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柒佰壹拾八章 一见(关系)

第一千柒佰壹拾八章 一见(关系)

    过年,上传章节错误,这是《关系》正确章节,再传,感谢,新年快乐!

    可是刚刚这边发生了一些事情,却让人有些一时接受不了。这也是这边许多人在围观的原因,因为这件事情,几乎便会改变这些人的思维。

    原来本来大家听到那边有动静,有人过来找这边有没有人,想叫人一起过来看看热闹。尤其似乎看到了张鹤,却没有找到人。

    可是这人没有找到,却发现这里出了事情,因为有个人里死去了,亲戚邻居不可能不管。

    附近的邻居,都在这里看里热闹,忽然有人来说这人死掉了,顿时间这边也喧闹了起来。这里顿时可以说,乱成一锅粥!

    巷道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处理好,谁知道这边远远的又来一桩。话说有人当时便看到,从巷口那边跑来一个人,但是当大家看清楚的时候,有些人却差点吓死了。

    因为这个跑过来的人,看着似乎有些熟悉,而且浑身腥臭的让人作呕,正是这里附近街上,平时负责搞清洁的。

    据看到跑过来的人说起,那个人当时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人了,因为不但脸塌下去了,就是一双手好像都被完全扭曲的变形。一条腿也好像是断了,身子的肚子里,也好像被什么钻进了身体里。如果仅仅还能辨认的,就是剩下另外半边的脸。

    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撼了,更让人感觉到有些扯。如果不是一些老人叫出来的,说是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不然谁都以为这个是胡说八道了。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听到这些人议论时的话把,居然有人说这个人,或者这具尸体,也就是刚刚招呼大家,说巷弄里有贼的那个人。

    要说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不但涉及到人家的家兴,还有开这种玩笑,是会被人唾弃的。

    何况如今这个人的死,显然有些突然,也有些不明不白的。其实许多人到现在,还只有一段时间,都感觉到有些扯淡。不过有人壮着胆子去看了,说是腿都吓软了!

    这边的张鹤都感觉到,这些人是在说天书,如果不是不认识这些人,加上自己身在这阁楼上,只怕都会插话反驳了。

    不过听到大家说,有几个人已经跑过去了,就是许多场面上的人,都往那边去了,才感觉到荒诞,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过看着面前的这个影子,张鹤忽然警觉:“是你的手段吧?”

    刚刚来之前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这事,虽然不知道心里怎么想,不过却是马上就反应过来,自然明白暂时不要慌。

    这个时候下面的那些人,正在这里准备要离开了,因为这事让大家乱成了一团,许多人都跑过去看热闹了。有人可能看到不好聚拢人心,陪着人往外面去了,有人说去街里派出所公安那里报警了。

    这种临时的决定,不但没有让老百姓感觉到不妥,反而感觉到有着几分良心。因为如果这个年月,出现这么封建迷信的谣言,不但对领导是个很大的讽刺,也是挑战政府的威严!

    就像当初这党都明白,自然不会出面证明什么,有人显然想到了一些什么,带着上面领导来的话,这里的事情,就不会给人落下口实。

    这个时候张鹤甚至有些茫然,说起来如果真的是这事的影响,这倒真是没有指认,而引出了的大事。

    但是张鹤想如果苗疆的人知道,肯定不会这么认为,就是看到身边的人,又想到苗疆里蛊术的事情,竟然有些迟疑了起来。

    毕竟他和张燕的关系,别人是无法知晓的。还有如今和某人的惺惺相惜。陈师傅对张鹤的一些无形的关怀,都令人有些茫然失措。

    如果不是出于跟随张燕学东西,以前外面的世界,打死张鹤也不会来的,也就不会有了这次的历练之行。

    以往如果族人不在那边的话,虽然张鹤的胆子大了很多,可是让他平白无故出来的话,心里也是有着小小发虚的,毕竟特勤处这道枷锁,在苗疆里传闻已久。

    甚至听起来是跟着外面的人,好像是学习东西了,其实张鹤自己知道,自己懂的还真的太少。心里却想到家族的那些老人,曾经在聊天的时候说到的一些东西,甚至是自己曾经去给蛊物敬嗣,都让张鹤此时,莫名其妙心里有些发堵。

    本来像苗疆秘境的存在,对于政府来说就是个不允许的问题。按照政府的说法,那就是一个封建残余的地方。但是苗人潜进秘境之后,却显然便令人多了几分名正言顺的独立生存!

    何况这些进入秘境里的人,可以说都是思维清晰,并且思维超前想象,所以往往可以淡化许多东西。

    这些年在秘境里还不流行外面的礼法,所以对于秘境里的人来说,政府还真的没有过分的干预生活。但是对于这些人的出身,政府却是严格的管理着,所以才有特勤处的存在!

    何况那里毕竟算是苗人的禁地,什么时候都还是有存在必要的。至于守护秘境的存在,算是各大家族自然而然,便也成为了理所当然。

    虽说那个地方正常人都不想去,不过当初这些知青和干部下放,说正常人进去苗疆的话有些浪费。有些人便住到苗民家里去,有些便找那些无主的房子容身,自然很多人接触过,经历了一些恐怖的事情。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苗疆人民便把秘境保留下来。因为这种保留和延续,使得这处古迹居然幸存了,政府自然也睁只眼闭只眼了。

    听说出于乡里人情来说,即使在最闹腾的那几年,都没有人敢去苗疆闹事。不管大家信不信,因为那边实在确实是太阴森森和渗人了。

    后来也只有一些政府派去的人,最终敢住在那里。虽然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甚至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人家确实在苗疆住了那么多年。

    充满了神秘的苗疆,在外地人看来,已经不止是只有一个谜,但是似乎是苗人的标志。外面的人隐隐记得,但是好像对巫蛊术的印象不深。这个建在苗疆秘境里的世外桃源,还是有着一些让人脑洞大开的想法。

    看着陈师傅,张鹤心里这个时候会想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