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凰盟 > 第190章 灾星转世全文阅读

此时已经入夜的郢都城,被这颗缓缓照亮天空的扫帚星渐渐照亮,无数人家从自家的院子里推开门扉,举着在风中闪烁最后熄灭的油灯,仰望着这奇特的夜空,发出刺破夜空的尖叫和哭泣声。

“啊!是扫帚星!——”

曾听过无数遍扫帚星传说的老人,平生头一次亲眼见到,却只觉天都塌下来了,整个郢都无数的楚人涌上街头,不论贵贱,徘徊在街头,哭天嚎地,求祝无门。

神灵主宰世间的时代。

谁能救祝绝望的楚人?

城内,鸡飞狗走,无人安宁,就连府兵,五城兵马司也不知是否还能继续执行宵禁的命令。

“统领,我们要禁止吗?”

小统领也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末日,比大战时还让他心情紧张,这都什么事儿,一桩接一桩的,还让不让人安宁:“不,去报都尉大人!”

此时刘亦正跟着若敖子琰径直通过辅道赶回王宫,瘟疫蔓延王宫,而天现异象,整个王廷内外实在太过喧嚣,那些如何也止不住的哭泣求祝和愤骂声起伏蔓延过整个王廷,让持笔良久的芈凰,迟迟没有在那绣有凤纹暗纹的白绢上落下一笔,一滴墨汁从她的笔尖上滴落,眉头紧锁的女王似没有看见笔下逐渐匀染开来的墨水正在漫延而过整块洁白的白绢,就像这小小的女巫案最终将她推向了这政治生涯的悬崖地段。

想到这里,波动的心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唯有放下手中精致的朱笔,改为捧起一卷《楚杌》读起来,让自己躁动的心再度冷静下来。

无论接下来她将要面对什么。

可是历代先祖那令人惊叹的伟业和令人诟病的弑君史,实在让她看了发笑:“多看何用?”

说完便放下。

那怀孕产后更加艳丽甚至高挑的背影,浮现出一抹与双十年华不相匹配的年龄成熟,使起身的她看起来更加沉稳有余,抬步移向和宫里一间最古老的陈列室,里面陈列着十一副古老而残破的盔甲,粗糙的皮革,繁复的金文,冰凉的气息,镌刻的名字,历史的沧桑感扑面而来,令她有片刻恍惚。

从兽皮甲再到铜铠甲,不断进化的样式和材质,这十一副盔甲,是从第一代楚子到她的父王,每一位征战沙场的君王曾穿过的,它们时刻提醒着每一代楚王只能死于战场,否则就会死于安乐。

因为他们身体里原本来自中原之民安逸的血液,在一代又一代不断与那些好战的蛮夷交换后,好战的血液,已经彻底深入他们的骨髓。

好战。

血亲复仇,耻辱而战。

已经彻底成为楚人的传统。

一代代的楚子楚王为了先人的血和耻,奋力向着北方开拓,进攻,宁死在战场上,也要一代代完成先人的遗愿,在某种程度上也养成了楚人骨子里血债血偿的执念,这种执念甚至凌驾于王权和律法之上,奉为每个家族的信念。

所以老司徒才会那么疯狂,若敖子琰才会那么愤怒,而她……芈凰随意地思考着,缓缓摩挲着指下冰冷的铠甲,嘲笑于此刻自己还能这么冷静的想着这一切始末的同时,冷漠的盯着宫城外那些气势汹汹怀着各种目的的各方政客,还有那隐于宫撵之中的一国之公。

有宫人哭天喊地的闯进来,打翻了朝臣堆积如山的奏简,焦急禀报:“夫人!朝臣,巫祝,还有楚公都向这边来了!……”

她低头,终于发出一声嗤笑。

“呵……楚公!”

这些人,

视她如羊,

却畏他如虎。

漫步走回殿中,随手招呼来人往炉中继续添柴:“来的正好!铜炉里没柴了,把那些打翻的也全部拿去烧了!”

“可是……夫人……那些是朝臣们的奏简!”

“再烧,恐真无法……”收场。

有宫人想要阻止,她却不屑挑眉:“无法什么?……他们谁敢舍命进来与孤理论不成?……”

“烧!”

宫人踟蹰的看向司墨。

大宫女重重点头。

“烧吧!难道你们还想抗命不成?”

宫人们只得将那一捆又一捆的竹简,全部投进张开巨嘴的青铜兽面炉里。

青铜兽面炉里燃烧的火焰唰的窜的老高,将从敞开的朱窗中逸进来的寒流抵在了殿外,芈凰舒服的围紧了身上的狐皮大裘,捧着手心哈了一口气,淡淡的看着窗外的异样星光灿烂,似乎格外悠闲的说道:“大楚的天这般冷……这火炉的火不旺点怎行?!”

司墨歪着头,细细品味着她的这一番话,然后瞧了一眼远处来势汹汹,恨不得冲进来,要将整个楚和宫给掀翻的朝臣,巫祝,祭司,学者,氏族,兵丁们……却始终不解芈凰此举难道真的是破罐子破摔,想要最后横尸出了这和宫,所以才放任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诋毁,造谣的举动。

亲手接过寺人手中的铜钗,司墨也牵唇一笑,命人提来桐油,浇之其上:“这火确实不够旺,得往里面,继续添柴,甚至适当的时候,浇点油!”

“呵……”

“那你替我烧旺些!”

芈凰轻笑一声,眼见她握着铜钗的手,将铜炉中的火狠狠搅的更旺,那熊熊大火仿佛见柴就窜,见风就涨,肆无忌惮地吞噬着炉中的一切,腾腾的火焰仿佛要冲破这青铜兽面炉,释放出漫天横流的火浪,张牙舞爪地恨不得将整座和宫付之一炬。

熊熊燃烧的炉火照的司墨的面容此时有几分狰狞,恍然间,那一日打翻玉壁无关痛痒的记忆浮现在芈凰的眼前。

她是怎么来到自己身边的?

那一日,好像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她在殿中养胎到无聊至极。

突然“噼啪”一声。

两个小宫女跌坐于地,一个捧着碎了的玉璧惊慌无比,一个立即上前承认是自己摔了玉璧,请她责罚,身后的小宫女对上她的目光,含泪摇头,却不敢说话。

当时她下意识的看向那名主动揽罪的宫女,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是另一名宫女站的位置离铜案上的玉璧更近。

所以不是她摔的!

但是她扑出来认罪的时机刚刚好。

仿佛是要维护那名宫女,后来那名宫女也因自责最终出来认罪,事情水落石出。

左右一块玉璧,虽然贵重无比,然楚宫中随处可见,彼时的她对于这些并不看在心上,倒是对这认罪的宫女另眼相看,于是叫司琴收在身边留用观察,后来还赐了一个名字叫“墨儿”。

只因她说她不识字,希望跟随在她身边如司书司画姐姐一样有一天也能识文断字。

如今想来,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也许都是计算好的。

她,就是冲着她扑出来的!

冲着她背后所代表的王权,奋不顾身的,扑出来!

就像他们每一个人!

冲着她而来。

……

“噼啪”一声,炉中爆发出一声巨响,然后一溜火星拖着黑烟从炉眼中溅出,打断了芈凰的回忆。

看火的宫人立即阖身扑上,替她抵挡。

“啊!——”

一声尖叫,火星沾上她的衣襟,脸颊,手背,熊熊燃烧起来,小宫女疼的在地上翻滚,尖叫,伺候的女医见了惊呼上前检查,芈凰却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挪开脚步,仿佛那是什么避之及的东西,说道:“拖下去,换一人。”

“诺。”

“陛下,司宫,不要啊!……”

小宫女尖叫着,被人拉出殿外。

没人想到她非旦没能因此获得恩赏,以更高的身份,再次回到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享受这里冬暖夏凉的地龙,却最后只剩在某个破漏的屋檐下,了此残生的命运。

宫人们更加战战兢兢。

将大批的竹简投入炉中,为这座宫殿的主人趋散着凛冬将至的寒冷,散发着光和热。

前来禀报的宫人火急火燎的见此一幕,不知如何是好,再三催促道:“夫人,楚公真的要来了!”

“楚公来了吗?”

宫女带着泣音,近乎语无伦次的跪地点头应到:“是……是的,夫人!”

芈凰双目平静如水,描了朱丹的红唇抿缓缓勾起一抹弧度,一别一月,他终于敢堂堂正正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来了,就来了,你怕什么?”

“他又不要你的命!”

“呜呜……是……”

再没有去看那个只是远远看到“楚公来了”就闻风丧胆如鼠窜的宫人一眼,径直向殿外走去:“走,都随孤去龙和桥上看看,外面到底热闹成什么模样?把我们国事繁忙的一国楚公也给惊动了。”

话说到一半,她顿了顿:“对了,把曾侯献的乐队也带上。”

“诺!”

芈凰穿过长廊,径直走到后殿,然后出现一座飞桥横跨和宫东南,小女巫死去的地方已经有人洗涮过了,甚至每日有女巫专门洒上了净水避免鬼魂回来索命。

径直踩过那片颜色深沉几分的地砖,凭栏望出,只见月色之中,青铜工坊和制陶坊沿着龙河两岸泾渭分明的排布着,就算这天已经暗了,还能看见那烧陶和冶铜的黑烟扶云直上,到别有一番风韵,奈何往日安静的作坊,近日涌现大批女巫,贵族,平民……包围了楚和宫东面的龙和桥,就差有人架着梯子,攀着绳索,要冲上龙和桥,将她押到东皇神祠前,以死谢罪。

这场从七月至今持续了数月的国内动乱,因为长星抵楚,寒流袭来,在无数幢残屋漏瓦之间越演越烈,有人甚至在人群后更加疯狂的发钱发粮,高喊:“领赏的,都给我往前冲!”,“抓了我保!”,“死了我赔!”……

只为将这处君臣大戏推至最高潮。

宫城外,此时无数楚人云集于此,领了赏钱的惰民或者暴徒甚至临时搭建起高台,疯狂挥舞着手臂或者布幡向无知的楚人诉说着对于“长星袭月——这是东皇上帝降下的不详之兆”的恐惧,煽动更多的楚人要求昏君出来承担一切神罚。

此时就连上帝东皇似乎都站到了李老他们这一边,谣言者公然大摇大摆的散播着“昏君乃扫帚星转世”,台下无知的附庸者或以掌声应和,或在组织者的怂恿下朝宫城投郑石头,牛粪……

夹在群情沸腾的人群中,老万跛着脚被人推搡来推搡去,小四小五小六他们也快被从他身边冲散开去:“掌柜……”

“小四小五……”

这是一场早有预谋早有组织的“舆论战”。

有人想要她死,也有人看热闹。

就连女市这些时日也歇业了,全部带上纱帽出来凑这场别开生面的热闹:“快看啊,那是不是女王出来了?!”

“真真风流人物,这等时候还有雅乐作伴。”

众多女闾压着帽檐,垫脚翘首四望,自然吸引了无数血气方刚的目光:“哎呦,那你们把女王接去女市,与尔等同乐好了!……”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

女司合掌笑应:“那赶情好,届时女市怕是要日进斗金,人人都来争相一赌女王真容!”

这样的贬低调笑自然博得一众喝彩:“哈哈哈……”

芈凰击掌一笑:“呵呵呵……”

“有意思!”

司墨皱眉不解盯向眼前身陷囹圄的女人,大抵觉得她是终于承受不住失心疯了:“你不会以为他们是在为你欢呼吧?他们是在嘲笑你,甚至想烧死你祭天!”

“所以。”

芈凰凭栏对她说道:“这世间只有你强大时,才会有人对你和颜悦色,俯首称臣;当你弱小的时候,只会剩下这些朝你扔石头,吐口水的人。”

“……”

此言一出,倒叫司墨又盯着她的后脑勺瞅了好久。

纵然此刻想要她死的人太多。

可是曾经无数次有想过从这桥上跃下就解脱了的芈凰,却轻笑一声,退后一步不肯死。

远处墓鼓之声渐渐迎来永夜,芈凰仰头看着天上那颗代表“她”的扫帚星,却渐渐收敛了笑容,抬手道:“好了,奏乐吧,你们的楚公已经到了!”

“那就奏鹿鸣。”

司墨回头看了一眼那盛大的队伍,这次十分配合:“迎接楚公。”

乐师开始奏乐,芈凰闭上眼倾听。

当他们喜庆的乐声响起,桥下等待的人群更加沸腾起来,有人甚至想要举着火把游过宫城的护城河,爬上高台的陡壁,向她而来,实在游不过护城河的会在河对岸朝她扔起石头,烂菜叶,扔鸡蛋对于她都是一种奢侈和浪费。

“是昏君!”

“昏君,死乎!——”

“胡不死?——”

“唤孤作何?”

一道声音从城头上斜刺刺的响起,更是引得宫城下的百姓发出惊呼和更加愤怒的冲向她。

“烧死她!”

“她是扫帚星转世!”

“烧死昏君!!”

“平息东皇之怒!”

宫门前不断有楚人有组织的向着楚宫发起了大胆的冲击,这是从未有过的混乱,比流民案时还要混乱,其中还有带着家卒的氏族大夫或者贵族子弟身先士卒,参与其中……

谁敢阻拦?

守城的禁军根本无法阻拦朝他们涌来的数万人潮:“统领,我们快支撑不住了……”

老五满身狼狈的且战且退,根本不知道如何组织抵抗,只是满面仓皇的不断退后:“这是末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