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西京春慢 > 第十一章 永结同心

第十一章 永结同心

    出了蓬莱殿,芍儿忙上来为东方瑶披上一件披风,塞过来一个暖手炉。

    东方瑶一边在袖子里拨动着这个小小的手炉,一边沉吟道:“今晨我们去万寿观遇见的那个郎君,你去打听打听是哪家的子弟,身世如何。”

    芍儿思量了一会儿,想起那个被阻拦在门外颇为狼狈的郎君,奇道:“娘子打听他做什么?”

    “太后娘娘有意为公主择婿,我想……”她修眉纠结了一会儿,又不知该表达什么。

    “娘子是觉得,这事情应该公主自己做主罢?”芍儿机灵的回道。

    “不错,”东方瑶颔首:“可是后来一想,似是又不现实。”

    元香亲自择婿选中的是安思逸,韩鸿照一开始就很是不乐意,以至于到后面越看越不顺眼,这一次,她怎么还能愿意元香再自行选择呢。

    “可是,可是这和我们今早看见的那个郎君有什么关系?”

    “你就去问问么,”东方瑶虽也觉得不太靠谱,不过她记得之前和这郎君有几面之缘,似乎是姓高,之前还和城之都在舍人院共事过,他既然都能寻上道观,说明是对元香用心,这样的男子若是能入了韩鸿照的眼,和元香成就一番姻缘,总比那些元香没见过、不相识的纨绔子弟要强十倍罢?

    傍晚,芍儿果然带回了十分有价值的情报。

    “娘子记得不错,那郎君姓高,字子澜。原本是在舍人院做通事舍人,如今……还是通事舍人,他家世一般,父亲是华州刺史高念简,年二十三,与公主同岁。”

    东方瑶眉微微蹙着,一只手敲打在隐囊上,听芍儿没了言语,诧道:“完了?”

    芍儿点点头,“这位高郎君,实在也没什么可说的,唯一奇怪的是,他至今还未娶妻。”

    这话一说完,东方瑶的心彻底沉了下去,满脑都是两个大字:没戏了……

    “对了,”芍儿忽然矮下身来,对东方瑶挤眉弄眼,“娘子,我适才从太液池路过,似是看见崔郎君从蓬莱殿刚刚离开呢!”

    “哦。”东方瑶淡淡的应了一声。

    “娘子,你怎么一点都不惊喜?”芍儿委屈道。

    东方瑶好笑的看她一眼,“我看着你比我惊喜。”

    仿佛被戳中心事般,芍儿脸一红,低下了头去。

    当然,因为是苏园亲自护送崔城之到了蓬莱殿前,她怎么能看不见,不惊喜?

    东方瑶刻意没说话,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再慢悠悠的放下,问道:“领他见过你的阿爷阿娘了?”

    芍儿羞涩的点下头,“阿爷和阿娘很喜欢。”

    东方瑶笑道:“他父母什么时候过来,可有选好日子?”

    “哪里有那么快呀!”芍儿嗔道:“娘子,我们才回来多久啊!”

    东方瑶笑笑,“女大不中留。”

    芍儿的脸更红了,不过片刻,眼圈又红了,“若是我嫁了,便不能再侍候娘子了。”

    东方瑶心中微微一叹,看着芍儿的手在腰间无措的摆弄着玉佩,轻轻拿过来,握在了手中,说道:“好丫头,婉娘姊姊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自古以来,凡盛筵必散,这说的确实伤感了,可日后苏园在长安任职,你就是嫁了他,我们还能再见面不是?”

    芍儿抽泣了一下,闷声道:“是这样。”

    东方瑶拍拍她的手,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是个爱哭鬼!”

    芍儿破涕为笑,“我愿意跟在娘子身边,芍儿的这条命就是娘子的。”

    “胡说!”东方瑶轻斥:“往后可不准说这种话,你的命只能是你自己,和我都不相干!”

    她目光又柔和下来,“不是人命轻贱,从来都是自己轻贱自己,你跟在我身边五年,我也不愿意你走,可更不愿意耽误你,你真的嫁了苏园,就跟着他好好的过日子,你过得好,也算是回报我了,倒不辜负我对你的一番教导。”

    从心底,东方瑶也觉得苏园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跟着他芍儿不会受欺负,也不会吃亏,既然如此,又何必再要强留呢?

    该皆大欢喜才是。

    第二日,敕书下的很早,东方瑶接了敕旨,又心心念念着崔城之,听说他这几日隔三差五就回来给太后请安,便也赶着去了蓬莱殿。

    太后正用膳完毕,正在洗漱,看着东方瑶着一身紫色对襟织锦藕丝裙,薄施粉黛,眉毛画的又细又长,愈发衬得她容颜清丽,不由得微微一笑,“瑶儿来了,快坐吧。”

    东方瑶看着蓬莱殿里还有几个画架子没有撤下去,便问道:“殿下可是有了人选了?”

    昨日韩鸿照问她与公主说了什么,东方瑶一五一十的答了,她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什么,韩鸿照听了只叹了一口气,便要东方瑶下去了。

    东方瑶本来想旁敲侧击一下,这次择婿看看元香是什么意愿都没来得及说,不过她晚上回去后一想,韩鸿照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应当也不会不明白她与元香对话的其中之意。

    “只是选了几个,不过,我想等元儿回来了一起看。”韩鸿照说道。

    东方瑶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用全凭韩鸿照武断,这样就很好了。

    到时候就算元香不想嫁,韩鸿照心软之下,怕是也不忍心再强迫她。

    东方瑶暗地里吩咐灵芷拿了高子澜的画像来,只要韩鸿照再择婿,参谋参谋他也不错,只看他与公主有没有这个缘分了。

    正思量着,韩鸿照忽然一笑。

    东方瑶茫然抬头去看韩鸿照,“殿下这是怎么了?”

    韩鸿照道:“你过来,与我一起分分这些章奏罢。”

    东方瑶忙上前去,一边分着,一边听韩鸿照说又有何人的敕书需要拟定,何人的敕书写的不甚好,需要她来改,东方瑶都一一的应了。

    两人正说着,曹吉祥进来禀告:“殿下,崔侍郎来了。”

    东方瑶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和心脏都飞快的跳动了起来,她一慌乱间,失手便打翻了眼前一排章奏。

    眼神不敢乱飘,她忙装作从容的样子收拾了起来。

    崔城之走进来:“儿见过殿下,殿下千岁。”

    韩鸿照摆摆手,笑道:“快赐座!”

    东方瑶不知该说些什么,是不是……嗯……是不是应该抬头跟他打声招呼呢?

    她纠结了一下,为难的抬起头来。

    崔城之坐定了,正笑着看着她。

    她脸一红,这是怎么了?

    崔城之拱手道:“殿下,儿今日来,实在是有事相求。”

    “哦?”韩鸿照仿佛很感兴趣的说道:“那你倒是来说说,要求我何事?”

    东方瑶这才反应过来,往常他和太后对话,当着许多人面的时候,基本都“臣”自称,为何今日,却忽然用了“儿”?

    崔城之道:“儿说了,只怕殿下不愿意忍痛割爱。”

    “你若是不说,怎知我会不会不同意呢?”韩鸿照笑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倒是把东方瑶转的脑袋有些晕。

    太后什么东西,崔城之一定想要?

    “儿在微贱之时,心中时常残存一念,每每思之缭绕于胸却不解其意,”崔城之顿了一下,复轻声道:“后及至闻她落难,心中愧疚难耐,又怅然若失,恨不得生有双翼,便即刻飞到她的身边去,那时方知,原来不是无心再聘他家娘子,而是心中已有了相思之人。”

    “……”

    东方瑶四下去看,曹吉祥、婉娘、灵芷都在一边看着她笑,韩鸿照坐在上首,又笑问:“既是如此,那你打算如何?”

    崔城之起身到殿中跪首:“十里红妆,永结同心。儿今日求娶东方婕妤,只想与她结发做夫妻,还望殿下忍痛割爱!”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