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时代霸主 > 第二三四章 惊人的眼光

第二三四章 惊人的眼光

    “前半场终局,也就是说,投资的整个时间区间必须要控制在这个行业的前半场?”谢长庚点了点头,觉得李枫的这个概括非常生动形象,很有说服力,“按照你说的,如果进入后半场,资本的确已经赶不上互联网公司成长的速度,也许今天的一百万能拿到10的股权,到了明天就只能拿到1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不错,这就把互联网投资的视野锁定在了前半场,也就是荷塘效应的突然爆发之前,否则投资就很难取得最大化的收益。”李枫说道,“所以接下来我们判断的重点,就是如何判定一个行业的发展周期和当前所处的时期。”

    李枫自己投资的混元游戏工作室,其实就是遵循了这个投资理念,也就是在前景不明朗的时候介入,以最低的资金换取最高的股权。这样的方法是火中取栗,所以前期的判断和分析非常重要。

    如果等到戴云飞工作室的混元剑侠单机版发售成功之后,工作室有了一定的现金流,一来对于资金的渴求不是那么强烈,二来也不可能买到他们的控股权。

    在2002年,全国网民总数大约在三千万左右,互联网还是一种小众化的科技,所以在很多时候,人们对互联网领域成长性的预估是很保守的。

    他们无法想象,仅仅十多年之后,整个华夏的网民总数能达到七亿之巨,也就是说,网民总数在短短的十多年内成长了二十多倍,达到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是网民的恐怖程度。

    正因为他们看不到互联网未来的高成长性,因此在对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逻辑上,也往往是很保守的,激进投资方式的出现,恐怕还要五六年以上的时间。

    因此李枫的“前半场终局”理论,在2002年是很少有人看得懂的,甚至会让人觉得危言耸听。

    也只有像谢长庚这样的顶级大教授,才能想明白,为什么资本介入,在前半场就已经终局,因为后半程的突然爆发,是谁都预见不了的,包括李枫。

    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未来互联网投资模式必须是激进的,也就是说,哪怕这是一个很混蛋的项目,只要看到了一定的成长性,就必须迅速投资,因为谁都无法保证,这个项目会在哪一天突然爆发。

    李枫跟谢长庚仔细地梳理了一遍逻辑,尤其是对于未来互联网创业模式进行了重新的定义,使得整篇文章在开篇阶段,就具有极强的逻辑性和预见性。

    “你小子不得了啊,不瞒你说,互联网领域的前沿究竟会发生什么,其实在学术界争议很大,我们也很难去揣测。甚至可以说,互联网这个东西本身就很奇怪,它就是一个新世界,之前我们研究的许多理论,在这个世界中都是不适用的。”谢长庚说道,“这第一部分,就用荷塘效应这个引子,引出对互联网发展模式的洞察,继而提出前半场终局的全新投资理念。”

    经过李枫的梳理,再加上谢长庚的理论水平,两人很快就将第一部分整理完毕,规划处了一个两千五百字左右的篇幅。

    “谢教授,这第一部分仅仅是餐前的开胃酒,真正的重头戏,是第二部分。”李枫打开了第二部分的框架文档。

    谢长庚一看第二部分的小标题“盲人摸象与小蝌蚪找妈妈”,这又让谢长庚有点懵了。

    “李枫,你解释解释吧。”谢长庚说道。

    “第二部分是整篇文章的重头戏,我的规划是五千字篇幅,主要论述的重点,是怎么做互联网投资。我的想法是从个体和全局两个层面,去阐述其中的投资逻辑,也就是个体层面的盲人摸象,以及全局的小蝌蚪找妈妈。”李枫说道。

    这第二部分,李枫打算以宏观和微观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论述,盲人摸象是其中的微观模式,而小蝌蚪找妈妈是投资逻辑的宏观模式。

    “这宏观上的小蝌蚪找妈妈模式,其实我已经在第一天的课堂上就讲过,这类似于现代保险制度,只要广撒网,总能收获一个蛙儿子。”李枫说道,“这也符合生物学的特质,比如青蛙产卵,一次不是产一枚,而是几十枚几百枚。做互联网投资也是如此,同时投资几十个乃至几百个项目,其中总有几只小蝌蚪能长成青蛙。”

    互联网投资和传统投资截然不同,互联网投资遵循的是“试错逻辑”,就是明明知道有问题,也要去试错。所以是小步快跑,分散投资,均摊风险。

    传统投资就不是如此了,它追求的是成功率,因此往往不可能投资几十几百个项目,而只在几个重大项目上集中火力。

    “按照你这套逻辑,如果投资家们还把精力用在做可行性分析,甚至做市场调研,无休无止地争论这个项目是不是值得投资的话,他们本身已经失败了,对不对?”谢长庚问道。

    “不错,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时间,荷塘效应会迅速打乱他们的计划,如果他们要追求稳健,他们就不应该涉足互联网领域,而去搞房地产。”李枫一针见血地说道。

    互联网领域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变动的领域,这个领域变化和成长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领域,因此其他领域的任何经验,在互联网领域都不适用,即便是互联网领域的资深大佬们,他们也在不断地犯错和纠正错误的道路上。

    “现在我已经懂盲人摸象的意思了。”谢长庚说道,“项目是好是坏,我们其实并不知道,顶多也就是摸到一个象鼻子罢了,对不对?”

    李枫点了点头:“互联网投资之所以难,难就难在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东西会突然火起来,也就是说,只要摸到了一个象鼻子,就应该立即行动,等你确切地知道这是一头大象的时候,你还会有机会吗?别人的犹豫和质疑,才是你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