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带着星际到末世 > 第二百零四章 真理教

第二百零四章 真理教

    黑手佣兵团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在西门战场,应该是去进攻美心罐头厂了。

    他让手下通讯兵多次尝试联络熊猫人军团,但是都没有结果,不知道是设备问题,还是美心罐头厂已经落入敌人手中。

    上一次宝石城西门被攻破,唐岩干掉了罗作明,他这颗墙头草倒向了夏家。

    这一次宝石城西门又被攻破,焦同志与夏新的情况不妙,他这颗墙头草是不是该倒向回连才与柴晓农呢?

    现实没有留给他太多思考时间。

    西墙与南墙接壤的地方传来一声爆鸣,混凝土块如雨点一般落在地上,劈啪作响。

    宝石城卫队一部在那里同剃刀人魔士兵对峙,一时片刻难分胜负。

    总督府天台外环结构部署着狙击手,也能为敌人带去许多麻烦。

    在张丰看来,黑色圣徒的人与剃刀人魔的人并不是重点;来自回连才庄园的特遣队算是个大麻烦,不过韦连长已经带领他的人把特遣队赶到集贸市场西南角的仓库区。

    重点是麻衣人!

    就在张丰犹豫着要不要再当一次墙头草的时候,正门那边跑来一队麻衣人,方方正正的布袋上只有三个窟窿,看不到表情变化。

    他们排成一列,像一节火车般前进。

    火车是用轮子移动,他们是用两只脚移动,动作整齐划一,看起来就像一个人。

    张丰看到门洞里的景象忍不住骂了一句:“疯子。”

    街口停着的装甲车向外探出一点,待命多时的枪手拉着12.7mm机枪把手一转,手指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火舌自枪口喷出,弹链叮叮前行。

    门洞的阴影里爆出一团团红花,最前面的麻衣人胸口多了几个窟窿,不断有血液飞溅。

    最前面的麻衣人倒下去。

    后面的麻衣人跨过同伴尸体继续向前。

    当太阳的光芒切进门洞,照在脏兮兮的布袋时,一枚又一枚子弹刺入第二个麻衣人胸口,打得血水飞溅,身体乱颤。

    他向着侧方歪倒时,第三名麻衣人冲出门洞,手里的95式突击步枪吐出不耀眼的光。

    射向城内的子弹只是打的装甲车头叮叮作响。

    车上枪手冷着脸继续射击。

    第三名麻衣人很快步上前辈后尘,成为门前流血的死尸。

    然后是第四名。

    第五名。

    ……

    至第七名麻衣人倒地时,门洞外面的尸体躺成了一条线。

    与刚才的情况不同,第八名麻衣人是蹲着的,肩上扛着一门形同rpg的武器。

    装甲车上的枪手未等修正射击角度,只听嗖的一声,第八名麻衣人身后吹出一股火焰,前方弹头笔直射出。

    嘭!

    弹头击中目标,装甲车晃了晃。

    就只晃了晃,没有火焰膨胀,也没有硝烟滚滚,弹头好似没有装药一般,只是钉附在车头侧方装甲。

    放在以往的战争中,遇到哑弹自然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放在这场战斗中,枪手顾不得继续射击,把手中机枪一丢,非常麻利地由车顶跳下。

    也就一个呼吸时间,装甲车后门开了,驾驶员也一脸急色跑出。

    与此同时,钉在车头的“火箭弹”尾部向外一弹,露出中间三根导轨,导轨里面不是空的,固定有多个圆柱体。

    圆柱体近似哑铃,中间窄两侧宽。

    生活在废土世界的人对于这样的物体并不陌生------核融合电池。

    当一道激涌电流在导轨间掠过,核融合电池出现鼓包现象。

    没有爆炸,没有火光,肉眼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无论是装甲车上的人,躲在集装箱屋子里的张丰,还是街口那边的人,都在以最快速度后撤。

    直至装备盖革计数器的士兵停住脚步,众人这才长松一口气。

    麻衣人就是用那件东西快速瘫痪西门防线的。

    与rpg、火箭发射器一类武器不同,麻衣人发射的弹头属于核武器的一种。

    虽然从外形结构来看给人粗制滥造的感觉,但是威力不小,它能够激发核融合核心的能量,制造一场伽马射线暴,对范围内生物目标造成致命伤害。

    面对插满城墙的这种核武器,宝石城卫队除了撤退没有任何选择,于是便有了当前发生的事情。

    装甲车完了……

    没人敢去开它……除了那群疯子。

    99式主战坦克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开始向后撤退。

    另一边,大量攻方人员经门洞进入城内,沿着墙根向两翼移动,形成包夹态势往前推进。

    哒哒哒哒……

    突突突突……

    枪声不断在街巷蔓延,偶尔会有爆炸发生,青烟自战区飘起,滚滚升空。

    轰,轰……

    125mm炮射出的炮弹在街道爆炸,然后是机枪的扫射声。

    大动静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很快停止,应该是步上装甲车的后尘。

    像麻衣人所用核武器,除非是穿戴防辐射类动力装甲(比如捷运联合体与江南铁路工会联合开发的防辐射潜水衣),一般载具与掩体根本没有办法防御。

    可以说宝石城卫队被针对惨了。

    张丰根本组织不起强有力的狙击,因为一旦推进受阻,敌人就会使用核武开道,逼的他们不得不向后转移。

    若不是早前部署的狙击手对敌人带去极大压力,恐怕宝石城卫队已经一败涂地。

    怎么办?怎么办!

    张丰带着他的人撤退至水处理设施所在位置,满脸阴沉看着平民区最高的集装箱顶盛开的巨大火花。

    又一名狙击手被黑色圣徒的人用rpg轰杀。

    剃刀人魔的士兵也从南方城墙与北方城墙下来,配合西门杀入的同伴将城内持续反抗的宝石城卫队撕裂分割,一点一点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

    形势越来越不妙,士气越来越低。

    “将军,不行撤吧……”一位参谋官说道。

    张丰沉默不语。

    他们如果撤了,谁去牵制那些麻衣人?一旦放任他们进入体育场区域,夏新与焦同志还走得了么?他必须多争取一些时间。

    总督府下面有一条通往城外的密道,可以帮助宝石城管理层在关键时刻逃生,但是从当前情况来看,恐怕已经被回连才庄园卫队的人占据。

    韦千手的人能够夺回密道吗?

    退一步讲,即使勇士连有能力战胜回连才庄园卫队与柴晓农庄园卫队的人,也必然要耗费不少时间。

    “麻衣人……回连才与柴晓农好大的胆子,居然跟真理教勾结在一起。”

    张丰说了一句废话。

    对于时局而言,这句话确实没有任何帮助。

    那位参谋与旁边躲在掩体后面的士兵脸色变得愈加难看。

    虽然对方没有表明身份,但是仗打到现在这般田地,任何一个对时局有所了解的人都能从麻衣人的表现猜出他们的来历。

    真理教------在半岛地区声名狼藉的邪恶组织。

    众所周知,这个组织盛产疯子,用的武器稀奇古怪,战斗思想也很极端,任何不认可真理教教义的人都被视为敌人,要予以消灭……不,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净化。

    因为不认可真理教教义的人意味着野蛮、落后与保守,是阻碍人类进化的绊脚石,只有施以死亡净化,清除这些违逆历史潮流的存在,人类文明才能顺利、平和地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外人看他们是邪魔外道。

    他们看外人也是邪魔外道。

    而与核有关的武器,便是他们用来净化野蛮人,审判邪恶的裁决之剑。

    半岛地区才长成的年轻人们对于肆虐中原地带的真理教所知不多,印象仅仅停留在那是一个邪恶组织的基础上,只有像张丰这种老人才知道真理教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开始的时候真理教只是一个小团体,跟同盟军的关系也不是刀剑相向的仇人,相反,双方有一段持续时间很长的蜜月期。

    成长期的真理教与当前的真理教在对待人与物的态度上截然不同,当年生存在废土世界的人口比现在少很多,而且绝大多数人饱受辐射病的折磨,因为医疗资源没有被整合起来,地区受到核爆影响的不均匀,一大部分人面对慢性死亡只能痛苦忍受。

    这个时期的真理教祭司所起作用与西方基督教的神父类似,他们会用温暖的语言抚慰病患,令其安然长眠或者以精神力量战胜**上的痛苦。

    同盟军自然乐于同这样的团体配合,以延续人类文明在这片废土苟延残喘。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真理教的发展壮大,事情开始偏离轨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真理教变成了一种信仰……走向极端的信仰。

    部分拥有较强辐射抗性的废土人取代老辈祭司,成为真理教的主导者,原本不怎么明晰的教义也随之跑偏。

    如果说真理教在成长初期的教义是救赎受难灵魂,抚慰病患充满恐惧的心。那么发展壮大后的真理教教义就是------核子战争是神明对人类文明的一次试炼,只有经过病痛磨砺,战胜挑战的新人类才有资格活下去,成为废土世界的主人(即新人类),那些否定真理教,拒绝认同真理教教义的人,则是阻碍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拦路石。对于这种拦路石,必须要碾碎,或者铲除,人类文明才有可能涅重生。

    真理教的祭司们就像一个个蜘蛛,在中原地区织出一张大网。

    信徒们抱团“取暖”,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用冷暴力对待聚居地其他人,逼迫越来越多没有立场与态度的人成为他们的一员。

    在势孤力单的环境中,祭司们则换成另一副嘴脸,要别人尊重他们的信仰,和平共处,进而一点点渗透,一点点感染……毕竟罹患辐射病的人不只身体羸弱,精神力同样脆弱不堪,面对亲友的放弃,病魔的侵袭,那些能够给心灵带来一丝慰藉的温暖,是他们无论如何不舍放手的珍惜之物。

    就是在这样的方针下,真理教的力量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当同盟军察觉老朋友变质,不再是原来的样子时,局面已经失控。

    与此同时,一支机器人军团重创了同盟军,原来的领袖牺牲,整个组织人心动荡,士气低迷。

    就是在这个时候,真理教展露獠牙,拿出了一直积攒的军事力量,开始以极端方式征服以宣传、欺骗、诱惑手段无法征服的聚居地,与同盟军彻底撕破脸,反目成仇。

    自此之后,一正一邪两大组织在中原地区展开了长达多年的对抗。

    因为同盟军行事有底线,有原则,有正义感,一般情况下即使不满济城、鸢城、大东北经合组织之流为了权贵利益残害民众利益,但是考虑到大局,保护初步形成的社会秩序不崩溃,回归以前的野蛮时代,他们的态度与行为相对温和。

    真理教不同,如果给那些人找一个贴切的形容词,那便是“瘟疫”。

    一旦同盟军败北,真理教的邪火必然横扫宇内,为当前大陆格局带来结构性改变。

    无论是济城、宝石城、建康市、21区,还是北方的大东北经合组织,西北方的西方联盟,东南边的江南铁路总工会,西南边的厦航集团与炎黄兄弟会都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幕。

    故而许多势力都会以私密、半公开,及其他复杂方式(比如半商业化交易)为同盟军提供军事物资和生活物资。

    那些势力之所以用这种“含蓄”方式支援同盟军,主要是害怕真理教的报复。

    虽说西方联盟、炎黄兄弟会、21区、大东北经合组织……这些势力都比真理教强大,却也不愿意直面疯子。

    毕竟有同盟军这头猛虎在,就让它跟恶狼斗呗。

    数年前夏启明为同盟军供应了一批军火,消息被真理教得知后,愣是派人进入半岛地区,掳走了夏新。

    而现在夏新又被同盟军的人救出,还拐了同盟军两个妞儿回来。

    另一方面,熊猫人军团的唐副团长做的更加过分,别的势力都是偷偷摸摸给同盟军送东西,他倒好,大张旗鼓地赠送再生针剂,还当众许诺一批海鱼罐头,好像生怕真理会不知道。

    如今可好,这件事被回连才、柴晓农利用,搞出了一个反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