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续章138 走上人生巅峰全文阅读

李夹马离开了,刘长安吃火锅的心情并没有受到影响,继续吃。

李洪芳看到刘长安没有心情大坏以至于连火锅都不吃了,松了一口气,准备继续伺候门主,一边夹菜一边涮菜。

寒夜的火锅,滚烫的铜火锅,熊熊燃烧的炭火,如此美好的情景,李洪芳可不想被李夹马破坏了。

“你自己也吃点,我先把烧烤吃了。”服务员送来一份刚烤好的小海兔,刘长安示意李洪芳自己吃火锅,一边说道:“你知道最早的铜火锅出现在哪个时代吗?”

李洪芳怎么说也是和历史相关的专业,“这样的历史常识我还是知道一点,我估计最早可能在青铜时代就有类似的吃法了。不过要说有实物佐证的话,早几年在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铜火锅是距今年代最久远的实物。”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刘长安笑了笑,吃火锅,还是海昏侯刘贺最专业。

海昏侯墓出土的铜火锅,和现在烧炭的铜火锅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三国时期出现了分格的铜火锅,每一格的调味都不同。

最专业的铜火锅爱好者是刘贺,吃火锅谱最大的便是嘉庆了,嘉庆举办过一个火锅宴,用了超过一千五百多个火锅,其中还有银火锅。

其实嘉庆这个数据放到现在也不算什么了,一些火锅城尽管没有能够一次提供一千五百多个火锅,但是每天接待的吃火锅的人去比能够参加嘉庆火锅宴的人多太多了,火锅省的大火锅店一天接待上万客人稀疏平常,这在生产力低下的时代是无法实现的。

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方便地吃火锅,也是时代进步的体现。

“吃火锅体现的是生产力和物质文明的发达程度。我们搞出了铜火锅的时候,同时代的其他地域,基本上都还处于茹毛饮血的阶段。”刘长安吃完小海兔,开始烫白菜梗,顺便问道:“这个李夹马是什么人?你不要总是随随便便就想着杀人的事情,尤其是在吃火锅的时候,其他时候可以想想。”

“我知道了。”李洪芳精气神十足地回答,又仔细回忆了李夹马这个人,“我怀疑他并不是对考古,文物或者历史研究感兴趣,他一直是在寻找什么宝贝,就像鹧鸪哨一直在寻找雮尘珠一样。”

刘长安也是行家里手,看盗墓小说的时候,对照着里边的故事,很有代入感,其实真实的盗墓生活,没有小说里那么精彩,也没有那么多反转和故事,不过小说毕竟是小说,这么写才好看,纪实文学一般没有小说那么红火。

可惜盗墓流的小说现在也不那么红火了,终究回归到了小众市场,很多小说偶尔掺杂下盗墓的副本,倒是很有趣……其实和考古相关,结合新媒体写作风格的相关内容,却很有市场了。

在一个进步的国家,方方面面都在进步,人只有不停地学习和进步,才不会被淘汰,就像有些作者只会写男女暧昧,多半就会被淘汰,然后不得不去开一些烧烤摊早餐店米粉店之类的了。

“李夹马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像那种野心资本家,迟早出事。”李洪芳肯定地说道,李夹马这种人,拥有了财富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以后,往往会自视甚高,人一旦飘了,出事是迟早的。

“要看哪方面的野心了。”刘长安没有点评,又指了指火锅,“你放的香菜,都煮烂了。”

……

……

吃完火锅,刘长安趁着夜风散发着体内的热气,这是一种健康的散热,和汉魏时期开始流行的,服食五石散后需要的散热是截然不同的。

走到河东,身上的热气也散发的差不多了,身体凉凉的,刘长安看了看街上的行人,竟然还有往江边涌去的迹象,不禁感慨人们喜好看热闹的心性,和精神文明建设以及娱乐业的高度繁荣并没有什么关系。

以前的人们娱乐和消遣的方式比较少,刺激的资讯也不多,喜好看热闹情有可原,现在这种拿着手机随便打开一个APP都可以打发时间的时代,人们还是无法拒绝看热闹时对未知事件想要亲眼目睹的期待感。

来来往往的人,都还在议论今天湘江水暴涨起伏的情况。

刘长安决定也去看看热闹,便挤进了人群,只是一个带小孩的少妇左右走动,阻止了刘长安进一步靠近江岸,刘长安便把小孩抱起来冲了出去。

那少妇急忙追了上去,还没来得及把“抢小孩”这三个字喊出口,刘长安已经把小孩放下了。

“带着小孩看热闹,发生踩踏事件怎么办?”刘长安义正言辞地谴责了一句。

少妇愣了一下,刘长安已经回身了,成功挤进了人群看热闹去了。

占据着江岸边最近位置的是几个中老年男人,就是哪都有他们,但啥事都和他没关系的那种闲汉。

他们作为第一时间发现和目击湘江异象的人,显然具有一种权威的气质,正在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言语中充满着严肃和谨密的味道。

“我当时亲眼目睹,湘江中一条白龙在游动,那家伙这个大啊,很有锁江横渡的气势。”嚼槟榔的中年男人信誓旦旦地说道,“这就是白龙王……原本我们湘江只是长江的之流,不可能出现龙王的。这条白龙王,多半是从洞庭湖过来的,要说洞庭湖最近几十年,水域面积被围湖减少许多,白龙王今天是来警告世人,必须爱护水域环境,否则它就要降下灾祸了。”

那打开手机录音功能当采访话筒的媒体记者笑了笑,这么迷信的说法,常常见于那些建国前就已经接受封建迷信思想,耄耋之年的老者,中年人这么说话的,多半是扫盲运动的死角,小学都没读完的那种人了。

可他偏偏又能结合时事,扯上了洞庭湖环境危机,让人无语。

“你这么讲就不科学了,什么白龙王?刚才我也在这里,可什么龙王也没有见到。”一个穿着夹克装的白发老者笑着摇头,“这是东面地铁站的枢纽工程的高土堆,引起的地质性位移以及一连串并发现象。高土堆不断堆高,土堆的重力向下压,产生了压力,压力向河道里扩散,使得下面的土层位移。东边的土层是紧土层,东边的高土堆断裂了几处,河道里没有能够抵挡这种力量的东西,压力推动了河里的淤泥,往水面上冲击,最终造成了崩塌式的推挤力量,让江水突然暴涨。”

“老先生,听你说话,应该是水利地理方面的专家吧?”媒体记者佩服地说道。

“退休了,退休了。人们在看到这种现象的时候,不要听风是雨,造成谣言传播,一切看似不科学的现象都可以科学的解释。”老者点了点头。

刘长安听闻,佩服地鼓起了掌,他真挚的热情,带起了围观群众也跟着臌胀,老者笑着朝周围点了点头,继续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

“我觉得并不是什么都能用科学来解释。”嚼槟榔的中年男人对老者的说法不以为然,“他们是没有看见白龙王从江中飞起化人怒拍江面。”

刘长安听到中年男人的话,不由得转头看了他一眼,竟然有些眼熟。

发现刘长安似乎被自己的话吸引了,中年男人马上接着说道:“真的,我能瞎掰扯吗?当时有个娃正在用那个投币的望远镜在看景色,还没几眼他就走了,我就也凑过去看几眼。巧了,正好就看到白龙王化人的样子。”

“那白龙王是不是一个高大帅气,像我一样的男子?”刘长安很感兴趣地问道。

“差不多,差不多,望远镜也看不清楚脸啊,不过白龙王化人肯定是帅的……咦,我瞧你怎么有些面熟?”中年男人打量着刘长安。

“我是刘长安,在你工地上搬过砖。”刘长安笑着说道,这个中年男人真是刘长安去年从宝隆中心一号楼楼顶一跃而下后,遇到的工地管事范建。

范建顿时想起来了,在他手下干活的年轻人多不胜数,但是这个叫刘长安的绝对是除了熟人以外印象最深刻的。

范建犹自记得那个来找刘长安的女秘书,转身后那腰肢和臀线扭动时的风情,当时范建嚼着槟榔,只觉得早已经没有多少特别口感的老口子槟榔,突然刺激的嘴中有了特别多的口水。

“走上人生巅峰了吧?”范建笑着说道,尽管眼前的年轻人和当时当时似乎没有太多变化,没有穿着一身名牌身伴超跑,但是范建后来打听过了,那个女秘书可不简单,是公司高层里的高层,名为秘书实为一人之下的宠臣。

刘长安明白范建的想法,有点遗憾地摇了摇头,“那个来找我的仲秘书,一开始关系不行,后来我和她吃过几顿烧烤,现在关系挺好。可是她的老板那位竹大小姐,我把她给打了。”

范建吓了一跳,他的公司就是宝隆中心的承建方,其实也是宝郡集团旗下的建筑公司,听着公司的八卦传闻,也知道现在宝郡集团在郡沙地位最高的就是那位竹大小姐了。

范建都有点哆嗦了,赶紧拿出一个槟榔,习惯性地递了一个给刘长安,自己又撕了一个嚼了起来。

“你怎么把大小姐给打了?”范建嚼了几口槟榔,心神稳定了一点,赶紧问道。

“她太烦人了。”刘长安也有些无可奈何……不是被气的不行,哪个当爹……哪个当长辈的会随便下手狠揍晚辈?

就像周咚咚,刘长安也就会拍拍她的屁屁,跟“揍”完全没有关系,她调皮捣蛋胡闹,也完全下不去手啊,只好看周书玲打小孩取乐,自己打是决计下不了手的。

对竹君棠,刘长安可真是下的了手,足以说明这个仙羊是多么的惹人烦躁……不,是惹人暴躁。

“你搞陀不清,大小姐有点脾气烦人不是很正常?我看你这么一个帅锅锅,搞定她以后,那栋楼都是你滴!”范建回身指了指身后直插云端的宝隆中心一号楼,不由得喟叹遗憾。

刘长安把范建刚刚递给他的槟榔还回去,“我自己又不是没有房子,要一栋楼干什么。对了,你工作没丢吧?”

他现在和仲卿的关系不错,但是有那么一段时间,仲卿总怀疑他是和老鸨子搭伙的流民之类的,说不定会连带着看范建也不顺眼。

倒不是说仲卿会去针对范建,只是仲卿本就是被许多人察言观色的对象,底下有人多管闲事也未可知……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大人物未必把别人无心之失的得罪放在心上,但底下自然有人要来折腾你一番。

“没……没丢。”范建想了想,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看到你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有一段时间,我被停职了,后来又复职了,还提了两级。我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和那个仲秘书有关,估计我被停职,就是因为一开始你和她关系不行,我复职又是因为你和仲秘书关系变得不错了……其实,我都和你没什么关系。”

听范建说到这里,刘长安拿出手机看了看,有仲卿发来的元宵节祝福短信。

范建看到刘长安手机里仲卿的名字,真和仲秘书关系不错啊,要是能通过刘长安请仲秘书吃顿饭,自己岂不是……算了吧,范建也就想想,这太麻烦人了,关系好像也没有到这份上。

这些祝福信息,刘长安一般不看也不回,以前给仲卿回复过:已读。

“发张自拍照过来,证明我们关系不错。”刘长安笑着回复了一下仲卿。

“你这干啥啊,我又不是不信。人家发祝福短信,你回个这个,年轻人真有意思。”刘长安也没有避开范建,范建瞄一眼就看到信息了,觉得有些好笑。

尽管刘长安对于祝福短信的回复有些奇怪,但仲卿还是很快就发了过来,刘长安的奇怪行为在仲卿眼里反而正常,他要是正儿八经地回一条祝福短信,仲卿反而会怀疑他的手机是在周书玲手里,是他让周书玲在统一回复别人的信息。

周书玲是会愿意做这种事情的人,她会担心刘长安得罪人而积极主动地帮他认真回复,这一点仲卿是了解的。

信息很快就收到了,刘长安看了一眼,眼疾手快地关掉了屏幕。

范建只看到是一张照片,但是没看清楚,只是刘长安的反应让范建不禁嘿嘿笑了两声,原来不是通过竹大小姐走上人生巅峰,而是另辟蹊径。

想想也是,那位竹大小姐还是小丫头片子,这个仲秘书那可真是人间尤物,那种绝色风情谁能挡得住啊?刘长安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可能没兴趣去迎合那种别扭做作的大小姐,知冷知热的成熟女子不好吗?

“其实就是一张穿着睡衣的照片,稍微私密一点的感觉,也没什么,但是我不确定她是否愿意被别人看到。”刘长安说道。

“我懂。”范建又开始吃槟榔,感觉身体热乎乎的有些蠢蠢欲动,今天要去做个水浴SPA才行……现在的年轻人发那些自拍太正常了,范建平常就喜欢逛自拍偷拍版块。

两个人正聊着天,这时候拿着灯和视频机的两个人走了过来,介绍了一下,原来是某个网站专门做志怪传说节目的UP主。

“大叔,我们刚刚在那边听人说你亲眼看到了白龙王?”

“是啊,有人说是什么淤泥推动,真以为啥都能科学解释?科学这么厉害,怎么就不登太阳看看?我跟你说啊,我看到的那个白龙王,和我小时候听说过的一样。我奶奶就讲,当年知青下乡,里边有一个知青就是白龙王,乡里干旱,白龙王从隔壁乡的水库里搬了水过来,填满了咱们乡的水库……我奶奶讲,白龙王也是个子很高的年轻人,十分帅气。”

“这么说来,你和白龙王还很有缘分啊?”

“当然了,所以我现在心情比较激动,我为我说的话负责。”

刘长安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也没有积极地参与进去,毕竟他只是长得像白龙王,却并不是真正的白龙王。

白龙王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刘长安是个十九岁的大学生,二者并无关联。

仲卿打了电话过来,刘长安一边接电话一边走开了。

“突然要我的自拍照干什么?”仲卿有些奇怪,尽管刘长安做的事情往往天马行空,仔细去琢磨未免太累心,但是关系到自己,仲卿还是按捺不住想知道其中缘由。

“哦,我遇见了范建。”

“范建是谁?”仲卿仔细想了想,对这个名字倒是有些印象,但那好像是看的某部电视剧里的角色,再想想好像有个农港商人也叫着名字,刘长安应该不认识的。

“就是最开始你找他拿到了我的联系方式,今天遇见他了,他问我有没有走上人生巅峰,我说我得罪了竹大小姐,但和你关系不错。”刘长安解释了一下,其实他也没仔细看仲卿的照片,倒是费劲解释了这么多。

仲卿清脆而动听的笑声传来,刘长安又说了一句:“你年纪也不小了,快点给个机会,让别人跟随你走上人生巅峰吧。”

仲卿的笑声便停了下来,真是多管闲事,她年纪不小了?职场女性三十岁以后才嫁人不是很正常吗?二十多岁的高薪女性,要么是没那世间和精力,要么就是不被允许,尤其是当助理和秘书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单身一辈子都很正常。

“刘长安,你应该知道,身边有你这样的人,再找男朋友,眼界就高了。”仲卿懒洋洋地回了他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刘长安看了看手机,确定自己被仲卿挂断了电话,他很同意仲卿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一个优秀的人,不但能够让成为他朋友的人更加优秀,也会提升他们的眼界,气质,胸怀,乃至于审美。

这是一个优秀的人必然会拥有的能力,如果你不能够让自己的朋友们也随之成长,仅仅只是一种木秀于林的感觉,那很容易产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感觉。

可是你让自己的朋友们也一起成长起来,你们一起成长为一片森林,多大的风也可以一起扛,必成大业。

刘长安就是这么优秀的人,他点了点头表示对自己满意。

仲卿挂断电话后,摸着自己的脸颊后悔,刚才说出那样的话,实在有些太过于冲动了……这基本和表白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自己这么说好像确实和表白没有什么区别,刘长安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里,仲卿松了一口气……她并没有真的想要对刘长安表白什么,从开始转变态度,感觉到了刘长安的优秀和魅力开始,仲卿就没有想过要和刘长安发生点什么。

因为她知道刘长安有女朋友,也知道还有仲卿不会吐露名字的女人在对刘长安虎视眈眈,还有秦雅南那样的绝色尤物在当备胎。

至于自己的小表妹白茴,仲卿心怀怜惜,真没有什么办法吧。

可是女人被刘长安这样的男人吸引,有时候忍不住冲动,生出些出格的念头,做出点乱七八糟的事情,说些不着调的话,也很正常吧?不会有人不能理解吧?

仲卿看了看自己刚才的自拍照,很正常的照片,只是穿着睡衣,有点轻薄,睡衣是V领,所以会有一片雪白的山和谷地的风景罢了,又没露什么点。

看了看自己的照片,仲卿给白茴发了条信息:你常常给刘长安发自拍照吗?

发完这条信息,仲卿也没有去看白茴的回复,因为她并不是想知道答案,而是给白茴启发。

扶了扶眼镜框,镜框上垂下的钻石链子冰冰凉凉的,仲卿吩咐窗帘打开,十字台灯的光变得明亮了一些,仲卿拿起笔和书,继续提升自己,真正开始接触原来三太太亲自管理的领域,才知道自己有多浅薄和无知。

这一夜,大家做着各自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