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七百六十章 吃惊的兔子

第七百六十章 吃惊的兔子

    天魔未现之前,十万大山一直由兽尊掌控,万千妖兽受其庇佑,如同其他真圣的修行洞府一般不容他人染指。

    兽尊未晋真圣时,多次目睹人族修士在十万大山围攻猎杀其他妖兽,一再发生的惨剧令兽尊始终对修士保持着深深地敌意。

    猎杀妖兽,剥皮切角取内丹,夺天地之造化是修道士认为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显然妖兽自己并不这么想。

    兽尊一朝晋级真圣,曾放言灵修界:修士擅入千里者死。

    起先,修士们丝毫不以为意,依然进深山猎杀妖兽如故。

    然后他们惊恐的发现猎人和猎物的身份已经调换了。

    留下十来条性命后,侥幸逃得一命的修士们哭哭啼啼的或向自己师门前辈、或向自己家主诉苦,也确实在一段时间里引得数位高阶修士联手攻入十万大山前来讨个说法。

    但当时才刚刚晋级的兽尊仗着十万大山的天然庇护和诸多妖兽的协力配合,就将高阶修士们耍得晕头转向,不但连兽尊面都没见到,有一位真圣还被兽尊用天然瘴气设计,污了心爱的法宝,差点气的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

    最后高阶修士们只能怏怏回府,提醒弟子或晚辈们不要去和妖兽一般计较,此事便不了了之,而灵修界修士们为了。

    也是彷小南和瓦铁华进十万大山深处猎杀妖兽的时候刚好兽尊在全力对付外域天魔,否则以兽尊的手段,彷小南很可能就要成为进入深山冒犯兽尊的又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当前,一行七人,准确的说是一行五人外加一血妖、一兽尊,俱是隐藏起气息,向着十万大山中的地上魔国慢慢摸去。

    深山的草木得益于兽尊在灵修界的威严,绝少有人敢踏足,一株株长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

    为了不打草惊蛇,一行人连法力也不用,三个修士和瓦铁华在前面开路,小南抱着白兔与周裘在后方亦步亦趋。

    好在修士到了一定境界,法力由内而外滋养肉身,不但容颜不老,而且精力远非常人可以比肩,三个修士开路速度极快,瓦铁华半圣初阶圆满程度的血妖之身,坚固程度更是可以比肩一般的法宝材质,挥手之间拦路灌木已悄然向两旁折断。

    走了大半日,彷小南忽然之间心生感应,向前方开路的四人喝道:“小心!”

    瓦铁华立即从命,闪电般折返,另外三个修士稍微愣了愣神,还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

    正前方一棵需三四人合抱的青树,树冠上一阵摇晃,一只有着半圣气息的猴子擎着棍子一个筋斗就翻了下来向三人横扫而去。

    “跑!”彷小南左手抱着白兔不动,右手却急速张合,一道灵光从掌中迸射而出,直击猴子。

    这灵光看似气势不强,但其内所蕴含之灵力却是非凡,要是打实了,恐怕猴子不死也得脱层毛下来。

    这猴子就是当初把彷小南和瓦铁华撵得东躲西藏的半圣妖兽,它自然是识得厉害,也不硬接,身形在半空古怪的扭转,愣是躲开了这一击,却也不得不放弃再继续追击眼前的三个修士。

    猴子气得吱吱怪叫,原来又遇见了这个该死人族修士,这下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他舞起铁棍,朝彷小南疾冲过来,恶狠狠的目光却在移到彷小南臂弯的时候愣住了。

    猴子双眼忽然就激动得快滴出泪来,向白兔慌慌张张的弯腰下拜。

    彷小南怀中白兔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换成了舒服的趴着的姿势,依旧赖在彷小南臂弯中,开口对前方猴子道:“格老子的,你是准备要在我面前闹腾吗?”

    猴子慌张的摆着手,连忙把棍子也收了起来,眼神狠狠的剐了彷小南几人一眼,手舞足蹈的开始向兽尊比划,嘴里乌拉乌拉的嚷嚷着。

    “格老子的,你们之前还跑进来打我的人的主意?”白兔歪着头瞥着彷小南,彷小南一脸尴尬的笑,瓦铁华也把那副波澜不惊的死人脸悄悄转向一旁认真欣赏风景。

    “算啦,这小子是个来灵修没多久的雏儿,不知者无罪”,白兔看向猴子,喝道:“格老子的,废话少说了,把那群魔崽子近期的动向说来听听。”

    报仇看样子是不成了,猴子悻悻罢手,又开始用夸张的肢体姿态张牙舞爪的向兽尊比划起来。

    妖兽进阶真圣比人族修士难上万倍,未进真圣无法化成人的形体,自然也无法与修士进行语言交流,好在灵智早已开化,弄懂意思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这数月期间,因外域天魔潜伏养伤,地上魔国的群魔在诸多人族修士和通灵妖兽围攻下不敢进一步扩张,以往因突然爆发魔灾而沦落的修士和妖兽都只在魔国附近出没。

    人族修士这月余来,在魔国周边,也斩杀了不少这些魔修和魔兽;但却无人敢入魔国一步。

    地上魔国中充满了令修士为之胆寒的魔气,一旦踏进魔国,脑中幻象丛生,五感混乱,实力发挥不出平日的三成,甚至有些意志不坚定的修士,在魔气中没能坚守本心,道行大退,还被诱得心火焚身,陨落当场。

    其实彷小南之所以晋级如同变态速度一般,很大程度上是多亏了变态的阴阳灵犀。

    阴阳灵犀中衍生出的清净之雷,对天魔有极大的克制效果,否则光是晋级时的天魔侵扰,就够彷小南喝一壶的。

    修道者,通过修道方式,期望实现超脱生死,斩断痛苦不以物累,最终实现不老不死,长生不死与天地同在,返璞归真的境界。

    而天魔,便是天道对修道者最残酷的考验之一。

    修道者内心处最隐晦的秘密,最痛苦的过往,对天魔来说简直是珍馐一般美味,尤其在修道者苦苦晋级之时,外域天魔便能如同闻到血腥气的苍蝇一般袭来,是它们最能惑人心智、对修道者做种种扰乱的时候。

    被天魔所侵扰的修道者轻则道行减退,重则业火焚身,哪会有彷小南一般对待天魔毫无惧意的。

    故而修士们谈天魔为之色变,平日里为了自家修行,躲都还来不及,哪会有几个为了天下苍生自告奋勇的闯进魔国?

    真圣们倒是有心剿灭魔国,但毕竟入侵的天魔多,并不止十万大山这一个魔国。

    而且个个都是庇佑着众多门徒,镇压诸多区域,若是一个大意在魔国稍有折损,底下的门徒怕是会被其他浑水摸鱼之辈来个吃干抹净。

    因此互相这么耗着,谁也不肯贸然先动手,反而给了魔国喘息之机。

    但像金光这种,原本有着大好机会,但却不敢冒险的,倒是也算少见了。

    “格老子的,看看吧,这就是你们人族修士。”白兔听得猴子介绍完情况,向彷小南讥笑道,语气中轻鄙之意丝毫不加掩饰,旁边听闻此言的周裘和三个修士都面上微微泛红,趋利避害而将重担甩给别人这种事情,他们平时也没少做过。

    “关键时候还是得看老子们妖兽啊”,白兔摇头道:“打就打吧,谁让魔崽子们落在老子们的巢里来了呢?”

    彷小南摇头道:“前辈此言差矣,魔劫浩荡,受难的是天下众生,若不趁魔国还未扩大迅速灭杀掉,后果不堪设想。”

    白兔嗤笑道:“你倒是个心大的家伙,你这实力估计连猴子都打不过,放什么大话来消灭魔国?”

    彷小南正色道:“凡事去做,好歹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不去做,那就什么也办不到,晚辈虽然功力低微不入兽尊法眼,但手头的功法恰好对魔气有克制效果,估计为兽尊尽几分力,而且晚辈的亲生弟弟虽然被天魔感染了一魂两魄,但始终还有部分人性,其他修士想要灭杀,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这番话说得疾声厉色,倒是让兽尊为之一怔,大感意外,周裘看着彷小南,眼睛里忽闪忽闪满是崇拜之色。

    兽尊笑道:“格老子的,真是个好小子,太对我胃口了,你先把功法演示给老子看看,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帮我。那几个傻站着的!去布置个结界出来,免得气息外泄。”

    三个修士和瓦铁华连忙站到彷小南周边四个方位布置了个矩形结界出来,彷小南恭敬的把白兔交由周裘抱起,离开几步后便展示起自己的术法来。

    结界中雷光烁烁,彷小南随着雷光,手中快速捏出不同的法决,一举一动之间隐隐有着自然至理,彷小南在濒死的鬼门关前达到半圣以后,又在兽尊的气息下和人面桃花的辅助下得到了成长,自身一举一动已开始有了宗师风范。

    “咦?格老子的,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啊……”白兔观看完彷小南的演示,从周裘怀中跳下,在地上来回踱步。

    “前辈,这雷电就是我赖以降魔的不二法门,是与我直接融为一体,自然释放出来,我无法向前辈解释出其中的玄妙。”彷小南向白兔拱手道。

    白兔摆摆前肢道:“雷电还行,老子活了几千年,又不是没见过同样的东西,太上净魔清净之雷嘛,之前都是天上打下来的,不过这次从你手里出来而已,我是说另外的东西,感觉挺熟悉的。”

    “另外的东西?”彷小南一愣。

    白兔道:“嗯,你的功法,老子挺有印象的,不过好像太久太久了,记不清楚。”

    彷小南道:“我的功法是名为红尘道的功法,从下修界得来的。”

    “红尘道?!!”白兔大叫一声,跳起一丈来高,声音震得结界为之一抖,四个撑起结界的人吓得慌忙加大力量维持。

    “格老子的居然是红尘道!!”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