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圈套男女 > 第725章死亡呼唤

第725章死亡呼唤

    萧博翰的眼睛开始眼花,随后看不见东西,有种世界离自己远去的感觉,整个人被子弹推得失去了平衡,他翻身掉下了桥,在腾空的时候,很多人都惊呼起来,但萧博翰已经听不到那些叫喊的声音了,更听不到其中一个他醉熟悉的蒙铃的叫声。

    夜色中,蒙铃在桥上拼命呼喊,她根本都顾不上去看一眼那些枪击萧博翰的歹徒,也没有时间去阻止他们的快速离开,蒙铃只是顺着大桥的栏杆跌跌撞撞地四处寻找,但桥下一片黑暗。

    萧博翰手下的其他人也都冲了出来,但对方在看到萧博翰中弹落水之后,还不恋战,反身上车,一阵轰鸣声,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他们有的人也像蒙铃一样,开始顺着栏杆找人,有的人开始给鬼手,全叔打电话,还有的人在给110打电话,整个场面异常纷乱,没有人注意到蒙铃,因为除了蒙铃之外,还有很多路上的车都停住了,车上很多人也在顺着大桥的乱干往下看着。

    几分钟之后,蒙铃就清醒了过来,她反身跑回了出租车,对早就吓的目瞪口呆的司机说:“快过桥,顺着河堤往下游开。”

    这是蒙铃唯一想到了办法了,在和萧博翰多次前来钓鱼中,蒙铃对柳林河的地形早就熟悉了。

    司机愣愣的看着蒙铃,在蒙铃又一次发出了大声的命令后,他才慌慌张张的启动了小车,过了桥,在河提上往下游开去。

    其他的几个萧博翰的保镖也反应了过来,他们也都是老柳林市的人了,知道那里水浅,那里平缓,?猴就带着几个人一起,也跟上了蒙铃的车,往下游开去。

    他们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蒙铃,她正站在河中四处搜索着,?猴等人看了蒙铃,都是大吃一惊,?猴喊了一句:“蒙铃姐,你怎么在这?”

    蒙铃头都没回的说:“人散开,注意河流,这里水很浅,水流的速度没有我们快,我们往前搜索前进。”

    所有人都顾不得相互招呼,也顾不得问蒙铃最近过的怎么样,为什么下山,大家都逆流而上开始找人了。

    河岸上两个汽车都打开了大灯,帮着他们照着水面,往回走了十几米,在微弱的星光下,蒙铃看到了水面漂浮的萧博翰了。萧博翰飘在水利,身上的衣服撕扯的稀烂,头磕在一块石头上,血泊泊的不断流出,而肩头上也有一处枪伤,周围的河水也染成红色。蒙铃抱起乐天,流着泪大声喊着萧博翰的名子,萧博翰一点反应都没有。

    ?猴等人也都聚了过来,?猴一把抱起萧博翰,就冲上了河提,跳上车往市里开去.........。

    在市医院的走廊上,?猴抱着萧博翰疯了一般喊道:“大夫,大夫,救人!”来到急救室门前,?猴一脚把门踹开闯了进去,把房间里正在做手术的医生和护士都惊呆了!一个医生惊魂未定地走上来说道,“我们这里正在进行手术,你能不能先出去到门诊检查一下我们再做处理?”?猴眼一瞪吼道:“现在就抢救,要不我会杀了你们!”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亡命之徒,医生们面面相视不知该如何处理。“快救人呀,还愣着干什么!”?猴是真急眼了。“好好好,你先把伤者放到这张手术床上,我们马上抢救!”为首的主治医生紧张地说道。急救室有两张手术床。主治医生吩咐马上再叫几个医生护士进来,同时开始抢救。?猴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手上的血把脸涂抹的更加狰狞,像一个凶神杵在那里,看得一屋子人胆颤心惊!蒙铃也跟了过来,她一点都没有想到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在逃的通缉犯,她已经吧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了。

    蒙铃一直在流泪,直到全叔,鬼手等人赶来之后,蒙铃还在流泪,后来人是越来越多了,历可豪,雷刚,小雯都来了,这才有人注意到了蒙铃。

    秦寒水赶忙吧蒙铃拉到一边对她说:“你怎么下山了,快离开这里,一会警察就要过来。”

    蒙铃坚决的摇摇头说:“我不走,我就要在这等着,我要等萧博翰醒来。”

    鬼手和全叔也过来劝蒙铃,让他赶快离开,但都没蒙铃拒绝了。

    大家也知道蒙铃和萧博翰的感情,只好无可奈何的警惕的注视着四周,一点情况有变,就必须强制掩护蒙铃离开这里.....。

    医院的特护病房里,萧博翰还在昏迷着,嘴上带着氧气罩,身上插了好几根管子,床头上心电仪屏上波峰起浮不定,发出嘟嘟地响声。病房里蒙铃,全叔,鬼手,雷刚,秦寒水,小雯都在,个个脸色沉重,默默关注着躺在病床上的萧博翰。

    后来全叔接到了公安局蒋局长的电话,他问萧博翰在哪里,自己要过来,全叔告诉了他地点,然后把蒙铃强行带离了萧博翰的病房,在一个没有人住的病房让蒙铃呆着,几个兄弟和秦寒水就在哪里陪着蒙铃,免得她克制不住自己,又跑回来。

    蒋局长到了之后,把医院院长叫了来,说萧博翰是他的好朋友,叮嘱院长要全力抢救萧博翰的生命,院长频频点头。接着,蒋局长又把?猴等随同萧博翰一起出去的几个弟兄都叫了过来,带着两个刑警,对他们一一问了当时出事的经过,蒋局长眉头越拧越紧,这是一次典型的蓄意谋杀!雷刚和全叔在悄悄耳语着,一脸的焦虑,担忧着萧博翰能不能度过这一关。鬼手是两眼紧盯着心电仪,心里紧张地乱跳。

    这时,房间的门被撞开了,唐可可突然出现,她哭喊着萧博翰的名子,抓住历可豪的胳膊哭喊道:“可豪,萧总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历可豪茫然的摇摇头,唐可可就扑到床边,抓住萧博翰的手喊着萧博翰的名字,声声泣泪。

    雷刚过来扶住摇摇欲倒的唐可可,含着泪说,“人还在昏迷,医生说大脑受了重创,还没度过危险期。”

    唐可可看着萧博翰苍白的脸庞,那熟悉地眼睛此刻紧闭着,浓黑的眉毛紧皱,有微微的抖动,好像在挣扎着什么。

    “博翰,我来了。别吓我好吗?听见我的呼唤吗?睁开眼睛呀你!”唐可可哭喊道,泪已决堤。

    她把萧博翰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眼睛发呆地望着萧博翰喃喃说道,“白天你不是还好好的吗?你醒过来看看我呀。我们大家都在你的身边,博翰,别再睡了好不好?”

    泪水无声的流下,从萧博翰的手掌上渗了出来……。

    屋里的人都被这个痴心女子的眼泪深深打动,眼睛都湿湿的,默默地看着她,心里都在想人生如此,是不是当无憾?鬼手把?猴叫到外面走廊上,嘶哑着嗓子说道:“看清楚是谁下的手了吗?”

    ?猴咬着牙说:“我感觉那个枪手很像是永鼎公司的颜永,虽然她带着面具,但我还是能看出他的身影。”

    “你刚才给警察说了吗?”

    “说了。”

    鬼手阴冷的说:“?猴,这事既然你我都明白是谁下的毒手!你我兄弟要给萧博翰报这个仇!”

    ?猴道:“大哥,你说,我?猴把这命豁出去了也要给萧总报仇!”

    “好。这里有全叔他们在,你我兄弟这就去摸摸苏老大的情况,找个机会干掉这个畜牲!”

    鬼手回到病房,向其他人交待了一下,让他们在这里盯着配合医院全力抢救萧博翰,说他和铁手出去有事要处理一下。

    蒋局长看出鬼手情绪不对,上前去对鬼手说道:“鬼手,你不要冲动乱来。我会派人去调查了解处理这事。你就在这里好好照顾萧博翰。”

    鬼手一笑说道:“蒋局长,你放心。我知道这事该怎么做!”

    说完就走了。

    在苏老大郊外的别墅客厅里,苏老大也在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客厅里的等离子大屏幕电视上,正在播放着萧博翰遇刺的现场报道“在我市郊区柳林河大桥上,刚刚发生了一起枪击案,造成一人重伤,伤者正在医院抢救,枪手开车已逃逸,公安部们正在加紧追查。”

    苏老大嘴角露出了一点算是安慰的笑容,看来萧博翰这次不死估计这辈子也要在床上度过了。跟我斗?我让你生不如死!他心里恨恨想到。

    门很快就开了,永鼎公司的智囊人物沈宇 走了进来,他来到苏老大的身边,低声说:“苏总,局子里的人正在调查公司所有车辆这几天出车的情况,好像对颜永也展开了调查,你看是不是让颜永出去躲躲,避避风头?”

    苏老大眯着眼,摇摇头说:“躲什么?一躲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就在这里待着,看他们有什么办法!颜永只要咬住晚上在别墅打牌,又那么多兄弟作证,量他警方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