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惟吾逍遥 > 第五百五十六章:挡箭牌?

第五百五十六章:挡箭牌?

    罪狱洞天,千流真君依旧在讲述她这些年来的经历当然,重点放在九霄魔主传承之上,毕竟她很担心自己要是水多了其他内容会惹恼两位剑尊。

    林昭行与凌云起二人原本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然而听得千流真君讲述,却仍是忍不住心中大骇。

    待千流真君最后说完,两人皆是神色凝重,他们都意识到,这件事情远不是他们现在可以处理的。

    “你且在此地等候,本座会再来找你的。”

    林昭行说完,便带着凌云起离开了。

    千流真君虽然遗憾自己现在还是不能离开,然而林昭行的话无异是一层许诺,至少她短时间内没有生命危险。

    心弦紧绷如此之久,此时终于放松下来,千流真君顿时便觉得一阵疲惫,忍不住抚额轻叹。

    事情究竟为何会发展到如今这一地步呢?

    千流真君真是发自内心地感到迷茫。

    年少无知时,她也曾看过一些话本,里面的主角人物无不是天纵之才,或是天赋过人,或是心性了得,又或是气运惊人,得到机缘之后,更是个个一飞冲天。

    可看看她,机缘是得到了,平白多了一个魔道巨擘的大仇人,还帮残魂报仇,报个鬼哟!

    在炼神宗混了几十年,好容易有了点地位,结果呢?炼神宗倒台了!

    只要想想,千流真君都为自己感到心塞,难道她的气运真的就这么差?

    这注定了是一个无解的题。

    “算了,不想了。”千流真君靠着墙壁,“好累啊……我要睡一觉……”

    原本林昭行是打算看看这些俘虏的情况,有机会的话就收服几个为剑宗所用,奈何找上的第一个,就给爆出一个惊天大料,两人这时候是什么心情也没了。

    “景元,此事你以为有几分真,几分假?”

    凌云起思索片刻,便道:“此人所言,大体为真不过,却是她所以为的真实!”

    “哦?”林昭行眸中光芒一闪而逝,“不妨仔细说说?”

    凌云起也并不是个喜欢故弄玄虚之人,直接便道:“她只是以为她得到了九霄魔主的道统传承!”

    “九霄魔主是何许人也?那是一个放荡不羁、傲视群雄的盖世枭雄,凶名遍传天下,即便是太华仙宗的镇宗功法,他想要便抢了,更不要说之后为了修炼《道心种魔神录》还杀了多少道门中人。”

    “如此凶人,不论到了什么时候,挑选传人都会慎之又慎,若是没有遇到适合的人选,恐怕宁可道统失传。”

    “可方才那位千流真君,固然聪颖机变,但其心不定,性子更……”凌云起摇摇头,“虽然算得上不错,可还远远配不上九霄魔主的传承!”

    “如果是我,无论处于何种情况下,都不可能将道统给她。”

    林昭行道:“她确实有九霄魔主修行的心法。”

    “不过是修行的心法罢了,难道真的能代表道统传承?”凌云起摇摇头,“道统传承,可从来不能含糊,也从不仅限于修行的心法心得!”

    林昭行笑道:“确实如此,只怕此人不过是九霄魔主残魂布下的挡箭牌,为真正的魔主传人吸引注意力。”

    “她的身份如何不重要,但是她说的这件事情却很关键。”凌云起却笑不出来,“九霄魔主残魂告诉她,他的仇人是天魔宫之主;当年九霄洞天出现的地方,正是迷踪海之上,那一神秘势力所在之地!”

    “那神秘势力的首领,一位大乘老祖,实力惊人,同境界内以一敌五不落下风……”

    林昭行闻言霍然色变,“你的意思是……”

    “这样一位强者,以往竟然从不曾听说过,不是很奇怪么!”凌云起缓缓道,“只说明……他有一个明面上的身份!他……会不会是天魔宫之主?”

    这一猜测无疑是合情合理的,但关键就在于没有任何直接证据。

    需要说明的是,“天魔宫宫主”与“天魔宫之主”并不是一回事,前者就好像林昭行之于剑宗,而后者,则指的是天魔宫的最强者!

    天魔宫最强者是谁?许多人也许会说是岳陵魔主,六劫散仙的实力。

    但是凌云起也是到了今天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岳陵魔主从未在任何场合宣称自己是“天魔宫之主”这固然可能与他本人性格有关,但或许……也是因为他知道天魔宫其实还有人比他更强?

    真真是细思极恐。

    林昭行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默然无语,心中则是震惊不已。

    “这件事情……需要立刻禀明修源剑仙!”林昭行一锤定音,“我需要回剑宗一趟。”

    “大师兄,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凌云起不得不提醒,“上次你曾提起,修源剑仙近日可能带人去仙缘秘境……或许,他们已经动身,而我们现在回去,根本找不到人!”

    被凌云起提醒,林昭行不禁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看来,只能等他们回来再说了。”

    “事关重大。”凌云起又道,“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万一被传了出去,恐怕又生事端。”

    两人皆是忧心忡忡。

    但林昭行却又没有凌云起更加忧心,因为他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方才千流真君说她是七十五年前进入了九霄洞天才获得传承的……如果他没有记错,景纯在七十五年前正好游历在外!

    而且恰恰是在九霄洞天现世之后不久,她才重伤而返,然后便去荒陵域待了几十年。

    以往,景纯去了什么地方游历,总会与他们几个师兄弟说起,但这一次她没有……

    凌云起不禁又想到当年九霄洞天现世之后,市面上曾流传的许多小道消息,有说九霄洞天就是师妹开启的。

    当时他虽然觉得很有可能,但到底也只作笑谈,现在看来……他竟然猜对了?

    “如果千流真君并没有真正获得九霄魔主的传承,那获得传承的人,会不会……”

    凌云起感觉自己简直要操碎了心,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如果师妹真的接受了九霄魔主的传承,事情爆出去,在如今这个大环境下,她该如何在正道立足?又该如何解决“找天魔宫之主报仇”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凌云起心念电转,忽然道:“不如这样吧,我先回宗门一趟,若是修源剑仙还未行动,便将此事告诉他;若是他们已经出发,我便在宗门内等待几日,想来他们这次仙缘秘境之行,也不需要太久时间!”

    林昭行也觉得这办法很好,但他可没有忘记凌云起可是处理公务的一把好手,要是走了,事情岂不是都落在他头上了?

    “你走可以,你手下那几个真君要留下来。”

    凌云起顿时黑线,怎么感觉同门都变得如此懒惰!一定是景纯开了一个坏头的原因!

    “都拿去都拿去。”

    与林昭行说过之后,凌云起立刻乘坐传送阵,回返剑宗。

    林昭行看着他离去,却是若有所思。

    他并不是一个蠢笨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坐稳剑宗掌门的位置。只是他的性子不像凌云起,更没有凌云起那种近乎偏执的掌控欲,很多事情他看破,但从不说破。

    凌云起因为九霄魔主之事想到了墨天微,难道林昭行就想不到吗?

    他知道,但他并不说,一是因为他信任墨天微,知道一个九霄魔主的传承不会让她改变正道的立场,所以根本不用太在意;二是因为,他知道凌云起一定会急着去处理这件事情,他只需要静静等着就行。

    当老大的从来不用事必躬亲,他的沉默不代表想不到,而是默许。

    “还是想想等回去该给师妹带什么礼物吧!”林昭行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剑宗。

    孔羲站在一口飞剑上,俯瞰着下方剑宗的山川景致,这一切都如此熟悉,但却到底有些地方不同了也对,都已经过去八十年,有些变化也很正常。

    他刚刚回到剑宗,凭着墨天微的印鉴,即便如今是战争时期出入严格许多,他也没有受到阻拦。

    心中虽然有着万千思绪,但孔羲表面上却是十分平静。

    即便远在极北雪域,他也早早听闻主上继任灵星峰首座的事情,因此这一次回来,他首先去的自然是灵星峰。

    天幕之下,大雪纷飞,这是灵星峰的特色景观,孔羲曾经对此很感兴趣,不过在极北雪域待了那么多年,现在看到雪简直有种生理性的呕吐**。

    他将印鉴掷向灵星峰,以期墨天微感应到禁制的波动,好将他放进去。

    然而印鉴又飞了回来,顺带着还带回来一句话“闭关中,诸事勿扰!”

    孔羲酝酿了许久的心情顿时被这一句话给全毁了。

    “竟然闭关了……”孔羲也是很无奈。

    跟在墨天微身边多年,他自然知道自家这个主人是什么性子,出门在外那是跳脱得不行,什么都做得出来;可一旦要闭关,往往没有个三年五载别想出来。

    难道他要在此等上几年?

    孔羲心中犹豫,他怕的是时间不够,更怕最后只能匆匆见墨天微一面,此后再见,便是陌路!

    正当他纠结的时候,天外忽而飞来一道遁光。

    孔羲下意识地看去,便发现遁光竟落在他身旁不远,待遁光敛去,看见那张脸,他顿时心中一凛凌云起!

    凌云起扫了孔羲一眼,顿时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孔羲乃是一位可以化形的大妖可为何这位大妖,化形后的面容竟与师妹如此神似!

    他心中不满至极,妖族化形向来都是由他们自己,这妖族难道不知道撞脸在修真界也是一大忌讳吗?

    不过,凌云起到底心机深沉,稍一联想,再看见他手上的印鉴,顿时猜出此妖身份来。

    “你是孔羲?”他的语气十分冰冷。

    虽然孔羲已经今非昔比,然而面对主人的师兄,他还是有点硬气不起来,此时躬身一拜,“孔羲见过景元剑尊。”

    “哼!”

    凌云起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张脸不顺眼,不过好歹师妹挺喜欢这只妖物,他也不好随随便便就处置了,因此只是冷哼一声,便不理会了。

    他发出一道传讯,想要进灵星峰询问墨天微九霄魔主之事。

    可惜,结果还是一样的,他也只得到了墨天微一句“闭关中,诸事勿扰”。

    “闭关了?”

    凌云起心中急切,但墨天微闭关,他不可能闯进灵星峰,只好耐着性子,打算先去看看修源剑仙出发了没有。

    不过在走之前,他注意到孔羲还在一旁发呆,想了想便道:“景纯既然在闭关,你且去九天峰住下,小白也在,你们多年不见,想来也有许多事情要谈谈。”

    孔羲谢过凌云起,便往九天峰的方向去了。

    凌云起注视着孔羲离去,心中总觉得这个孔羲与多年前那只杂毛孔雀实在极不相似,十分古怪。

    不过现在他有许多事情要忙,暂时没时间管师妹手底下一只灵兽,因此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去了琅洞天,果不其然,修源剑仙一行已于昨日便出发前往仙缘秘境。

    凌云起叹了口气,只觉得最近真是诸事不顺。

    “算了,还是先想想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吧……”

    万剑峰恢弘的大殿之中,凌云起坐在桌前,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另一只手轻轻敲着桌面,他的视线却并没有落到书上,而是毫无焦点。

    “景纯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我,肯定是有不能说的理由。等她出关,我也不能直接询问,而是要旁敲侧击,最好能知道她的打算。”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除了大师兄,不能让别人知道,即便是宗门大能也不行。”

    凌云起深知,宗门内并不是谁都看他们这一代真传弟子顺眼,更不是没有那些正直到近乎迂腐的人……

    师妹若是与九霄魔主扯上了关系,肯定有人会以此为借口诬蔑于她,甚至还会牵连到师尊。

    要知道,师尊在宗门内的人缘也不咋地,毕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