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阴阳石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宫斗——幸运?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宫斗——幸运?

    在与奴隶的对话中,众人了解到了又一个与众不同的新世界,这一片的海域由于世界重组的发生,而出现了不同水平和修行方式的修行者,但其中拥有两个主流,一种是以修神魔丸为进阶手段,一种则是修炼特殊传承能力。

    第一种方式木子云几人已经十分熟悉了,而第二种所指的能力,并不是像木子云等人的与生俱来的能力一般,而是一种或者几种经历成千上万年沉甸下来的术之精华,往往体现在顶尖的势力之中,比如之前那船长提到的挂檀族,那就是一个繁衍了至少四千年以上的家族,他们至今所用的术,可能是经过近两千年的磨炼才彻底成型的,施展出来或许要比木子云等人的能力强的多。

    剩下的那些个修行者就混乱多了,与广琅琉璃岛差不许多,各式各样的风俗和语言混合到了一起,人们锁定用了最原始的一招——弱肉强食,来使重组后的世界迅速恢复秩序。

    这些奴隶身上带着许多宝贝,木子云几人在遭遇胡那舵手时把所有的财物都扔了出去,身上也没有金银,刚好可以从这些奴隶身上得到补给,众人还保持着善性,没有对这些家伙做过分的事情,顶多铃铛会玩乐一阵。

    他们留了一个奴隶领路,带他们穿过湖州大陆,走进内地,前往那所谓的青山峰,期间所见到的湖州景色,再次的浇灭了木子云和虎子的希望,虽然名字相同,但两个湖州的景色和人文真是天差地别,一路上也有些莽撞家伙,见着风筝和铃铛就走不动道,癫癫的跑过来要收奴隶,方天慕最终有些烦了,下了狠手,谁来挡住就切谁一条胳膊,再断他一条腿,让其自生自灭,这一路下来,血流成河。

    这个湖州的青山峰并不是在一座山上,而是一群白墙灰瓦的建筑群,他们大张旗鼓的做黑事,也做些买卖奴隶的勾当,但脑子聪明的多,放风的那几个年轻人见着木子云几人,并没有发愣,一眼看到了铃铛手中牵住的奴隶,并立即判断出那奴隶非一般人,那么木子云一行人也绝非善类。

    留下两人接待,一入迅速的跑进深处报告。

    不一会儿,就走出一小队人,约莫十三四个家伙,没有统一的穿着,气质也差了个十万八千里,有络腮胡的莽汉,竟也有水滴滴的小姐,瞧那架势也不像是奴隶。

    这队人走到木子云等人面前,为首一个说道:“客人,我们是青山峰的核心干部,客人是来走生意的吧,什么规模,杀得是谁,或者要抢得是什么,可否透露了实底,我们也好早作商议。”

    “生意倒谈不上,我们几个只是想进去看看,顺便拜访你们的无门”木子云开口说道。

    “呵,客人,在这乱糟糟的世道里,守了规矩才能活命,不做生意想进我青山峰?不好意思,我青山峰没这条路。”那队人显然也不是带着善意来的,早就做好了火拼的准备。

    “我们也不是想闹事。”虎子对着与自己家乡,宗门同名的地方有着温馨的好感,语气里也带不上恶意,做了个笑脸,劝说道:“只是我的家乡也叫湖州,里面也有个青山峰,我们归乡心切,却始终找不到回家的路,此番来,只是觉得有缘,还望各位成全,在下保证,我们五人绝不会对贵派有任何不敬的举动。”

    “客人,请不要坏了规矩,让我们难办,青山峰虽然不是什么大势力,但应付几个大毛贼,还是得心应手的。”

    “呦,这话!”虎子哈哈笑了,望向了木子云,“像我们青山峰弟子的习气,也不知家乡的那群小辈们是否也成了这样。”

    “有可能啊”木子云同样笑道:“战后,青山峰举足轻重,定是会助长青山峰小子们的张狂气焰。”

    “喂...我说”那个络腮胡莽汉,语气火躁的说道:“哥几个行个方便,不做生意,就走吧!”

    “好吧,看来我们是无缘进去了,也不知你们口中所谓的生意,具体是指什么,如果伤天害理,就停住吧,不入广收弟子,做个宗门大派,即便外面的修行者众多,也能占据不少的资源。”说罢,虎子叹了口气,回头领着众人走了,那队人对木子云几人没有闹事感到十分怪异,心想着也许这群家伙肚子里存着其他坏水,想着另外的法子来突袭他们。

    木子云几人牵着一个奴隶,往回走,庆幸的是,这个地方虽然到处的在抢奴隶,却对船没什么兴趣,他们的船还好好地停靠在码头。

    “主人....”那个奴隶哆嗦的张开了口。

    “怎么?你有事?”

    这个奴隶心里很憋屈,别的被打败的家伙都被释放了,他倒好,一直在做着奴隶,也不知他的主子(铃铛)究竟要把他怎么处理了,“那个....我..我有个宝贝要献给主人...我...这个”他从怀里取出来个水晶瓶,只有巴掌大小,却极是好看,“主人可以把船装进这个宝瓶之内。”

    “什么?你耍我?”铃铛虽然语气火,但目光都聚在那宝瓶之上,心里还是喜欢的。

    “没有,我发誓没有,这是我家传的宝贝,您...您瞧。”那家伙凑到船边,拔出了水晶瓶的翡翠瓶塞,朝着船身扣了过去,噗,好似有人放了个屁(这说法的确很不雅观,但的的确确就是这个声音),那大船忽的就没了,将众人吓了一跳,再看那奴隶手中的水晶瓶,里面多了一个小船的模型,看起来十分别致。

    “要是想让它恢复,只需要拔出瓶塞,往里面吹一口热气便可。”那奴隶如此做了,大船真就忽的重新出现在了岸边。

    “真神了!”风筝拍手说道,“这样的宝贝,装人怎么样?”

    “装不了人”那奴隶胆怯的说道:“瓶子里没有活气,人进去立刻就死了,所以只能装物。”

    “这么好的宝贝”铃铛从那人手中夺过了水晶瓶,嘴上还说道:“你舍得给我?”

    “主人.....您留下吧,只...只要...”

    “要什么?”

    “他想要自由”木子云朝那人摆手道:“既然他这么有诚意,就放他离开吧,反正留着也没什么大用处。”

    那奴隶感激涕零,连磕了几个响头,匆匆忙忙的跑了,铃铛将大船装进了水晶瓶,挂在了自己腰侧,走起路来,能够听到水晶瓶内船碰撞晶壁的清脆声音。

    “接下来干什么?”铃铛问道。

    “休息,等后天的到来,好好歇一歇吧,后天人或许就多了,我们可以多得到些信息。”

    后天清晨,天亮的极早,似乎也是为了这日子做足了准备,木子云没有想到原来湖州有这么多人,他们站在座四层阁楼往下看,到处都是人,大多数人都牵着绳子,或者被绳子牵着。

    “嘿,听说了吗?”阁楼中有其他卖主在相互交谈,“这次的买卖大日,天宫斗中有家势力亲自来了。”

    木子云几人已经知道天宫斗代表的是这片海域里极强的十七个大势力,但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并不觉得这样的势力有多么的棘手,估摸着也是一群外强中干的家伙。

    “真的?天宫斗亲自来?这些势力想要个奴隶,直接给那人发封信不就行了,谁还敢不去?”

    “你不知道,这些个天宫斗都是群疯子,他们脑袋想得不是那么简单,怪异的和那。”

    “哦....那来的是哪个天宫斗?”

    “幸运...”

    “什么?”那人竟然失声叫了出来,也不知那幸运二字究竟代表了什么。

    “幸运!谁来也不应该是他们来吧!那群家伙除了赌,还会什么?也没听说过他们收过奴隶啊?”

    “我也不清楚具体状况,但的确得到了消息,幸运这次买卖真的回来,要不,湖州不可能才是这些个人,以往的人数多的都能站到海面上,要不是害怕被幸运迁怒,谁会甘愿错过这样的日子。”

    “不好意思”木子云靠过去,向他们问道:“你们口中所说的幸运,是天宫斗里很强的存在吗?”

    “天宫斗里没有排名,天宫斗本来就代表了极强”那人语气略有些不屑,猜出木子云几人是外地来的,也瞅中了他身后的铃铛和风筝,但没有动手,继续说道:“幸运是天宫斗里人数较少的典型,只有七个人,他们有着共同的嗜好,也因为这嗜好,成就了相似的能力,就是赌...不过...是以性命为代价的赌博,而且他们赌的方式很特别,到现在为止,幸运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没有输过一局。”

    “这么有趣?”铃铛笑道:“我也会赌呢,不知道能不能赢他们。”

    “赌....不是同一个概念呐”那人摇头笑道:“输了就是死,赢了...呵呵,或许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