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的逆袭影后 > 第382章 阴险的计谋全文阅读

“我们……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的磋磨……”紧紧盯着左诗雨的侧颜,易瑾曦艰难的开腔。

听着那熟悉低沉的嗓音,唇,微微颤抖,左诗雨双手死死的拽住裙摆,不敢直视易瑾曦的双眸,怕自己一时心软而辜负众人的期望。

眼眸直直的盯着远方,脑海不断闪现过往的甜蜜……

在眼眶晃动已久的泪珠,不知何时顺着眼角一滴滴的滚落,紧握剑的双手缓缓松开,头皮一阵阵发麻。

“左诗雨,你忘了你家人是怎么被这魔头给杀了吗?”见自家师妹被魔头所迷惑,三师兄愤愤的提醒。

听到家人两字,左诗雨心悸一疼,连呼吸都停止了。

缓缓的抬起头,闭着双眸,左诗雨任由泪滴滑落,贝齿死死的咬住颤抖的双唇。

调整呼吸,转身,她拔出手中的剑,快步奔向易瑾曦,猩红的眼眸被怒火所包裹,“你没资格提我们......“

听着左诗雨歇斯的怒喊,易瑾曦身体绷紧,眼眸直直的盯着奔向自己的左诗雨,深邃的眼眸里写满心疼和无奈。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木然的瞟了眼逼近自己的剑,易瑾曦双手背在身后,微闭着双眸,不语。

“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见易瑾曦紧闭双眸,左诗雨心猛的一疼,泪水模糊了双眸。

握剑的双手紧了紧,漆黑的羽睫忽闪着,抿了抿唇,加快了脚步。

眼眸死死的盯着易瑾曦的神情,见他站在原地不动,剑在离喉咙还有一公分的瞬间,左诗雨猛然转换了方向。

因速度太快,虽转换了方向,剑.......还是深深的扎进易瑾曦的胸膛。

血,沁进易瑾曦素色的长袍里,迅速的蔓延开来。

“为何不躲?”看着殷红的血液浸透易瑾曦白净的衣衫,左诗雨眼眸里满是复杂的情愫,艰难开腔。

贝齿死死的咬住双唇,左诗雨逼迫自己镇定,奈何握住剑的双手已出卖她的内心。

见左诗雨犹豫而沉默的神情,三师兄无奈摇头。

他从身旁的草丛里猛的蹿出,快速的奔到左诗雨的身旁。

握住左诗雨的手臂,用力的把剑扎进易瑾曦的胸膛。

猛然抽离剑,血......喷洒而出,三师兄冷冷的瞟了眼易瑾曦:“这就是你做恶人的下场......”

左诗雨被这突奇一击,吓的浑身颤抖,手里的剑随着震惊,摔落到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

心脏猛的抽搐了下,左诗雨呆呆的盯着,躺在地面上的易瑾曦:“我……没有?我……不是……”

关切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如刺埂住了喉,泪水顺着眼角涌出来。

目光落在易瑾曦的侧颜,本无血色的脸愈加苍白,干涩的唇因疼痛而紧紧咬住,泛起丝丝干竭的血渍。

“对不起......”

左诗雨猛的蹲到地面,拾起剑,起身,在经过易瑾曦的声旁,低声叨诉。

一路狂奔,左诗雨脑海里始终浮现易瑾曦痛苦的闷声,眉心紧蹙,握住剑的双手止不住的抖动着。

往事在脑海里不断的呈现,无论如何都擦拭不掉。

左诗雨一直以为时间会似橡皮擦,久了就会擦拭干净。

姑姑她们告却她,感情会随着时间流逝淡忘掉。

可她们却忘了告诉她,刻入骨髓的记忆,是无法忘却的。

剑,深深的扎进泥土里,左诗雨缓缓的跪在地面,对着天空深深的磕了三个头:“爹,娘,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原谅女儿这次的不孝,女儿不想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死掉。”

叩拜完亡父,左诗雨抽出地面的剑,拂袖,转身往心里急念的地方奔去。

靠近茅屋,左诗雨敏捷的嗅到血腥味,多年的江湖经验使她立马警觉。

顺着屋边,猫着身子,缓缓的靠近窗边,眼眸望近屋内。

耳边响起狂傲的声响,那熟悉的声音,让左诗雨皱紧眉头。

“易瑾曦,你到死都不会相信,你居然做了个冤死鬼,哈哈......”三师兄剑抵住易瑾曦的胸膛,狂妄贪婪的低笑。

瞪大双眸,左诗雨惊恐的盯着三师兄,左手捂住自己的双唇。

她如何都无法把面前狰狞的三师兄,与素日里温润谦逊的三师兄联系在一起,瞳孔徒然放大,左诗雨急切的呼吸着。

茅草屋内。

易瑾曦捂住自己受伤的刀口,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凌乱的发丝垂在眼前,他淡淡的开腔:“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把你的罪行都掩盖了吗?”

“你......痴心妄想,哼!”易瑾曦嘴角的笑意渐浓,他缓缓的从衣袍里掏出一本秘籍,微微的晃动着。

眼,随着易瑾曦晃动的秘籍陡然瞪大,三师兄抓狂的奔到易瑾曦的身旁,讨好的祈求着:“快......快,告诉我怎么运功?”

见三师兄急切的模样,易瑾曦轻溜的松开秘籍,右手撑着自己的身体。

左手把玩着飘落的发丝,身体慵懒的躺下,淡淡开腔:“你只告诉我为何要杀你师父和师娘,我就告诉你秘籍如何运用?”

易瑾曦的话如电击中左诗雨的心扉,她缓缓的蹲直身子,耳朵竖立起来,她不想错过任何的信息。

听着易瑾曦提出的条件,三师兄沉默不语,他在脑海里不断的思索着如何应对。

关于师父师娘的死因,只有他一人知晓,外人都无知。

阴狠的眼神透着狂妄,三师兄缓缓的起身,淡然开腔:“你说的我不懂,我师父与师娘待我如亲生,我怎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无须胡扯!”

盯着三师兄虚伪的侧脸,易瑾曦只觉泛恶,他摇了摇手里的秘籍:“看来,你不需要这秘籍了......“

话,还未说完,易瑾曦把秘籍扔进旁边的火焰里。

见秘籍要被毁灭,三师兄歇斯竭力的怒吼:“是我杀的,是我杀的......他们口口声声的说把我当成亲生儿子,却始终不肯把秘籍给我,他们是对我好吗,他们只是把我当成他们家的一条狗而已......”

三师兄扑进火焰里,伸出手把秘籍捞出来,捧在手心里,轻咛的安抚着:“你始终还是属于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