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方乾坤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无欲天

第六百八十七章 无欲天

    第三卷:定风波

    第六百八十七章:无欲天

    ……

    天阴沉沉的,冷风卷起路边的枯草,呼啸而过,给这荒野之中,又多添了几分刺骨寒意。

    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雨,山道上还有些泥泞,到处都是凌乱的马蹄印,和车轮碾过的痕迹。

    这方圆数十里内,没有一座城镇村庄,只有一间简易的小酒馆,搭建在山脚下的古道旁,供来往商旅歇息之用。

    酒馆不大,共有两层,勉强抵得这山间的凄风苦雨,此时外面大约有十几辆马车,横七竖八胡乱地停在道上。

    平日里冷清的小酒馆,今日不知怎的,竟来了这么多的客人,一楼二楼都坐满了,店里的掌柜和唯一的小伙计,从早上忙到现在,还茶饭未进,今日来的都是江湖中人,两人生怕把一楼的客人照顾周到了,却又得罪了二楼的客人。

    “砰!”

    忽然间,一声重重疾响,把酒馆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前一刻还喧闹无比的酒馆,这一刻忽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原来却是一个虬髯汉子将酒碗重重放在桌上,给砸碎了。

    掌柜姓徐,是个老实人,生怕哪里得罪了这位爷,小声问道:“这位爷,可是酒不对口?”

    “掌柜的,与你无关!”

    只见那汉子忽然站了起来,却是有些醉醺醺的,旁边一个青衫老者也立马跟着站了起来,将他扶着:“二当家,这是怎了?”

    “哼!”

    那虬髯汉重重一拂衣袖,说道:“如今世道乱离,天灾不断,盗匪横行,可那昏君,却立妖道为国师,整日里不问苍生问鬼神,还年年增税,弄得民不聊生,饿殍遍野,你们说,可气不可气!”

    此言一出,把酒馆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话要是传到京师去,让国师的人听见了,只怕是有十个脑袋也不保,说不定还要牵连九族,好在这里是山野之地,怎么说,也都没关系了。

    “唉……”

    就在这时,另一方桌上,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却是一个须发皓白的老者,只见他手捋白须,摇头叹道:“十年前,可不是如此啊……”

    一听“十年前”三个字,整个酒馆的人,更是一下安静了,外面的乌云渐渐笼罩过来,使得整间酒馆的气氛,忽然之间,变得更加沉重了。

    “老先生,你说说看,十年前怎么了?”

    就在一片宁静之时,忽然间,二楼响起一个清如银铃的声音,听见这个声音,众人立即循声望去,只见那楼上,却是坐着一个身穿浅红衣裳的少女。

    但瞧那少女生得碧玉玲珑,眼眸如水,大约年方十八,身上充满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与这满酒馆里酒气熏人的粗糙汉子,形成了截然对比,却是不知,这样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为何竟会出现在这山野之中的酒馆里。

    众人略有些诧异,瞧这少女的模样,似是单身一人,又生得如此美貌动人,如今世道正乱,就不怕遇上歹人吗?万一让那些魔教的人碰上了,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先前说话那白发老者凝目向她看了去,捋须说道:“我瞧姑娘最多十八岁,十年前,那时姑娘尚且年幼,自然不知道,这事要说起来的话,恐怕还得从玄青门说起了……”

    一听“玄青门”三字,众人更是一下对这老者肃然起敬,心想他知道玄青门的事,只怕是来历不浅吧?这时,一个黑发中年问道:“老先生,莫非您当年亲自在场,见过那件事?”

    “不不不……”

    那白发老者连忙摇手,说道:“老朽出身山野,怎能亲眼见过,只是听一位友人说起。”

    “哦?”众人此时仍然满怀敬意,心想他那位友人,必定也不是一般之人吧?连这修仙玄门里的事情也知道。

    此时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听他讲着,只见他缓缓捋须,一边说道:“二十几年前,妙音仙子收了个弟子,名叫萧一尘,你们可知,这位萧小友是何来历?”

    “这……”

    众人听后都沉思了起来,还有一些根本不知玄门之事的人,此刻也装出一副沉思不解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见一个中年半信半疑地道:“我听说,那位萧小友,似乎是当年被妙音仙子所救,后来拜了妙音仙子为师……”

    “是这样不错。”

    那白发老者捋须说道:“本来以这位萧小友的资质,假以时日,必有大成,可是世事无常,哪成想,后来他结识了一位姑娘,而那姑娘的来历却非同小可,竟是魔教的宫主……”

    听到此处,整个酒馆的人,都不约而同放下了手里的酒杯,神色凝重,静静不语。

    那老者继续说道:“那一次,天门抓走了那位姑娘,而萧小友,自然要去解救,便是那一次,魔教各派也忽然攻来,当时天门八位长老,个个身受重伤,连三位真人里面,都死了一位,重伤两位,至于其他门派的人,那死伤就更是不计其数了,可见那一战,有多么惨烈……”

    听他说到此处,众人都唏嘘不已,而关于当年之事,沈沧溟假扮成幽兰真人,还执掌了天门三百年,这件事影响过大,所以当时,天门已让各派勿要传出去,不过如此大的一件事,也只能瞒瞒凡世里的这些人罢了,至于正魔两道里面,有谁不清楚当年真正发生了什么?

    那白发老者又叹了声气,感慨道:“正是因为十年前那次正道浩劫,不止天门,整个正道都元气大伤,所以这些年来,才让魔道越发猖獗,四处滋扰百姓,官府也不作为,唉……”

    “放屁!”

    就在这时,酒馆外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难道正道里面,出过的败类就少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令酒馆里所有人皆是一怔,回过神来时,只见外面忽然走进来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那男子面色冰冷,令人只看一眼,便感到一股莫名恐惧,在其身后,同行的还有另外四个人。

    却不知,这五人又是什么人,徐掌柜也吓了一跳,连忙清理出一张桌子来,赔笑道:“五位爷,里边请!”

    “哼!”

    那黑衣中年一拂衣袖,一边向座位走去,一边冷不丁说道:“天门三百年来暗里藏奸,自不必多说,而玄青门,看似光明磊落,却也不见得尽是些什么好东西!”

    听他如此毫无遮掩地贬低正道,众人皆是一愣,他们都是这凡尘里的江湖中人,自是不清楚玄门里那些事,不过那修仙玄门里面,个个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庇佑一方百姓,守护一方安宁,怎到了这人嘴里,就变得如此不堪了?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且先不说天门如何,你说玄青门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莫非玄青七位尊上,你都见过了?”

    各人又是一愣,这说话之人不是别人,却是刚刚二楼那个身穿浅红衣裳的少女。

    那黑衣中年向二楼望去,眼中登时两道寒芒射出,如此寒气逼人的目光,莫说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便是在座这些常年闯荡江湖的人士,也都感到害怕。

    但此时,那红裳少女却是迎着他的目光,不避不闪,脸上兀自带着笑容:“你若是见过玄青七位尊上,便说说看,七位尊上里面,哪一位本事最大?而若是从未见过七位尊上,又如何在此妄言?”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感到一窒,一颗心均悬了起来,心想这人一看就不简单,你一个小小姑娘,切莫口无遮拦,引祸上身呐!

    那黑衣中年凝视着她,过了许久,才冷冷道:“照我说,玄青门那七人里面,没有哪一个有本事的!否则的话,又怎会容得下无欲天这些年日渐昌盛?倘若真有本事的话,何不一举灭了那无欲天?”

    这一刹那,整间酒馆更是变得针落有声,所有人皆怔怔不语,连呼吸都仿佛停止了,即便他们只是这凡尘里的武林人士,从不牵涉修真界正魔两道的事情,但此时听见“无欲天”三个字,也仿佛一下坠入了寒冷深渊,这一刻,只有无尽的恐惧,慢慢笼上各人的心头。

    “轰隆!”

    忽然一声雷响,外面竟又下起了瓢泼大雨,众人这时才回过神来,仍是感到寒意一阵一阵不断袭上心来。

    这时,那黑衣中年旁边,一名身穿青衣的男子在其耳旁低语了几句,不知说了什么,他才慢慢坐下去,不再继续说了。

    而那二楼的少女,此刻也坐了回去,不再继续说什么了,外面大雨瓢泼,天色越来越昏暗,不知这雨,却又要下到何时。

    酒馆里的武林人士,也无一人再继续说方才的话题,似是各人心中,这一刻都有了什么顾忌,连皇帝都敢骂的人,这时都酒醒了,却不敢去讨论任何与无欲天有关的事情。

    原来,这十年里,世间出了一个极其庞大的势力,名为无欲天,短短十年时间,尤其是近些年,便收服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魔道教派,更甚至还有一些玄门,都对其俯首称臣。

    无欲天这三个字,如今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里面,都如同禁忌一般的存在,没有人敢轻易提起,更没有人敢道其长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