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都市神级超人 > 第2章 内裤升级

第2章 内裤升级

    内裤上的进度条轮廓是白色的,里面是黑的。

    这时,里面的黑色忽然被填充满。

    仿佛打开了什么东西。

    “神级套装已激活。”

    这时,周文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女声,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这可是在男厕所,哪来的女人?

    周文静静听了下厕所里的动静。

    厕所里除了自己也没别人,可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这时,周文感觉自己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形轮廓。

    脑海里,那个人形轮廓发出白光,隐约能看到,这个轮廓上有衣服,帽子,裤子,鞋等等东西。

    “跳河救人,获得10点善值,内裤由0级升至1级,穿戴者力量+10,智力+10”

    女声再次响起。

    脑海里,人形轮廓裤裆处忽然点亮,一个内裤模样的东西出现在那里。

    一旁还出现了一个进度条,显示着1级到4级,进度条现在卡在1级那个位置。

    周文已经震惊再震惊!

    这内裤?什么玩意?

    脑海里的东西逐渐消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周文低头看向自己的内裤,居然变成了红色。

    不再是之前的黑色。

    周文吓了一跳。

    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内裤居然自己变了个颜色。

    还有那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东西,以及那个柔弱的女声,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文有些不知所措。

    “神级套装?善值,升级,佩戴者力量+10,智力+10.”

    周文心里琢磨着刚才声音里的关键信息。

    “这内裤难道是个宝贝?因为我跳河救人才激活了吗?”

    周文这样想着,可是再怎么弄,脑海里再也浮现不出那个人体轮廓。

    只是隐约记得,那个轮廓上不止内裤一个东西,还有衣服之类的东西。

    他试了试能不能把内裤脱下来。

    内裤倒是能脱到膝盖处上厕所,再往下就怎么也下不去。

    周文长舒了口气。

    至少可以上厕所了,不然,那画面有点不忍直视。

    啪嗒!

    裤兜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还好没有掉进厕所里。

    周文捡起手机,一看时间。

    “不好了,六点五十,要迟到了!”

    周文赶紧提起裤子冲出了厕所。

    出了厕所,周文急忙往学校跑去。

    他是一个高三学生,现在已经是高三的下学期,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对于学习学校抓的特别紧。

    更何况,周文读的还是益明一中。

    这所学校是益明市管理最严格的学校,当然也是教学质量最好的。

    今天虽然是星期天,但是周文他们今天下午还是要上两节晚自习。

    从七点上到九点。

    “这下完了,李丹老师可是只母老虎,现在就算赶过去也迟到了,以她的火爆脾气,我说我跳河救人她怕是不会信啊!”

    周文在路上跑着,心里却在想着后果。

    李丹是周文他们班的班主任,也是一名语文老师,虽然不到三十岁,但教学方法和管理手段都十分成熟。

    就是一点不好,脾气太火爆。

    周文这种不学无术的学生没少在班里挨骂。

    到了学校,周文急忙冲向教室。

    ……

    高三五班教室,班主任李丹站在讲台上,她此刻的表情很是愤怒,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

    教室里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报告!”

    刺耳的声音突然响起。

    周文气喘吁吁,但还是挺直了身子站在教室门口。

    “周文,你还知道来学校啊!你知不知道全班同学都在等你一个人!你自己看看时间,迟到多久了?还有没有时间观念?”李丹怒气冲冲道。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因为救人才迟到的!”周文大声道。

    “救人?救什么人?迟到就是迟到,别给我编瞎话,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李丹脸色愤怒。

    “老师,我真的是因为

    在太平河里救了一个小女孩才迟到的!”周文神色焦急,急忙解释道。

    “还救人!你怎么不上天呢!下次能不能编个好点的理由!”

    李丹说完,拍了拍桌子道:“周文,晚自习站在后面,没我允许,不许坐下!”

    “周文学习成绩全班倒数第一,迟到了还撒谎,要我说,干脆把学费退了去街上捡破烂吧!捡破烂还不会迟到呢!”

    说话的是班里学习成绩排名第二的王驰,他坐在第二排的位置。

    “王驰说的对,周文不如退学打工吧!”还有几人应和道。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周文的脸色阴沉,心里很是委屈。

    凭什么?

    你们凭什么不相信我?

    周文低着头,抿着嘴,向着教室后面走去。

    只是走到第三排的时候,周文加快了脚步,因为那里坐着一个全校公认的校花,也是他暗恋三年的女孩。

    但是周文知道,他们二人不会有什么交集。

    她是好学生,而他是坏学生。

    当周文路过她身边的时候,那位扎着马尾的校花只是随意瞥了眼周文,眼神里满是鄙夷和失望。

    周文眼神复杂,所有人都觉得他撒谎,就连校花也是。

    这时,校花的神情忽然一凝。

    周文的头发怎么湿漉漉的,上面还有几根杂草。

    难道真像他说的,跳河救人去了?

    这怎么可能!

    一个学习成绩全班倒数第一,整日游手好闲,连班级打扫卫生都不参加的学生,能去救人?

    这时,李丹猛地拍了下桌子。

    “算了,周文!”李丹大声道。

    班里立刻安静下来。

    难道李丹老师不打算罚他了?

    “你给我站教室外面去,要不然还影响其他同学!”

    李丹话音落下,班里顿时一片欢呼。

    刚好走到教室中间的周文身子一顿。

    连站在教室里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周文无奈地苦笑着,准备向教室外走。

    这时候,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外面响起来。

    “李丹老师,周文同学在不在?”

    脚步声还没到教室,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随着声音,一群人从教室外面缓缓走了进来。

    李丹忽然就愣住了。

    为首的两个中年男子,一个是教导主任,而另一个,居然是校长!

    这怎么回事,教导主任和校长怎么会突然来班里?

    李丹心里有些忐忑起来。

    教导主任站在教室里道:“哪个是周文同学?”

    李丹指了指教室中间的那个身影:“主任,他就是周文。”

    校长眉毛微皱:“怎么回事,这都上晚自习了还让学生站在教室中间干嘛?”

    前排的一个学生立刻站起来解释道:“校长,周文今天来学校迟到,还骗老师说他是跳河救人,老师让他罚站!”

    “校长,这种谎话连篇的学生我觉得不应该只是罚站这么简单,应该立刻将他开除!”

    说话间,这个学生得意洋洋。

    校长这种级别的人物,可不常见。

    今天表现一下,说不定就记住自己了。

    其他学生也都愤愤不平,怎么就被他抢先了!

    这可是在校长跟前表现的机会。

    “你叫什么名字?”校长神情严肃。

    那学生脸上一喜,轻笑道:“报告校长,我叫王驰!”

    “王驰!你给我站外面去!”校长脸色大变,怒道。

    王驰瞬间哭丧着脸:“校长,为什么是我,应该是周文啊!”

    “校长的话没听到吗?立刻!马上!站外面去!”一旁的教导主任怒道。

    教导主任此刻心惊胆战,背后那个牵着小女孩手的人可全程看着呢。

    这傻学生居然还瞎说什么鬼话!

    “凭什么!”王驰怒道,他指着周文,“凭什么不让他站!他不仅迟到还撒谎!”

    “凭他救了我女儿。”一个冰冷的女声从后面响起。

    众人急忙看向后方。

    一位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的

    中年妇女从校长背后缓缓走了出来。

    中年妇女风韵犹存,小女孩也穿戴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十分可爱。

    整个教室忽然沉寂下来。

    女人的那句话还回荡在教室里。

    凭他救了我女儿。

    “周文真去救人了?”教室里众人弱弱的声音响起。

    那妇女走出来后,校长和教导主任连忙让开一条路。

    妇女此刻不像在公园那般慌乱无措的样子,举手抬足间都有一股气势。

    她低声道:“今天我女儿掉到益明公园的太平河里,只有周文同学勇敢地站出来,跳进河里救出了我女儿。”

    “也因为这样,周文同学才迟到!”

    “可你们呢!你们觉得周文在撒谎?”

    “一个不顾自己生命危险,跳进几米深河里救人的学生会撒谎吗?”

    这个教室,哑口无言。

    王驰的脸色涨红,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李丹也是如此,是她先诬陷的周文。

    还有几个学生庆幸还好自己没着急在校长跟前表现。

    校花的目光闪动,看向离自己不远的周文,脸上逐渐带了些喜色。

    “姚校长,学校的工作不应该只是抓学生的学习,而是学生素质的全面提高,我觉得你们一中还需要再努力啊!”妇女面色阴沉,看向一旁的校长。

    “您说的是!我们一定立刻拿出方案进行改善!”校长连忙道。

    “周文,还不快过来!”教导主任摆摆手,催促道。

    周文此刻一阵愣神,自己随便救了个小女孩。

    身份看起来有点厉害啊!

    可是这母女俩怎么找到自己的?

    周文走过去,那妇女笑道:“我就说你上岸后怎么急急忙忙跑了,原来是害怕迟到,真是好孩子啊!”

    “子佩,快来谢谢大哥哥。”女人紧跟着拉着小女孩的手道。

    叫子佩的小女孩怯生生地走过来,用稚嫩的声音喊道:“谢谢大哥哥。”

    “不客气!”

    周文也十分高兴,看到小女孩现在活蹦乱跳的,说明没什么事,自己也就放心了。

    “周文,要不是你,我这个小女儿可能就淹死在太平河里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女人有些激动道。

    周文轻声道:“阿姨,您太客气了,真遇到这种事情,我们学校每个学生都会和我一样的。”

    周文这句话说得漂亮啊,校长和教导主任满是惊喜,就差给周文竖起大拇指。

    孺子可教啊。

    刚才被这个女人训斥,周文这话一出,挽回了不少形象。

    教室里的其他学生也脸色通红,周文的话也间接地表扬了他们,这让他们很是愧疚。

    果然,女人转身对着校长和教导主任道:“看来你们一中还不是无药可救!”

    校长和教导主任高兴地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恭维了几句,谁让这位中年女人的身份不简单。

    女人好像想起了什么,笑道:“差点忘了介绍了,我叫秦怡,是子佩的妈妈。”

    “阿姨,你好!”周文很礼貌地问候道。

    秦怡从身上的包里取出一个小红本:“周文,你把你学生证落在公园了,拿好了,可别再弄丢了。”

    周文心里这才明白,学生证上有自己的信息,所以她才能找到自己。

    秦怡感觉差不多了,毕竟这里是教室,其他同学都还看着,轻笑道:“这样吧,周文,你把联系方式给我,回头我们家请你吃饭,到时候再好好感谢你。”

    周文不好意思道:“阿姨,真的不用了。”

    秦怡半开玩笑道:“不留电话阿姨可就不给你学生证了。”

    “别别别,我给。”

    看到周文着急的样子,周围几人纷纷笑了起来。

    随后,她把学生证还给了周文,周文乖乖的告诉了秦怡他的手机号。

    忙完这些以后,秦怡这才对着后面的两个男人道:“郑主任,姚校长,我先走了,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

    说完,秦怡就带着小女孩离开了,郑主任和姚校长跟着一起离开,李丹也被两位领导叫了出去。

    小女孩临走时不忘给周文挥挥手,还做了个鬼脸,真是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