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战锤神座 > 第五百九十三章,平定叛乱

第五百九十三章,平定叛乱

    大势已去,叛军头目阿朗稍一犹豫,立即朝着雷蒙递上了武器,请求投降。

    平叛军队们有些不甘心,可胡安牢记莱恩的指导,见到叛军头目投降,他当机立断选择准许。

    战斗就此结束,在老近卫和本地贵族们的严厉目光中,叛乱农奴们三五成群,一点点地从据点中走出来,下跪投降。

    平叛军队要求很严,除了衣服被褥和一些锅碗瓢盆以外,不允许有任何武器,甚至连锄头、草叉这种疑似武器的都不能有,任何金银珠宝和带有信仰色彩的物品也不允许,全数上交。

    一旦被发现私下夹带,则绝无幸免之理,当场处决。

    这是个非常严厉的命令,但叛乱农奴们听了之后反而松了口气。

    因为要求这么高,命令如此严厉,就不太像是要杀俘杀降的样子了,因为如果骑士老爷们真要杀俘杀降就不会这么麻烦这么多事。

    平叛军队建立了战俘营地,几十个大锅被架了起来,准备给这些叛乱农奴们煮吃的。

    胡安本来打算给叛乱农奴们发放黑面包吃,但是杜林伯爵和拉罗特伯爵立即表示反对,他们认为这些叛乱农奴虽然情有可原,但实在是配不上黑面包,让他们不会饿死就行,再者,让这些农奴们吃得太饱万一他们又有力气反抗呢?

    胡安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俘虏确实不需要那么好的待遇。

    大锅里面煮着粥,这种粥根本就不是军队吃的那种香喷喷的,有油腥味的粥,而是用着陈粮和一些仓库底的杂粮(栗子、干豆荚、橡树果和蕨类植物),加入了一些切碎的菜叶,直接加水煮成的稀粥,不仅没有一滴油,而且还稀得很!

    但这对叛乱农奴来说已经是无上的美味了。

    粥的气味在夏季的空气中飘散,叛乱农奴们闻着这香气几乎腿都站不住,蓬头垢面,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的叛乱农奴们缓缓地聚在一起,除了造反的青壮以外,人群里也少不了老弱病残和妇孺,许多妇女甚至没有衣服穿,无论怎么努力遮挡自己,还是多少露了一些出来,羞愤得无以复加。

    老近卫营地中,叛军头领阿朗被抓到军营里面接受审问,他也很光棍地什么都说了,只是一个劲地祈求胡安不要杀俘杀降,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所有人的命。

    跟随着莱恩一段时间,胡安也学到很多,他表面上看起来十分为难,看着阿朗苦求了很久,这才勉强答应放过这些叛乱农奴。

    就在胡安松口的那一刻,这个叛军头目跪在军营中所有人的面前,哭得泣不成声。

    正好,雷蒙是阿朗的同乡,胡安便让雷蒙压着他先去吃点东西。

    雷蒙带着阿朗来到老近卫军的军营里面找了个地方坐下,因为被上了脚镣,再加上知道自己如果搞事,受难的是外面为数两万的兄弟姐妹们,叛军头领低叹一声,他从雷蒙的手中接过了盛着稀粥的碗:“好久不见……所以,你现在当了老近卫?你带着骑士老爷们来了!带着他们来打败我们了?!”

    雷蒙同样沉默了,昔日的童年玩伴就在面前,那么熟悉,却那么陌生,他们曾经一起玩耍,一起进森林里面采摘野果、一起去小河里面抓鱼,长大之后,也一起给骑士老爷服劳役。

    在那个叛乱之夜,阿朗选择了反抗,而雷蒙选择了逃走。

    不同的选择,铸就了未来人生的道路不同,再见面,雷蒙已经是老近卫,功勋赫赫,身上的半身板甲,矮人的精工长戟,腰间还佩一把剑,皮靴擦得逞亮,哪还有一点农奴的样子?

    “拉克死了。”雷蒙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还记得他么?”

    “他的那两个妹妹呢?”阿朗愣了一会儿。

    “也死了,死在逃难的路上,被野兽人杀的,我和妈妈还有弟弟也差点死了。”雷蒙有些难过地说道:“谁都不是那么容易,阿朗。”

    “……哎,是,谁都不是那么容易,我当反贼,就要被吊死的,你当逃奴,也是要被吊死的!”叛军头目咬着牙:“反正怎么样都要死,不是逃就是反,你活下来了,我也活下来了,这就够了!”

    “阿朗,为什么你会……”雷蒙欲言又止。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一说到这个,阿朗的神情又激动起来,他几乎就要破口大骂:“活不下去了还能怎么样?就要一口吃的都没有还要我们怎么样?看着自己饿死么?”

    脚铐的铁链哗哗地响。

    看着自己歇斯底里的样子,雷蒙突然很庆幸,他很庆幸自己的选择,逃了,逃到莱恩公爵的领地去,从此过上了好日子。

    阿朗也意识到现在面前的不是童年玩伴,而是老近卫,他复而坐下,大口地吃着粥,这动作之猛烈,就好像要讨回一点什么一样。

    吃着吃着,大滴大滴的眼泪就下来了:“好几天了。”

    “好几天?”雷蒙奇怪地问道。

    “我们断粮已经好几天了,每天都要从据点里面抬出一百多个死人。”阿朗哭着说道:“你们的进攻太猛了,打一个地方灭一个,我们平时都是四散活动,哪里有那么多存粮!”

    “……抱歉,但这是公爵的命令。”雷蒙有些不好意思,老近卫第一次感觉到有些羞愧:“我们必须尽快平叛。”

    “公爵?公爵!”阿朗咬着牙,他强忍着怒火:“你就知道公爵,你知道,里昂纳赛的那个公爵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么?!”

    “他诱骗我们原来的领袖,说愿意帮助我们,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很高兴,选择了投降,结果就是那个公爵,他假装要给我们发路费和粮食送我们回家,然后把那些投降农奴们关进山丘里面,进行了一场屠杀!”阿朗双眼血红:“八千人,八千个兄弟姐妹,就被那个公爵杀了!告诉我,雷蒙,那个里昂纳赛公爵现在怎么样了?”

    “他死了,被吸血鬼杀了。”雷蒙知道阿尔德雷尔德公爵在近侍的怂恿下干过杀俘杀降的事。

    “杀得好!公爵都该死!”

    “阿朗!”雷蒙也生气了:“莱恩公爵和他不一样!”

    “这些骑士贵族都一样混账!”

    叛军头目这话刚一出口,营地内的气氛就变了。

    一双双愤怒的眼睛盯着这个叛军头目,一个老近卫走了上来,直接一个巴掌扇在了叛军头目的脸上:“闭嘴,你这个蠢货,别的我不管,如果你不想死,就不要说公爵的坏话,不然你可以试试,我可告诉你,我原来和你一样,是个农奴,在希农河边种地。”

    “我也是农奴!我是夏隆森林的猎户!”

    “我也是农奴!我原来在红鱼村打渔为生!”

    “我是农奴!在公爵征召我之前,我是个屠夫!”

    “我们都是农奴!”

    “没有莱恩公爵,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老近卫们挤了上来,这些从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士兵各个身上气势可怖,阿朗被吓得脸色苍白,说不出话,雷蒙劝了好一会儿,老近卫们这才四散而去。

    “我说过吧,莱恩公爵和他们不一样。”重新坐下,雷蒙接着说道:“在我们那边,莱恩公爵得到所有人的爱戴,所有人,在那里,没有人挨饿,只要勤恳干活,人人都有肉吃,种地就更是了,公爵对我们征收定额税,只要交够公爵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阿朗低声嘟囔了一句,雷蒙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对了,我记得我们曾经援助过里昂纳赛一大批粮食啊!”见到阿朗不说话,雷蒙想起了什么,疑惑地说道:“那虽然都是接近两年储存时限的陈粮,但是解决粮荒应该够了啊!”

    “救济粮?你在说什么胡话,雷蒙。”谁知道阿朗复而嗤笑道,他极尽讥讽地端起勺子喝粥:“别说我们这些叛乱的农奴了,就连那些甘心给骑士老爷们种地的农奴,也没有收到一粒救济粮,这种东西救济的不是我们,而是一些城堡里的骑士老爷吧?!”

    “你不要乱说,我们这些骑士贵族也没有见到那些救济粮。”这时,一个声音从后面靠近,身穿着一套布列塔尼亚伯爵服饰,袖口带着蕾丝花边的拉罗特伯爵靠近,他先是充满着礼仪地点头,微笑着说道:“阿朗先生,想知道那些救济粮去了哪里么?”

    “我怎么知道!”阿朗有些不礼貌地嚷嚷道,不过他的目光来回闪烁,显然还是很感兴趣的。

    “几大船的救济粮被波尔德罗的海神舰队运进了里昂纳赛城堡,原本这批粮食是南方几个公国一起支援里昂纳赛的粮荒的。”拉罗特伯爵笑眯眯地说道:“就在粮食入港的第二天,里昂纳赛城堡的市场上立即开始出售救济粮,售价远低于成本价,没用多久,这些救济粮就被里昂纳赛北方的贵族和商人们抢购一空。”

    “……”阿朗握紧了拳头。

    “自始至终,我们这些旧穆席隆贵族连一粒救济粮都没见到过。”拉罗特的笑容中充满着苦涩:“当然,也不是说一点也拿不到,只是要我们用钱买,我们这些旧穆席隆人一向被这样排挤,见怪不怪了。”

    听到拉罗特伯爵现身说法,围观的老近卫们余下一阵叹息,大家都是农奴出身,自然也知道骑士老爷们爱玩的一些花样,许多人也更是感叹幸好是莱恩公爵,幸好是他。

    无论如何,随着这最后一股叛乱农奴的覆灭,里昂纳赛南方的所有叛乱已经被全部平定。

    和平终于降临了。

    …………我是莱恩公爵好的分割线…………

    旧世界,布列塔尼亚,格拉摩根伯爵领,莱恩的伯爵城堡。

    “哦豁,真是笔意外的收获!”莱恩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浏览着前线发来的战报,他连连点头,神色很有些高兴。

    这次平定穆席隆旧领的叛乱,从这些叛乱农奴的辎重和个人行囊里面,收集来了大量的金银珠宝,统计下来足足有七千多金克朗。

    这些叛军劫掠了多年的存货都在这里了,显然,这一大笔钱引起了许多本地贵族的觊觎,最近不少贵族都来找莱恩求情,表示这些钱都是那些叛乱农奴从他们那里抢去的,希望莱恩能够发还给他们。

    这实在是想多了,既然自己守不住,就不要怪我不给。

    莱恩大笔一挥,将这一大笔金银下了定义“缴获”。

    除了响应最快,亲自率领麾下骑士协同参战的杜林伯爵和拉罗特伯爵一人拿了一千金克朗以外,剩下的这笔钱要被用来安置流民和投降的叛乱农奴,恢复生产还有控制局势,这样,莱恩就不用额外再从自己的小金库里面掏钱来解决这些问题了。

    总体来说,这次平叛是成功的,而且作为老近卫建立之后的初战,这一仗必须赢,而且正如莱恩所愿,这一仗开始树立了老近卫不可战胜的印象。

    这对莱恩后面的计划来说很重要,作为他的门面和他一手建立的军队,老近卫必须要同时具备强大的战斗力,坚定的战斗意志和常胜的心态。

    所以莱恩选了叛乱农奴作为老近卫成立的第一仗。

    老近卫确实精锐,也确实跟着莱恩一路走来打过胜仗无数,但是莱恩深知,不能因为这支军队精锐,这支军队作战经验丰富,这支军队配给好,就可以随便浪,否则的话。

    就是高粱河驴车最速传说的故事。

    那只开国之后先后覆灭了数个国家的铁军被当场打断了脊梁骨,自此之后,面对北方的军队再也没有了任何心理优势,尽管这一仗的损失并不算很大,可失去的远远不是几万人的伤亡那么简单。

    之后的雍熙北伐便是恶果的延续,被吓破胆的赵二把赵大留给他的二十几万禁军精锐捐了个七七八八,然后在君子馆之战中,再次指挥失误的赵二把禁军的最后一点精锐也全送了进去,自此,赵大立国之初所培植的所有禁军精锐全军覆没,从此再也不敢奢望收复燕云。

    莱恩心想后面也不怪赵二开始混日子和拼命地向文人妥协,因为军队已经没有了,如果再不把文人舔得高兴一点,说不定有天皇帝就换人当了,而且众所周知的是,赵二的法理正统性是有问题的,他不是强宣称!文人可最喜欢拿这个做文章和搞事情。

    (顺便吐槽一句,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武将才完全被压制,重文轻武格局被彻底钉死,赵大时期,武将还是有较高的地位和一定的自主权的。)

    那么莱恩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莱恩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在高粱河之战中大获全胜,成功收复燕云(穆席隆)的赵二!

    此时,整个王国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反对他和胆敢出来反对他了,甚至当他将手伸向坚不可摧的贵族制度时,两位旧穆席隆的伯爵也只能咬着牙答应。

    因为容不得他们不答应,否则多得是人想要上来当伯爵。

    不服憋着!

    但莱恩知道自己依然需要小心,只需要一场失败,一切就会倒退回原样,他数年的苦心经营会付之流水。

    仔细思考了一会儿,黑暗精灵却从外面进来了:“主人,莫吉安娜殿下从库罗纳回来了,她说有事要和你商量。”

    “莫吉安娜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