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376章 祥瑞

第376章 祥瑞

    对郑森来说,这一夜是有些忐忑的。

    虽然确定帝都的这些长老行事还算温和,起码不会随意杀人,至于死掉的那些不开眼的地主自然是有他们的取死之道,外人是不会有什么阶级感情同情心的。

    不过,献祥瑞的事情,他也是惴惴不安的等待而已,虽然应该很安全,无论如何,花钱找人鼓吹帝都的千古盛世,总不算是错误吧。

    这果然很有效果,起码那首周的三礼周刊已经交付印刷,似乎帝都上层对此并没有什么反感。

    天津卫运来的那一船“祥瑞”还在海关等待,当然了,还需要人家拿主意,但这一趟应该收到效果吧。

    其实郑芝龙要的还真是很简单,左右帝都连山东都没拿下,福建向他们表达一定的效忠和支持,难道不会得到最丰硕的回报吗。

    但被凉了一天后,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同时帝都的气氛也诡异起来。

    终于不安的等到早上,他缓缓睁开眼,此来随身的人不少,已经有丫鬟时刻准备伺候,见主子醒了,马上端来漱口的水和毛巾,洗漱完毕,人也精神奕奕起来,等到出了卧室,到了楼下,妹妹却是已经在等待,她穿着日式和服,似乎在看着本杂志,沉默不语。

    郑森却是特别的看了一眼,这个妹妹在帝都一般会换装那些精品店里的新式衣服,起码那高跟鞋和墨镜是必须戴的,那可是一位女长老亲自赠送的,今日是怎么回事?

    “大哥,早上的时候,有人送来了请柬,不过就是十点钟在城郊一处什么地方有个仪式,看来是要大张旗鼓收下那祥瑞了。”

    “那可是太好了。”

    “这下,父亲可以安心了吧。”

    绘里香想到这里,还是很不安,在帝都的日子,过的久了,虽然没有在福建或者日本那么有权势,甚至过个马路也会有大盖帽大声嚷嚷着要求如何走路,但这里的感觉就是不同,好像与老家是两个世界一样,起码那石头一样的道路,在天下就没见过会有。

    虽然已经被书信叫回一次,但她始终找理由推脱,同时在帝都做了几次小生意,赚取了不少利润,可以说是非常成功了。

    到底是日本人,在福建和日本都有一些认识的人,哪怕只是居中调停,也是有钱拿的不是?

    郑森兴奋起来,知道那是重要场合,这可是花费心思从印度采购的,可不仅仅是花钱了,而是花掉了巨大的人力和人情,甚至还在东印度公司都在疑神疑鬼的研究这些中国人花费如此之大买这种特有的老虎品种有什么目的。

    无论如何,比起之前油盐不进钱和女人都不要的长老,他们还是惜名的嘛,起码这个首倡从龙的功劳可以说下去了。

    祥瑞是这么一种东西,儒学认为,这些现象出现是天对皇帝的行为和所发布的政策的赞成或表彰,观测和解释这些现象,是儒者的重要工作。

    出现的奇异的动物是祥瑞,天象是祥瑞,反正都是儒家所说的,没有功劳没有任何的对国家有益的事情,反正有祥瑞在身,许多蠢货就可以身居高位。

    周武王进攻商朝时,有白鱼跳到了船里,有火焰降到了武王的房顶,然后化为一只鸟,这些祥瑞,被认为是上天任命武王为天子的象征。汉朝开国皇帝刘邦,据说他做皇帝时,五大行星曾一字排列出现于天上,此外还有其他许多祥瑞,此后,几乎每一个皇帝即位,都有一些祥瑞出现。以儒者为主体的臣子们,也把发现祥瑞作为自己政绩的表现,向皇帝汇报,因此出现了许多弄虚作假的情况,甚至越是朝政败坏的时代,祥瑞越多。

    作为第一个大规模吃螃蟹的人,郑家绝对是大手笔,其实许多人,也懵懵懂懂的随着大航海时代来临,跑过来的白皮很快就让他们明白,世界很大,而各种奇异的动物,被当做祥瑞,有些可笑。

    要知道,朱棣作为大明第二任皇帝,是见过长颈鹿的。

    麒麟我们都知道是一种上古神兽,传说能活两千年。帝王有德,则必有祥瑞,则麒麟出,如果一个年轻人被长辈起名叫麒麟,那就是寄予了厚望的接班人了,所以,古代帝王都幻想着能出现麒麟这种祥瑞,以证明自己有德,即使没有,也得找人编出麒麟出的故事来。

    不过在明朝时,却有人确确实实给明成祖朱棣献上了瑞兽麒麟,明史记载,永乐十年,一个叫榜葛剌的小国为了表达对明成祖朱棣的尊敬,派人献上了中国传说中的神兽,麒麟!

    一时间,朝野喧哗,因为没有一个人见过这种上古神兽,献兽的这一天,整个北京城热闹非凡,百姓官员争相围观,永乐皇帝朱棣也是张望的脖子都酸了,等了半天,榜葛剌的使者终于将麒麟牵进了北京城,大家伙一见麒麟,都特别激动,简直如梦如幻一般。

    永乐皇帝更是龙颜大悦,立马命小弟写诗歌文章以记录这次普天幸事,当然了,文中肯定又是要对永乐皇帝大加吹捧称颂一番,不仅如此,还下令宫廷画师将这个盛况画了下来,这幅画叫《瑞应麒麟图》。

    可怜的永乐大帝幸运或者不幸的下了这个命令,也幸好有这样的一幅画流传了下来,让我们有幸一睹神兽麒麟的模样,但是,我们打开画卷一看,原来所谓的麒麟其实是只长颈鹿!

    长颈鹿产自非洲,中华大地上从未有过。所以自古以来华夏子民从未见过,不想这个空子被榜葛剌人钻了,牵了头长颈鹿恁是冒充麒麟,把明成祖朱棣忽悠了。搞了半天,原来是场闹剧。

    当然了,这也难为那小国的人,千里迢迢的把东西运到中国,辛苦啦。

    当然了,后世后代看到那张画着长颈鹿的画作,也是要写一个服字的。

    郑森和妹妹吃过早餐,收拾好后,就浩浩荡荡被簇拥着去那处地址,还没到呢,就看到远处人头涌涌,自然是自己的去处,越来越接近后,发现人虽然多,却是站的很整齐,而有专人引导着他们到了一处地方。

    那里有好几位长老,此时都在等着他,让郑森也是心头火热,怎么说他都是真真假假的跟着钱谦益读过几年书,虽然跟着这么一个只会四书五经的废物,学不到什么,就好像跟着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一样。

    但是,郑森心目中,还是有那么点兼济天下,一朝为卿相的**的。

    不过,他仔细看了几眼,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还没感觉出来,就见吴名忽然走过来,递过一沓纸,说道:“郑公子是吧,等下这是你的演讲稿,你可以先看看,当然了,如果有什么即兴发言的内容,你也可以自己想办法斟酌一下,我想你是可以的。”

    郑森一愣,自古以来,中国不讲究所谓的演讲或者煽动性的演说,因为文章是对上不对下,讲究的是用道德陷阱或者高大上的忽悠来取胜,至于属于希特勒的那种煽动演讲,本来就是不擅长的。

    他们更擅长用各种酸溜溜而少见的词汇,用的越生僻越好的词汇显示自己的博学多才,而不用更为精准有效,撩动人心的用词。

    隋炀帝文采飞扬,可顶不住一句无向辽东浪死歌,整个大秦强大至极,可他就死在那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上面!

    可以说,文章华丽,用词典雅,但往往顶不住纯爷们偶尔一句肺腑之言!

    郑森迟疑了一下,这才仔细打量这会场,感觉很是不同。

    眼前有好几个方队,居然一排排的都是年岁不大的孩子,还有许多人,也都穿着那些中间竖排扣的制服,怎么看都是一次很正式的聚会。

    不过,那些应该出现的大儒宿老呢,还有各种祭祀的鼓乐齐鸣,道士念经呢。

    郑森却是稳定心神,一边听着座位旁边一位长老的讲话,一边看着那演讲稿了。

    “这次仪式,首先要感谢郑氏物流公司特此捐赠的西域珍惜动物,孟加拉白虎,东非白犀牛,这两头珍奇动物将座位动物园的镇园之宝,向游客敞开观赏,同时动物园里还有其他诸如东北虎,狗熊,野猪等动物,欢迎大家观看。”

    “我们为什么要建动物园?归根到底,是为了开拓人民的视野,不要做井底之蛙,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行万里路,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见这不同的山水,才不会被人欺骗,这里我主要讲讲,在西方啊,有一些土著,很没有见识,什么都不懂,结果来了一群商人,拿着几文钱一兜子的玻璃球,换走了他们手中的金银,这就是因为没见识了,所以,要想不被人骗,首要的就是要多读书,多长见识啊!”

    郑森听着不好,动物园到底是什么虽然不知道,但有动物二字,却是可以大体猜测的差不多的,而那演讲稿,基本上就是自己一家如何的发现这珍奇异兽,因此弄到帝都来,为老百姓增长见识,以后可以不被人骗,还要坚决团结在以长老会为核心的帝国中间,为了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目标不断前进。

    同时发言稿上,还表明立场,坚决反对分裂主义,反对支持腐朽的封建王朝……

    但是,事情怎么会这样!

    捐献仪式还是很正规的,而且长老会的工作高度效率化,不过一个小时候,郑森就被带到了那白虎馆外,那馆外却是竖起了一块巨大的金属牌,上面写字无数小字,郑森却是看着,乃是说明此物乃是福建大商人郑芝龙(郑芝龙的大明官方身份被无视)善心捐赠,千里迢迢运到中土,实在不易。

    郑森倒是记得,前些天到了帝都后,他就买票去皇宫,嗯,现在应该叫故宫博物院了,去那看了看,对于那巍峨的宫室变成了任由平民花钱就可以参观的地方,也是非常震惊,颇有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悟啊。

    当时他就见过,一些文物被摆在那些宫室里面,而且都是写满了出处,甚至有一些大明的公爵,以及一些长老署名捐赠的。

    这意思,就是只要博物院还在,那么这捐赠人的大名就可以永存下去,也算是一种荣耀了。

    而皇宫旁边,一座被命名为卢浮宫的宫殿内,按照长老的说法,就是鞑虏的俘获的意思,在未来,长老军队的将士,在海外的所获,都可以捐献进入此馆,使得自己的美名永世留存。

    当然了,目前来说,这卢浮宫里只有小猫两三只,不过都是原本女真人的什么弓箭服饰,腐朽的朝鲜王族的器具,以及新近在越南的一些俘获,都没什么稀奇的,但也就是越南的阮氏被缴获的一尊玉佛让郑森目瞪口呆,那宽大的玻璃箱里,隔着很远可以看到,在不太亮的光线下,发着简单的灯光,栩栩如生。

    这也算是青史留名。

    但是,这和郑森原本想好的不一样啊。

    开园之后,就是许多班里的学生在被带着去看动物,当然了,作为一个可以激怒后世绝大多数家长的,极端教学方式的学校,长老们的教育基本上就是以实用为主。

    “每个人一篇作文,八百字,写不深刻重写!”

    这样的威胁在任何时空都可以引起学生们的哀嚎与痛呼。

    而对于郑森来说,这次献祥瑞的活动基本上是失败了,啊,也许只能说是没有成功,也说不上失败。

    作为庆贺园内的新动物,这一天全动物园免费进入,许多人都跑进来兜兜转转的,几个书生瞪着大眼,看着远处,那是一座巨大的虎园,在地底的大深沟,他们可以俯视下去,此时在一个铁笼子里,一只山羊被推出去,跟着,那老虎踱步而至,看着被吓得无处躲藏的山羊,忽然嘶吼一声,朝前扑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