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人生 > 第1823章 明星义工

第1823章 明星义工

    人们的生活困苦了,压力大了,就容易在别的方面找寻安慰。

    2020年的年轻人们,当然学会了在虚拟世界中找到现实中没有的那种酣畅淋漓。

    但在80年代,人们减压的方式,还是电影、电视、音乐和书籍。

    尤其是电视剧,因为每天都会有,所以它的受众面也是最广的。

    比如9月份播出的《义不容情》,不知道让多少人找到了出气筒,把温兆纶扮演的丁有康骂得狗血淋头,甚至于还迁怒于温兆纶本人。

    而一些文艺感丰富的人,则是拿着陈白强同时发行的《一生何求》专辑,翻来覆去的听,尤其是《一生何求》这首歌。

    经过了这么三个多月的发售,凭借着《义不容情》的火爆,《一生何求》顺利的在全亚洲销量超过了300万张,成为了今年最爆款的一张专辑。

    应该说殷俊这几年不遗余力的发展香江娱乐,打造大亚洲概念的想法和做法,是非常成功的。

    香江娱乐的触角,早已深入了亚洲的大部分角落。

    特别是富裕的几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着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帮着来推销麒麟集团的各种作品和商品。

    音乐这一方面更是如此。

    麒麟唱片在黄伯高的带领下,在天后邓莉君、亚洲第一帅哥张国容打头的情况下,迅即的攻占了各个地方的音乐市场。

    日.本和韩.国的音乐排行榜,长年累月前十名都有几个香江的歌星的歌曲在上面。

    陈白强的这300万张唱片,三分之二都是来自于这两个国家的粉丝捧场。

    宝岛那边也不弱。

    虽然仍旧是暗地里拒绝麒麟集团相关的产业产品直接进入,但殷俊让宝丽金出面,采用了买断后,转由宝丽金宝岛公司来销售的模式,他们就不会拦着了。

    否则殷俊又会让美.国方面来警告他们,不要妨碍商品市场的自.由交易。

    在这几个月,因为《一生何求》的爆红,不知道有多少演出商,想要用50万一首的代价,请陈白强去唱一首歌,或者是直接开演唱会。

    还有广告代言商盟,也想请陈白强来打广告。

    但偏偏到处都没有办法联系到这个人,找麒麟文化,那边也是“无可奉告”,就像是他忽然间消失了一样。

    在几份小报的捕风捉影之中,陈白强已经是得了重病,在国外去治疗了。

    弄得歌迷粉丝们是惶恐不安,许多人打电话或者写信到麒麟唱片、麒麟文化,急切的打听他的信息。

    没办法之下,麒麟唱片的黄伯高才接受了采访,说明陈白强去了内地做慈善义工,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回来。

    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好友、当红炸子鸡张国容。

    现在他们都很好,只不过是交通和联络不够方便,请大家放心。

    这么一来,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但连带着张国容的粉丝们,也都好奇了起来。

    怎么他们忽然会去内地做义工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等他们再去问的时候,这一次,麒麟文化和麒麟唱片却一个解释都没有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自己都不晓得。

    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殷俊,都不知道现在他们在黔州的山区里面,到底怎么样了。

    可殷俊却一定晓得,这两位大帅哥大明星,现在日子一定过得不怎么舒心。

    ……

    咳咳,殷俊是预料对了。

    陈白强和张国容,包括跟去的一个二十多人的大型摄制组,他们全部的日子,都不好过。

    就拿如今来说吧,在寒冷阴湿的黔州山区的冬天,张国容和陈白强就穿着两件破旧袄子,正在两个破旧的小学教室里面,跟小孩子上课呢。

    本来这个小学校已经是荒废了的,原本的老师早就受不了穷困封闭而离开了,孩子们也就停了学。

    学校都没有上课了,这里的窗户自然完全都是破碎大半了的,任凭怎么用报纸和棉布给遮掩,也没办法抵挡寒风的灌入。

    侧面的窗户倒是好办,但顶上的瓦房也是破破烂烂的,一旦遇到下雨,就得拿个盆子在地上接着,孩子们躲在雨水没有滴落的地方听课,那才叫一个麻烦。

    摄制组分成了两个小组,就这么忠实的记录着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和张国容、陈白强一样,他们从香江出发时,准备的羽绒服冬衣,现在全都不在他们的身上,而是到了这些孩子们的身上。

    大家穿的都是从县里买来的、仓库里堆积的旧棉袄。

    因为堆放的时间太长了,穿了一阵子就会破碎,每隔几天,村里的大婶和小媳妇们,都会把他们的衣服拿过去补一下。

    张国容和陈白强来到这里的时候,简直都是惊呆了。

    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还有比电视里面拍摄的更加穷困的地方。

    教室这边破旧不堪也就罢了,一个村庄100多户人家,基本上全都瘦如排骨、衣衫破旧不堪,甚至是连鞋都没有,这真是他们没办法想象的。

    一开始两人都有些怕,这是忽然到一个极度陌生的环境时,茫然不知所措的正常反应。

    可接触了几天,他们就发现,这里的人虽然穷困,虽然没有文化,字都不认识几个,但他们有着香江城里人所没有的那种纯朴和真诚。

    在课堂上,孩子们明亮充满渴望的求知眼神,还有羞涩不善于表达的善良,都让两人感到很是温馨,也感到自己责任重大。

    两人虽然不算什么太有文化的大明星,但好歹他们最基础的知识还是有的。

    内地专门编纂的课本,他们在香江就找人温习和学习了一个月,融会贯通之后,才过来教导这些小学生们的。

    张国容负责教导语文、生物和体育,陈白强负责教导数学、绘画和地理,两人顺带着下课之后,还教孩子们一些英语和音乐。

    看着这两个老师如此的认真负责,旁边几个村子里的适龄小孩子们,赶紧的在父母的带领下,眼巴巴的赶几里、十几里的山路,来到了这个小学校,求两位老师也教教他们。

    看着这些穿着破烂衣裤、没穿鞋子的脚上满是泥土、手上脚上都是冻疮的孩子们,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忍不住心酸,就更别提张国容和陈白强这两个本来就多愁善感的善良人了。

    他们二话没说,直接把孩子们也接了进来,一起上课。

    而且因为早晚的天色太暗,路太险峻的缘故,他们还让这些孩子都留在这个村子里食宿,等到周末的时候再回去。

    可这些孩子们家里太穷了,就算没有任何的学杂费,也根本承担不起这一部分的食宿费用。

    这一点倒是好办,张国容和陈白强都是有钱人,他们直接把所有孩子们,包括是本村的孩子们的食宿费用包了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个道理他们自然明白。

    他们一面把摄制组顺便带来的麒麟集团捐赠物资给发放下去,一面积极的从50多里之外的县里采购各种物资。

    这身上的破棉袄和棉裤,就是从县里仓库买来的,他们自己的质量好的衣服,早就给了孩子们了。

    “咚咚咚……”

    中午12点的时候,煮饭的阿姨敲响了教室外面的老树上破铜钟片儿,提醒大家,开饭的时间到了。

    “好了,现在下课!”张国容合上了书,笑着对孩子们道,“大家洗手吃饭,下午我们和二班打乒乓球比赛!”

    “耶……”

    一群小孩子欢呼了起来。

    在这穷山僻壤之中,其余的篮球足球网球活动,是没办法开展了,乒乓球占地面积小,又容易组织,所以颇受孩子们的欢迎。

    他们之中厉害的,甚至是把两位老师都挑于马下,让张国容和陈白强都不自觉的去加强手艺,好找回面子。

    “老师辛苦了!”

    欢呼过后,孩子们齐齐的起立,对着张国容鞠躬道。

    “你们也是!”张国容笑得很灿烂,这种纯洁无瑕的笑容,是帅气得一塌糊涂,被教室前后的两个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吃饭的地方还是教室里面。

    这个破烂学校,如今只有两间教室,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连做饭的小棚子,都是村民们紧急的搭建起来的。

    原本这些孩子们,本村的吃饭都是回家吃,外村的就在村里搭一下火,或者在老师的灶头借火来热一下。

    现在这个学校已经被麒麟集团定点资助了,就算是张国容和陈白强走了,下一个志愿者老师们过来,孩子们和老师们的吃饭,都是麒麟集团来承担,所以专门在村里找了几个有闲工夫的大婶儿,每天负责为孩子们煮一日三餐。

    无论是蔬菜还是肉食,都是在附近几个村子里买的。

    每天不能说大鱼大肉管够,但每个孩子的碗里,每顿都能看到肉荤,却是一个硬指标。

    本来他们是死活都不肯收钱,但麒麟集团的人也是死活都要形成规矩,都要按照县里的价格来计算,而且告诉了他们,这是长期的,总不能三五年都是不要钱吧?

    所以有着这些采购,还从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民众们的农业热情。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