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送别娜迦族长老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送别娜迦族长老

    相比老公爵的烦恼而言,约克汉城城主西蒙斯洛克的烦恼就小得多了。

    他没必要为了权利而发愁,更没必要为了扶持傀儡政权的事情而烦忧,他要想的,就是如何处置那些躲在暗处的外族反抗者们。

    西蒙斯洛克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嗜杀如命的人。

    他的性格虽然暴烈,但能够就任约克汉城城主这么多年,甚至还敢在月光城两位女皇的手底下抢夺精金矿藏,并且还能让两位女皇陛下对其的无礼行为无可奈何,这就是智慧啊!

    大智慧!

    拥有大智慧的他,自然清楚那些外族反抗者们只是被某些图谋不轨之辈当枪使的可怜人,他们本来可以丰衣足食的生活在达赛城,又或者远渡维奇堡及月光城,享受平凡的惬意人生。

    可他们却被哄骗至此,还不止一次在约克汉城境内造成小规模破坏行动。

    这既是那些图谋不轨之辈对西蒙斯洛克耐性底线的撩拨,更是对其绝对统治的挑战,还是对其大智慧的嘲弄。

    西蒙斯洛克本可以大手一挥,以雷霆之势,杀这群无辜者以儆效尤,然而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又决定再忍忍,毕竟这群家伙只是被当做棋子使用,就算都杀了,只要幕后之人还在,他们大可以再换一批棋子继续找刺激。

    因而,苦恼的西蒙斯洛克决定暂时观望,伺机寻找到这群阴沟老鼠的真正巢穴,将他们一网打尽,只有这样做,才能既缉真凶,又赦无辜者。

    可是,幕后之人不知藏匿何处,他虽是约克汉城城主,可毕竟人力有穷时,没法既顾及国事政策,又清理阴暗龌龊,无奈之下,他只得把我安排在其身边的暗线叫了过去,明白说了他已经知道此人是我安插在其身边的线人,并让线人即刻给我递交一封密信,要求我协助其找出藏身于约克汉城阴影之中的老鼠们。

    这条密旨的口气不是以约克汉城城主发出,而是以白云英的叔公发出,也就是说,我要是不帮次忙,间接等同于拂了白云英的面子。

    真是打的一手好亲情牌。

    捧着密信看的我,都不禁摇头苦笑。

    我倒是有情报组织,可并未安插在约克汉城,就算现在着手处理,怕是也鞭长莫及,难当大用。

    艾瑞城方面发来的情报看起来与我关系不大,主要是说卡特霍顿最近的政策方向。

    失去了外族支持的艾瑞城,如今已陷入到多方面困顿之中。

    地精的科技,矮人的锻造与建筑,兽人族的畜牧业,以及在皇贵圈子极受欢迎的精灵族的艺术品,这一切,随着外族的纷纷离去,而出现断流。

    原本号称和风大陆最繁华都市的艾瑞城,也因为之前的作死,而逐渐沦落。

    追忆昔日的繁华与喧嚣,再看如今的凋零与落寞,令我不胜唏嘘。

    我实在无法理解,卡特霍顿当初为何要驱逐外族人?

    难道就因为他们的外貌与人族不同,就认定他们有二心?

    这简直太过武断,与他向来表现出的狡猾多智不符。

    我深切怀疑,此举不是卡特霍顿真心所为,而是有人从旁胁迫,但这一切仅仅局限于猜测,并不能坐实。

    就在我放下密信,起身倒茶的工夫,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开门一看,又是魔法飞艇基地的工作人员,手里还捏着一封信。

    我打了个哈哈,笑道:“今天还真是热闹啊。”

    “还好了”工作人员擦了把汗,伸手递信:“您是杜威大师的义子,又是咱月光城的长老大人,自然比一般人要忙。”

    “辛苦了”我说着,将杯子递过去:“刚倒好的热茶。”

    他接过杯子,也不嫌烫,一饮而尽,随后还了杯子,快步离开。

    进了屋,又倒了杯新茶,坐回沙发,一边慢条斯理展开信封,一边细细品味杯中香茗。

    苦涩的茶能够提神,而这封信的效果竟还要更胜一筹。

    寄信人是杜威大师,我的义父,这老头之所以突然寄信,是因为他老人家针对天族人科技方面的研究有了长足的进展。

    虽然仍不能破解晶核驱动机械生物的原理,但机械生物的内部构造却被他拆分研究的一清二楚。

    假以时日,晶核的奥秘再被他破解出来,杜威大师完全有把握,能够制造出与吉赛尔的发明完全一样的机械生物群体。

    科技的进步也是推动时代发展的重要前提,同时还能作为杀手锏,强化我的实力底蕴,增加未来计划的成功率。

    在两位女皇陛下与丝西娜长老商议结盟之事期间,我继续回归到吃饭睡觉刷怪的日常生活中。

    日常这种东西,看起来平平无奇,可一旦执行起来,却欲罢不能。

    我很享受平淡的日常生活带来的安逸感,虽说期间会有怪物的突然发难,打我个措手不及,但往往却是有惊无险。

    刷怪令我快乐,但迟迟领悟不出战技却令我异常苦恼。

    明明已经有感悟了,却偏偏卡在半路上,这似乎就是传说之中的瓶颈,一旦越过,必将脱胎换骨。

    所以在苦恼之余,我又多了一丝激动。

    若当真如此,说不定我下个战技,将会是如同拔刀斩一样的重头戏。

    想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又过了几天,娜迦族长老丝西娜带着两位陛下奉送给娜迦族皇帝的礼物,登上了魔法飞艇。

    飞艇起飞之后,我低声询问精灵女皇:“谈成了吗?”

    阿娜丝塔摇摇头:“还不知道,看会否回访。”

    “不”一旁,妖精女皇仿佛自言自语道:“已经成了八成,只要这届娜迦族皇帝不昏聩庸碌,就一定会同意结盟。”

    “您还真有把握。”

    “不是我有把握”女皇奶奶转向我,目光淡然,神情平静,语气自信道:“这是必然要出现的历史进程。”

    说着,她抬起头,望向湛蓝的天空,轻吐口气,喃喃道:“妖精与娜迦,这对曾经生死与共的好友,是时候该携起手,面对未知的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