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倒头大睡

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倒头大睡

    “左风他们不会有事吧,城头上可都在严阵以待,我们是不是该去接应一下,或者是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眺望着隶城城墙上,那灯火通明武者成群结队快速奔行的景象,离殇有些忐忑不安的开口说道。

    在他身边唐斌和伊卡丽,同样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只是他们两个同样非常担心,但是却没有离殇那么的焦急。

    “我们此时所在的位置,应该可以接收到城内一小部分区域的传讯。如果城主需要我们配合,应高早就有消息传出来。

    你看城头上的已经折腾快一个时辰了,到现在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就说明城主到现在都没有问题,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那样反而容易破坏了城主的计划。”

    听了唐斌如此说,离殇的神情这才稍稍缓和了一点,只是看得出来她对于城内的情况,仍然还是充满了担忧。

    毕竟左风他们这一次只有四个人,而城中却有着一名凝念期三级的强者,她实在想不出这样悬殊的差距之下,左风等人如何能够在城中生存下来。

    看出离殇那充满忧虑的神情,伊卡丽却是开口宽慰道:“还是相信我们城主吧,他能够走到今天,可不是依靠了什么家族势力在背后撑腰,而是完全依靠了自己的双手,勇气和智慧走过来的。

    即使在更恶劣的环境中,他都能够生存下来,这一次我相信他仍然有能力解决。我们只需要做好准备,在他需要我们的时候加以配合就成了。”

    离殇忍不住深深的看了一眼伊卡丽,又望了一眼唐斌,她忽然发觉,这两人在与左风汇合之后,气质上都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好像气质上变得更加自信。

    一柄剑在孩童手中,与废铁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一旦落在武者手中,就会立刻变成杀人的利器。唐斌和伊卡丽也许不是一件物品,可是有了左风这位城主的存在,他们的锋芒也变得若隐若现。

    ……

    “阿嚏!”

    轻轻揉了揉鼻子,左风忍不住嘀咕道:“到底是谁在惦记我,这都已经打了第三个喷嚏了。”

    在他左侧旁边躺着的是逆风,再旁边是的琥珀,睡在最左面的是殷劫。那术芒所谓安置的住处,其实就是找了一个房间,粗粗的用宽木板给四人搭了一个大通铺。

    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是四个人自然也愿意在一个房间里。更主要的是,他们几个偶尔还要露宿在荒野中,如今有这样一个床铺已经不错了。起码不用像之前那样,如耗子般在城内东躲西藏。

    看似随意闲聊的左风,突然沉默下来,目光先是向着门外飘去,随后才转过头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逆风马上就翻身坐起,同时说道:“他们难道还是不相信我们?那为什么还要安排我们在这里落脚。”

    琥珀也是疑惑的望向左风,眼中同样带着浓浓的不解之色,他也想不出来,对方为什么还要派人在门口偷听几人的交谈。

    左风似乎早就想明白了,开口解释道:“他们其实不是怀疑我们林家之人的身份,只是怀疑我们与泥鳅有更深一层的联系。”

    “泥鳅?那个城主?”琥珀忍不住问道。

    点了点头,左风继续解释道:“我们传讯没有向他们家族送信,反而送到这隶城来,理由我虽然已经给他们了,但实际上还是有些牵强的。

    再加上这术芒,应该对泥鳅的身份和目的产生怀疑,一次当我说来这里与泥塘有关后,他才会偷偷的窃听我们之间的交谈。”

    顿了顿,左风又补充说道:“之前他询问我们情况的时候,其他事情都问的那么详细,可是偏偏我们冒险潜入城主府,被满城的追捕的原因,他却只字未提,就说明他在怀疑我与泥塘和泥鳅兄弟的关系了。

    我本来是准备了说辞,可是他不问起,我也无法直接说,那样反而更着痕迹。对方既然已经有了提防,咱们几个行事便需要更加小心一些。”

    有了左风的解释,逆风和琥珀两人也终于露出恍然之色,不过逆风马上就开口问道:“你说我们会不会认错人了,刚刚偷袭的难道真的会是那个邢夜醉么?”

    听逆风提起邢夜醉,左风的神情也变得怪异起来,算起来这邢夜醉不仅对自己有恩,对自己的亲人和亲族都有恩。

    本来想着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报答对方,可是没想到两年后的再次重逢,竟然差一点就死在对方手中。而且若不是殷劫手下留了情,可能现在的邢夜醉也已经丧命了。

    重重的叹了口气,左风这才说道:“应该不会有错,那个人就是邢夜醉。虽然修为提高了这么多让我有些认不出来,但是他的气息我不会忘记。

    当初我未见到他出手,所以对其本身的属性一直也不太清楚。我也是直到刚刚偷袭,才知道他拥有的竟然是那样一种变异的属性。”

    四人之中,唯有殷劫不清楚,这邢夜醉到底与左风什么关系,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在兽魂中,陷入一种彻彻底底的沉睡状态。

    不过他对这邢夜醉也没什么兴趣,反正他若是全力出手,要杀掉对方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瞧当时的情况,这邢夜醉的地位恐怕不低,起码是队长以上的人物。”逆风想了想说出自己的判断。

    琥珀却是摇头说道:“我看队长可不止,他当时表现出来的修为,起码在育气中期,这应该已经快要达到统领级的程度了。”

    “这隶城的城主泥鳅,也不过才纳气巅峰层次,邢夜醉若不是其他主城的城主,就是……”

    左风接过逆风的话,说道:“东临郡的统领,这应该就是他现在的身份了,否则他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离城。想不到如今他竟然是这样的身份,看来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一定要小心些了。”

    其实左风的意思很简单,原本以为对方只有一名统领木花,如今两名统领都在,还有一个郡守伯卡,这隶城如今拥有的战力,几乎堪比一座郡城,这对付起来当然会非常棘手。

    而且与邢夜醉还有如此尴尬的一层关系,若是彼此再照面,还真的很难处理。哪怕有能力灭杀掉对方,左风也实在做不出那忘恩负义之举。

    反倒是琥珀和逆风,面露不解之色,他们两个看了看彼此,琥珀随后说道:“怎么会是事情难办了,你和邢夜醉的关系不是很好么,那为什么不直接跟他商量,让他把人交给咱们。”

    这也正是逆风的意思,所以听完琥珀的话后,他也朝着左风望了过去。

    听到这提议的刹那,左风也不禁微微一愣,不是这方法不可行,而是他似乎根本没有往这个方向考虑过,或者说他内心有些排斥借助邢夜醉的力量来解决眼前之事。

    “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们既不用冒险救人,而有了他的帮助,我们救人之后也可以顺利离开。”逆风点头附和着琥珀说道。

    左风目光轻轻闪了闪,心中其实对琥珀和逆风的提议,已经有些意动了。可是考虑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

    “你们所说的确有道理,若是能够有他的帮助,我们救人的行动的确会容易很多。可是这却等于是让他背叛伯卡,甚至是背叛叶林。按照我对他的印象,邢夜醉不会是这样的人,况且我如今回来没有报恩,反而还提出这样的要求,哎……”

    左风叹了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救人的事情我们再想办法,若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去找邢夜醉帮忙,最好也不要让他知道我来过这里。”

    逆风歪着头,表现出十分的不理解,在他看来邢夜醉帮助左风救人后,大可以直接加入风城,这还有什么可为难的地方。

    琥珀反而更能够理解左风的为难,所以他明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没有再多做劝说,三个人一时间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时间没有过去太久,左风三人的呼吸就变得均匀且悠长起来,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显然不是在修炼,他们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始至终没有发言的殷劫,转头看了一眼左风三人,露出了一副苦笑。

    左风三人之前在八门空间中,经历的是生死大战,灵气和**虽然通过调息有所恢复,可是却没有真正的休息过。

    离开八门空间后,又一刻不停的赶去与唐斌等人汇合。结果在栖山镇得知隶城的情况,大家集体研究出了救人的方法,大家又马不停蹄的来到隶城,到现在左风和琥珀已经差不多五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如今只是暂时摆脱东临郡的围捕,可是想要救人却难如登天。左风这小子也不知道,这一次能否在这种环境下将人救出来,我倒是有些期待。’

    殷劫心中暗自想着,双目也已经缓缓的闭上,只不过他却不需要真的睡眠,只是这具身体需要一定的休息。也正因为有殷劫在身边,左风才敢如此放松的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