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主宰漫威 > 五十五章 李夫人

五十五章 李夫人

    眼见孙秀才等人走远,郑允芝怒气冲冲返回山洞,怀叔不禁微微叹了口气,淡淡道:“小五哇,孙秀才说的你怎么看?”

    郑五一怔,忙道:“此老爷家事,小人不敢胡言。”

    “家事...”怀叔笑了,点了点头,好似自言自语:“好个家事。”

    言罢入洞去了。

    留下郑五三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各有不同。

    刚刚孙秀才求亲的话一出口,说实话,郑五心中有那么一霎那是高兴的。嬴翌夺权、软禁郑允芝,要说不忿怒,那不可能。半个多月下来,郑允芝几乎没走出过山洞,每日里唉声叹气,人都清瘦许多,叫郑五怎么能不恼恨嬴翌?

    但嬴翌这个人,郑五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也知道是个非常之人。而且当初嬴翌所言,他打心眼里,也是认同的。如果事成,以嬴翌眼下的作为,将来未必没有大前途,他郑五也能沾沾光。

    若能化干戈为玉帛,成了一家人,那不得不说是一件好事。只是他也知道,以老爷的固执,恐怕不容易。

    “只盼着怀叔能说动老爷。”郑五低声道。

    郑六和郑九听了,都默然无语。

    怀叔进了洞中,见郑允芝背对着洞口,气息急促,一起一伏,一时间斟酌着该怎么开口。而郑允芝不等他说话,便摆手道:“怀叔,你不要多言。乱臣贼子,想娶我女儿,下辈子吧!”

    “老爷...”

    “住口!”

    郑允芝转过身来,满面激红,怒道:“他窃据军饷,害我失职,软禁于我,视我无物。到了如今,还要我巴巴的送女儿不成?!”

    “恁难听的话,怎生说的出口?!”这时候,侧里隔间门帘掀开,李夫人怒道:“郑允芝,你几十年的书白读了么?!”

    郑允芝一听,气的胡子乱斗,指着妻子李夫人说不出话来。

    李夫人又道:“什么叫送女儿?”

    她气恼的瞪了郑允芝一眼,对怀叔道:“怀叔,你休要听你家老爷胡言。”

    怀叔低着头,躬身而立。毕竟主仆有别。

    “怀叔,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夫人走出来:“里屋没听清楚,刚刚外面是孙秀才吧?”

    怀叔点了点头:“是的夫人,就是孙秀才。”

    随后怀叔将之前的事,原本道来,最后说道:“孙秀才希望嬴翌娶了大娘子,以结秦晋之好。”

    哗啦一声,隔间帘子乍响,怀叔分明看到一张通红的脸蛋。

    “夫人。”怀叔道:“这里面的事,着实有些不好言说。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嬴翌和老爷之间...老爷是站在朝廷的角度,而嬴翌是站在自己平头百姓的角度。老爷组织兵马,是为了配合朝廷大军剿贼,但嬴翌不愿意。他认为朝廷大军跟流贼一样,尤其左良玉之流,不值得信任。他是不愿意被任何人钳制,打算自己干,自己打流贼,不跟朝廷掺和。”

    “乱臣贼子,大逆不道!”郑允芝怒骂。

    “你安静些。”李夫人又瞪了自家夫君一眼:“是这么回事么?那怀叔你怎么看?”

    怀叔斟酌了一下,道:“夫人,若是站在老奴等下人的角度来看,更赞同嬴翌的做法。”

    郑允芝大怒:“奸仆!”

    “你住口!”李夫人出离愤怒了:“你能不能等怀叔把话说完?!”

    郑允芝狠狠甩袖,转过身去。

    怀叔叹道:“我们是郑家的家奴,为郑家生,为郑家死。夫人,大明天下沉沦,便是以老奴这点浅薄的眼光,也看出不妙来。这回有二百万两军饷,二十万石粮食,可是上回呢?比这回多。但也失败了,连三边总督汪乔年都死了。老爷忠于朝廷,但朝廷已不可持。老奴是不怕的,左右一条老命,命数到了死就死了。但夫人、老爷不能啊。大娘子、少爷也不能啊!”

    他道:“嬴翌有本事,有智计,不是池中物。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连闯贼这样的畜牲都能做出声势,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嬴翌也能呢?我这些天看他行事,颇有章法,虽然细微之处或有疏漏,但已是不凡。或许...这未必不是一条出路啊。”

    “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郑允芝再也忍不住,大骂道:“什么秦失其鹿?大明江山万代,眼下只是暂时...”

    李夫人根本不理,思忖道:“怀叔这话未必有错。若是流贼不入中原,此言不能说,但眼下...老爷,流贼破洛阳,围开封,已阻断南北,大明的形势,我这个女流之辈也看的见一二了。何况老爷,你难道要一辈子在这山洞里过?难道梓娘和小鱼儿也要一辈子在这里?你不为我想,也要为梓娘和小鱼儿想想!”

    郑允芝脸色黯淡到了极点,默然无语。

    李夫人道:“这事,我来做主。我看嬴翌不错,配得上梓娘。怀叔,你去告诉孙秀才,这事,我允了!”

    怀叔躬身一礼,缓缓退出了山洞。

    耳畔隐约听到李夫人的呵斥:“...你要陪上全家,妾身决然是不允的...”

    “可朝廷...”

    “朝廷,朝廷,你就知道朝廷。你区区一个县令,朝廷的大事,轮得到你说话吗...这儿是月牙谷,你自己都是阶下囚了...”

    怀叔听的黯然摇头。

    ...

    连彪看着自信满满的孙秀才,不禁道:“你就这么肯定,县尊会答应?”

    “由不得县尊不答应。”孙秀才笑道:“我虽然不会对县尊不利,但一直软禁下去却不是问题。县尊或因对朝廷的忠诚而拒绝,但李夫人和怀叔必定不会。况且...”

    孙秀才笑道:“你可知我每次去请教县尊,郑娘子都会悄悄问我大人的事?”

    “啊?”

    连彪不禁愣神。

    “这么说...”

    孙秀才笑着点了点头:“我看郑娘子早已属意大人喽。”

    “那还真是...真是天作之合了。”连彪不禁摇头晃脑。

    “自然是天作之合。”孙秀才吸了口气:“一旦大人娶了郑娘子,这月牙谷便再无隐忧。县尊才具高妙,若能放开朝廷桎梏,一定会对大人的大业有巨大的帮助。如此一举数得,岂不快哉?!”

    “此事已成定数。”孙秀才道:“暂时莫管,早晚都有结果。眼下还是处理阉人要紧。”

    连彪点了点头:“杀了这阉人?”

    孙秀才犹豫了一下,道:“此人毕竟不同寻常,直接杀了,恐怕不好。还得看大人的想法。”

    连彪点了点头:“那我稍后,就叫人下山。”

    孙秀才颔首。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