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死亡救援 > 第096章 约会

第096章 约会

    或许从没流过眼泪,当泪水流下的时候凤九天明显惊讶了一下后,随后连忙用手捂住嘴,极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凤九天绝望的悲伤如泄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可在我眼里现在的她才像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女人。

    “我们换个位置!”这时安北陌忽然对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凤九天说道。

    凤九天一时没明白过来,安北陌也不浪费时间解释。她把狙击步枪交给后面的吴婧姗,然后从下面挤着凤九天钻了上来。

    这么窄的缝隙安北陌居然真的挤了过来,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简直都不敢相信。

    安北陌和凤九天都很苗条我承认,可那么小的空隙,就算我一个人钻过来都要费点劲,何况是两个人错身而过。难道女人身体都能柔软到这个程度吗?

    安北陌和凤九天换过位置之后继续往上爬,看样子竟然还想挤到我的跟前来。

    我猜到她是想来帮我,可这么点地方也就够我转个身的,哪有地方再容下她啊?

    还没等我阻止,安北陌先对我说道:“你的脚踩后面那块石头,给我留个地方。”

    “你上不来的,没有地方了!”我说道。

    安北陌瞪了我一眼,说道:“按我说的做,我刚才算过了,没问题!”

    我很纳闷她是怎么算的,不过却没有再说,看准位置按照她说的移动了脚。

    安北陌双手举起扶着石壁,整个人贴着我的身体硬往上挤了进来。

    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离得这么近,狭小的空间简直就要把我们俩揉合在一起。我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安北陌的体温,和她身体的柔软,顿时感到脸上一阵发烧,浑身都好像着火了一样。

    安北陌明显也很吃力,尤其她的肩膀上有伤,在挤上来的过程中无可避免的要触及她的伤处,虽然她一声不吭,可我能感到她的身体因为疼痛而不自禁的发抖。

    慢慢的,安北陌的头顶顺着我的胸前靠近我的脸,甚至我的鼻中已经闻到了她的味道。

    “你把头往左面侧一些!”安北陌的声音吃力的说道。

    我心里已经“砰砰”乱跳,浑身绷得紧紧的,听到安北陌的声音在跟前响起,连忙往左面一偏头。

    胸口一阵软软的摩擦,安北陌的脸猛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歪着头,把脸放在了我的右肩膀空隙处。

    这一刻我已经看不到安北陌的整张脸,只有一对娇艳的红唇和带着细汗高挺的鼻子立体的摆在我的眼前。她的呼吸轻轻吹在我的脸上让我感到有些发痒,尤其那两片微张的红唇让我看得都呆住了。

    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她的身体和我紧紧贴合,尤其她最柔软的地方整个压在我的胸口,让我忍不住心慌意乱、唇干舌燥。我估计就算是热恋的情侣拥抱,都比不上我俩现在这样的紧密。

    这么尴尬的“亲密行为”让我的体温迅速升高,有股血涌上头的感触,就像喝醉了酒。

    “听我的口令,我们同时用力!”忽然我眼前的红唇开合,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是安北陌在和我说话。没想到这么近的距离,这么清晰的话语,我居然一个字都没听见。

    听我没有回应,安北陌又问我道:“你听见了没有?”

    我这才回过神来,慌张的回答:“听、听见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我眼前诱人的红唇,我竟然有种想要吻过去的冲动。

    “如果我们活着出去,我想和你约会!”我用如蚊叫的声音说了出来。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个我有点乘人之危、借题发挥的卑鄙行径,可我就是忍不住。多次在死亡线上徘徊,让我此刻忽然大起胆子来,即便这话说出来很可能会惹安北陌生气,但我依然把心里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就安北陌的脾气,非跟我翻脸不可。我暗骂自己脑子想什么呢,这个时候怎么会冒出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谁知安北陌没说话,也没和我发火。离得这么近,我看到她有些污痕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片红晕。

    “可以啊!前提是你要把这块碍事的石头搬走!”安北陌竟然也用就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回答我说。

    她没发火,居然还同意了,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甚至我一度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安北陌这时又细声说道:“只要从这里出去,完成任务,救回雨果,我就答应和你约会一次。不过现在你要集中精力,争取我们合力推开这块大石,我相信出口应该就在我们的不远处。”

    忽然我浑身好像充满了电一样,之前的身体疲劳、失望情绪顷刻间一扫而空,兴奋和激动让我有一股力量感觉无处宣泄,恨不得纵声长啸来大肆发泄一番。

    “好!我们活着出去,完成任务,救回雨果!”我无比坚定的对安北陌说道。

    紧跟着我看到安北陌的嘴唇上翘,露出一个嫣然的笑,“好的,听我的口令。三、二、一,用力!”

    这次我和安北陌同时向上用力,我看到了安北陌因为使劲而狠狠咬合的牙关。而我也是一声大吼,把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背脊之上。

    奇迹出现了,巨大的石头居然微微有了一些晃动。

    “再用力!”安北陌咬着牙催促我道。

    我们两人脖子上、额头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已经使出了潜能中的原始力量。在我们脚下被踩踏的地方“扑扑”的往下掉着石渣。

    石头在一寸一寸的被移动,忽然从移动开的缝隙里,透进一缕久违的阳光。

    我大喜过望,原来这块大石的外面就是出口,我们已经到了地缝的尽头,我们距离出去就差一步之遥。

    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松劲,必须一口气将大石彻底推开。

    我和安北陌随着用力,脸和脸几乎贴在了一起,可这个时刻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心猿意马,我心里想的始终就是“还差一点,还差最后一点!”

    缝隙在我们二人的合力之下逐渐变大,透进的光芒也越来越多。

    沈豪那边坍塌的进度已经快到脚下了,可他不敢再催,因为他知道我和安北陌已经在拼了命的努力打开出口。眼看着自己就快没有站的地方了,他却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还是李明澈发现后面危险已经逼近沈豪,连忙让大家往上挪,这才暂时解了沈豪的危急。

    大石抬起十多公分的距离,我腰上的力度不够了,于是把力量都集中到了双臂。

    想把这块大石推开,我和安北陌的力道就必须用在一个方向,不过我们俩不需要开口说话,默契的向着一个斜角去推。

    外面的地形应该也是一个斜坡,只要能把大石从洞口边界推出去,它就会顺着斜坡滚落。

    每次就在我感觉快要力尽的时候,一看到身前的安北陌依然还在努力着,就会有股力量再次冒出来。

    而当我的余光忽然发现安北陌肩头的绷带已被血染透,血顺着她的后背流下时,我浑身一震。在这一刻哪怕是腰断了,我也绝不想再看到安北陌的伤势加重。

    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怒吼,我爆发了最后的一搏。全身的血管已经到了崩断的临界点,腰间只要再多用一点力感觉就会被折断。

    “轰隆隆”一连串沉重的声响,一块巨石随着我手臂上一轻,翻滚着向坡下呼啸而去。耀眼的阳光直撒过来,顿时刺的眼睛根本睁不开。

    过了一会儿,我才适应了光亮,我探头向洞外看去,我们所处的是一座雪山的山凹里,不远处就是皑皑白雪。而就在我们周围,还有许多不计其数的大石围在四周。看来这都是由于地震从高处滚落而来的山石。

    当我手臂上的力道消失,人就如虚脱一般浑身发软,而看到那块被我和安北陌推开的巨石时,我被吓了一跳。那哪是一块石头,简直就是一座小山,粗略算来起码也要四五百公斤的重量。

    我正要对安北陌说咱俩简直就是创造了一个奇迹时,忽然眼前发黑,脑中一片混沌,身体不受控制的就要往前倒。我强打精神想要撑住,却根本毫无作用。

    这时我听到安北陌在喊我:“黑鹰,你没事吧?黑鹰!”我想回答我没事,却完全张不开口。

    朦胧间我看到了安北陌的脸,想挤出个笑容对她说话,但紧跟着就觉浑身无力,脑中一片空白。最后只记得好像是安北陌托住了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脸上一阵阵的凉意把我从昏迷中惊醒了,意识虽然恢复,但头疼得厉害,而且我还发现浑身竟然动不了。心里暗惊,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又尝试了许多次,我竟然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我想难道又和碰上飓风那次一样,因为用力过度而昏迷了?

    忽然耳边有人说话,是七星的声音,不过她应该不是对我说话,而且声音压得很低,“他身上有之前受到的伤,由于没有得到处理,现在伤口感染引发了高烧不退。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出现这种情况,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我心中纳闷,七星说的是我吗?也不知道她这是在和谁说话。

    可七星说完后,对方并没有回答。

    接着七星又说道:“听凤博士说当时你对他说了什么,然后他就把命都豁出去了,我能知道你当时对他说了什么吗?”

    这时一个听上去能让人打个冷战的声音说道:“我就是跟他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而且我当时并不知道他还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