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门锦绣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马家村。

    “都是你个扫把星!”岑氏瞪着刘梅骂道,唾沫星子喷的到处是。

    “好了!有完没完?能不能消停点?”马村长黑着脸吼完岑氏后,对刘梅说,“挺着肚子,不方便,回屋里去吧!”

    刘梅走后,马村长冲岑氏道:“现在刘二丫不肯回来,刘家咱们靠不上了,难不成你现在还想搞走刘梅,把所有人得罪个遍吗?把你的臭脾气给老子收起来!”

    岑氏一听这话意思是自己男人在埋怨自己,责怪自己脾气差啊!

    这下岑氏火气也上来了!想想自己一个村长夫人,走哪儿都是被人奉承的主儿,可是这段时间天天去刘家给刘二丫一个小辈道歉,伏低做小,她心里早就积了满肚子怨气!

    “马金福,你个老东西,现在你嫌弃我了!当娘娶我的时候,怎么不嫌弃?”

    “你闭嘴你!”马村长怒吼道,“要不是你事情能变成现在这样吗?你个泼妇,你知不知道,刘二丫的堂哥,现在当官了?他们家里的生意,现在一半儿是皇上的!”

    岑氏傻眼了!

    马光耀傻眼了!

    马光耀问:“爹,不可能吧!刘二丫堂哥书没读多少,哪能当官啊?”

    马村长说:“就是这样才更加说明人家后台硬,能力强!”

    “什……什么意思?”

    “猪脑子啊你!”马村长恨铁不成钢的冲马光耀说,“他既然没有功名在身,却能当官,还能跟皇上做生意,你想过什么原因没?这又是何等荣耀?咱们这辈子连县太爷能见到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何况是皇帝亲自下旨册封他为官!”

    岑氏也是半天才回过神来问: “老头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事儿已经不是秘密了!早在附近传开了!”马村长说。

    其实马村长也是刚刚才从黎家村村长那里听说的。

    说刘一帆当了官,还跟皇帝一起做生意,还要带黎家村和周家村赚钱,说这话的时候,黎家村村长一脸喜悦,要说近,马家村离稠树湾是最近的,但是叫了他们两个村长去谈话,却没喊自己,当黎家村村长跟他商量到时候咱买什么礼物登门的时候,马村长只觉得脸上疼的厉害。

    回到家里,刚好又看到岑氏为难刘梅,想起刘二丫离开也是因为岑氏,马村长气不打一出来,才对着岑氏吼。

    “娘,都怪你,要不是你玩命儿似的折磨刘二丫,现在事情哪会是这样子?”马光耀也埋怨起了岑氏。

    “我……我哪知道她这么命好?王桂花收了咱们家那么多彩礼,我本来只想收拾收拾她,哪成想这贱人居然要和离!我当时也是被气糊涂了,才答应写了和离书!”

    “那现在怎么办?爹,刘二丫她堂哥会不会找咱麻烦啊?”

    岑氏听自己儿子这么一问,心里也害怕起来了!

    “当家的,怎么办?”

    马村长叹了叹气,说,“过两天,刘大人的外爷一家要办搬家酒,到时候,咱们备上礼物上门道歉去,现在只希望人家不会秋后算帐。”

    ……………………

    而此时,稠树湾。

    刘村长有沿着村长里的大小路,一边走一边敲锣打鼓。

    “村长啥事儿啊?”

    “昨天不是才开了会吗?”

    村长说:“一帆已经知道是谁捣毁了大棚菜,但是看在大家都是乡亲的份儿上,只要他们今晚各自拿上六两银子去赔钱私了,就不再追究了。”

    “啥?这贼还真是咱村的啊?”

    “村长村长,你快说说,到底谁是贼啊?”

    “六两银子,谁家能拿出六两银子啊?”

    “一个人才赔六两银子,加起来也就十八两,一帆两口子还真是大方,砍死那么多茄子树,反季茄子卖十几二十个铜板一斤呢!”

    ……

    村民们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奇究竟是谁干的!

    这时候,村长继续说:“赔了钱,一帆就不追究了,不然明天就送官法办!那几个人自己心里有数,别到时候连累自己家人都抬不起头来。”

    于是某些人,心里紧张起来了。

    “娘,这可怎么办?要不……要不要把钱赔了呗!”

    “不行!六两银子呢!刘一帆两口子真不是人,一开口就是六两!咱当初拢共才收了人家十两银子。”

    “可要是不给……”他担忧的看着院子的三个孩子,“会不会连累孩子?”

    “你媳妇帮过英子,她要是把咱俩送大牢,就是她忘恩负义,唾沫星子能把她淹死!你放心吧!”

    儿子听了母亲的话,最后选择了沉默。

    但是,有一个人,沉不住气了……

    夜里,趁着月黑风高,她准备跑路了……

    “老刘,有人出来了!”

    刘晓勇顺着那人的指的方向望去,惊讶道:“怎么是她?”

    “有问题吗?”

    “这深更半夜的还背个包袱,鬼鬼祟祟的,肯定有问题,我跟去看看,你在这盯着。”说完,刘晓勇就悄悄尾随其后。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了小半个时辰,就到了马家村。

    “咚咚咚”她一边敲门一边轻声喊:“小梅,小梅。”

    没错,这人就是刘婆子!

    睡梦中,刘梅被惊醒。

    她起身来,披上外套,打开房门,刘婆子赶紧跨进来,把门给关上。

    “娘,这深更半夜的,您这是干啥?”

    “屋里就你一个?”

    “上回不是跟您说了吗?我胎相不稳,加上镇上的杂货铺现在是光耀再打理,所以他不睡这儿。”

    “小梅,出事了!!”刘婆子内心焦躁不安。

    “什么事儿?”

    “我和庄氏母子俩一起砍死了肖家的大棚茄子树,现在这事儿,被刘一帆知道了!”

    “什么?”刘梅惊呼道,“他们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们干的事情,被人看到了?”

    刘婆子继续说:“我哪知道他怎么知道的?今天村长说的,要我们三个每人赔六两银子私了,不然……小梅,要是这事儿传出去,可就影响你三哥了……小梅,你给我点钱,我出去避避风头,你帮我留意留意村里的动向,过阵子风头劲过了,我再回来。”

    刘婆子开始后悔了,不该受庄氏鼓动,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搞得要跑路。

    “想跑,到哪里去?”刘晓勇的忽然出现,刘婆子母女俩瞬间傻眼!

    “你……你怎么在这儿?”刘婆子支支吾吾地说。

    “当然是跟着你来的。”说完,刘晓勇就伸手去抓刘婆子,刘婆子哪会是刘晓勇的对手。

    刘晓勇见刘梅居然上前来帮忙,便说:“你还是闪一边去比较好,万一磕磕碰碰,碰着了肚子,可怨不得别人。”

    刘晓勇话音一落,刘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肚子,果断的闪开了。

    现在这孩子是她能不能扶正的关键,她自然的好生护着。

    刘婆子还在挣扎叫嚣着:“你凭什么抓我?放开我!”

    “刚才你们母女俩的对话,我都听见了,现在咱们去衙门好好聊一聊。”

    一听去衙门,刘婆子怂了,立刻求饶道:“晓勇晓勇,你就饶了婶子这一次,好不好?”

    刘梅这时候也立刻求情道:“晓勇哥,你就网开一面吧!”说完,刘梅摘下自己手里的银镯子塞给刘晓勇。

    “别来这套,我们费这么多功夫,就是为了找出下手的人,人家辛辛苦苦种的东西,你们为一己之私就这么毁了,现在这么点东西,就想算了,当我刘晓勇什么人啊?刘婆子,我劝你老实点,不然有你苦头吃。”

    这么大的动静,隔壁睡着的马村长夫妇自然也吵醒了,老两口披着外衣,点着蜡烛循着声音而来。

    “这什么情况啊?哟,这不是刘捕快嘛?”见到来人是刘晓勇,马村长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现在谁不知道刘村长一家跟刘一帆的关系亲近,加上刘晓勇本身就是衙门的人,本就是受人巴结的主儿。

    “你们这是干啥?”岑氏问。

    “亲家亲家,我是小梅娘啊!这刘晓勇半夜潜入小梅的房间意图不轨,被我发现了,现在随便按个罪名在我身上,你们可得帮我啊!”

    刘梅:“……”

    刘晓勇听完后,已经傻眼了!

    这老东西,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了真不小啊!

    “你胡咧咧啥呢?”刘晓勇气的加重手里的力道,疼的刘婆子龇牙咧嘴的。

    刘梅这次不能站刘婆子这边,她要是附和她娘的话说,以后自己还能见人吗?马家还能容下自己?

    刘梅说:“娘,您胡说啥呢?明明是您来敲门,我打开门以后,您跟我说了不到两句话,刘捕快就来抓你了。”

    说完后,刘梅偷偷的瞄了一眼马家夫妇的表情,生怕他们信以为真,心里也怨恨起了自己娘亲信口胡诌的事儿。

    “马村长,打扰你们休息,真是不好意思,这刘婆子伙同他人毁了刘大人家的大棚蔬菜,这事儿上面有交代,要彻查严办,我带着她先走了。”

    说完,刘晓勇就把刘婆子带走了,刘婆子急啊!一路挣扎求饶,但是于事无补,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