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冰与火之魔山 > 0547章 大战

0547章 大战

    铁群岛有七个主要岛屿:面积最大的盛产铁矿石的大威克岛、拥有海石之位的老威克岛、一无所有的黑潮岛、有味道清苦、生产方式粗糙不堪的矿盐的盐崖岛、有土地稍好、人口最多、唯一能养小马的十塔城哈尔洛岛、领主葛雷乔伊家族所在的派克岛、还有除了岩石和苔藓,就还剩下一些树木的奥克莱岛。

    其中,黑巢岛的领主就是贝勒布莱克泰斯爵士,他武艺非常高强,一身是胆,为人忠义,只对巴隆大王效忠;巴隆死后,他转而效忠巴隆的女儿阿莎。在阿莎和席恩逃走,实力最强大的铁舰队总司令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转而支持鸦眼攸伦后,他也选择了逃走,却被维克塔利昂给抓住,送到了鸦眼的手里。

    鸦眼决定明天进军克里冈村,于是在今天进行祭旗,贝勒布莱克泰斯被带到了主堡大厅外面的校场里,他宁死不屈,被鸦眼的海盗侍卫们强行按住,刽子手遵从鸦眼的命令,把贝勒砍成了七段,然后插上了枪尖,向校场里的海盗头目和铁种首领们展示。

    贝勒和席恩葛雷乔伊一样,因为巴隆反叛战败做了八年人质,他在八年里改变了自己的信仰,从信仰淹神变成了信仰七神。

    贝勒在铁种首领中威信极高,他的武艺,他的手指舞的高超,他的忠义,他对铁种本族人的无条件帮衬,都令不管是反对他的还是支持他的都对他心生敬仰。

    鸦眼注意到了铁种首领们的集体沉默,他哈哈一笑,不以为意。

    铁种都是贪婪的,鸦眼给出了铁种们十几年都无法劫掠到的巨额财富,就连最痛恨他的维克塔利昂都选择了屈膝效忠,何况其他铁种。

    鸦眼环视全场,笑道:“各位兄弟,拿下克里冈村后,只要杀了魔山,我们就能进入红堡,所有首领都将成为七国的最高贵将军。我本人承诺,将带领你们成为七国最富有、最有权势、最有地位的将领。财富你们已经看见了,现在你们还不是最富,但成为最富有的时间就在明天,杀了魔山,财富、地位、权势全部到手。“

    海盗头目们发出了欢呼声!

    铁种们也发出了附和声,很多内心并不跟鸦眼契合的铁种首领对鸦眼更是心怀恐惧。

    黑潮岛的贝勒领主死得太惨了!

    “明天,铁种首领们谁第一个冲进了克里冈村,我就把黑潮岛奖励给他。”

    铁种首领们发出了轰然呐喊声!

    他们喜欢战斗,渴望被封赏。鸦眼了解铁种,这帮人很好控制,就好像维克塔利昂,鸦眼知道维克塔利昂内心其实想杀死自己,但是他还是乖乖的跪下了,并率领最强大的铁种舰队宣誓效忠鸦眼。

    鸦眼给了维克塔利昂一辈子都无法抢劫到的财富。而他许诺的东西更多。财富已经对鸦眼的吸引力很有限,他一心想进入王宫,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得到权力,至高的地位和权力;第二,美貌无双的瑟曦对他有致命的诱惑。

    他想把太后陛下压在身下尽情蹂躏,这是他人生的最重要的一个目标,他愿意为此付出除生命之外的任何代价。

    赫拉斯、何索、博蒙德三位爵士在天亮之前带着本部六百人马出了兰尼斯港城,缓缓向克里冈村方向而去。

    如果是骏马疾行,半天时间可到克里冈村。三位爵士的六百人都有两匹小马,小马虽然低矮,不能负重,但轻装简行,速度却并不慢。

    但赫拉斯决定缓缓而行。

    在他们的身后,第二批部队是三千轻弓箭手。然后是各种武器都有的‘杂牌大军,军号吹响,分左中右三军,数万人列队,准备出城。

    弓箭手是鸦眼最喜欢的兵种,不管是海战还是陆地上劫掠,弓箭手能在远距离上攻击敌人,只要箭雨密集,再强悍的敌人也会遭到重创。箭雨之后,大军掩杀,鸦眼每次都是大获全胜。

    和鸦眼作战的军团,不是海盗就是岛屿国家的’乌合之众‘,像维斯特洛大陆上这样讲究严谨阵型的大军团,鸦眼在之前还从未遇上过。兰尼斯港一战,鸦眼大获全胜,士气大振,即使有盲人牧师贝隆布莱克泰斯对他首领和鸦眼的告诫,鸦眼和首领们也浑不在意。

    西境军打了三年仗,大多数名将骑士贵族都已经战死,就连令鸦眼畏惧的泰温都已经身死,一个莽撞凶恶的魔山,鸦眼并未放在眼里。

    鸦眼对魔山的认识,还停留在过去的传言中。

    盲人牧师贝隆布莱克泰斯是一名淹神的牧师,不是红神、七神、天空神或者大地神的任何神祗的牧师,他是除伊伦大牧师外在铁群岛上威信最高的淹神牧师,也是被鸦眼砍成了七段的贝勒布莱克泰斯的家人,因为贝勒在被作为人质的八年中抛弃了淹神信仰了七神,贝隆对贝勒的敌意就好像大海,汹涌澎湃永无止息的时刻。鸦眼下令刽子手把贝勒砍成七段的时候,贝隆就坐在鸦眼的身边。

    鸦眼的铁种们在战前、战中、战后,都需要牧师引导着向淹神致敬并得到指引,鸦眼就请了贝隆做他的军中淹神牧师。

    鸦眼和贝隆大牧师出发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五万军团的人马,前不头后不见尾巴,一个一个军团哗哗行军,刀枪斧头高举,在清晨的阳光下,刀刃斧刃剑刃枪刃发射出寒光,反光明亮璀璨,队伍排排队队,战意如大海的波涛,轰轰的行军声势惊人。

    前锋赫拉斯、何索、博蒙德三人虽然没有急行军,但还是把后面的步兵越拉越远。小马的速度很快,耐力也很好,是铁群岛上保持人体力的最好脚力。

    正行军间,后面一彪人马赶了上来,看那飘扬而来的旗帜,正是海潮岛布莱克泰斯家族的士兵,这支铁种军团约两百人,全部来自黑潮岛,是被砍成了七段的贝勒领主的旗下战士。

    为首的将军也骑着小马,飘扬的旗帜上,家族的纹章图样是黑绿相间的皮毛纹。

    “加德纳首领。”赫拉斯勒住小马。

    加德纳,黑潮岛新的首领。当贝勒被砍成七段祭旗后,贝勒的侍卫队长加德纳单膝下跪,向鸦眼宣誓效忠,并请盲眼淹神牧师进行了洗礼,在海水中浸泡到晕厥,然后被拖出来进行粗陋的心肺复苏救援,如果醒过来,那就是淹神送他回来了;如果没能醒过来,那就是去了淹神的流水宫殿。

    加德纳经受住了盲眼牧师的洗礼,经过了忠诚的考验,从普通的士兵一跃成为了黑潮岛的领主。

    加德纳和赫拉斯等人都骑着小马。

    铁群岛独有的小马在看惯了七国战马的西境人眼里看来很滑稽,看起来就好像是大人骑着小马驹,怎么看怎么不协调。铁群岛人却早已经习惯了,没有任何人觉得难堪。

    “赫拉斯大人,大王叫我来协助三位先锋,斥候的渡鸦报告了大王,前面不远的树林里,有克里冈的骑兵埋伏着,大王要我们小心。”加德纳说道。

    赫拉斯三兄弟对加德纳有着骨子里的轻蔑,这小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领主被处死,不单不一同赴死,反而向鸦眼下跪。只要有血性的铁种,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最少,不会在领主大人的尸体血水面前跪在鸦眼的面前。

    赫拉斯三兄弟心里只有一个铁群岛之王:逃走的阿莎葛雷乔伊。

    “加德纳首领,前面树林里的骑兵有多少人?”

    “不多,大王叫我上来告诉三位大人,小树林里的骑兵仅有不到一百骑,大约是魔山的斥候。”

    “魔山的斥候没有发现大王的斥候?”

    “大人,具体情况我可并不知道,大王叫我上来协助三位大人作战,我只是转述大王的提醒。前面小树林既然发现了敌人骑兵,不可轻敌。”

    赫拉斯嘿嘿冷笑:“加德纳大人,既然你来协助我们,就请带着本部人马急行军,去前面的树林里看看情况,如果仅有不到一百骑,就麻烦大人把他们赶出来。”

    赫拉斯的说话声音阴阳怪气,饱含着对加德纳的嘲讽。

    加德纳并不生气,在小马上躬身说道:“遵命,大人。”

    加德纳快马加鞭,带着自己的侍卫,两个百人队的所谓的骑兵,向前面的小树林而去。

    这里距离魔山的克里冈村还很远,却已经发现了敌人的踪迹。魔山的斥候也出来得极远,有人看见小股的斥候就在兰尼斯港东门外面的小山丘上观看,仅有数骑,却丝毫不惧,在小山丘上有说有笑,等鸦眼的军队出城,那数骑才飞驰而去。那战马极其高大,是铁群岛小马的一倍身高。

    加德纳带着两百人鼓勇前行,前面小树林里一声呐喊,奔出来大约五十骑兵,个个如野狼雄狮,那战马之神骏雄健,实在是令铁群岛的小马’渺小‘。

    为首一员少年将军耀武扬威,手里拿着弓箭,勒马喝道:”来的首领可是黑潮岛的贝勒将军的侍卫队长加德纳?“

    加德纳心里吃了一惊,对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除非,魔山在兰尼斯港里有自己的奸细。

    鸦眼虽然占领了兰尼斯港,但并没有下令屠城。他有更大的图谋,要和掌控了王宫的兰尼斯特家族交好,奥德伯爵没能和他有军事上的默契,这不要紧,以他自己的实力,同样轻松拿下魔山。没有奥德伯爵的联手,有两个好处,第一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抢劫兰尼斯港,那可是发了一笔横财;第二个好处,就是功劳全部都是自己的。

    当鸦眼提着魔山的人头出现在君临城,鸦眼认为他将受到全城人民的欢迎,王宫的廷臣武将,无人能制住魔山,但他做到的。

    没人能杀掉魔山,整个王室对魔山束手无策,但鸦眼攸伦做到了杀死魔山。这就是会写进王国历史里去的英雄事迹,并会被流浪歌手们传唱七国的。

    也因为这些’远谋‘,兰尼斯港没有被屠城,一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子民,依然在城市里生活着,没有性命之忧。

    但这也有个坏处是鸦眼不曾考虑到的,就是如果魔山在城市里有死士刺探情报,那么鸦眼的行军布阵就有泄露的危险。

    现在加德纳就有了这种危险的感觉,对方叫出了他的名字,而他对这少年将军一无所知。

    “将军是何人?”加德纳喝道。他骑在小马上,和对面的五十骑雄健高大的骑兵相比,实在是不伦不类,就好像是在演滑稽喜剧。

    少年将军答非所问:“加德纳,贝勒领主被鸦眼砍成了七块,你竟然在宣誓效忠的领主大人的血还没有冷却的时候就下跪谋求功名富贵,实在是毫无荣誉。”

    加德纳心里很不舒服,他委曲求全,其实心里装着的真正大王是阿莎,他和贝勒领主一样,都是阿莎的拥护者,只是情势所逼,为了活命迫不得已。

    鸦眼杀了贝勒领主后,一个不悦,一个念头,把黑潮岛的将士们全部杀光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如果没有加德纳的下跪,黑潮岛的百夫长和士兵们可能已经全部被鸦眼砍了脑袋。

    加德纳虽然对鸦眼不忠,但他对西境和克里冈军同样没有好感,加德纳猛踢小马,小马发出惊嘶声,率先冲了上去。

    身后,两百小马骑兵一窝蜂的向前冲来,这些铁种们呐喊着,高高举起斧头。

    铁种不管步兵骑兵,都是手指舞的高手,飞斧投掷出,百发百中。很多骑兵已经抽出了腰间的短柄飞斧,只要冲到了合适的距离上,就扔出斧头重创敌人。

    然而,不等他们靠近,空气中突然就响起了尖锐的啸音,刚开始的声音有如苍蝇,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苍蝇的声音变成了锐利的尖啸,有经验的战士,听声音就知道敌人对自己的这边下起了箭雨。

    ”嗖!“

    一箭飞来,正中加德纳的脖子,破甲箭力道凶猛,箭头从加德纳的脖子另一边突出,带着殷红的血丝。

    加德纳做黑潮岛领主的位置还没有捂暖和,就被敌军的少年将军一箭射死。

    咻咻咻!咻咻咻!

    箭雨猛然撒落,覆盖了加德纳的军团,噗噗噗,噗噗噗,利箭射穿防御甲,第一轮齐射,五十余骑兵就射中了数十敌人,惨叫声此起彼伏,很多小马也中箭,并不整齐的军团队列顿时乱成一团。

    五十余骑兵,是安盖训练出来的神箭手弓骑,人人射得一手好箭。安盖更是百发百中,眨眼间射出了三箭,把加德纳领主,两名百夫长,瞬间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