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0724章 德玛西亚的魔法宝贝们!(●?ω?●)?

第0724章 德玛西亚的魔法宝贝们!(●?ω?●)?

    今天,位于符文之地之西的德玛西亚王国,正在陷入空前的巨大危机和一片混乱之中!

    现在他们这些德玛西亚人,所面临的困难和窘境,其实一点都不比他们德玛西亚人多年的宿敌,一点都不比那个诺克萨斯帝国要更小!

    很戏剧性地……

    在一天之前,当他们德玛西亚人才刚刚因为他们地那个宿敌的高层,那个诺克萨斯帝国的崔法利议会被人一锅端,并不得不陷入混乱而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欢庆活动的时候,才隔了短短的一天,厄运竟然便悄然降临到了他们德玛西亚人的国土,降临到了他们德玛西亚人的脑袋之上?

    于是,

    到了现在,到了夜幕即将降临的这个时候,几乎所有在这个德玛西亚城市,在这个王国首都城里的德玛西亚公民们,便几乎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因为,只要他们那种眼不瞎的,就都能很轻松地看到了他们周边的那些诡异的变化……

    他们家里养的宠物、家禽或者畜类、城里的各种大小动物、昆虫、鸟类、相当一部分的花花草草、甚至是树木、乃至于臭水沟里发臭的烂泥或者是石头等等,它们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它们,竟然变成了具有各种各样或正常或又很奇怪,但是又同时拥有着不俗魔法能力的神奇魔法生物?

    那种神奇而又惊人的变化,让大部分的德玛西亚的公民们,只能战战兢兢地躲在各自的家中,看着窗外的那些横行霸道,俨然已经将这个德玛西亚雄都当成了它们自己家园的生物们在城里肆无忌惮地横行嬉闹却敢怒不敢言。

    然而,

    哪怕是这样,哪怕他们已经躲在了各自的家中,可却也并不是太安全……

    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家里的东西,那些昆虫植物,又或者是桌椅瓢盆等等,是不是也变成了可怕的魔法生物?然后,他们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些玩意便会突然暴起,用那些可怕的魔法给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

    这些,他们统统都不知道,只能用惊惧的目光去警惕着他们身边一切,特别是那些会动的东西,无论它们是动物、昆虫还是花草!!

    半天过去,到了现在,草木皆兵的德玛西亚公民们,已经没有谁敢去对那种小动物或者会动的植物们过于接近,也更不敢随随便便去伤害它们……因为,任何胆敢那样去做的人,他们的下场通常都不会太好。

    此时夕阳黄昏中的德玛西亚首都的街道上,随处可见的那些倒在地上,或昏迷、或被石化、或者是中毒麻痹不能动弹的德玛西亚士兵或是市民们,他们就是最好的例子!

    毫无疑问,那些人,肯定是不小心去招惹到了那些神奇的大小动物,或者悍然攻击了它们,然后‘战败’后在那些奇奇怪怪的可怕魔法之下所应得的下场!

    而有些屠夫们,似乎下场就更加的惨……

    听说,已经有不少人被那些奇怪的生物报复而丢了性命?当然了,还有人说现在那些一团散沙各自为战的德玛西亚士兵们,他们的损失也很不少?

    毕竟谁都知道,他们那些勇敢的德玛西亚将士们,他们在发现魔物的第一时间内,就对那些变异或者可以说是染了魔的生物们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至于最后的结果嘛,那就不提也罢……

    那种事情,从现在城里的那些神奇魔法生物们仍旧横行霸道以及巡逻和喊打喊杀的士兵们越来越少的情况上,就大概能看得出一二来。

    而具体的情况,以及德玛西亚军队损失惨重的传闻到底是真是假,便没人知道,反正现在,也没有人敢随便出门去乱逛,或者去探寻那些倒霉蛋的尸体或者是统计那些倒地不起的士兵们。

    “……”

    “嘉文,你需不需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抬回来以及绑了绷带的那只脚,再看看对方身边的那个同样狼狈不堪,浑身都布满了血痕的盖伦剑士长,嘉文三世的脸黑了一阵子后,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关怀的对着自己的儿子问询道。

    现在这里,在德玛西亚王国的这个黎明城堡之中,大量的德玛西亚精锐卫兵以及宫殿守卫们,仍旧在各个房间和走廊过道、或者殿堂里搜捕着那些变异或是染了魔的魔法生物们!

    这从偶尔传到这个国王大厅里的那种喊打喊杀声以及各种各样奇怪魔法或者特殊能力的咋响声上,就能大概听得出来。

    万幸的是,他嘉文三世的这个黎明城堡里,除了少量的宠物和老鼠昆虫之外,并没有太多染了魔的东西,这让负责清理的精英卫兵和宫殿守卫们的工作变得轻松了不少。

    毕竟,他们身上的那种用德玛西亚钢锻造的铠甲有着很强的抗魔能力,以至于那些魔法攻击能力不是很强的老鼠昆虫们,对他们的伤害力并不是太大,所以,这个黎明城堡里的具备威胁的染魔动物们,被清扫一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不!”

    “父王!这点小伤不足挂齿,哪怕只有一只脚,我也可以继续战斗!请让我继续待在这里吧,我也想知道,我们德玛西亚王国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

    想想自己这个德玛西亚的皇子,外加一个德玛西亚的将军,那个大英雄,那个无畏先锋军的剑士长兼指挥官的德玛西亚之力盖伦,他们两人竟然败在了一只傻乎乎的胖鸟的手里……甚至,还让自己生生地断了一条腿,还至少需要修养上三五个月才能康复的这种事情,他嘉文的心里就如同卡了一根刺一般难受,并一直让他整个下午都不能释怀……

    他发誓,

    下一次出门的话,除了携带他的武器阿塔玛之戟之外,还必须带一柄战弓或者手弩才行!总之,他绝饶不了那只秃尾巴的大胖鸟,只要他能再次看到它的话,就一定会将它给打下来的。

    “也好……”

    看到对方不打算离开这个国王议事大厅,嘉文三世也没有太勉强,只是叹了口气,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让其坐着好好听听之后,便重新坐回到了他自己的王座之上。

    不管怎么说,看到自己的儿子嘉文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也就放心了……所以,现在他很快便将自己的注意力给放回到了德玛西亚王国目前急需解决的那个魔法‘大灾变’的事情上!!

    “各位……”

    唔……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嘉文三世才开始将自己的视线给放到了这个大厅中站立着的那些一个个王**政高层和贵族们的身上。

    他们都是在听到了他的那紧急召唤钟声之后,第一时间赶来到这里的。

    所以现在,在这个国王大厅中站着候命和参与紧急御前会议的,除了他嘉文三世以及他的儿子嘉文之外,还有他的德邦总管赵信、冕卫家族的掌控人兼德玛西亚王国的大元帅缇亚娜冕卫、无畏先锋军的剑士长和指挥官盖伦冕卫、无双剑姬兼劳伦特家族的族长菲奥娜劳伦特、还有德玛西亚龙禽骑士军团的指挥官、精英守卫的队长、德玛西亚精锐重型骑兵的骑士长、宫殿守卫的副官、城防卫队的将军以及各个市政部门的主官和各个大贵族的话事人或族长等等……

    总之,在国王召唤的钟声响起之后,在德玛西亚王都里够资格且没死的,基本上都来混乱之中赶到了这里,准备就眼前德玛西亚的剧变商讨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针和对策出来!

    虽然,就目前的糟糕形势来看,有些悲观情绪的嘉文三世并不觉得他们这些人真的能够想出或者讨论出什么好的办法出来?

    “多余的废话我暂时就不说了,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的……”

    “现在,在我们德玛西亚的这个城市,甚至我们整个德玛西亚王国的国土,都陷入了空前的巨大危机之中……”

    “没有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也没有谁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现在,咱们就姑且称呼它为‘大灾变’好了……”

    “然后,这一个下午,你们恐怕也都看到了……无数的动植物,还有另一些奇怪的东西,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都发生了某种可怕的变化……”

    “那是一种,我们德玛西亚人一直在极力避免的东西……”

    “没错,那就是魔法!!”

    “从一千多年前的那场符文战争开始,从我们的祖先在黑魔法战团的追杀下,逃来到这片土地并定居下来之后,那种可怕的东西,那些名为魔法的邪恶存在,就从未停止过试图侵袭我们的人民…..虽然,我们一直致力于去消除它,去禁止和消除那种可怕的东西在我们的这个国土家园上蔓延……”

    “但是,事到如今,我们很遗憾地发现,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可耻地失败了……”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园,竟然在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就几乎完全沦陷在了那些可怕的魔法怪物们的手里……甚至,连我的这座从未被敌人染指过的黎明城堡都变得不那么安全……”

    想想自己之前被自己养的鲤鱼袭击并差点丧命的事情,想想那些巨大的威胁就在自己的城堡王宫里,嘉文三世都忍不住从后背到脑门直冒一股凉气……

    要不是那个英勇忠诚的宫殿守卫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话,他可真的就死定了。

    从那么高的地方随着水流冲到悬崖底下的那个充满着各种礁石的大海里,就凭他现在的身板,就绝对没有幸存下来的道理!

    然后,

    再想想自己的这个黎明城堡里那些变异后有着各种各样魔法能力的小动物,那些猫、狗、虫、鱼、乃至于相当数量的老鼠们,嘉文三世的那张老脸就又黑了一分。

    “无数的动物,甚至是植物都发生了灾难性的变化,禁魔石对它们无效……从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虽然并不充分,但是,这很可能就是个波及整个德玛西亚王国的巨大灾难……现在你们都说说,汇报一下情况,然后再说说我们德玛西亚人现在该怎么办?”

    刚刚换了衣服,仍旧找不到自己的那个失踪了的德玛西亚王冠的嘉文三世,在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沉默着的军政高层将领以及贵族们一会后,就又叹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瘫坐在自己王座上,等着下边的贵族大臣们开口。

    现在,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了……接下来的事情,那就要看看他的这些臣子们到底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或者绝妙的主意了。

    “……”

    “……”

    “……”

    然而,让嘉文三世有些失望的是,回应他的,竟然是一群沉默着呆立在各自位置上的装‘石像’的家伙们?

    在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人出来给他分忧或者提出某个合理或是不合理的建议?

    “……”

    “现在报告在我这里……”

    看到没有人愿意出来说那种很可能让国王陛下更加生气或者感到颓丧的报告,在沉默了一会后,身为德邦总管的赵信,他这个效忠于德玛西亚皇室家族的坚毅勇士兼国王的侍卫统领,这个不仅作为皇家宫廷的总管,同时还是国王的侍卫和参谋官,还是朋友和仆人的他,便表情坚毅地大跨步走出队列,对着王座上的嘉文三世大声地汇报着道:

    “回禀陛下!”

    “在今天中午开始发生的那场不明缘由的‘大灾变’中,我们德玛西亚王国目前已获知的损失如下……”

    “龙禽骑士军团的坐骑损失了大部分,龙禽骑士受伤三十二人,暂无死亡报告……那些龙禽,它们在变异之后,便毅然离开了它们的龙禽之巢,还带走了几乎大部分的青壮龙禽和蛋……”

    “据统计,我们的龙禽军团……现在已经失去了空中集团作战的能力,剩下的几十只老弱坐骑,暂时只能作为巡逻和传递情报所用?”

    “……”

    念到这里,赵信也不由得停滞了好几秒……因为,对于那些德玛西亚的骄傲,对于那些龙禽骑士军团的损失,他也是感到十分地胆战心惊的!

    那种损失,真的是太惨重了一点……

    虽然,他们那个军团并没有传来士兵死亡的报告,但是,没有了飞行坐骑的龙禽骑士们,也同时失去了他们最大的存在价值!一群不能飞行的龙禽骑士,和德玛西亚的普通步兵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最糟糕的事情并不止那些!

    “然后,现在是重装精锐骑兵部队的报告……”

    “非常抱歉,国王陛下!我们德玛西亚王国现在已经没有重装精锐骑兵团了!”

    “因为……”

    “那一千名多名的精锐重装骑士,他们的坐骑全都变成了一匹匹燃烧着火焰的怪马……报告上还说,它们第一时间便冲散了我们的‘步行精锐骑士’们,至于他们的具体伤亡报告,目前暂时无法去统计……”

    赵信没敢说是那些作死的‘步行骑士’们擅自去攻击那些着火的染魔战马,才会彻底激怒了它们的……

    想想那些披着德玛西亚钢的重型铁甲,身上燃烧着可怕魔法烈焰的生物,他赵信都觉得心下一阵阵的胆寒!

    这下好了,德玛西亚最最精锐的重型精锐骑兵,那些和无畏先锋军不分上下的战略威慑性部队,现在,竟然全部都变成了‘步行骑士’,且还被他们自己的伙伴坐骑们给一下子全冲散了?

    这……

    这开的什么玩笑?想必,国王陛下的表情一定很丰富吧?!

    “……”

    果然,偷偷朝着王座上瞟了一眼的赵信发现,他的国王,那位尊贵的嘉文三世的嘴角在不经意间抽搐了好几下,但幸好,瘫坐在王座上的国王陛下并没有开口说话或者勃然大怒什么的,对方只是闭上了眼挥挥手,示意他赵信这个宫廷总管继续往下说,不用太顾忌对方的感受?

    “遵命……”

    “陛下,驻防在黎明城堡周边区域的德玛西亚精英守卫和驻守在城堡里的宫殿守卫们在清理魔法生物的战斗中,伤亡共计一百二十三人……”

    “那些魔法生物很诡异,它们的力量和它们的体型似乎并不相称?”

    想想之前自己率队清理的那些盘踞在黎明城堡里的各种老鼠和那些具备威胁的魔化宠物时的战斗,赵信都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

    因为,那些奇怪的小动物,竟然拥有着和它们的身体很不相称的强大力量?

    虽然,他们再也没有发现过和那种会变化成巨大怪物并发出强大魔法攻击的鲤鱼相类似的怪物,但是,那些数量不明的,会放出闪电攻击、会放火、力大无穷以及还会发射奇怪魔法波纹攻击的各种老鼠,也让他防不胜防,甚至还一度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那种毛发金黄,且还会发出强大闪电的老鼠也就算了,因为它们在落单的情况下,对付身穿德玛西亚钢的功能宫殿守卫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可天知道,为什么那种蓝皮的小老鼠,竟然还有着巨人一般的力量?还一下就能将一个全副武装,穿着厚重型板甲的宫殿守卫给撞飞,并一尾巴拍扁敦实厚重的大盾牌?

    那种小东西,难道是身体里藏着一头巨龙地力量吗?!

    想想自己之前,一枪刺死的那种几乎要泛滥成灾的电老鼠,对方临死之前放出的那种可怕的强大闪电魔法,赵信便仍旧感到有些头皮发麻两股战战的感觉……

    幸亏,黎明城堡里的老鼠并不多,要不然,他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到目前为止……”

    “德玛西亚城防士兵、治安团和德玛西亚战斗兵团的上万士兵们,除了少部分仍旧在兵营里维持秩序,力保不让那些魔法生物们入侵之外,其它派出去执行维持秩序以及清理魔物的,现在都陷入了混乱之中,伤亡情况暂时未知!”

    “至于财物损失……”

    “黎明城堡被‘鱼怪’破坏了一间宫殿的外墙,火焰老鼠们也烧掉了几间偏殿和储物间,损失还不算太严重?”

    “德玛西亚的英勇之厅,现在据说被一群燃烧着的飞鸟占据了,它们似乎正在那里筑巢,士兵们曾经尝试过进去驱逐它们,但是,他们最后都被烈火驱散了……”

    “还有!”

    “我们的光明使者神殿,现在是一大堆石头怪物们的家园,光照者和牧师们同样也被赶出来了……”

    “至于德玛西亚广场,目前暂时没有发现太多的魔物……”

    “但是,咱们德玛西亚首都的那扇全部由德玛西亚钢锻造的号称永远不会被敌人攻破的东大门,现在它已经自己倒下去了……因为,在‘大灾变’的那一刻,它在一眨眼的时间里,就丢出来了它的那些齿轮组,还让它们变成了一个在城里城外到处乱逛的巨大齿轮怪……是的,士兵们报告上说,那是一个由很多齿轮组成的大怪物?”

    “他们尝试过去对抗那种巨大的,完全由最坚韧的德玛西亚钢组成的齿轮怪,但是他们同样失败了,因为那样去做毫无意义!”

    “最后……”

    “国王陛下……很遗憾,我们现在,除了黎明城堡以及周边的区域和军营还在我们的完全掌控下之外,这个城市的其它的地方,已经可以说是全部沦陷了,包括我们城里的秘文阁、禁魔监狱和各个大小监狱…..”

    “总之……”

    “大概情况就是如此!在那些神奇的魔法怪物们的肆虐之下,我们现在无法行使我们的任何权力,也没有办法去保卫我们德玛西亚的人民……”

    念完刚刚才到自己手里没多久的这份情报和汇总的报告之后,赵信自己的脸也跟王座上的那个嘉文三世一样变得很是难看……

    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今天,仅仅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德玛西亚王国的作战能力,就最少损失了一大半或者更多!而且,他们还基本上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王都,失去了这个德玛西亚最大的城市!

    而现在,一切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的话,可以预见的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受到的损失只会越来越大…..他们德玛西亚王国的军政部门的混乱,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地严重!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也控制不了被魔法生物盘踞的这个德玛西亚首都,乃至于再也控制不住整个德玛西亚王国为止!

    届时……

    他们这个传承了千年的德玛西亚王国,这个号称符文之地,号称瓦罗兰大陆上拥有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国家,在不能有效控制这片土地之后,将必定会在那些盘踞在整个王国的魔法生物的肆虐之下,让整个王国轰然垮塌并彻底地沦陷在它们那些怪物们的手里。

    再然后,在没有了法律和军队的护持之后,这里到时候这片德玛西亚的土地上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恐怕是在座的谁也都无法去想象的可怕景象!

    “……”

    嘉文三世没有急着表态,他只是颓丧地瘫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一只手撑着自己那早已经没有了王冠的额头,陷入了沉思和痛苦之中……

    如果,仅仅是少部分的魔法怪物的话,他相信,哪怕再艰难,他们也总会战胜敌人并获得伟大的胜利的!因为,他们德玛西亚人从不畏惧失败,也从不在困难面前退缩!

    万众一心的德玛西亚人,将会战胜任何一种强大的敌人!!

    然而,如果敌人是那种眨眼间便冒出来的无穷无尽的魔法怪物,是那种直接充斥了他们周边的每一寸看得到的土地,充斥了那每一条水沟,每一棵大树、每一片草丛花圃、婶子是每一个房间的角落或者头上的天空的话……那他们德玛西亚人,包括他嘉文三世在内,恐怕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

    可以想象,现在徒然出现在他们德玛西亚王国之内的那些魔法生物的数量,说不定还会比他们德玛西亚人更多!在这样的糟糕情况下,他们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自己的国土上泛滥并肆虐之外,几乎就没有太多的好办法。

    “你们知道吗?”

    终于,嘉文三世在酝酿了一番之后,再次开口了:

    “我养的那些鲤鱼,它们在早上的时候还一直好端端地…...”

    “可是,直到今天中午,当我在喂它们的时候,我就突然发现……它们一瞬间就变了……那时我发现,它们和我之前养的那些鱼突然就有些不太一样了……”

    说到这里,细细的品味了一会后,嘉文三世才忽然就睁开了他那双浑浊的眼睛,然后再次看向了底下的那群军政高层以及王国的贵族大臣们。

    “毫无疑问……”

    “一定是某种东西突然改变了它们,让我们的这个王国,让我们德玛西亚陷入了目前的巨大危机之中!”

    “因此,我只要求你们一件事情,找到让那些动植物或者其它的东西变成魔法怪物的真正原因,然后,尽你们最大的努力,去尝试逆转或者消灭它!!”

    想想自己养的那些鲤鱼,想想它们突然变得奇怪的样子,再想想那头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的巨大怪物,嘉文三世就猛地从自己的王座上站了起来,如同一只发怒的雄狮一般,对着底下大厅中站着的那几排大臣贵胄们喝令道。

    “……”

    “……”

    “……”

    “是!陛下,我会将这个任务布置下去的!”

    然而,除了忠心耿耿的德邦总管赵信第一个站出来应承之外,其它的人,只是低着头站在他们各自的位置上,耳观鼻鼻观心地站立着装着哑巴,没人愿意出来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哪怕是义愤填膺的盖伦打算出列,也都被他的姑妈给一把揪住拉了回去。

    因为他们这些人都不傻,这种能够轻易间改变整个城市,甚至整个王国的骇人手段,哪怕真的是某种黑恶魔法势力对德玛西亚王下的手,那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轻易对付的!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现在都还仍旧不明就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怎么可能敢轻易在国王的面前讨乖卖好?

    特别是在这个情况不明,王国动荡的时候,他们更应该谨慎一点,先努力去了解一切,洞悉事情的始末真相,尽量不要让他们或者他们的家族轻易陷落到那种对抗魔法的可怕阴谋中去。

    毕竟这种事情,这种之前他们一点消息和预兆都得不到,并还瞬间席卷了整个德玛西亚的大灾难,就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小事,在现在的灾难背后藏着的,肯定是某种可怕的,他们无法想象的邪恶!!

    “罢了……”

    “现在,对付那些在城里城外到处都是的魔法怪物,你们谁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叹了口气,挥手让赵信退下后,嘉文三世才重新坐回了自己的王座上,然后看着下边的那些军队将领,特别是他的城防卫队的将军和德玛西亚兵团的将领们。

    如果可以的话,他觉得,他们德玛西亚,至少也应该先将这个德玛西亚的首都给抢回来并完全控制在手里,然后再去想其它的事情?否则,他们做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

    “很抱歉,尊敬的国王陛下!”

    “我们的军队直到目前为止,仍旧是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而我们敌人,那些身怀魔法的各种怪物,它们的数量和种类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它们那各种奇怪而又可怕的魔法让我们的士兵防不胜防……”

    “除非有五万以上的德玛西亚最精锐的士兵,否则,我们肯定没办法将我们的这个城市从它们的手里给重新夺回来……”

    这时,德玛西亚的城防将军终于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出来汇报道。

    在此之前,他曾率领约莫两千多人的城防精锐士兵,打算从一群盘踞在德玛西亚大花园的那种奇怪的,身后背着‘草垛花朵’的大青蛙手里夺回他们的花园!

    然而,

    在那些剧毒花粉和‘飞叶快刀’的攻击之下,他们可耻地败退了,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抵御花粉毒素的防御手段……

    紧接着,在一片混乱和狼狈逃窜之后,重整旗鼓,发现还有一千八百多名士兵跟随着自己的他,便又率领着他们悍然攻击了一群盘踞在德玛西亚广场喷泉处的蓝皮大乌龟……

    那时,

    他们对那群怪物发动了投矛攻击和箭雨洗地……然而,对方坚硬的龟壳让他们的攻击无功而返……在他们准备朝着敌人发动冲锋的时候,对方的那些水枪和水泡打得他和他手下的士兵们鬼哭狼嚎,不得不再次转身逃跑……

    而这一次,等到他再次吹响列队的号角时,一清点,发现仍旧跟随在他麾下的士兵,竟然锐减到了不足一千人了……

    其他的人,不是走散就很显然是倒下了!

    再然后,不服输的他,在听到了德玛西亚这个王城最最重要的东城门沦陷后,就毅然率领余下的士兵们朝着东城门的方向加速跑去的时候,他们理所当然地又碰到了那个巨大且刀枪不入的齿轮怪!

    于是,

    等到他这个城防将军听到黎明城堡的钟声,并狼狈不堪地赶来到王宫这里参与会议的时候,仍旧跟在他身边的那些城防军团的士兵们,就只剩下了不到百人……

    虽然他也知道,得益于德玛西亚钢锻造的铠甲,其他的没有能跟来的那些士兵,他们的死伤可能不会有太多,但是,毫无疑问,他们被打散被打跑是肯定的!哪怕现在想要重新召唤他们,也肯定只能等到一切风平浪静,等到那些怪物不哪么暴躁之后才可以?

    “五万……”

    “赵信,现在我们能够控制的士兵,还有多少?”

    嘉文三世记得,在德玛西亚首都这里的军队,算上黎明城堡的精英守卫和宫殿守卫、龙禽骑士、重甲骑兵、德玛西亚常备兵团和城防卫队的话,约莫有两三万人左右……

    而如果召唤附近的要塞中的那些军队,将他们全部集结起来起的话,最少,也应该有五六万以上吧?那是不是可以说,他们德玛西亚有能力从那些魔怪的手里夺回他们的城市?

    “禀陛下!”

    “我们目前能够控制的,只有退守到黎明城堡附近的龙禽骑士、少量步行精锐重型骑兵、原本就守卫在皇宫这里的精英守卫和宫殿守卫们,总数……”

    “不到三千人!”

    “其他的士兵,现在都在城里乱成了一团,想要集结他们,恐怕不会太容易……”

    在赵信看来,他们单单是驱赶消灭黎明城堡里的那些少量昆虫和老鼠都费了好大的劲和不小的伤亡,而之前第一时间负责去消灭那些盘踞在城里的怪物的士兵们,损失也肯定不会是少数!

    现在城里仍旧一片混乱,远远望去,随处可见组团刷魔怪,或者正被魔怪们追得丢盔弃甲并落荒而逃的德玛西亚士兵们……

    所以,由此可见,哪怕他们最终能聚集起他们,那些人能够完好无损并立即投入战斗的,也肯定不会太多就是了。

    “才……才不到三千人?!”

    “我的德玛西亚王国最精锐的部队,现在能指挥的,就只有不到三千人了?!”

    听完,嘉文三世很干脆地直接瘫在了王座上。

    今天,这些事情一惊一乍的,他的心脏真的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永远无法去想象,他的王国,他的这个德玛西亚雄都,常备精锐三万左右的大军,可现在,竟然就只剩下了不到三千人?

    这损失,竟然高达了九层?!

    简直无法想象,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在城市里,不是因为是在他们的家园中战斗,而是在城外和敌人进行野战的话,这种程度的‘战损’,恐怕他的那些英勇的德玛西亚士兵们,老早就承认失败并撤退逃跑了吧?

    “国王陛下!”

    “虽然我们现在能控制的只有三千左右的兵力,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只剩下了这三千,所以,请您不要太担心?”

    这时,身为王国元帅的缇亚娜冕卫终于站不住了,她不得不站出来,对着王座上那个面若死灰的嘉文三世劝慰着道。

    这就正如她所说的,她们德玛西亚王国的士兵们,现在就仍旧在城里和那些魔法生物们顽强地战斗或者僵持着,虽然他们现在是各自为战并处于绝对的劣势状态,但是毫无疑问,他们还在战斗,还在和那些魔怪纠缠和对峙着。

    而且,在一路飞奔黎明城堡的路上的时候,她已经分派自己的麾下的传令兵们,让他们以王国元帅的名义,向整个城里的士兵和守卫们传达了她的命令:

    在那些魔怪不主动攻击市民的情况下,让他们暂时也不要和那些怪物们为难?

    所以她相信,现在在这个城里的士兵,只要是听到了她的命令的那些,伤亡肯定不会太大,反正清空肯定就没有嘉文三世想象中的那么悲观!

    “……”

    “我的大元帅的缇亚娜冕卫……”

    “请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如果有的话,就请你快点说出来……如果有效,现在这一切就由你说了算……”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王座上传了下来。

    现在,嘉文三世在心力交瘁,在自己的儿子嘉文不能行走的情况下,他所能信任的,除了自己的皇宫总管赵信之外,好像也就只剩下这个来自冕卫家族的精明能干的女元帅了。

    所以,他别无选择……

    “当然有!”

    “陛下,我建议:下令让我们的军队全部停止攻击行为,暂时不要去攻击它们那些魔法生物,暂时以维护城市的秩序为主?”

    说道这里,大元帅缇亚娜冕卫停了下来,并转身目视着那些不知道是个什么态度的同僚们。

    “诸位!”

    “因为我发现,我们……似乎有能和那些魔法生物和平相处的可能?”

    如果一开始提出这种事情,毫无疑问,那肯定会被嘉文三世驳斥并招来其他人的声讨和一顿臭骂的!

    但是,如果是现在,在所有的人都因为糟糕的形势而惊惶,且他们没有任何好的办法,在国王陛下乱了分寸的这个时候提出来的话,却很可能会收到不错的效果?

    所以,缇亚娜冕卫才会一直耐心地等到了现在!

    “我的元帅……”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我的鲤鱼给杀了……”

    “它变成了一条有着巨龙脑袋和海蛇一样身体的巨大怪物,还用魔法变出洪水淹没了我的宫殿……我的儿子,你们的皇储也差点死在一只怪鸟的魔法之下……所以,缇亚娜冕卫,你现在真的觉得,我们可以允许那些怪物在我的城堡和城市里自由行动,并时刻威胁到我和我们德玛西亚的人民的生命安全?!”

    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提出来的竟然是这种毫无任何道理的方法,这让疲惫不堪的嘉文三世勉强提起了一丝气力,在王座上坐直了身体,然后俯瞰着他的那位大元帅。

    他觉得,或许,应该让他的皇宫总管赵信去领兵平息城内的那些魔法生物的叛乱?毕竟对方刚刚在清理黎明城堡的战斗中,就做得挺好的,他的这个皇宫现在十分地安全,完全不用担心会被那些该死的电老鼠或者喷水的鲤鱼再来袭击!

    “……”

    “尊敬的国王陛下,那可不一定是威胁!”

    “我们冕卫家族的庄园里,现在也有很多的动物和植物们变异了,它们的数量,至少数以千百计!”

    “但是,在和它们争斗了一番后,我突然就发现.…..只要我们不去主动攻击它们的话,只要我们不对它们露出明显的敌意,它们对于我们德玛西亚人其实还是很‘友好’的,至少不会主动攻击我们?”

    “我应该告知国王陛下和诸位一个事实!”

    “在我下令让我们的家人和护卫们不要去为难那些魔法生物们之后,它们直到现在都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敌意,而我的家人,也因此可以好端端地待在我们自己家里并正常地生活?”

    “所以,我的想法其实是这样的……”

    看奥国王和其他的将领大臣们表现出了一点点的兴趣后,缇亚娜冕卫才缓缓地将自己的发现,以及自己的看法给说了出来。

    在她看来,哪怕德玛西亚王国是要真的要驱赶或者斩杀那些神奇的魔法生物,可是,也不该是王国现在正一片混乱的时候!

    缇亚娜觉得,她们德玛西亚至少要先重整旗鼓,整顿兵力,然后慢慢观察那些魔法生物的习性、能力、弱点以及种群规模等等……等到王国完全了解了它们的情况之后,再慢慢集结重兵,一鼓作气,将它们给驱逐出她们的这个德玛西亚王城?

    当然了,这个方案可能需要一点点的时间……

    而且,在这段时间里,她们顺便也可以去执行刚刚国王嘉文三世交代下来的那个查明真相的任务,然后有条不絮地慢慢理清并设法尽力去解决这个莫名其妙发生在德玛西亚王国境内的魔法‘大灾变’?

    当德玛西亚王国的高层正在黎明城堡里紧急磋商并商量对策的时候,刚刚回到了自己家里的拉克珊娜冕卫,却陷入了患得患失的纠结之中。

    因为她发现……

    她最喜欢的那匹的骏马星火,以及她养的那头兔耳猫似乎也都同时变异了?

    “伊布…..”

    “还有星火……”

    “这下好了,这个世界好像都变得不太一样了,现在,应该再也没有人来管我会不会魔法,或者到底染不染魔了吧?”

    在看到自己的骏马放下自己后,竟然浑身冒起了火,然后再看看自己的那头兔耳猫伊布也变得全身淡紫色,额头有一颗红宝石,眼睛还冒着亲近自己的白光后,拉克丝便一伸手,在自己的手掌上托出来一个散发着迷人光亮的小球。

    现在的她,甚至都不想去管周围的那些冕卫家族的仆人和护卫们的惊愕眼神了,因为,现在整个德玛西亚首都里到处都是这种会魔法的生物,所以,她拉克丝自己到底会不会魔法,其实已经无关紧要了!

    反正,她可不相信,在那么多的魔法生物肆虐整个德玛西亚往王都,甚至肆虐整个德玛西亚王国的时候,还会有人来找她冕卫家的大小姐的麻烦!她现在,就明目张胆地在自己的家里使用魔法了,难不成,那些搜魔人还有心情来抓她不成?

    如此看来,她今天似乎是白去了一趟布维尔庄园了!

    只是……

    拉克丝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找时间去跟自己的姑妈缇亚娜冕卫说出自己在布维尔庄园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切?因为她总觉得,似乎德玛西亚王国发生的事情,隐隐和某个小女孩法师有关?

    她可是记得的,那时候,那个小女孩好像用那颗禁魔石做了某些事情……

    当然了,这其实也仅仅只是她拉克丝自己的猜测而已,因为,连她自己也不怎么相信那个小女孩有能力做到现在德玛西亚王城里发生的这一切!这种堪称神迹一般的可怕场面,就肯定不会是那个小女孩做的!

    “哇!”

    “伊布……”

    “你眼睛里的光,和我的光真的好像啊!!”

    很快,发现了新的玩具的拉克丝,便将自己心中的那一丝不切实际的怀疑给抛诸了脑后,直接和自己的宠物嬉闹了起来……

    一直以来,她拉克丝自己都是很孤单,也很彷徨......

    因为,她是一个染了魔的冕卫家的大小姐,她身体内的那种魔光一旦泄露出去,就只会给她招致不幸,甚至还会给她的家族蒙羞?可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担心了!

    现在整个德玛西亚,无数的动植物们都一下子拥有了魔法,她并不是个例!

    所以,她现在非常地高兴和欣慰,因为她自己养了好多年的兔耳猫,竟然也跟她自己一样,有了那种神奇的光芒的能力?特别是对方的那双一直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大眼睛,真的是漂亮极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

    拉克丝就忍不住想着,要是德玛西亚王国无法解决这次的麻烦,不得不让魔法和王国共存的话,那该多好啊?

    只是......

    那些顽固的老家伙们,他们会那样选择吗?

    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