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190章 巧克力的味道

第190章 巧克力的味道

    那是抗战最后的时刻,隔海相望的日军本土,松下幸之助接受到了因为铝合金稀缺,需要用高强度木材制造飞机的命令。

    受到全国舆论的振奋,即便是1945年初的时候,松下幸之助依然和全国所有的男女老少一样,相信自己会胜利,继续为日军竭尽所能的提供支援……听到有可能会输的消息,更是热血沸腾,父母激动的送别要建功立业的儿子,年幼的孩童眼眸中冒着热烈的光彩,拿着木头刺刀做着劈砍的动作,假想的敌人自然是对岸的同龄人……比他们大上几岁的少年已经是天皇的士兵了。

    1945年2月13日,农历乙酉年春节,这一天从华中到西南普降大雪,当时的《中央日报》报道说,湘南西部,雪是十年少见,而西部隔壁省的大雪则是20年所仅见。

    雪化了,春天到来的时候,松下幸之助的木头飞机试飞成功,但是已然没有投入战争的机会了。

    秦蓬来到芷江雪峰山区,日军将在这里发动一次孤注一掷的进攻。

    后来叶辰瑜东去日本。

    后来叶巳瑾遇见了上官澹澹。

    “她是一名蓬头垢面的村姑,穿着塞满了烂棉絮,破布和茅草的棉袄,浑身冰凉,额头和脸颊上满是淤青,眼睛红肿,嘴唇干裂,完全没有一丝原本的模样。”上官澹澹接着说道。

    她的语气很平静,刘长安的神色也很平静,只是低下头去,默默地看着盆里熊熊燃烧的炙热炭火。

    “我确认了她身体里有和我相似的气息,有一点点的区别,所以有些疑惑。”上官澹澹又拉了拉刘长安的衣领,然后伸手给他把衬衣的扣子都扣上,一直系到了最上边一颗扣子,这才心满意足地松了一口气。

    原本炭火映照的男人胸口的肌肉也火红火红的,太无礼了。

    “疑惑什么?”刘长安问道。

    “主要表现在她的生机和血气受到了影响,比我更旺盛一些,所以我猜想,她被你宠幸过多次。”上官澹澹扯了扯自己耳侧的长发,挡住了自己羞红的脸颊,作为一名身份尊贵的少女,不能侃侃而谈这些事情却不表露出矜持与羞赧。

    “是口水。”刘长安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你一定吐了她一身的口水。”上官澹澹微微有些嘲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居然不肯承认。

    “你也差不多吧?”

    上官澹澹鼓起脸颊,眼睛被炭火照耀的红彤彤地看着他。

    刘长安抬起双手,在她的脸颊上拍了下去,顿时把她的气势给拍没了,嘴唇被涨开,发出“啵”的一声,像吐了泡泡的鱼。

    “说正经的。”刘长安提醒她继续表露怨念毫无意义。

    “我十分疑惑她原本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否则你怎么会频繁的多次宠幸她?比未央宫你最喜欢的奶妈宠幸的次数还多一些。”上官澹澹现在当然已经明白了。

    “我再说一次,未央宫里的某些宫女,只是发育的好一些。奶妈是已经生育过的妇人,有了奶水以后替别人家的孩子喂奶,承担哺乳以及看护责任的职业,那才叫奶妈。”刘长安心平气和的解释,上官澹澹难道是受到了网络小说的影响,开始关注胸的问题了?

    “总而言之,我修复了她的容貌和身材。”

    “然后?”

    “我今天已经和你说了很多话了。”

    “你的手机快没有话费了吧?起点账号了快没有起点币了吧?”刘长安心平气和地交涉。

    “那你先给我充钱。”上官澹澹站了起来,走到棺材旁边,伸手进去把手机掏了出来。

    刘长安给她交了话费,在微信上充了一些起点币,正好有充值活动。

    “充好了吗?”上官澹澹细细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拨弄着。

    刘长安点了点头。

    上官澹澹没有再要小板凳垫脚,也没有要刘长安搀扶,自己趴在棺材边沿,抬起腿来爬了进去。

    “你……”

    “朕累了。”

    刘长安走过来想把上官澹澹抓出来,棺材板却迅捷无比地盖上了。

    刘长安捶了几下棺材板就放弃了,就像乌龟躲进了壳子里,上官澹澹躲进棺材里,他拿她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行,等你下次要充钱了再说。”刘长安的手指指着棺材晃了晃,他也不和上官澹澹计较了,下次再收拾她。

    刘长安走出房间,跳上了楼顶,远远地眺望隔着城市的麓山山顶。

    他仿佛看到了一条线,把两千多年前的事情连贯起来,穿越了时光的长河,两朵绚烂的浪花相遇,未曾凋谢地呈现在了他眼前。

    若是没有两千多年前的未央宫流血夜,上官澹澹体内不会有他的气息,她就感受不到有同样气息的叶巳瑾,也就没有了今日的秦雅南。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话,他或者依然会在这里看着麓山,只是心情大概更加孤独一些吧。

    一直到周书玲喊他吃早餐,刘长安才从楼顶下来。

    “我今天做了酱肉面,你尝一尝。”周书玲端了三碗面过来,有些期待地看着刘长安。

    “这酱怎么做的?”刘长安随口问道。

    周咚咚不关心怎么做的,她一般都是直接开始吃。

    “我用你给我的辣酱,放了油渣,猪脚皮,牛肉一起蒸了,做成了拌料酱。没给你放橄榄丝和红萝卜丝,另外炒了青豆。”周书玲也不坐下来,就站在刘长安身边,先看他吃有什么反应再说。

    昨夜里下了雨,温度降了一些,周书玲穿了一条黑色的袜裤和长衬衣,居家的妇人穿着随意,并没有非得再套上一条裙子,那得准备上班了再穿。

    可她站在自己身前,总有一种成熟的暖香扑鼻,刘长安挥了挥手,指着对面,“快去吃去。”

    周书玲坐了下来,刘长安点了点头,夸了一句味道不错,周书玲这才面露笑容端着自己的面碗小口小口地吃面。

    刘长安笑了笑,用自己的筷子夹肉丝给周书玲。

    “你多吃点肉,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要读书。”周书玲要夹回来给刘长安。

    “给你吃就吃。”

    周书玲撅了撅嘴,这人总是在别人客气或者好好关心他的时候凶别人。

    “我可不会随随便便给别人夹菜,这是你修来的福气。”刘长安吃了一口面,又把剩下的肉丝都夹给了周书玲。

    周书玲仔细想了想,她经常给刘长安夹菜,刘长安确确实实很少会给她夹菜,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笑起来跟周咚咚一样。”

    “你别骂我了嘛,面都凉了。”

    “吃吧。”

    (周咚咚)

    今天刘长安没有给周咚咚快要迟到了依然坐在梧桐树下等着骑狗上学的机会,牵着陆斯恩一起送了周咚咚去上学,让陆斯恩熟悉一下路线。

    很幸运的是,陆斯恩的智商并没有受到感染,得益于它原主人狗种饲养与选拔的挑剔,陆斯恩在罗威纳这种犬类里算是出类拔萃的智商与体格,目前训练十分顺利。

    刘长安再把狗送回家里,自己慢悠悠走到学校,自然是迟到了,只是和高中不一样,并没有班主任守着他问东问西了。

    已经迟到了一整节课,刘长安便没有去教室了,准备到图书馆看看书打发时间,他没有坐在门口的位置了,走进了自习室里边,看到白茴坐在一盆金钱橘旁边,过去坐在了白茴侧面。

    白茴正在仔仔细细地剥巧克力,刚刚剥完,素白的手指头捏着锡纸丢在桌上的小盒里,扭头看到刘长安,犹豫了一下,伸了伸手里的巧克力,然后又缩了回来,慢慢地放进了嘴里含着。

    巧克力甜甜的,淡淡的苦味藏了起来,并不明显,舌头感觉到了巧克力表层融化以后,榛果硌着味蕾刺激出更多的唾液,白茴脸颊鼓起来一点,小心地让灵巧的舌头舔舐着巧克力在口里打转,尽量不张开嘴唇,因为这时候融化的巧克力如果沾染到牙齿上,可难看了。

    白茴从巧克力盒子里拿了一颗出来,递给了刘长安,希望他吃东西的时候不要和自己说话,然后发现他接过去以后拿着没吃,自顾自地看书,也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想起了那天自己跑到食堂去找他还日记本,后来心思被他揭穿……白茴连忙竖起了桌前摆放着大大的课本,把脸颊藏了进去,女孩子的小心思被揭穿,难免害羞的想死,这个刘长安现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一定在笑话她自我感觉太好了。

    白茴侧过头去,小心地拿出手机,面红耳赤地看着那条短信:当初都传你喜欢我,可是你呢?根本没有追我,反而跑去追安暖,现在呢?你和安暖完蛋了,我却依然如此美丽,如此可爱,你看到了没有?可是啊,我矜持着呢,骄傲着呢,你没机会啦,再见!

    刘长安这么明白女孩子的心思,那么他一定能够看得出来她很讨厌他,她不喜欢他,她对他根本没有女孩子喜欢男孩子的那种心思……白茴松了一口气,心脏怦怦跳着觉得他不会误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