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50.囚笼重启

50.囚笼重启

    “真冷啊。”

    伴随着一声抱怨,刚刚完成了某项秘密任务的龙法师罗宁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他踩在地面的积雪上,看着周围已经被晶莹的寒冰彻底覆盖的冬日神殿,这里看上去原本应该是一座雄伟的泰坦宫殿,就算隔着那晶莹剔透的,如玻璃一样的万年寒冰,罗宁依然能看到那宫殿上绘刻的神秘图景。

    那些壁画似乎在描述一场战争...一场守护者与上古之神的战争,其中还有很多元素生物的影子。

    “嗯,这应该是描述主宰之战时的场景,没准这神殿的主人,应该也是那场宏伟战争的参与者之一。”

    罗宁背负着艾露尼斯.护法者之杖,站在那寒冰前方,一边看着眼前的壁画,一边摩挲着下巴,在他身后,新达拉然的法师们在紧张的布置着特殊的防寒结界,根据联军的守护者盟友艾隆纳亚女士的警告,在眼前的冬日神殿里矗立的,是寒霜之王、霜巨人的神灵霍迪尔,那是一个掌握着绝对零度的寒冰魔法的巨人守护者,是一个极度难缠的魔法使用者。

    那也是法师们必须解决的对手...而且新达拉然的法师们,对于冬日神殿中存放的守护者魔法典籍也非常感兴趣,他们不会允许其他人插手其中的。

    “罗宁,你也来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龙法师身后响起,让罗宁回过头。

    在他身后,在传送门光泽的闪耀之间,穿着火红色凤凰长袍,戴着一顶烈焰王冠,俊美如画中人一样的太阳王凯尔萨斯.逐日者正在对他打着招呼,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凯尔萨斯身上留下痕迹,他依然如十几年前一样英俊而温和。

    不过这位太阳王近年来蓄起了胡须,让他看上去在俊美之外,又多了一丝稳重的气质。

    这大概是和凯尔萨斯陛下在去年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有关系,那是太阳王和自己的王后兰娜瑟尔的第一个孩子,是一个有逐日者家族正统血脉的男孩,王子出生的消息当时让整个高等精灵文明为之震动,包括暗夜精灵在内的所有文明都派来了使者,甚至包括远在东部大陆的联邦。

    那是一件真正的喜事,它代表着逐日者王朝的统治又一次稳固了下来,甚至让王党和议会之间的分歧都被弥合了很多。

    “真是荣幸,凯尔萨斯陛下!”

    龙法师彬彬有礼的对太阳王微微俯身,作为常年生活在菲拉斯荒野的**师,罗宁和凯尔萨斯之间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

    “我知道达拉然邀请了一位重要人物前来奥杜尔为他们站台,没想到他们居然请动了您...我很好奇,那些老古板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请到太阳王这样的大人物为他们出面办事呢?”

    罗宁说话的语气很轻松,其中充满了对达拉然六人议会的某种不满,不过这质问当然是开玩笑的性质,因为他已经从吉安娜那里知道了,关于六人议会重新邀请凯尔萨斯陛下加入达拉然的消息,也就是说,现在的凯尔萨斯.逐日者,没准已经是六人议会的议员之一了。

    但出乎罗宁所料,太阳王并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很坦然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达拉然的邀请我已经拒绝了,你真的以为一位尊贵的太阳王,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半官方性质的组织吗?不不不,我真正要守护的国家就在那里,我的人民就在那里,我拒绝了六人议会的邀请,但我推荐了我的一名王室**师前去任职,而作为交换,我得帮助达拉然解决现在这个麻烦。”

    “哦?是罗曼斯大师吗?”

    罗宁面色诡异的问到:

    “如果是罗曼斯大师,那么六人议会应该敞开怀抱欢迎才是,怎么还会要求你帮他们做一件事情...难道,你举荐了一位无名小卒?”

    “倒也不是...”

    太阳王注意到了罗宁背后背负的法杖,那根法杖含有低调但却纯粹的力量,不过它现在的外形很...嗯,很傻,就像是一个被雕刻成滑稽的绵羊脑袋的法杖,甚至在那法杖的羊头雕饰之下,还有个惟妙惟肖的铃铛,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就像是罗宁真的砍掉了一头可怜绵羊的脑袋,然后把它悬挂在法杖顶端。

    这东西似乎是在故意抹黑罗宁的形象,但太阳王毕竟是个注重自己风度的人,因此他并没有立刻点明这个问题。

    “是艾萨斯。”

    “艾萨斯.夺日者?你在开玩笑吧?”

    罗宁听到这个名字,便瞪大了眼睛:

    “那个二流的施法混蛋有能力进入六人议会?我的天,你这完全就是在羞辱那些老古板,怪不得他们会让你来这里处理这个大麻烦...看来他们也生气了。”

    “艾萨斯法师的能力,嗯,确实稍有欠缺。”

    太阳王耸了耸肩:

    “但他是个很忠诚的魔法卫士,我很信任他,我也不需要他做出什么伟大的事迹,我只需要他待在六人议会里,作为我的代表,仅此而已。说起来,你这法杖...让我想想,它应该叫艾露尼斯.至尊之杖,对吧?为什么它会显化成这么...这么与众不同的样子?”

    “它呀。”

    罗宁一脸晦气的将那羊头法杖从背后取下来,在空中甩了甩,龙法师非常不满的说:

    “它被迫服从于我,但它很不愿意这么做,所以它就故意变成这个滑稽样子,来嘲笑我,或者说,让每一个看到这法杖的人嘲笑我,这法杖本身就是一个混蛋,你知道吗?不过它确实挺好用的。”

    “咳咳,两位**师阁下,陶土议会的大萨满大地之怒长者已经到了,他在询问我们,是不是可以打开冬日神殿,与寒霜之神霍迪尔交战了?”

    就在两位捻熟的**师聊天的时候,一位达拉然的高阶法师低声询问道:

    “两位做好准备了吗?”

    “当然。”

    太阳王凯尔萨斯陛下抽出自己腰间跳动着凤凰烈焰的传奇长剑,他的手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在那火焰的嗡鸣中,他对身后的高阶法师点了点头:

    “打开它吧,我也很想看一看,远古的神灵...到底有多么强大。”

    在他身后,罗宁也拄着那滑稽的羊头法杖跟在太阳王身后,就在冬日神殿的寒冰剥离,缓缓开启的那一刻,凯尔萨斯突然问道:

    “我听说,吉安娜**师阁下,最近身体稍微有些不适?情况严重吗?”

    这个问题让罗宁的眼睛眨了眨,他故作轻松的说:

    “不!没有什么大碍,吉安娜只是太劳累了,她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已经从命运的茫然中苏醒了,她很快就会返回自己的家里了,不需要担心她了。”

    在距离已经打成一锅粥的生命温室和冬日神殿并不遥远的一处神殿里,扣着钢盔的布莱恩.铜须和穿着臃肿防弹衣的周卓带着一群影踪派的高手们溜了进来,这一路上充满了各种各样古怪的机械造物,但对于武技娴熟的影踪派高手们来说,这么点机械造物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麻烦。

    而在进入这个充满了机械科技,充满了运动的齿轮与跳动火花的神殿之后,这群武技大师们却意外发现,这个空旷的神殿中并没有存在一个发疯的守护者,相反,这里只有一辆很眼熟的金属战车。

    “咦,这不是我们在前厅战场上打垮的那辆战车吗?”

    布莱恩绕着这头显得更精密更紧凑的战车走了几圈,他伸手摘下钢盔,挠了挠头,然后左右看了看,很快,在这个安静的大厅里边缘,他就发现了一个镶嵌在金属墙壁上的大红色按钮...和人头一样大的按钮,想忽略都难。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红色按钮上方,还用歪歪扭扭,狗爬一样的泰坦语写了一行大字:

    “千万不要按这个按钮!”

    那行大字就像是一个刺眼的警告,但在看到这行字的瞬间,布莱恩内心那无法压抑的好奇心便又一次爆发开了,一起爆发开好奇心的,还有抓着一把单手剑,显得有些畏惧,但又有些躁动的游学者周卓。

    “你说,这个按钮是干什么用的?”

    周卓对身边的布莱恩眨了眨眼睛,老矮人的手指跳动了一下,但很快就被自己的另一只手狠狠的抽了一下,他抱着钢盔,低声嘟囔道:

    “我不会按得...别问了,我不会...”

    “唰”

    一只毛茸茸的手放在了按钮上,周卓挣扎着,他就像是在劝说自己一样:

    “你看,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拯救这座泰坦之城,是为了干掉那个上古之神,但封印没办法解除,必须找到这神殿的主人,但它现在不见了踪影,也许,也许只要按下去,它就会出现的!所以,我们应该按下去!这个世界在等待着我们拯救它,我们不能犹豫!”

    “嗯,你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

    布莱恩皱着眉头,片刻之后,他也把手放在了那按钮上,他对周卓说:

    “那我们,按一下?”

    “嗯!”

    熊猫人点了点头,然后非常严肃的强调道:

    “只按一下!”

    “好!就按一下!”

    矮人也点了点头,两个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一起倒数道:

    “3、2、1!”

    “砰”

    大红色按钮就那么被按了下去,就像是某一个机制的启动键一样,在按钮按下的瞬间,在这神殿周围,上百个喷射口被同时启动,一股股灼热的能量烈焰就像是火焰幕布一样,将整个神殿都包裹了起来,让那些警惕的熊猫人武僧们在一瞬间就组成了防御的阵型。

    而就在这整个神殿开始轰鸣作响的时刻,一个尖锐的声音在神殿里响起:

    “啊!我不是都说了嘛?不要按那个按钮啊!现在整个奥杜尔都会在20分钟之后自爆!这还让我怎么做实验啊!!”

    那是一个从空中跳下来的,造型古怪的机械侏儒,它全身上下都布满了各种精密运转的零件和齿轮设备,在它那圆圆的脸上,还有两道黑色的机械眉毛,以及两块宝石一样的眼睛,不过那眼睛中虽然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但却无法忽视其中那跳动的混沌。

    这代表着,眼前这个机械侏儒的守护者的思维,也被上古之神的力量侵染了,但从它那活跃而滑稽的行动却能看出来,它还保留着一丝理智。

    也许...这个守护者,不需要战斗?

    “您就是伟大的机械守护者米米尔隆吗?”

    布莱恩大着胆子走上前,看着那个站在金色战车上骂骂咧咧的机械侏儒,他用泰坦语说到:

    “呃,我叫布莱恩,他叫周卓,我们是来拯救奥杜尔和世界的,您能打开封印,让我们进入最后的殿堂吗?”

    “呃?”

    矮人的说法让烦躁的机械侏儒守护者那滑稽的黑色钢铁眉毛向上挑了挑,这个机械侏儒停下了手里的扳手,它盘坐在金色战车上,它看着眼前的血肉生物,片刻之后,它用自己的钢铁手指,打了个响亮的响指:

    “你们想要净化腐蚀?你们想要拯救奥杜尔?说的挺好,但你们有这个实力吗?让我先来检测一下你们的智慧吧!”

    在米米尔隆充满金属质感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副蓝色的光幕出现在了周卓和布莱恩眼前,上面画满了各种各样让人头晕目眩的工程学图文,如果不是专业人士,看这玩意就像是在看天书一样。

    “啊哈!”

    米米尔隆叉着腰,站在自己的金色战车上哈哈大笑:

    “还有20分钟,呃,不不,19分钟,整个奥杜尔就会在我埋藏的巨量炸药之下被炸上天,你们想要拯救它?很简单,这是10道工程学的题目,代表着对你们这些血肉生物智慧的考验,但它对于你们的智慧来说太困难了,所以我给你们降降标准!”

    “19分钟之内只要能解出一道题,我就停下自爆程序!解出2道,我就把封印符文教给你们!解出3道,啊,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我就帮你们对付尤格-萨隆!”

    “看啊!我其实不需要你们!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的最终决战兵器!”

    米米尔隆得意的拍了拍身下的金色战车,这个神经质的机械侏儒用一种嘹亮的声音高声喊到:

    “膜拜我无敌的发明吧!沐浴在它的荣光中吧!就是它!我潜心研究了这么久的成果!v0-l7r-0n武器平台!我叫它战神金刚!这可不是为你们准备的...尤格-萨隆,才是它真正的对手!”

    “现在,解题吧!留给你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而面对着那十道如同天书一样的题目,老矮人翻着白眼,从腰后取出通讯器,对外界的联军首领高喊道:

    “见鬼的!把黑索那个疯子给我送来!快!还有格尔宾.梅卡托克!让他也来!”

    “我们只剩18分钟了!我需要这个世界最聪明的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