

    他们看完又递给了周文,周文接过来后瞅了瞅,不过他却不像其他人显得那样稀奇。

    先不说徐慧的包里放着沪海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更何况汉州大学当时还专门打电话来请求周文报考,周文都没有报。

    汉州大学,早就不放在周文的眼里了。

    看这个通知书,也就是出于礼貌。

    这时,周鑫忽然开口道:“你小心点,别把我通知书弄脏了。”

    众人闻言看了过来,带着戏谑的目光盯着周文。

    周文顿时脸色一沉,他把通知书放在了桌上,不再看了。

    周鑫轻蔑地瞥了他一眼,从桌上把通知书拿起来,拿出一张纸巾在上面仔细地擦了起来,似乎是想把上面的脏东西擦掉。

    “上面有脏东西吗?擦得这么仔细?”周文在一旁淡淡道。

    周鑫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嗤笑道:“谁知道你手干不干净,万一把我的通知书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那你可要小心了,别自己把通知书擦坏了。”周文淡淡地笑道。

    周鑫的眼中顿时冒出怒火,他擦完后将通知书耀武扬威的放在桌子上,炫耀之意溢于言表。

    能考上汉州大学,他自然有炫耀的资本。

    周家这一大家子人,大多数都是在农村务农,就算出几个大学生,也不过是读的专科。

    汉州大学,绝对是这些人想都不敢想的学校。

    周广博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周广瑞几人,心里冷哼了一声。

    周鑫这么说话,自然是有他的影响在的。

    他和周广瑞年纪差不多大,当年周广瑞进入国企工作,他一事无成,当时的长辈们一见面就夸周广瑞,贬低周广博。

    周广博后来下海经商,攒足了资本回了益明市,一下就成了周家最有钱的人。

    这一回来,当年进国企的周广瑞,如今还是一个普工,顿时变得不值一提,亲戚朋友都纷纷夸赞他。

    一些很久不来往的亲戚逢年过节也要来他家里转一转,倒是周广瑞那里再无人问津。

    人情冷暖不过如是。

    两家的矛盾由来已久,而连带着周鑫也对这个堂叔家印象不好。

    这次的聚会,周广博本身就有着炫耀的意思,他故意邀请了周广瑞一家过来,想在饭局上羞辱他们一顿。

    而周鑫的话,只是个开始而已。

    不过周广瑞一家人见到通知书这么淡定的样子,却让周广博心里很不爽。

    特别是周广瑞的儿子周文,一脸的淡定,好像这个汉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是一张卫生纸一样,毫不在意。

    周广博脑海里想了想,这个周文以前学习挺好的,甚至比周鑫还要好一点。

    只是上了高中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性情大变,从此逃课上网,游手好闲,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一瞬间就成了大家嘴里的坏孩子,亲戚朋友们都会给自己孩子说别学周广瑞家那个周文。

    “这个周文似乎也是今年高考吧?”周广博心里忽然想到了这件事。

    想了想,周广博心里确信无疑,周文也是今年高考。

    今年的高考,周家这一代人里就只有周鑫和周文参加。

    “这个周文估计是高考没考好,才不想看我儿子的通知书。”周广博心里冷笑道。

    以周文的学习情况,考个专科学校都难。

    他肯定是心虚,见不得别人的成绩优秀,才故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的丑状。

    想到这里,周广博心里有了计划,他微笑着道:“广瑞啊,你们家小文是不是也是今年高考啊?”

    “对,小文也是今年高考。”周广瑞皮笑肉不笑道。

    他已经感觉到这次的宴席有些不对劲。

    桌上的亲戚们大多是他们平辈,一个长辈都没有,要真说起来,这个包间里,还就是周广博的辈分最大。

    周广博这次的组织的聚会,只是平辈之间的交流,看来这是周广博来炫耀了……周广瑞心里有所明悟。

    “小文是不是还在益明一中上学啊,那可是我们市的重点高中啊,考进去可难了,不像我家周鑫,只能在江汉中学读书。”周广博轻笑道,眉宇间却是透着一股傲气。

    话音落下,桌上的一群人都纷纷笑道。

    “江汉中学那可是私立的贵族学校,一年的学费就得上万块钱,这种学校周广瑞想让儿子上她也上不起。”一个中年妇女媚笑道,还专门瞥了眼周广瑞。

    “周文初中学习还不错,要不然怎么能考上一中,可这学习好不好跟在哪个学校有什么关系,不好好学还不是一样。”

    “就是,听说周文上了高中之后就光知道玩,哪能跟周鑫比啊!”

    众人七嘴八舌道,全都在拍着周广博的马屁。

    这些人连正眼看周文他们都不看,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大家不要这么说,周鑫考不上益明一中嘛,这很正常,到最后还不是高考决定胜负,反正现在孩子也考上汉州大学了。”周广博听着众人的恭维,得意道。

    “行了行了,大家先干一杯吧。”周广博举起手里的酒杯道。

    众人起身举杯共

    饮,互相碰着杯子,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和周文他们家的人碰杯。

    随着宴席开始,大家都开动了起来,吃着饭,聊着天,都把周广瑞给孤立了。

    大家都知道周广博和周广瑞关系不好,但现在周广博衣锦还乡,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比周广瑞不知道强到哪去,大家也就顺水推舟,不和周广瑞来往。

    桌上推杯换盏,但周文他们这里却十分安静。

    “广博,我家小宇刚初中毕业,他那样子上高中肯定没戏了,你看你那有什么活可以给孩子干干不?”中年妇女媚笑道,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周广博摆摆手,道:“好说好说,你让小宇直接过来就行。”

    “谢谢你啊!”中年妇女顿时惊喜道。

    “广博哥,你看我家那孩子高中读一半不想读了,要不让他也去你那吧?”又有男的过来道。

    “没问题!”周广博毫不在意到。

    随着一个个人过来敬酒,求周广博办事,场面顿时热闹起来。

    “广瑞啊,你可是咱们家里唯一一个在国企上班的,给大家讲几句话吧。”众人都敬酒敬完,周广博忽然开口道。

    “广博哥,你还不知道吗?化工厂都倒闭了,现在周广瑞一家在光华街上给人摆摊呢!”立刻有人喊到。

    话音落下,顿时一片哄堂大笑。

    “倒闭了?广瑞,你失业了怎么不给哥说,哥帮你安排啊。”周广博顿时一脸惋惜道。

    “这倒不用了,我们摆摊挺好的。”周广瑞淡淡道。

    那个中年妇女插嘴道:“广瑞,不是姐说你,这摆摊有什么好的,你去广博那干活,挣得绝对比你摆摊多。”

    “不用了,我们家还过得去。”周广瑞面无表情的应道。

    “真是可惜了,当年还以为进了个好单位呢,没想到居然倒闭了,现在混得太惨了。”有人嘀咕道。

    “还是广博厉害,虽说没抱上铁饭碗,但人家有头脑,做生意挣着些钱够花一辈子了。”

    “你说这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啊,说到底还是广博哥强些。”

    众人窃窃私语道。

    这些话,全都落在周广瑞的耳朵里。

    他回想起了那一年他进入化工厂,整个周家都兴奋无比,这都是光耀门楣的好事。

    厂里给他们分了一套房子,这套房是周家第一个在城里的房。

    那些年,无数亲戚逢年过节就过来送礼,想通过周广瑞安排安排,看能不能也抱个铁饭碗。

    如今的情况却截然相反。

    不过周广瑞心里没有什么在意的,他们现在日子过得比在工厂舒坦多了,但这些,他没有告诉这些亲戚的想法。

    “广瑞,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两个孩子想想,你摆摊挣那点钱,够孩子上学吗?”周广博就好像一个长辈一样规劝道。

    “对了,小文今年也高考是吧,以他的成绩,读个专科还是可以的,广瑞,你摆摊也不够学费啊。”周广博继续说道。

    “现在本科生遍地走,研究生不如狗,他读个专科有什么用?”这时,一直玩手机的周鑫忽然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